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11 虚伪的亲妹妹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11 虚伪的亲妹妹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两天了,裴心语第一次踏进医院来看裴伊月,挽在古宸手臂上的手像是在故意炫耀,眼中带着一种不容忽视的鄙夷。

    看着那昂着下巴高傲的像个公主似的人,裴伊月不由的在心里可怜她,一厢情愿这件事,她这个妹妹做的也算是精良了,只是不知道她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姐,怎么没看到白洛庭啊,你们不是在交往吗,他没来看你?”

    姐?

    这么久了,她还是第一次叫她叫的这么亲近。

    裴伊月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动了动眸子。

    裴心语没有得到她想要的反应,似乎有些不甘心,正打算继续说,古宸突然甩开她的手,“你胡说什么呢?”

    裴心语手上落空,心里有些不爽,“谁胡说了,我们订婚那天我可是亲眼看到她和白洛庭衣衫凌乱的从你办公室出来,白洛庭还搂着她说了一些很暧昧的话,不信你问她。”

    看着那伸来的指尖,裴伊月心中冷笑。

    多么甜美的一张笑脸,多么黑暗的一颗心,这就是她同父同母的亲妹妹吗?

    见她说的这么信誓旦旦,古宸蹙眉看向裴伊月,目光中多了一丝怀疑。

    他没有开口,但是目光却比开口还要更具质问性。

    裴伊月不在意他的目光,转眸看了裴森明一眼,裴森明横眉微凝,不知道是因为白洛庭不满,还是因为古宸反应。

    丁芳华见她不说话,紧了一下她的手,“伊月,心语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跟白洛庭在一起?”

    裴伊月长这么大最不屑的就是解释,但现在形势当头却由不得她不开口,如果说实话她就要解释那天为什么会出现在古宸的办公室,如果不说实话……

    斟酌片刻,她点了下头,“是。”

    想来想去她还是觉得不说实话也没什么大不了。

    “胡闹!”

    裴森明赫然一喝,好像就在等着她的回答,她的一句‘是’彻底将他惹恼。

    “爸,不是你想的那样。”

    裴伊月平静的态度不像是想要解释,为此裴森明更气,“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懂事的,你居然背着我们偷偷跟那姓白的来往?你忘了你爷爷跟你说的话了?”

    “我没忘,这件事发生在爷爷提醒我之前,我并没有违背过爷爷的话。”

    “没有违背你爷爷,那有没有违背你自己?你们到什么程度了?”

    在裴森明的眼里,白洛庭就是个举世无双的流氓,裴心语既然能用‘暧昧’两个字来形容他们,那么他不得不猜想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听着裴森明的质问,裴伊月突然觉得有些好笑,“爸你误会了,我们我们只是认识,仅此而已。”

    裴心语看好戏似的站在一旁,见裴伊月准备撇清跟白洛庭的关系,她再次添油加醋的说:“我看不止吧,他说喜欢你的反应,姐,你该不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吧?”

    裴伊月从来不知道裴心语恨她竟是恨到了这种地步,不惜毁她清白来保护她自己的爱情,隐忍了一年的她,终于对这个‘妹妹’出现了一丝厌恶。

    她看着裴心语,脸上浮着凉凉的淡漠,“我知道一直以来你都在担心我破坏你的幸福,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对你的未婚夫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不必捏造这些莫须有的事。”

    这话说的决绝,但却让古宸脸色一僵。

    裴心语又想说什么,古宸突然抓着她的胳膊用力的甩了她一下,“够了,任性也要有个限度,她是你姐,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诋毁她?”

    裴心语脚下的高跟鞋一扭险些跌倒,而古宸却只是甩开她,看着她趔趄甚至连扶都不扶。

    裴心语稳住脚后气不过,吼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是诋毁,我才是你的未婚妻,你居然信她不信我?”

    听着那事无忌惮的嚷嚷声,裴伊月突然有些心烦,眸光一瞥,她蓦地一愣。

    门前那懒得像是没骨头的人不知道在那多久了,迎上拿双含笑的眼,裴伊月狠狠的皱了下眉。

    白洛庭挑了下眉梢,微弯的眼中隐匿着某种不怀好意的深情。

    他来了有一会了,耐心都快磨没了,她要是再不发现他,他恐怕就要忍不住冲进去让她刚刚的解释都变成废话了。

    修长的手指在有型的下巴上轻抚,白洛庭看着她勾唇一笑。

    裴伊月还以为他会进来,可谁知那慵懒的人却直起身子转身走了……

    眉心一抖,裴伊月不明愣怔。

    这家伙神出鬼没的,来去都不给个动静,到底是不是人?

    见裴伊月心不在焉,裴森明不悦的皱眉,“我不管你之前跟白洛庭有关系,总之以后给我断了来往。”

    “爸,妈,我想出院。”裴伊月突然开口。

    “那怎么行,医生让你留院观察的。”丁芳华不安道。

    “我的伤已经没事了,与其在医院躺着还不如回家躺着,这样你们也不用总跑来看我。”

    “可是……”

    丁芳华还在犹豫,裴森明突然开口打断,“回家也好,心语,去给你姐办出院手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