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21 还有别人指使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21 还有别人指使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裴雨霏坐在车里咯咯咯直笑,裴伊月瞪了她一眼,“笑什么笑,裴雨霏,别以为我不知道今天是你跟白洛庭串通好了的,下次你要是再敢做这样的事,看我还理不理你。”

    闻言,裴雨霏笑声一顿,“你怎么知道的?”

    “我知道难道很奇怪吗?一口一个白大哥,他到底给你灌什么迷汤了,居然让你连我都出卖。”

    裴雨霏月撇了撇嘴,“他没给我灌迷汤啊,我就是觉得他人不错,喜欢叫他白大哥,伊月姐,我看得出来他想追你,要不你就答应了呗!”

    裴伊月眼一横,“要答应你自己答应,别说我没提醒你,爷爷不喜欢我们跟白家人来往,今天的事要是让爷爷知道,咱们两个都没好果子吃。”

    “伊月姐又想糊弄我,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心语姐为什么还跟白大哥的妹妹在一起?”

    裴雨霏人不大,但是每句话都能问到点子上,裴伊月看着她,郑重的说:“她们为什么在一起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什么叫明哲保身,总之,往后不许你再叫白洛庭白大哥,还有今天的事,你最好给我忘了。”

    把裴雨霏送回家后,裴伊月打发了司机没有直接回家。

    因为车祸她已经耽搁了好多事,今天难得出来,她自然是要做些事情。

    打听了一下古宸的行程,这个时候他应该在新政厅的办公室,裴伊月来到古德酒店顶楼,再次潜入……

    办公桌上的资料全都跟酒店有关,翻了翻抽屉,里面仍然没有她要找的东西,她起身站在桌前巡视,目光落向一旁半掩着的门,这扇门她上次就注意到了,却因为某人让她没来得及进去看看。

    走过去推开门,里面是一个小型的休息室,床头一个保险柜引去了她的视线,正要走进,突然外面响起一阵开门声,裴伊月一怔,腾空跃上窗台,从窗子钻了出去……

    古宸回到办公室,身后跟着酒店经理,他从办公桌上找了一份资料给他,简单交代两句那人便离开了。

    走进休息室,古宸脱掉身上那件褶皱的衬衫,正准备从柜子里拿一件新的,手机突然响了。

    看了一眼显示的号码,他犹豫了一下接起,“什么事?”

    窗外,裴伊月单手扶着窗沿,背贴着墙壁,看了一眼脚下三十几层楼的悬空,深吸一口气。

    冷风在高空呼啸,单薄的身子耸立在半空中像是随时能被一阵风吹走,窗户没有关严,她侧首看了一眼,古宸裸着上身,背对着窗,从肩头到后腰一览无遗,裴伊月视线一垂,再次将头转了回来。

    “我最近很忙,没时间陪你吃饭,你跟伯父说改天吧!”古宸挂断电话,穿好衣服,没有多留,直接离开。

    听到关门声,裴伊月身形一转从窗户跳了进来,她片刻都没耽搁,走近保险箱,长腿一曲蹲在保险箱前,耳朵贴近,轻轻扭动密码锁,一旋一扭,咔哒一声清脆。

    翻了一下里面的东西,几乎都是有关新政厅的资料,看来古家真的很支持新政,只不过,他们想依靠新政来替取旧政和军阀,这难道不是异想天开吗?

    口袋里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两下,裴伊月拿出看了一眼。

    蒙小妖:“妞,人给你约好了,今天晚上七点,魅色!”

    “收到。”……

    白洛庭回到酒店,傅里已经在门前等他。

    白洛庭没有过多的招呼,懒懒的往窗边的躺椅上一坐,“你未婚妻那事怎么样了?”

    傅里站在一旁,说不上愧疚,但也不像以往那么随意,“这件事的确跟她有关,不过她说她没想过杀人,只是找人去撞裴伊月的车。”

    闻言,白洛庭笑了一下,“没有想过杀她?那你的意思是,如果裴伊月在这场车祸中送了命,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白洛庭了解傅里,他知道倘若他没有弄清楚一切是绝对不会来找他的。

    他不耐烦的将视线一敛,“别绷着,说说你的想法。”

    “我没什么想法,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有点奇怪,宋思瑶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她跟裴心语不合,想让裴心语订婚的消息上不了第二天的头条,可是警察却从裴小姐的车里发现一颗子弹,我觉得,这件事的背后应该还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或者说,除了宋思瑶之外,会不会还有别人指使。”

    别人?白洛庭眼一垂,眉心微凝,虽然没说话,但是也没有反驳傅里的话。

    “北城虽然鱼龙混杂,但是想要拿到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宋思瑶能找到的人应该不会是什么大人物,所以我觉得这件事一定还有什么遗漏。”

    白洛庭沉默半晌,看了傅里一眼,“你确定你不是在为你未婚妻开脱?”

    “你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况且我也没有理由。”

    看着傅里一脸的严肃,白洛庭白眼一翻,冷嗤,“真是无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