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是那家伙!又是那家伙,我还没去找他,他就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可真是幸运呢~”附身到某个学生身上的无色之王语态不断转变,没说几个字就换成了另外一个人一般。

    现在周防尊和宗像礼司战斗已经到达尾声,尽管现在周防尊也颇为狼狈,如钢铁一般的拳头也因为多次碰撞从内部渗出血液,但现在明眼人都已经确定周防尊将会获得此次胜利。

    现在的宗像礼司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一柄他们从未听说过也从未见过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出现在远处,让交战中的两位王权者的注意全部都被吸引到了那边。

    那柄达摩克利斯之剑仿佛是还未成型的剑胚,但现在这用简陋来形容也不过分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却隐隐充斥着能够同时压制他们两个王权者圣域的力量,就连公认最强的黄金之王也不一定可以吧。

    “难道是无色之王?”现在黄金之王和白银之外都应该在黄金之王的氏族领地中,绿之王和灰之王都在记载中死在了伽具都陨坑事件中,剩下来的可能就是无色之王。

    “这可真不像你,他不会拥有那样的剑。”周防尊慵懒表情中带上了其他情绪,仿佛在嘲弄一向冷静比较睿智的宗像礼司竟然会说出这样百分百错误的答案。

    “确实,无色之王可能拥有这样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什么样的人决定什么样的剑,达摩克利斯之剑是持剑者最真实的写照,以无色之王这样躲藏暗中下手引起两个氏族交战,都不敢出来的性格。

    这样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暗含着至高无上和遥不可及的尊贵,这是一把没有彻底完成的剑,但绝对是一把凌厉无比的剑,可还是一把没有出鞘的剑。

    空间制御魔术魔法阵从两者中间展开,在周防尊也诧异的目光中栉名安娜和草雉出云跟着夜星辰等人出现在这里。

    “你们怎么会过来。”丢下自己这些氏族独自和宗像礼司交战,他不希望接下来的事情波及到。

    “你是指我们还是指他们?”在没人回答的情况下,夜星辰只好自己来打破这莫名的安静,指了一下玉藻前和南宫那月,又指了一下安娜和草雉出云问道。

    “都是。”周防尊回答一如既往的简短。=

    “他们是想要过来见自己不负责的王最后一面。而我的就是负责来帮助你们抓住那只无色之王。”

    随意半真半假的敷衍周防尊,以自己所站的地方为中心感应范围扩散出去,若是他想的话整个学园岛都是他感知范围,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在他的感应下雨不论是谁都没有秘密。

    很轻易的就在这附近找到了一个混混一般的青年,看打扮就知道是吠舞罗成员之一,但这才让人怀疑,普通学生都会远离这里,两位王权者战斗时天空上达摩克利斯之剑圣域碰撞的余波都让他们不敢靠近。

    而吠舞罗成员基本上都在进行战斗,也不会跑到这里来,这里附近除了周防尊和宗像礼司就只剩下他在场,那么无色之王附身在哪里还需要找。

    “小玉能够看到吗?他的灵魂。”在夜星辰的感应下这个人的意识中找到了看上去挺阴险的狐面灵魂。

    “看到了非常丑陋的灵魂呢,和主人的灵魂比起来他连路边的动物排泄物都不如。”犹如看到了什么恶心至极的东西,玉藻前干呕了几下,非常难受,看无色之王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坨毫无价值的排泄物,都不想要去看第二眼。

    对此夜星辰很奇怪,他也能够看到狐面灵魂可是也没有让他感觉有多恶心,玉藻前恶心到脸色苍白也太夸张了一点吧。

    南宫那月怀疑道:“你们不会是做了什么事情了吗?比如说搞出人命来了?”

    “噗,你绝对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那月酱,快点把我可爱认真随便说两句就会害羞的那月酱还回来啊!”夜星辰差点喷了,什么时候连南宫那月都学会这样了,那满是笑意的眼神分明就是故意的。

    说不定还是因为自己之前叫她‘那月号’的报复,在夜星辰吐槽的时候那月酱再次一折扇拍在夜星辰的脑袋上,“闭嘴不准胡说造谣。”

    “是!”夜星辰立刻应道。

    然后给几根锁链捆住的人从上头的空间制御魔术魔法阵中掉了出来,说话的功夫南宫那月就已经隔空捕捉到了他的位置,利用戒律之锁抓住他后,通过魔法阵送到这里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送到这里来了,尊你没事吧,该死的蓝衣服的!”被南宫那月抓来的混混青年带着帽子,眼睛被长长的刘海盖住,让人怀疑他是怎么看清别人的,掉下来以后张望了一下周围便朝着周防尊跑去。

    “这演技还真的没的说。”从刚才无色之王附身的表现来看绝对是一个合格的演员,至少宗像礼司和周防尊都没有看出来破绽,严格来说已经吞噬了艾利克.苏尔特人格的他,可以做到本色出演。

    因为这已经是他吞噬的人格表现也绝对和正常的时候一样谁都看不出破绽,但是夜星辰等人都是直接通过灵魂探查。

    附身艾利克.苏尔特的无色之王跑到了周防尊面前,抬起手臂便才能从袖子中出现了一个锋利的水果刀,他似乎没有匕首之类的东西,但是水果刀也足够伤害没有防备的王权者了。

    向周防尊的腰部狠狠刺下,周防尊也难以反应过来,忽然艾利克.苏尔特手腕上的亮起了光芒,好几条戒律之锁展开将他给牢牢束缚住,让他的攻击落空。

    “还真是心急啊,无色之王。”现在根本就不需要夜星辰来证明什么,无色之王的举动已经暴露了他的存在。

    “又是你这个家伙,每次坏我好事的人都是你!”无色之王也不准备装下去了面目狰狞道,“你抓住我了,那又怎么样!你来啊!一剑杀死我啊!连这个被我附身的家伙也一起杀死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英雄联盟之电竞神话  网游之武林神话  超级传奇巨星  无限之幻想魔方  重生网游之暗黑奶妈  上古卷轴之天际至高王  网游之金币为真  重生之暗夜崛起  NBA大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