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12 姓裴的儿媳妇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12 姓裴的儿媳妇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裴心语一个人坐在咖啡厅二楼,手里的电话已经是第四次拨通,却仍是无人接听。

    “哟,这不是裴二小姐吗,真巧。”一声唏嘘,带着些许的笑意,一个高扎波浪马尾的女人走来,站在裴心语身旁看了她一眼。

    被刻意强调为“二小姐”,在这北城除了一个人恐怕就再也没有别人这么叫她了。

    裴心语白眼一翻,抬头看向那人,语气不善道:“宋思瑶,你们家医院是不是倒闭了,这个时候你不在医院待着,来这干什么?”

    这语气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差,但宋思瑶也不气,反而笑了一下。

    “我们家的医院好的很,没那么快倒闭,裴二小姐放心好了。我听说前几天你订婚了,当时我在国外开研讨会没去参加,抱歉。”

    裴心语眼一瞥,冷哼,“谢谢你没来。”

    宋思瑶一双杏眼弯起来很好看,小巧的鼻子配上那单薄的唇显得小脸极为精致。

    她深笑,走到裴心语面前的位子坐下,“你这人还真是小气,大家好歹同学一场,不至于连说个话都不能心平气和吧。”

    “小学同学而已,少跟我套近乎。”

    宋思瑶咂了咂嘴,“听说了你订婚的事,我在国外还特地关注了一下新闻,可是我却没在新闻版面上看到你订婚的消息,我还以为你未婚夫又悔婚了呢!”

    一听这话裴心语坐不住了,她蹭的站起,瞪着宋思瑶,“你说什么你?”

    宋思瑶慵懒的抱着胳膊,身子朝后轻轻一靠,嘴里发出一声愉悦的笑声,“这就急了?我开玩笑的。”

    若说在这个世上裴心语最不想让谁知道她和古宸的事,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宋思瑶,可是偏偏她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宋思瑶,我知道你看不得我好,但是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跟古宸哥订婚了,虽然没有让你看到版面,但是好在北城像你这么无知的人很少,大家都知道我是古家未来的儿媳妇,不像你,找了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外科医生。”

    宋思瑶脸上的笑意一沉,不甘示弱的加重语气,“是吗?你们家古宸哥哥心里想娶的人是谁,我相信不用我说你自己也清楚,不过是订婚而已,等你们什么时候结了婚再来向我炫耀吧,古家一定会有个姓裴的儿媳妇,但是这个人是谁可就不好说了。”

    “你……”

    宋思瑶起身,推开她伸来指着自己的手,鄙夷一笑,“别总是咬牙切齿的,多学学你姐,温柔的人没人不喜欢。”

    看着宋思瑶离开,裴心语火气没处发,手一挥,拨向桌上的咖啡杯,啪的一声,咖啡杯破碎,带着满满一杯咖啡溅了一地。

    这么大的动静引起了好多人的注视,服务生走来没等开口,就被她的一个眼神瞪住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人生气啊?”

    一声怒吼,裴心语狠狠跺了一下脚下的高跟鞋,扔下两张百元大钞直接离开。

    走出咖啡厅,裴心语坐进车里,砰的一声甩上车门。

    再次拨通电话,许久,还是没人接听,她挂断电话再次拨通,这回没一会电话就被接起来了……

    “哟,难得啊,居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那头的唏嘘声还没落,裴心语口气不佳的打断,“你哥呢?”

    古亦在电话里咂了咂嘴,“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他未婚妻吗,怎么上我这找人?”

    “少废话,我要是能找到他还会找你?”

    裴心语跟古亦认识的时间比古宸还要久,说话从来没有对他客气过,这样的语气古亦也是早就习惯了的。

    “他在开会,估计一时半会的接不了你电话。”

    古家,二楼走廊,古亦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无语的哧笑,“臭丫头,脾气还是那么大。”

    “给谁打电话呢,笑的跟傻子似的?”古宸从楼下走上来,看了他一眼。

    古亦端了端肩,收好手机放进裤子口袋,“还有谁,你未婚妻呗。”

    古宸垂了垂视线,没说话。

    正准备回房,古亦突然叫住他,“哥,你真打算这样躲着她?你们都订婚了,总不能一直这样吧,要是让妈知道我帮你撒谎,她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古宸转身看了他一眼,“你不说谁会知道?”

    “话是这么说,可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性子,要是哪天找上门了,谁能保证我还活着?”

    “没出息的家伙。”古宸瞪了他一眼,“我保证让你活着,这样行了吧!”

    房间的门打开又关上,走廊再次只剩下古亦一个人。

    他叹了口气,“哎,可怜的丫头,这回我也帮不了你了。”……

    房间里窗帘拉起来一半,房内仍是明晃晃的亮着,裴伊月靠坐在床上,腿上盖着一层薄被。

    房里的摆设很简单,但也显得干净利落,粉色的被褥是丁芳华仿照裴心语的喜好给她准备的,虽然她并不喜欢这样稚嫩的颜色。

    “你真的出院了?你就不怕被人怀疑?”

    电话里,蒙小妖开口就是诧异,虽然她知道这场车祸对她来说算不上什么,但是对别人来说那可是一件差点丢了命的事。

    “怀疑什么?裴家大小姐住不惯医院的病床不是很正常吗?”

    蒙小妖想了一下,这话好像也说得过去。

    “好吧,作为名冠北城的裴家大小姐,你的特权还是挺多的。”

    裴伊月闻言轻笑,似乎有些不屑。

    “那两个人醒了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