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龙王所在的地下室里面有哀嚎声缓缓传出来。

    在寂静的深夜里面即便是隔音效果非常好,可是在下半夜的时候,还是传到了元熙的耳朵里面。

    瑞拉因为怕丁童的坏脾气,所以在满足了元熙之后就飞快的收拾东西离开了。

    只有元熙在床上休息,但是,后半夜却开始噩梦连连。

    等到凌晨三点钟的时候,忽然就做了一个奇怪异常的梦。

    他梦见自己的脸血肉模糊,不成人形,像是一滩烂泥一样在地上匍匐着无法站立起来。

    这样的梦,就像是真的发生一样,让他头皮一阵发麻,猛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刚好这个时候,也有管家的敲门声传过来。

    他皱着眉毛,开口跟门口敲门的人说话:“什么事?”

    “少爷,不好了……”

    福伯的声音惶恐的从门外传来。

    元熙的眉毛皱紧,福伯是他从小就认识你的管家,几十年下来,为人处事都是极其沉稳的。

    就算是他的父亲去世的时候,家中一片混乱,他也没有看见这个老人惶恐过。

    如今听见福伯用这样惶恐的语气跟他说话,他马上就意识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他飞快的从床上下来,穿着拖鞋去把门给打开,问福伯:“什么事?”

    “丁小姐她……”

    “丁童又怎么了?”元熙有些着急。

    听见元熙这么着急的问,福伯才艰难的开口:“把白水龙王……打死了……”

    “打死了?!”

    元熙的一颗心都要吓得停止跳动。

    他匆忙往地下室跑。

    福伯看见元熙的反应这样大,也紧跟其后:“少爷,您跑慢一点,少爷……”

    福伯在元熙的身后喊元熙。

    但是元熙一句话都听不进去。

    这个丁童,做事真是不用脑子,白水龙王是什么样的人,她居然说杀就杀了。

    这下可怎么离开泰国啊?

    元熙狂奔到地下室,一张脸都因为白水龙王的死而吓得煞白。

    丁童刚好将沾满了血的双手在毛巾上擦了擦,然后不屑的往地上那具遍布血迹的尸体上面踢了几下,很不耐烦的开口:“老东西,真是不禁折腾,这才多久,居然就翘辫子了。”

    听见丁童这么说,元熙二话不说,冲过去对着丁童就是狠狠的一个巴掌。

    丁童没有注意到元熙过来,也没有料到元熙会忽然冲出来给她一巴掌。

    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一下子就被元熙给打了出去。

    然后跌坐在地上,不明所以的转过头,愤怒的看着元熙:“少爷你疯了?!”

    “我疯了?!”元熙的眼睛充血,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上前就把丁童给拎起来,揪着她的领口,恶狠狠的问她,“你是不是都不长脑子的?你把他杀了我们怎么离开泰国?”

    一听元熙是担心这个,丁童抬手就把元熙的手打开,然后道:“少爷何必这么担心,我既然敢把他给杀了,自然就能够从这个地方全身而退。”

    元熙觉得丁童说这话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声音也不自觉的紧绷起来,恶狠狠的问她:“全身而退?你知道这个老东西跟多少人有联系吗?他失踪了还好,只要是他的死讯传出去,我们会有什么下场,你想过吗?”

    “怎么,少爷你怕诅咒还是怕被这个巫师给下了降头?”

    对于这些事情元熙一直都很敏感。

    而且还是完全相信的。

    他不怕杀人,但是有些人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够杀,比如说面前的白水龙王。

    他来不及跟丁童继续说,转身就蹲下身子,去探白水龙王的鼻息。

    旁边的丁童看见元熙这个模样,撇撇嘴,开口道:“不要探了,早就已经断气了,你要是早来上五分钟,说不定他还有救,现在嘛,就算是大罗神仙都别想了。”

    虽然丁童断定白水龙王已经死掉。

    但是元熙还是若有似无的从白水龙王的鼻尖探到了微弱的呼吸。

    福伯在门口看着丁童跟元熙,表情复杂,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去劝架。

    此刻看见元熙的手指探向白水龙王的鼻尖,便开口问他:“少爷,要不要叫医生?”

    “叫什么医生,赶紧送去医院,立刻马上,无论如何都要把他给我救回来!”

    福伯不敢怠慢,也知道白水龙王如果死在元家人的手上,元家究竟会面临多么大的麻烦,马上就打电话叫人过来送白水龙王去医院。

    丁童摸了摸被元熙打的那半边脸,然后看着家里面的保镖跟福伯忙前忙后的把人给往医院里面送。

    有些不以为然的皱眉:“就算是救过来又有什么用处?该问的我都已经问出来了,他活着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

    这么一说,元熙转头看了丁童一眼。

    福伯本来要问元熙是不是陪白水龙王一起去医院的。

    现在看见元熙的视线转到了丁童的身上,便很自觉的跟去医院处理白水龙王抢救的事情。

    元熙等到保镖跟管家都走了之后,才转头问丁童:“你从白水龙王那边问到了什么?”

    元熙这样一问,丁童就摸着自己被打的那半边脸,有些委屈的开口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问他,不就是为了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事情吗?”

    元熙引诱丁童将问出来的事情都告诉他。

    但是丁童记着刚才元熙打了她的那一巴掌,心里面还是有些气,就开口道:“既然知道我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为了你,为什么你还要打我一巴掌呢?”

    元熙知道丁童在意自己打她,便马上开口道:“对不起,刚才我太激动了。”

    能够得到元熙的主动道歉,丁童心里面的气跟委屈也顿时就消了一大半。

    但是,她还不知足。

    看着元熙,开口道:“我帮你问出这么重要的事情来,你是不是要奖励我一点什么东西?”

    “你想要什么东西,尽管跟我说就是了。”

    “我想要让你亲我一下。”

    丁童看着元熙,开口要求。

    元熙听到丁童这个要求,皱了皱眉毛,没有动。

    丁童看见元熙没有动,有些不开心起来:“怎么,我是丑的让你看不下去,还是怎么?”

    “好。”

    元熙走过去,抬手将她的下巴抬起来,然后将唇瓣印在她的唇瓣上。

    本打算蜻蜓点水一样的吻一下就算了的,谁知道丁童是一个胆大有热情的。

    感觉到元熙吻她,马上就反客为主,然后抱住元熙的脖子,主动迎合亲吻起来。

    元熙在跟她深吻了片刻之后,才将她从自己的身上拨开,然后开口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我不想说。”

    丁童还是发小脾气,端小架子。

    元熙皱起眉毛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很不好看。

    丁童看见元熙这个样子,皱眉思索了一下,才开口:“好吧,我告诉你。”

    “说吧。”

    丁童笑着在充满血腥味的房间里面走了几步,然后举起手里面的鞭子,开口道:“虽然他不肯承认,但是我却已经猜的差不多了。”

    “猜的差不多?”

    元熙皱眉:“你不是说你已经问出来了吗?”

    “他不肯说啊,不然我怎么会把他打得这么重,只要我一问他,他就叽里咕噜的说一串我听不懂的泰国话。”

    元熙觉得丁童欺骗了他,转身就要走。

    丁童看见他转身,有些着急的开口:“你听我说完再走啊。”

    “我以为你把我想要知道的事情都问出来了。”

    丁童看元熙的脚步不停,马上开口道:“白水龙王不肯直说宋云萱是借尸还魂的脏东西,但是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让宋云萱自己承认她就是顾长歌。”

    丁童说完这句话,元熙的脚步停了停。

    丁童看说的这些话元熙感兴趣,便继续开口道:“而且,虽然白水龙王不愿意告诉我们收拾宋云萱的办法,可是泰国的大师这么多,所知道的东西也都差不多,只要是我们证明宋云萱却是是一个借尸还魂的脏东西,我们就可以请别人来铲除她,并不是一定要请白水龙王才可以,少爷,你说是不是?”

    元熙的眼神变了变。

    的确,丁童所说的这些都是正确的。

    也都是可以做到的。

    只不过,到底要用什么样的办法让宋云萱承认她就是死去的顾长歌呢?

    元熙的脑子里面想这些事情。

    旁边的丁童也猜到少爷是担心这件事,便开口道:“我有办法让宋云萱主动承认她就是顾长歌。”

    元熙回头,饶有兴致的看着她:“说说看。”

    丁童听见元熙想要知道,便笑了一下,有些狡猾的对着元熙道:“我可以帮少爷揪出顾长歌这个脏东西,但是,少爷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只要你能把宋云萱打垮,不管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我如果说想要让少爷您娶我,你也会答应吗?”

    丁童看着元熙,眼神里面充满了期待。

    元熙稍微迟疑了一下,有些说不出话来。

    丁童皱眉:“如果少爷不答应我这个要求,我是不会帮少爷的。”

    元熙的视线有些冷淡的看向丁童。

    丁童的眼神里面都是倔强跟执着。

    他思索了一下,才开口道:“我答应你,你说用什么办法吧。”

    听到元熙说答应,丁童立刻就笑了,只不过笑容有几分阴险:“很简单,要让顾长歌自己承认,就必须抓住她最要命的弱点,逼她露出马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特种教师  重生之快意人生  弹壳  重生之老公养成记  魔幻科技公司  万能兵王  大神曾是路人甲  龙潜兵王  无悔九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