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俊一边说着,一边抽出一份材料摆在了安昌铭的眼前。

    那是一份亲子鉴定报告。

    面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写着,这个安萍儿根本不是安昌铭的女儿。

    安昌铭盯着那份报告足足有一分钟,然后一把夺了过来。

    他的手开始有些哆嗦,眉头也越拧越紧。

    夏安安看着安昌铭这幅样子,不由得有些心疼。她瞪了成俊一眼,有些不满他如此多管闲事。

    成俊做了个委屈的表情:“夫人,我实在不忍心看董事长被这样蒙蔽下去,再说了,早一天知道晚一天知道,都必须得知道是不是?”

    “与其零受罪,还不如一次性把不好的消息都接受了,得了。”

    关键,这都是自家boss授意的,他也不得不这么做。如此想着,成俊觉得boss实在太腹黑了,一言不发,专门让自己背黑锅。

    夏安安实在不想理这个油嘴滑舌的成俊,她转过头看着自己的父亲,脸全是担心。

    陆楚言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安董事长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陆楚言只是这么一说,夏安安不知怎么觉得特别可信,紧张的心情也开始放轻松起来。

    与此同时,安萍儿也在悄悄窥视那份报告。她还不知道报告的内容是什么,但是从安昌铭的脸色来看,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

    果然,安昌铭缓了缓,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看着之前还要维护自己的“父亲”这样走了,安萍儿一头雾水,她大喊道:“爸爸!您去哪?”

    安昌铭头也不回,一直走出了病房门。

    “爸爸!爸爸!”安萍儿还在喊。

    成俊提醒她:“安萍儿小姐,哦不,确切的说,应该是李萍儿小姐,别喊了,再喊我怀疑安董事长会回来亲手杀了你。”

    成俊的提醒不无道理。夏安安本来还有些担心,安昌铭在一怒之下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因为按照他的性格和以前的“光辉历史”,他不应该是这种一走了之的宽容的人。

    安萍儿一把夺过那份报告,刚刚看了个标题吓得浑身哆嗦起来了。

    她一把将报告扔在了地,狂吼道:“夏安安!你搞什么鬼!如此陷害我,不是想要独吞整个集团吗?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你能掌控的了吗?”

    夏安安看着安萍儿,感觉像看一只被人拔了牙齿和利爪的老虎,张牙舞爪的很可怜。

    她没有什么想跟她说的,也根本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

    青龙集团的董事们眼睁睁看着董事长离开,安萍儿崩溃,不明所以。

    领头的那个捡起地的报告,惊得下巴差点掉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安小姐不是安董的女儿?!”

    其他董事纷纷凑过来。

    “天哪!怎么会这样!”

    “这这这!这可怎么办!”

    ……

    这些董事大都私底下给安萍儿纳了投名状,表了忠心。有些甚至跟安萍儿还有些暗地里见不得人的交易。

    可是现在被查出来这安萍儿根本不是真命天女,那种站错了队,投机错误的失败感开始令这些人崩溃。

    一些脸皮较厚,惯于见风使舵的立刻向夏安安这边凑过来。

    “夏安安小姐,今天的事情真是个误会。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欺骗了我们所有人!真是可恶!”

    “是啊 ,夏安安小姐,我们也是被蒙蔽,之前如果有得罪之处,还请您谅解。”

    ……

    夏安安看着这些人的嘴脸,心里一阵恶心,觉得他们甚至安萍儿还让人讨厌。

    安萍儿面临着如此的落差,根本接受不了,她将床边柜的杯子,花篮,果篮全都扔了下去:“滚!都给我滚!”

    董事们脸色都变了。

    “你这个死丫头,把大家骗的团团转,还在这里摆大小姐威风!”

    “看在你刚刚没了孩子的份,我们暂且饶你一次,别让我再看见你!”

    “我们走!”

    夏安安看见崩溃的安萍儿,实在也不想说什么。她跟宁烟如挽着手,也跟在那些董事的后边出去了。紧跟在她身后的是陆楚言。

    见到宁烟如露脸,本来还蠢蠢欲动的记者们看见陆楚言之后,纷纷又冷静了下来。陆楚言一个眼神,所有的黑衣人开展了驱赶,仅仅一分钟,走廊空了。

    夏安安叹了口气:“人啊,总是欺软怕硬。”

    “你现在才发现吗?这是人不可避免的劣根性,没必要去批评人性。”

    夏安安抬头不满的看了陆楚言一眼:“对,没必要批评,因为你是那个劣根性最明显的!”跟前女友复合不说,现在又来勾搭自己,这不是男人的劣根性吗?

    夏安安抖了抖肩膀,想要把陆楚言那只若即若离的手给甩掉。

    陆楚言仿佛浑然未觉,他低头看着夏安安:“安安,你唯一需要做的,是成为那个强者。我可以让你成为强者。”

    做他陆楚言的妻子,光明正大的妻子,没有人敢欺负她。陆楚言如是想。

    但是夏安安却不是这么想的。她抿了抿嘴唇,虽然嘴不想说赞同,但是心里还是很认可这句话的。

    这次,要不是陆楚言半路杀出来,自己可能被安萍儿给害惨了。

    她夏安安不能再做一个总是依靠别人的寄生虫,她必须靠自己的双脚站在大地,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真正的强者。

    来到医院的楼下,夏安安拉着宁烟如的手。

    “烟如姐姐,要不您换家医院,也住进去疗养一阵子吧?您现在这种身体状况,我真的很担心。”

    宁烟如笑了笑:“没有必要,我这是皮外伤,在家里休息休息好了。”

    “烟如姐姐,那个安萍儿真是太可恶了。要不是她刚刚流产,我真的会冲去狠狠的揍她一顿为你出气。对了,你通知李先生了吧?他最近实在太煎熬了。”

    宁烟如笑着点了点头。

    她在被解救的第一时间通知了李胜天。而李胜天并没有及时通知夏安安,他首先做的事情是放开手脚,将青龙帮里叛变的,依附于安萍儿的那些人都处理掉,以除后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独家蜜婚:帝少宠妻太深度  霸道总裁,别来无恙!  史上最牛道长  上位  总裁的呆萌甜妻  我的BOSS是只鬼  闪婚总裁惹不起  闪婚总裁请自重  试婚总裁一宠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