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15 起床气比较大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15 起床气比较大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又是一个艳阳高照,裴伊月懒懒的翻了个身。

    回到裴家这一年她别的习惯没有,倒是养成了睡懒觉的习惯,不到日上三竿她是绝对不会自然醒的。

    “醒了?”一声慵懒的低沉,仿佛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嗯。”

    裴伊月眼睛没有睁开,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

    过了两秒,她突然睁开眼,蓦地转身看着身旁的人……

    看着那一脸邪笑的人,裴伊月眉一皱,突然弹起,“你怎么进来的?”

    白洛庭身子一仰,躺在了床上,“走进来的。”

    裴伊月拧眉,“谁放你进来的?”

    “我想来的地方,你以为有人拦得住我?”

    “这是我家。”裴伊月咬着压根强调。

    “我知道。”

    “请你出去。”

    “不要。”

    看着白洛庭事无忌惮的躺在那一副无赖样,裴伊月紧了一下抓着被子的手,忍着把他从窗户扔出去的冲动深吸一口气,“白洛庭,我再说一遍,请你出去,不然我就喊人了。”

    白洛庭眼一闭,看起来好像很累,“随便。”

    裴伊月眉心一抖,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不要脸!

    “周嫂——”

    高昂的一声吓的白洛庭蓦然睁开眼,他一个翻身将她压下,顺势捂住她的嘴,“你这女人……”

    裴伊月瞪着他,漆黑的眼底满满都是警告。

    这眼神,白洛庭就是想做什么也没兴趣了!

    “别喊,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

    枉他天还没亮就在她家门口找机会进来,这女人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

    正事?

    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好笑。

    裴伊月垂了下眸,看了一眼他捂在她嘴上的手,示意让他放开。

    白洛庭看懂了她是提示,松开手,裴伊月推了他一把,白洛庭顺势从她身上挪开。

    瞪了她一眼,裴伊月掀开被子下床,躲远了些。

    “一大早的,你来干什么?”

    看了看外面的天,白洛庭好笑的说:“还早啊?太阳都快落山了。”

    “……”

    她不说话,白洛庭也不急,看了一眼她的腿,刚才下床的动作倒是挺利索。

    “躲那么远干什么,我记得最开始可是你先说想要跟我交朋友的。”

    交朋友?她是说过要跟他交朋友,可是她没说过要给自己招个恶鬼缠身。

    想了想还没有完成的任务,裴伊月看了他一眼,心里劝自己忍了。

    “抱歉,我这人起床气比较大,您别介意,不过您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擅自闯进我的房间,就算您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也要顾及一下我的名节吧,好歹我也是个没出嫁的姑娘,跟你白二爷可比不得。”

    白洛庭抿着嘴,赞同似的点了点头,“也是,裴大小姐的名声响彻北城,要是被人知道你跟我躺在一张床上,肯定免不了麻烦,可是怎么办呢,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制造麻烦,特别是对你。”

    看着她那强忍着爆发的脸,白洛庭轻笑,伸手在床上拍了拍,“过来吧,我还不至于在你家把你给吃了。”

    信他,那就是她傻!

    “有话就这么说吧。”

    她不是一个好说话的女人,这一点白洛庭早就看出来了。

    他拿起枕边的手机,点开,笑了一下。

    裴伊月眼眸一缩,忽然上前就去抢,“白洛庭,别得寸进尺。”

    躲过她伸来的手,白洛庭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扯,裴伊月脚下不稳,却又不想被他说成主动献身,她伸手抵在他的胸前,狠狠皱眉,“放开。”

    白洛庭唇一勾,邪笑着看了一眼她抵在他胸前的手,装出一脸委屈,“你又摸我?”

    “……”裴伊月嘴角一抽,“你放屁!”

    “啧啧啧,说好的温婉贤淑呢?”白洛庭咂了咂嘴,一脸欠扁的样子差点让一向淡定的裴伊月控制不住自己。

    她长得好看,就连生气都这么好看。

    白洛庭眼一眯,不怀好意的笑像是提醒,下一秒,他的手突然环上她的腰,一个转身人再次被他压在了身下。

    裴伊月一怔,想要起身,白洛庭却突然凑近。

    裴伊月恨恨磨牙,身子一仰,放弃挣扎,“你到底想干什么?”

    白洛庭满意一笑,拿过手机看了一眼通讯录里被标注为‘变态’的号码,“这两个字最好还是改改,要不就改成‘亲爱的’你觉得怎么样?”

    裴伊月能屈能伸,但也忍不了他的恶心,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头一甩,“不要脸。”

    这毫不掩饰的唾弃,还真是让白洛庭再次了解到这位看似柔和的裴家大小姐并不像传言中那般逆来顺受。

    他笑了笑说:“为什么明知道打电话给你的人是我却不接电话?说不定你接了,今天我就不会来了。”

    她能说她现在后悔了吗?

    如果她知道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敢跑这来,她一定会接,肯定会接!

    她不说话,白洛庭就一直看着她,裴伊月被他盯的难受,眼一闭,“不想接。”

    这话倒是坦白。

    白洛庭扬眉,“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的?知道我号码的人不多,你就不想解释一下?”

    “你也说知道你号码的人不多,意思就是还是有人知道的,只要有心,一个号码算什么?”

    这话白洛庭爱听,他低头凑近她的耳边,暧昧道:“有心?既然对我这么上心,又怎么舍得不接我电话?”

    裴伊月:“……”

    看了一眼那张极近的脸,她忍不住推了他一把,“你能不能离我远点?”

    “不能。”

    裴伊月怒气提起,突然,咔咔几声,房间门被人推开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