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他到底对你做什么了,他该不会是真的对你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吧?”

    见她不说话,蒙小妖凑近,大胆猜了一下问:“他亲你了?”

    闻言,裴伊月眼一横,要吃人似的瞪着她。

    这眼神让蒙小妖一愣,但也证明她猜对了。

    她嘴一抿,忍着笑,“噗,不会吧,他真的亲你了?大名鼎鼎的黛居然也有失吻的一天,而且害她失吻的男人居然至今还活着,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见她笑的快要抽过去了,裴伊月沉着脸蓦地站起。

    蒙小妖吓了一跳,笑声戛然而止,“好好好,我不问了,你冷静点。”

    裴伊月把手里的项链往她身上一扔,“送回去。”

    “送回去?”蒙小妖一怔,脸色大变,“你别闹了,上次我去了一回说不定他已经发现了,现在让我再送回去,那不是让我自投罗网吗?”

    裴伊月瞪了她半晌,一把夺回项链,“忘了你笨了,还是我自己去吧!”

    蒙小妖嘴角一抽,伸手指着自己,“我,我笨?你以后有事别再找我帮你。”……

    走廊,裴伊月大步往外走,头上的帽子压的很低。

    经过一个包厢门前,刚好里面有人走出来,她抚着帽檐侧了一下脚步,躲开与那人的碰撞。

    白洛庭看了一眼疾步从面前走过的人,慵懒的视线不由的跟随。

    “在看什么呢?”叶彦杰问。

    “没什么。”

    直到看不见那抹身影,白洛庭这才回头看了叶彦杰一眼,“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他这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性格叶彦杰早就习惯了,看他就这么走了,他也没多说什么,只不过他说有事,这么晚了他能有什么事?……

    秋风瑟瑟,一辆摩托车飞快的穿梭在街头,单薄的身子驾驭着那沉重的机车,灵巧的看不出一点违和。

    看向后视镜,身后的车已经跟了她一路,要是再让他跟下去恐怕就要穿帮了。

    刚刚白洛庭从包厢出来的那一瞬裴伊月就认出他了,她没想到会在那碰见他,更没想到他居然会仅凭一个背影就追上来。

    路口,刚好是红灯,裴伊月停下摩托车,没有熄火。

    身后的车停在她身侧,隔着那挡住大半张脸的头盔,两人四目相对。

    看了一眼红灯,还差十五秒,裴伊月再次看向车里的人,嘴角一扯,扶着车把的手倏然扭动。

    机车加大油门的声音震耳,白洛庭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摩托车突然掉头……这条路是单行线,但她只是摩托车,轻而易举的穿过。

    经过白洛庭的车,挑衅的眼透着淡淡的笑意,迎着路灯,白洛庭看的清楚,那双眼,很勾人!

    他坐在车里一声失笑,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跳,原本他还不肯定她是谁,但刚刚那个眼神却让他确定了她就是那个女人。

    她那自信的目光就如那天晚上一样,引诱着他,让他无法忽视。

    她想甩掉他,这已经很明显了,但是回医院的路就这一条,她现在掉头就意味着不会比他先到,那么他倒要看看,现在医院里是不是还有一个裴家大小姐。

    ——

    医院,病房的灯是关着的,白洛庭推门走进,果然不出他所料,本应该躺在床上的人并不在。

    “你怎么在这?”

    一声轻柔响起,白洛庭一怔,回头。

    看着站在身后的人,他愣了一下。

    裴伊月穿着宽大的病人服,披散着头发,脸色泛白,平淡的目光似乎有些诧异。

    白洛庭皱了下眉。

    如果刚刚在夜总会遇到的人是她,那么她没理由回来的比他快,并且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换好衣服,但如果那个人不是她,这世上真的还会有人跟她有着同样的眼神吗?

    “你去哪了?”白洛庭问。

    裴伊月脚上穿着拖鞋,走路看起来有些吃力,她绕过白洛庭走进,放下手里的水杯,“口渴,去倒水。”

    她转身坐在床边,看着他问,“这么晚了,你怎么会来?”

    对于她,白洛庭本来就疑惑重重,如今这样的感觉更重了。

    放下心中的疑惑,他突然一笑,“没什么,就是觉得有些事想不通,想来找找答案。”

    “上医院找答案?”

    “你应该知道,人类对未知的事物充满了探究的**,某些事隐藏的越深,就越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即便滴水不漏,还是会有满溢的一天。”

    裴伊月淡淡的弯了弯嘴角,仰头直视着他,“白二少的意思是,我的身上有很多秘密?就因为我出了车祸?”

    白洛庭站在她面前,居高凝着她,“难道你不觉得,你在面对我的时候冷静有些过头了吗?”

    “有吗?那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反应?恐惧?尖叫?还是献身?”

    白洛庭抿着嘴点了下头,“我个人认为最后一个比较好。”

    裴伊月低眸失笑,下一秒,手却已经按在了紧急按铃上。

    没过一会,两个护士走进,“不好意思先生,探病的时间已经过了,请您明天再来。”

    裴伊月得意抬眸,漆黑的眼底隐约划过一丝狡诈。

    白洛庭喜欢看她这种偷偷耍心机的表情,他伸手在她下巴上一提,凑近,“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乖一点,不要穿成奇奇怪怪的样子到处乱跑,我会担心。”

    白洛庭离开,仍是那般的肆意。

    病房里没有开灯,两个护士本是没有看清他是谁,然而当白洛庭从她们身边经过时,她们才愕然的睁大了眼。

    “谢谢你们了,我要休息了。”

    两个护士回神之后离开,顺便把门关了起来。

    一阵冷风吹来,窗帘随风而起。

    裴伊月重重的松了口气。

    还好病房在二楼,要是住在顶楼,她还真不确定自己能徒手爬上来……

    ------题外话------

    吆喝吆喝,求收藏喽,收藏的宝宝都都是大美人儿,么么哒!(づ ̄3 ̄)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