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亮,吵闹的电话铃声连番轰炸,白洛庭刚睡着没多久,困意当头他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

    “嗯。”

    “白洛庭,你够狠,你真特么的给我下毒。”

    听着电话那头叶彦杰要死不活的哼唧,白洛庭没有睁眼,嘴角深深一扯,“应该不是什么太厉害的毒,不然你现在肯定没工夫给我打电话。”

    “该死的,老子都拉脱水了。”

    “呵呵,”白洛庭忍不住笑出声,“都跟你说了小心过期。现在酒你也喝了,我交代你的事记得帮我办好,就这样,我睡了!”

    挂断电话,白洛庭没有继续睡,反而睁开了眼。

    映着清晨隐隐而出的阳光,金棕色的眸慵懒而沉寂。

    他的酒果然被人动了手脚,那就说明这里真的有人来过,只不过这人来这的目的是什么?就只是为了在他的酒里下毒?

    ——

    医院,裴伊月穿着宽大的病人服,额角贴的纱布隐约透着血迹。

    “不好意思裴小姐,我们不应该这时候来打扰你,不过为了早些查清楚这件事还希望你能配合。”两个警察站在病床前,例行询问昨天晚上的事。

    裴伊月点了点头,丝毫不负传言中的温婉,“没关系,你们问吧。”

    “昨天的车祸应该是有人故意对裴小姐下手,你好好想想,最近是不是有得罪过什么人,或者有没有看清车里的人长什么样子?”

    裴伊月摇了摇头,“昨天我吓坏了,而且天很黑,我根本看不清车里的人,至于得罪人……我想我真的没有。”

    “那裴小姐再想想,到底会有谁对你做这样的事?”

    这个问题裴伊月已经想了一个晚上了,她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会对她做这样的事。

    “我也不知道……”

    叩叩——

    听到敲门声,裴伊月话一顿,看向门前。

    一道慵懒的身影,两手环胸,斜靠在门上,高傲的下巴一扬,看向那两个警察,“问完了吗,问完你们可以走了。”

    他白洛庭开口赶人,就算他们没问完那又能怎样?

    两个警察相互看了一眼,点了下头。

    “裴小姐,您要是之后再想起什么记得联系我们,我们先走了,您好好养伤。”

    刚刚还是“你”,这么一会怎么就变成“您”了?

    两个警察走了,白洛庭嘴角一勾,看向裴伊月,直起那高贵的身子走了进来。

    “听我妈说昨天是你送我来的医院,谢谢。”

    一声轻笑,白洛庭突然凑到她面前,两手支在她身侧,目光暧昧的看着她,“谢就不必了,不过我倒是愿意听听,是谁想要你的命。”

    裴伊月不躲,也无处可躲,平静的眼底浅淡无波,“我也很想知道。”

    她的平静在别人看来也许是柔弱的表现,可是白洛庭却不这么认为。

    温柔,这并不属于她!

    “昨天要杀你的人凭空消失了,你就一点都不好奇?”

    “好奇,但我不是警察,我也无能为力。”

    修长的手指轻柔的拨动着她的发,白洛庭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探究,“我还以为是你做的。”

    裴伊月动了动苍白的嘴角,淡漠的眼不提不敛,“白二爷真会说笑,既然昨天是你送我来的医院,那么你应该清楚,一个昏过去的人是不可能让人凭空消失的。”

    “说不定你有帮手呢!”这话是试探,也像是笃定。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比如?”

    “比如那个卡车司机。”

    好一个白二爷,真是不容小觑。

    裴伊月还没想好下面要怎么接他的话,突然……

    “咳!白先生,病人需要休息,你离她这么近会让她窒息的。”

    这声音白洛庭熟悉,他懒得理他。

    裴伊月视线一敛,看了一眼站在门前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没等说什么,下巴突然被面前的男人捏住一提。

    “傅里,破伤风给她打了没,这张脸不许给我留疤。”白洛庭单手提着裴伊月的下巴,霸道的语气像是一种宣有。

    傅里走来,觉得有些好笑,“放心,小伤而已,不会留疤,不过裴小姐脸上留不留疤关你什么事?”

    白洛庭痞里痞气的扬眉,看向他,“因为我看着不爽。”

    “不爽你别看啊!”

    白洛庭居然在意一个女人的脸,这还真是一件新鲜的事。

    傅里走到床边检查了一下裴伊月的吊瓶,见白洛庭还是站在那,不禁有些奇怪,“白二少,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爱多管闲事了?你经过车祸现场也就算了,居然还会把人送到医院,消失二十多年的良知突然出现,让人怪害怕的。”

    “害怕就多去练练胆子。”白洛庭瞪了他一眼,而后邪肆的视线再次落向裴伊月的那张脸。

    傅里轻笑,看向裴伊月,“裴小姐,床头有急救按铃,我先出去了。”

    急救按铃?

    白洛庭侧目。

    傅里笑着走了出去。

    “白二爷要是没什么也请回吧,我想休息了。”

    急救按铃她用不着,而且就算用得着她也不会用,丢人的事她做不来!

    白洛庭嘴角深深一扯,再次凑近,“突然这么冷漠我都有点不习惯了,我还是喜欢昨天那个比较热情的你。”说完,不给她任何回口的机会,扣住她的脑后,吻了上去。

    她的味道很好,更多的是,这个女人实在勾起了他太多的兴趣。

    突如其来的吻让裴伊月一怔,第二次了,这个男人还特么上瘾了?!

    她挣扎,白洛庭却一把钳住她的手臂用力扯向自己。

    病服内的手臂伤痕累累,被他这么一抓,揪心的疼。

    仅一瞬,白洛庭看到她起的皱眉,这才想起她手臂上似乎有伤,离开她的唇白洛庭喉结一滚,意犹未尽却没再继续。

    “别想着抵抗我,否则你会受伤。”

    如果说昨天的那个吻是为了达成目的,那么今天就是被狗啃了,裴伊月瞪着他,几乎快要耐不住心底的压抑。

    “你就不怕我告诉家里人?”

    白洛庭唇一撩,“这个主意不错,早点说,我等着对你负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