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一处凉亭。凉亭之中,坐着三个人,分别是林扬、郭嘉、太史慈。凉亭的周围,则是布置了阵法,至少有隔音阵法。

    否则,林扬也不敢直接和郭嘉二人,在这里讨论吴国的事情了。周围,更是有着精锐甲士护卫其间。

    此时,三人分席而坐,林扬坐在正东方,而郭嘉则是坐在林扬的左手位置,太史慈坐在右边。

    每个人的面前,还有着一个小木桌。木桌之上摆放着餐具,摆放着一壶酒,几个清淡的小菜。还热乎乎的,味道也还可以。

    (不要总说分餐制是外国的,中国的贵族们,早在秦汉时期,就已经这么做了。)

    东西也不多,不过,垫个肚子还是可以的。不过片刻的时间,眼前的食物,就吃得差不多了。

    抬起头来,林扬就发现,太史慈已经吃完了,而郭嘉,则是只动了几筷子而已,象征性的吃了一下。也对,文人嘛,脑回路和武将肯定是不一样的。

    吃着吃着,林扬就放下了筷子。吃完了,也就该说正事儿啦。

    “咳咳,奉孝,你先说说,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的整体收获吧。”林扬淡淡的道。

    闻言,郭嘉先是喝了口酒,润了润嗓子,而后立即做的端正了起来,完全不复刚才的慵懒,一下子就认真了起来。

    作为林扬的大管家,作为这一段时间以来,整个吴国的总负责人,这肩膀上的责任,自然是很重的。

    既要担心林扬的安危,也要操心整个江东之地的变化。努力工作之余,有的时候,还需要思考,自己这么做,会不会被林扬忌惮。

    不过还好,看林扬此时的态度,确实是自己多心了。就冲这份信任,郭嘉就很是感动。这君臣之间,许多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这份感情,这份信任了。

    “这几个月以来,光是在我这里,登记了的就有整整五十万人。这五十万人,理论上讲,都是我吴国的人,虽然许多人现在都不明白,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不过,有了这个名分,许多事情也就好做了。”郭嘉高兴的道。

    名不正则言不顺,在华夏,无论干什么事儿,都要讲究一个师出有名!

    这五十万看似不多,可是牵连起来呢?只要林扬狠下心来,出动军队,一个个的找,一个个的镇压。到时候,这就是五十万人口。

    等到吴国稍一发展之后,就可以以他们为突破口,拉来更多的人口!

    一个人,总是有亲戚的,总是有兄弟姐妹的,总是有父母的,总是有熟人的。哪怕只是一个种田的,总会认识许多乡亲父老!

    也就是说,以一个人为中心,完全可以轻松地拉来十个,甚至是一百个老百姓。到时候,五百万人口,甚至是一千万人口,都是绰绰有余,唾手可得的事情。

    有了人口,吴国也就发展起来了!

    闻言,林扬也很高兴,下意识的便笑了起来。

    “不错,当初的开拓法令,本意不过是驱动游侠儿的力量,探查整个江东,了解足够的情报。谁又能想到,一下子可以拉来这么多人呢?”林扬有些得意的道。

    当然了,话是这么说,是否相信,就是一个考验个人智商的问题了。反正郭嘉是不信的,一旁的太史慈,好像也不信,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另外,除了人口之外,还收获了许多江东的信息,包括具体的地形地势,人口分布,世家之间的关系,世家的表面力量,甚至许多底牌,也在不经意间,被查了除来。此外,还有……”

    闻言,林扬点了点头。这年头,还没有大数据,也没有监视全天下的,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君主想要了解具体的情况,只有两条路,一个是亲眼看,一个是临时派属下去调查。

    当然了,如果你的情报机关,足够给力的话,也是可以的。但是,一个合格的情报机关,可不是这么容易建立的。

    这种时候,通过银钱购买信息,把百姓们的说法见闻,整理成一个个的拼图,拼凑之下,许多秘密,根本就遮掩不住!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种分析方法不要停,可以继续。另外,把每一个二阶修士的具体信息,都单独的记下来,做成一份档案。这一份档案上,需要包括他们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信息。”林扬认真的道。

    理论上讲,这些信息越多,统治起来,也就越简单!缺点就是花费有点儿多,对行政人员数目的要求,有点儿多。

    “嗯,暂时组建一个情报司,司长的话,定位正五品,负责整个江东六郡!底下的话,就分为负责一个村的正九品探子,负责一个乡的正八品小组长,负责一个县的正七品区域负责人,负责一个郡的正六品头目。”

    “此外,每一个正九品探子底下,可以在找一些不入流的百姓,作为外围的眼线。不需要多专业,只需要定时回报一些日常所见的信息就行!此外,不需要现在就组建起来,可以先搭建一个架子出来。”林扬详细的解释道。

    只不过,伴随着他的话语,一旁的郭嘉和太史慈,都愣了起来。不是说组建情报组织不对,而是突然一下子这么多个官儿,就发出去了,真的合适吗?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平均下来一千人,甚至是好几千人,才能摊上一个官儿。

    在大汉,通常情况下,一个村子,至少也有一千户百姓。换算成人口,如果在中原之地,一户至少也有二三十人!四代同堂嘛。也就是说,两三万人,才摊上一个官儿!

    一个县,也就是县令,还有六房的老大,还有县里主管教育的是官儿,哦,对了,还有一个管理军队的县尉,也是朝廷在编的官儿。

    (一个县只有十来个官,在中国古代,是很常见的。其余的,都是小吏(相当于现在的公务员)。所以,实际上做主的,管事儿的,干活儿的,都是小吏!)

    可是,如果按照林扬的安排,这一下子,得多少个官儿?一个村就得一个九品的官儿,一个乡呢?至少也要十个!一个县呢?一百人是跑不掉的,一个郡呢?整个江东六郡呢?

    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啊!有魄力,有钱财,也不是这么个玩法啊!这么干的,除了脑残,就只有亡国之君了!

    见状,林扬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这里不是前世,官儿是很珍贵的,小公务员,那都不叫官儿!派出所所长,也不过是一个小吏而已!只有县城里面的公安局局长,才能算得上是一个九品官儿!

    结果,一个村一级的情报人员,品级竟然和县里面的公安局长,一个级别,这是想要干啥?克格勃,锦衣卫,东厂西厂,也没有嚣张到这种地步啊!

    “咳咳,是我搞错了。说错了。说错了。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在我们江东,以后就没有官吏之别了。所有的小吏,都提升成官员,正九品和从九品。”

    “然后,村长的话,就是正八品了。乡长的话,按照正七品来算,县令的话,就是正六品。郡守,按照正五品来算。至于奉孝你呢,总领全局,就是正四品了。当然了,这些都是未来吴国开发出来之后了。现在嘛,只是一个架子。”林扬解释道。

    闻言,郭嘉和太史慈都不禁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你早说嘛,搞得大家一惊一乍的。

    把吏员提升成官员,所有人统统升官!所以,这八品官、九品官,其实就是以前的吏员。这么看来,管理一县情报的情报头子,也就相当于以前的九品官,也就可以接受了。

    而且,郭嘉也知道,管理百姓的,其实就是那些吏员而已。无论是亭长,还是三老,其实都是吏员。但是,按照大汉的规矩,吏员和官员之间,其实是有着天人之隔的。

    绝大多数的吏员,一辈子也就只是一个小吏而已。既然前途已经没有了,那么,也就只好勾结地方土豪,开始捞钱了。久而久之,吏治败坏。

    (具体危害,可以参照明朝末年的朝廷。)

    “嗯,官吏一体,在无差别,再加上吴国一切都是从新开始,阻力倒也不大。而且,小吏们即使心里反对,却也无话可说,倒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郭嘉笑着道。

    其实官吏一体,统一升官的法子,以前的时候,也不是没人想出来。

    可问题是,小吏们早就和世家豪强勾结在了一起。早就烂到了根子里面,再加上人家也只是捞钱而已,真正出人命的情况,很少很少。

    因此,哪怕是明知道这是一个毒瘤,但只要危害不大,也就这么听之任之了。

    “官吏一体,统一管理,确实很不错,不过主公,哪里有这么多钱呢?”郭嘉严肃的道。

    这可不是一点点钱财可以解决的问题,以前的时候,小吏的薪水,那是少得可怜,近乎于无!全靠他们勒索百姓,自己解决。一下子当了官儿……

    “我有办法,不用担心!只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网游之菜鸟无双  网游之神王法则  控梦游戏  俺是一个贼  重生之踏破虚空  豪门缔造者  网游之强化大师  功夫猎人  玩命游戏之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