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傲娇男神求抱抱 第九十六章 湿润嘴唇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九十六章 湿润嘴唇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夏安安在自己的歌声中渐渐平静下来,而怀中的方闻,却已然晕了过去。他的头发上全是汗水,仿佛刚刚从泳池里出来一般,夏安安觉得心里揪得慌,闷闷的有些难受。

    她实在搞不懂,分明看上去那么阳光,那么充满活力的一个大男孩,为什么心里深处竟然有着如此大的障碍?

    夏安安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又摁响了呼救按钮:“这里的空间幽闭症患者已经晕过去了,拜托你们赶紧叫救护车,并且快点救我们出去!”

    喇叭里传来了一个严肃的中年男声,他郑重地赌咒发誓,说十分钟之内救护车会来,夏安安他们也会安全出来。态度比刚刚回复夏安安的那个人不知道好了几百倍,夏安安稍微有些心安,强拿出耐心,等待起来。

    不一会儿,夏安安便感觉到电梯正在一点点地向上移动,之前不断想象的从十几层摔下去的惨烈场景开始再次浮现在脑海。她咬着嘴唇,更加用力地抱住方闻,虽然他此刻没有意识,但是他的存在,仍然让夏安安安全感。

    电梯门打开,阳光涌进来的那一刹那,夏安安连喜极而泣都来不及了,她大声喊着:“快来帮我把他抬出去!医护人员在哪里?!救护车在哪里?”

    几个保安七手八脚地就过来抬方闻,夏安安着急得也出了一身汗,头发乱糟糟的,她紧紧地跟在方闻身边,转身又挤进了本来已经让她心生畏惧的另一个电梯。

    自始至终,她都完全忽略了,根本就没有看到在走廊的对面,有一个身材颀长,面容清瘦的男子。也就是他的丈夫,正带着不轻易显露的关心,密切注视着她的陆楚言。

    眼看着夏安安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转,满眼都是心疼和关切地看着晕厥的方闻,一手扶拉着他的手,一手拎着包,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陆楚言心里的那种酸楚的到发胀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总裁,那个方闻,没想到还有这么个毛病,在耽搁时间长点,估计都要活不了了。不过,安安小姐应该也是受到不少惊吓,我们要不要去医院里看看她?”成俊十分没有眼力价地凑到boss跟前嘀咕道。

    陆楚言送给了他一个蔑视的眼神:“九点钟的视频会议,你的资料都准备好了?我发现你最近真的有些太闲了。”

    成俊不知道方才明明对夏安安关心到不行的总裁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害的自己马屁拍在马蹄子上,恨不得把自己多事的舌头咬掉。他讪讪一笑,脚底抹油,迅速溜走了。

    方闻由于严重的空间幽闭症,出现突发性休克症状,医护人员在急救车里对方闻进行了急救,吊了水上了氧气罩,控制住了他的病情。放松下来的夏安安整个人如同被抽走了空气的气球,瘫坐在一角,抱着自己的肩膀有些瑟瑟发抖。

    到了医院之后,夏安安强撑着精神给方闻办理了住院手续。然后就一直陪护在他的病床前,想要等着他醒过来。

    这时夏安安才发现,自己对方闻的了解其实是很少的。她只是知道他的父亲是陆振宇,至于他的母亲是谁,他还有没有别的兄弟姐妹,他的朋友如何联系,自己都不清楚。

    为了不让方闻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孤零零躺在病床上,徒增悲伤,夏安安向公司请了一天的假,决定在这里好好守着他。

    睡着了的方闻完全没有了醒着时的阳光和温暖,他如同一个被困在冰窟中的人,紧锁着眉头,似乎在慌张地想要抓住什么。夏安安赶紧握住他的手,不住地安慰:“没事了方闻……没事了……”

    时间转眼就到了中午,可是方闻还是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夏安安看到他脸色苍白着,嘴唇也有些发干起皮。然后她想起来之前自己生病的时候,陆楚言用棉签和水替自己湿润嘴唇,于是她也去取了些热水,如法炮制起来。

    可是操作起来的时候,夏安安发现这个棉签的蓄水量有点低,根本比不上个头较大的棉球。她便抓了两个棉球,站起身来整个人趴在方闻的身上,仔细地擦拭着。

    陆楚言出现在病房门前时,看到的便是夏安安弓着腰,撅着屁股,几乎脸贴脸近距离凝视方闻的场景。

    陆楚言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一种被无视,被背叛,感情错付没有回报的屈辱感空前绝后地向他袭来。陆楚言的身体已经完全失去控制了,浑身的鲜血烧着了一般开始沸腾起来,额头上的青筋透过白皙的皮肤疯狂的跳跃起来。过不了多久,他的大脑似乎也将失去控制。

    “夏安安!你在做什么!”陆楚言顾不上这里是医院,也顾不上这里有位晕厥的病人,声音有些大地质问道。

    夏安安听到声音后先是一愣,然后回转身,发现陆楚言高大挺拔地站在门口,跟一棵树似的。但是这棵树,似乎跟往常又有些不太一样,只是夏安安根本分辨不出来。

    “你怎么来了?”夏安安问。

    “我问你在干什么?”陆楚言一边问,一遍大步向前。他刚刚看的真真切切,夏安安分明是正在低头想要吻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但是自尊心让他忍不住再问,哪怕是亲自从夏安安口中得到那个答案。

    夏安安抬了抬自己的手:“我?我刚刚在给方闻湿润嘴唇,他的嘴唇有些脱皮了。这还是你教给我的。不过感觉效果没有我上次明显呢……”

    原来,她并不是想要去吻他。可是,听到这个答案之后,陆楚言却更加愤怒了。活了二十六年,第一次对某个女人做出那么温柔那么细心的举动,帮助她湿润嘴唇。他当时心里有多么甜蜜,简直自己都把自己感动了好吗?

    可是现在呢?这个女人竟然对别的男人做那件事情?!

    陆楚言有些认命地闭上眼睛,久久都不想睁开。

    夏安安看到他这种异常的表现,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伸出手来搭在陆楚言的额头上,想看看他是不是也病了。

    “不烧啊……”夏安安喃喃自语,想要把手拿回来,却被陆楚言一把给抓住了。

    “哎……你抓我干什么啊?”

    陆楚言睁开了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看着夏安安:“夏安安,你的嘴唇也有些干燥。”

    “哦,是吗?我没有注意,可能是没有太喝水的原因。”夏安安伸出另外一只手来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我来帮你。”

    “哎呀,我又不是生病了,喝水就……唔……你!”夏安安以为陆楚言又要帮自己擦嘴唇,推辞这,却被对方一把捏住了自己喋喋不休的下巴。

    “你干什么啊?”夏安安感觉到下巴上传来的力度,还有陆楚言靠过来的身体的温度,她有种整个人都被包裹住的窒息感,以及被男性荷尔蒙的入侵感,一下子就涨红了脸。

    陆楚言不准备再跟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多说什么,不理智已经成为了此刻他最大的解药。他放开夏安安的手,然后一把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对着那嫩红的嘴唇,就吻了上去。

    这次,依旧是在医院,依旧是在充斥着消毒水气息的白色的病房,但是,这次的夏安安是醒着的。他就是要让她清醒的感受自己,清醒的认识自己,清醒的审视这一切。

    陆楚言忘情的吻着,他前所未有的放空着自己,把自己所有的注意和精神都放到感受这个吻上。他觉得自己是放松的,自由的,从未有过的恣意飞扬,从未有过的年轻。仿佛是中了毒一般,又仿佛是被治愈了一般。

    夏安安却没有陆楚言期待的那样去清晰地感受什么,她现在脑子里都乱成浆糊了。

    首先,她有一半的精神被病床上的方闻牢牢抓着。她忍不住去想:方闻要是现在醒过来,发现有人在他的病床前法式热吻,会是个什么表情,会不会再次晕过去?这个陆楚言是不是变态啊,怎么能,在这个地方,当着别人的面……天哪,简直是极致的变态!

    然后,她又有百分之二十的精力在思考另外一件事情。那次在病房里,陆楚言整个身体都悬在自己的上方,离自己特别近。而且他发现自己醒过来的时候,表情有那么一点的不自然。会不会,会不会那次,他就是用这种方式帮自己湿润嘴唇?天哪,那他更变态了!竟然趁自己病的不省人事的时候占便宜?omg!

    另外,她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大脑在飞速思考另外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这个陆楚言,到底是不是gay?怎么感觉他亲自己亲的这么投入,这么享受?他、他到底是个什么人?难道是双性恋?那么,他之前一直都在欺骗自己?如果是那样,就实在是太可恶,太可恶了!

    最后,夏安安终于留了百分之十的脑子,在感受着这个吻。细数起来,她跟陆楚言吻过很多次了。第一次,是初次在机场见面的时候,自己被强吻了。被用强,自然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感受,更别提享受了,她对自己的初吻只有一个印象,那就是:湿;第二次,貌似是在酒吧。陆楚言为了阻止自己跟别人继续尬舞,又是强吻。那次,她的感觉是羞怒。第三次,是在陆宅被老夫人下了药,那次,夏安安根本都忘光了,没有任何感觉。

    所以,此时的这个吻,夏安安用了百分之十的脑子来感受的这个吻,竟然是她感受到的最深的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