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黄的杏树叶随着初秋的到来落满了大大小小的街头,伴着那渐落的夕阳,整座北城像是掉进了金箔之中,无比耀眼。

    一辆黑色大众碾压过落叶,停在古德酒店门前,并不豪华的车,在这高档的酒店外似乎显得格格不入。

    车里的女人穿着淡蓝色礼服,发髻简单盘起,耳鬓的碎发自然垂落,本就不大的脸,因这一缕青丝显得更加娇柔,纤长的羽睫遮挡住淡淡低垂的眸,但却挡不住她眼中鲜有的紧致。

    看着一辆辆豪车经过,里面的人衣着光鲜,笑容满面,在他们的身上似乎一点都看不出秋意萧条的沉哀。

    一阵嗡嗡声,她按了一下耳朵上的蓝牙耳机,“k。”

    “明白!”

    两声简短的清冷,不难听出其中的恭敬与服从。

    电话是对方挂断的,蓝牙耳机没有从那娇俏的耳廓上拿下,她拨通另一个号码,两声过后,电话被一个女人接起。

    “妖,我要一份今晚宴会的名单,男的,年纪在二十七到二十八之间。”

    “ok,给我半个小时。”

    打开车门,脚下的高跟鞋落在地面被一抹蓝色的飘然覆盖,没有任何特色的礼服简单的包裹着那清瘦的身子,天气微凉,她却就这样从车里走出。

    酒店一楼宴会厅,眼前被一片少女色覆盖,粉红色的缎带与水晶吊灯交织,金碧辉煌的会场闪的人眼睛生疼,两张订婚照挂在台前左右两侧,女人笑的很甜美,男人却略微严肃,正中间的海报上印着一对新人的名字——古宸,裴心语。

    宴会场来了好多人,全都是北城的显贵,裴古两家的订婚在北城不是小事,这景象倒也是意料之中。

    裴伊月紧了一下手里的珍珠手包,低下头,穿过大厅走去休息室……

    叩叩,裴伊月轻敲了两下门,推开。

    “妈。”

    一声唯诺轻唤,打断了里面有说有笑的母女。

    丁芳华起身,看着站在门前的裴伊月,“伊月,怎么这么晚才到?”

    “路上赌车。”裴伊月温弱开口。

    裴心语一身白色鱼尾小礼服是纯手工打造,脖子上的那一排水钻,颗颗晶莹饱满,配上这身礼服,可谓交相辉映,再适合不过,本是一脸笑意的她,却在见到裴伊月的那一刻沉下脸。

    “妈,今天订婚的人是我,她来不来有什么重要的,不来才好呢!”

    “你这孩子,伊月是你姐姐,你订婚她怎么能不来,别说胡话,再让人看了笑话。”丁芳华埋怨道。

    裴伊月不计较她的话,淡淡一笑,“心语,恭喜你订婚!”

    “假惺惺。”

    白皙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裴伊月嘴角始终柔和的勾着,“妈,我去会场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您在这陪心语吧!”

    隔壁休息室

    古亦穿着黑西装、白衬衫,吊儿郎当的坐在古宸面前的桌子上,一头刺猬似的黄毛十分扎眼,但好在他长得不丑,配上这金灿灿的脑袋倒也还看得过去。

    他拿起桌上的订婚戒指在手里摆弄,不时看了古宸一眼。

    “哥,今天你订婚,干嘛这个表情,不会还在惦记裴伊月吧?”

    古宸一身白色西装,帅气的脸上却不含一丁点的笑意,对于古亦玩笑似的问话他丝毫不做掩饰,“是又怎样?”

    咔哒一声,古亦扣上手里的戒指盒,笑了一下,“你也就在我面前敢这么说,有能耐你去爸妈面前说。”

    古宸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说到底还不是你们两个没缘分?她虽然是裴家的女儿,但是丢了那么多年,婚约这事也在她回来之前就落到了裴心语的头上,裴心语是没她长得好看,人也不温柔,做事咋咋呼呼,但好歹她长得也不丑,你就认了吧!”

    “肤浅!”

    “我哪肤浅了?你敢说你当初悔婚不是因为裴伊月那张脸?”

    林谷云走进,刚好听到古亦在说裴伊月,眉一皱,不满的看向废话连篇的人,“臭小子,又在这胡说八道什么呢?”

    古亦嘴角一抽,赶紧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我没说什么,就是怕我哥紧张,跟他闲聊呢!”

    “去去去,没事外面待着去,别在这吵你哥。”

    “我出去了。”古亦撇了撇嘴,伸手拍了一下古宸的肩头,“对了,忘了祝你订婚快乐!”

    古宸眉心一紧,想瞪他,可是人已经走了出去。

    林谷云走到古宸面前,看着他沉着一张脸,不满道:“今天你订婚,别绷着一张脸,让裴家人看到像什么样子?”

    “妈就这么在意裴家?”

    “这叫什么话?今天大喜的日子,你别给我阴阳怪气的。”林谷云皱眉,不悦。

    “喜?这只是对你们而言吧!”

    听他这冷言冷语,林谷云恼了,“古宸,你闹够了,你要是敢在今天给我出什么乱子,以后就别再叫我妈!”

    古宸深吸一口气,站起,“妈让我跟裴心语订婚,为的不过是想要拉拢裴家,但是您别忘了,这婚事的当事人并不是裴心语,而是裴伊月。”

    “那又怎样?就算裴伊月是裴家女儿,你以为她现在的地位能跟裴心语比吗?你这场婚姻为的不是你自己,我希望你能明白。”

    古宸本想为自己再做最后一次反抗,可是现在看来,结果还是一样。

    他失笑,点头,“明白,我当然明白。”

    ——

    走廊拐角,裴伊月拿着手机,看着刚刚发来的人物资料。

    根据她的要求,蒙小妖已经逐一排查,并且删除了一些不必要的人,剩下的就只有四个。

    看了一下附带的照片,裴伊月眼眸微微一缩。

    古宸?

    酒店是古家的,办公室是古宸的,既然要查就从最容易的开始下手,虽然她并不愿意相信她要找的人是他。

    顶楼,白色的高跟鞋从地毯上踩过,整层楼空无一人,安静的仿佛连喘息声都能清楚听见。

    裴伊月站在办公室门前四处看了看,拔下头上的一根发卡,插进门锁,轻轻扭动……咔哒!

    小小的成就并没有引起她过多的表情,她按下门把,稍稍用力,推开。

    推门走进,目光快速的在这昏暗的办公室内搜寻,同时,靠在身后的手再次将门反锁。

    办公室的结构不算复杂,一张办公桌、一个双人会客沙发、靠墙的一排资料架、一个保险箱。一眼望去毫无遗漏,只是,办公室里没人为什么会开着灯?

    裴伊月侧眸看了一眼一侧紧闭的门,不由的提高了警惕。

    走到办公桌前大致扫了一眼,虽然不算凌乱,但明显有被人动过的迹象,她身形不动,却不着痕迹的摸起了桌上的一支圆珠笔,笔尖朝下,手紧紧握起。

    一道轻微的脚步声,裴伊月美眸一凛,倏然转身,拿着圆珠笔的手刚一扬起,就被身后的人牢牢钳住。

    看清眼前的人,裴伊月一怔。

    居然是他?!

    眼前的男人深眸浓眉,鼻梁高耸,棱角分明的面庞似乎是一种特有的符号,令人惊艳,更让人入目不忘。

    白洛庭,白家二少,他居然会出现在这?

    看了一眼她手中紧握的笔,不论是手法还是力道都有那么几分意思,白洛庭勾唇一笑,俯首凑近。

    “杀人可不适合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

    裴伊月手一松,丢掉手里的笔,“不好意思,你突然出现,我吓到了。”

    吓到?会有人吓到还这么冷静吗?

    白洛庭稍稍抬头,看着她。

    这张脸,果然不负众望!

    “你是怎么进来的?”

    “白二爷怎么进来的我就怎么进来的。”

    闻言,白洛庭挑眉,“你认识我?”

    裴伊月弯了弯嘴角,覆盖脸上原有的冷冽,“大名鼎鼎的白二爷,有谁不认识?”

    一声轻笑,白洛庭眼中多出一丝兴趣,“那这么说,你是跟着我来的?”

    “如果我说是,你会把我怎样?”

    裴伊月美眸一瞟,魅惑诱人,微勾的唇像是对他做着某种邀请。

    古宸什么时候都能查,但是白洛庭不同,她正愁着没机会接近他呢,他倒自己送上门了,这个便宜不占白不占。

    纤弱的手隔着西装攀上他的腰,脸上娇媚的笑意不减,反而愈发诱人,不经涂抹任何化学物质的唇,透着淡淡的嫣红,白洛庭视线落在此,久久没有移开。

    “想跟白二爷交个朋友,您不会介意吧?”

    深眸轻抬,白洛庭望进她的眼,“当然不介意,不过我不轻易跟女人交朋友,除非……”

    突然放大的脸毫无预兆,唇间覆上的柔软让裴伊月手一紧,抓住了他的西装外套,口中被陌生的舌尖探入,肆意撩拨。

    她心一横,劝说自己全当被狗咬了,于是,学着他的挑拨回敬他。

    白洛庭微微睁开眼,看着眼前生涩却不甘心落败的女人,突然觉得很有意思。

    裴伊月一边忍着恶心与他在口中纠缠,另一只手则是伸进了他的口袋,摸出一张房卡,礼服的褶皱处有一个隐形的口袋,放好房卡,小手缓缓抚向他的胸前。

    感受着腰间的手移到背后,并且慢慢向下,裴伊月突然偏头,躲开这个不该开始的吻。

    如墨的眼微弯,淡淡浅笑配上那微红的唇,更加勾人心神,“白二爷,再继续下去,我怕我会要你对我负责。”

    白洛庭扬眉,兴味甚浓,“乐意之至。”

    “都说白二爷放荡不羁,若是在我这一棵树上吊死,你会甘心?”

    看着她妖娆的笑脸,白洛庭眼眸微微眯起。

    温婉贤淑,这四个字是谁给她的?

    怎么看她都是个十足的妖精,哪里是这四个字匹配的上的?

    白洛庭松开搂着她的手,裴伊月立马侧身从他面前走过,没再回头,更不带一丝留恋。

    “女人!”

    白洛庭回身,看着那停下脚步的人。

    嘴角一勾,“后会有期。”

    ------题外话------

    新文开坑,希望宝宝们多多支持,保证坑品,喜欢请动动小手加入书架,欢迎留言勾搭。

    另推荐完结文:《痞妻在上》,《天才萌宝无良妃》。(づ ̄3 ̄)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