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之间,几天的时光,就过去了。这几日以来,真个扬州城都沸腾了起来。

    天南地北的,中原域外的,和尚们,道士们,门阀世家的,寒门散人们,几乎是但凡有一技之长的,或者有点儿野心的,有点儿实力的,几乎都来到了这座城市。

    本来,不过是居住四五十万人的扬州城,此时,人口数目,一下子竟然达到了百万之数。其中,一般人都是最近一段时间,疯狂涌入的。

    也幸亏蔡琰主政扬州的这半年以来,整个扬州城,都扩建了不少。因此,虽然一下子增加了好几十万人口,可是挤一挤的话,还是住得下的。

    不过,这么多的武林人士,为了维护治安,也就只好直接派出军队了。没错儿,整个扬州城,此时此刻,已经实行了军管。

    甚至,原来的居住在扬州城的百姓,也直接被暂时的迁移到了扬州附近的乡镇之中。

    毕竟,武林人士,说好听的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说难听点,那就是目无王法,不听管教。

    他们彼此之间,因为一个口角,或者一个眼神,产生械斗都是很正常的。因此,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百姓们倒也蛮配合的。

    每一个街头,都驻扎着身穿甲胄,手持强弓硬弩,成建制的军队。平日里巡查的衙役,也都变成了军队。城外,更是有着十万大军。

    当!

    当!

    当!

    伴随着沉闷的钟声,整个扬州城的武林人士都安静了下来。因为,按照扬州城的规矩,此时肯定是有事儿要公布了。

    “诸位,广成仙派,代天选帝,即将开始。请各位持有请柬者,依次前往城里中心。没有请柬,但是实力达到了先天的好汉们,也可以前往那里,进行围观。同时,每一名先天高手,都可以带上同伴,但是仅限一个!”

    伴随着这条消息的传播,许多人也就拿着请柬,朝目的地进发了。

    此时,扬州城的中心,早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哪怕是那些生活在扬州本地,长达数十年的百姓们,也都是一脸懵圈。因为,原来的那些房子,早就没了!

    原本此处,乃是朝廷的太守府。可是到了此时,太守府联通周围的各种房屋,都已经没有了。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高达数十丈的高大建筑。更加坑爹的是,每一层之间的距离,也不一样。最显著的,就是这第二层和第一层之间的距离,长达十丈。

    而且,中间还没有楼梯,想要从第一层上去,就只能靠轻功了。十丈的高空,轻功不佳者,压根儿就上不去。

    怪不得,说武功不到先天者,不让围观呢。你实力不够,你上都上不去!

    “听我道门的友人说,这就是法术化石为泥的结果。整座高楼,乃是天师道数百名道士,联手之下,建造而成。而且,一共也只花费了三天的时间!”魏征不敢置信的道。

    此时的他,也是一身道袍。说起来,他的本来职业,就是一个道士。因此,对于法术什么的,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

    所以,在前一段时间,听说天师道得到了上界传承,开始修炼法术的时候,魏征是不信的。

    可是此时此刻,看着这高达数十丈,纯粹的石头建造而成的奇葩建筑物,也不得不信。

    “如果这种法术,使用在修路铺桥之上,简直就是国之利器啊!许多地方,因为一条道路的缘故,只能穷困潦倒。可以说,有了这种法术之后,当真是国朝之福啊!”魏征高兴的道。

    可以说,一旦大规模的使用化石为泥,岂不是说,全国各地,都可以修建国道了!

    要知道,行进在国道之上,军队的速度,可是很快的。毕竟,路况如何,也是一个影响行军速度的根本因素。

    到时候,无论何处叛乱,都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大军达到。这就意味着,朝廷统治的范围,可以再次扩大。对于魏征这种古典封建名臣来说,没有什么是比这个更重要的啦。

    闻言,一旁的李元吉,却不在乎的说道:“切,不就是个国道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闻言,魏征便不再言语。这李元吉,在他看来,就是个棒槌啊!因此,也就不在言语了。毕竟,既然是个棒槌,那脑回路必然迥异于常人。

    见状,李建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元吉,不要小看这个术法。就拿前隋来说,杨广三征高句丽,为何会失败?”

    “虽然这其中有很多原因,在我们世家的身上,可是实际上与道路太长,消耗的粮草太多,也是有很大关联的。否则,我们这些世家,就是想暗中下绊子手,也没有机会啊!”

    就在李建成,李元吉进入此地的时候,李世民也从另外一个方向,走了过来。

    这半年以来,李世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经历了多少次暗杀甚至是明杀。次数实在是太多,多的都懒得计算数目了。与家人的关系,也一降再降。

    就像现在,李阀的代表,竟然来了两个,一个是他,一个是他的兄长,李建成。

    “秦王,这些军队,都很是精锐。据说,这十万大军,是最近半年才训练出来的。只能说,上界的兵法,果然不凡。”看着街道上,那些走来走去,正在巡查的军队,李靖皱着眉头道。

    作为一名将军,准确的说,是作为一名帅才,眼光和常人总是不一样。因此,也就总能发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秦王,如果那几位真人愿意的话,完全可以使用这十万大军,把我们一网打尽。”李靖忽然小声的道。

    从兵法上来说,此时此地的扬州城,完全就是一个死地啊!林扬他们三人,经营了此地,长达半年之久。以他们的手段,谁知道会有多少后手?

    到时候,一旦动起手来,这可就太过危险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提前做些准备,总是好的。

    闻言,李世民神色不变,淡淡的道:“药师啊,你以为到了此时此刻,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嘛?”

    “慈航静斋、魔门、静念禅院、塞外的毕玄、高句丽的傅采林,宋阀的天刀,都来了。更何况,如果就此离去,我也心有不甘啊。”看着手中的宝剑,李世民自信的道。

    虽然这半年以来,李世民的近况并不好。可是,凭着天生自带的雄厚龙气,早已将前六绝练至化境。一身武功,更是连续突飞猛进,达到了大宗师之境。

    而且,还成功地炼制出了一柄天子剑,也就是自己手中的这柄。凭着自己的武功,还有手里的宝剑,哪里去不得?即便有陷阱,难道还能挡得住自己手中之剑?

    闻言,李靖也就不再言语了。看得出来,李世民决定一定,再提醒,也没什么用处。

    不过,李靖还是有些担忧。按理说,即便林扬三人,发动大军,也最多只能拦截先天之下的人。围剿先天高手,不大现实。可是,李靖总觉得哪里不对!

    不过,想着那一位位天人强者的威能,本来有些担心,也就顿时化为虚无了。三位真人拥有破军级的战力,可是这些天人高手,也有啊!

    因此,也就运起轻功,朝着高达十丈的二楼,飞了过去。尽管李静的轻功,很是普通,可是此时的他,已经拥有了宗师的实力。因此,借助着柱子,也就到达了二楼。

    “有玉制请柬的,做在前方特制的椅子上。”

    “有金制请柬的,坐在后方一般的椅子上。”

    “有银制请柬的,坐在更后方的蒲团之上。”

    “没有请柬的,请站在后方。”

    遵循着侍者的安排,很快,众多江湖人士,便齐齐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最显著的,就是最前方的,九个玉制的椅子了。

    第一个入座的,是宁道奇。

    尽管年纪很大,很老,可毕竟是老牌的大宗师,如今的天人强者。因此,众人倒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接着,是毕玄,傅采林,宋缺,祝玉研。这四位,也依次入座。五人那庞大的气势,直接就让一旁的吃瓜群众,熄掉了原本的小心思。

    开玩笑呢,很明显,能够坐在这玉制椅子之上的,都是天人强者。除非是活腻歪了,否则,谁敢上前找茬啊!

    “哎,你们说,这接下来,还有谁啊?这可是天人啊,以前都是传说之中的人物,现在一下子就出现了五个。看样子,至少还有四个,这些高手,未免也太多了吧!”一人惊讶的道。

    “且,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本来是没有这么多的,结果三位谪仙人带来了仙界的知识,所以他们才会突破的。”有人解释道。

    “那你说,接下来,进来的会是谁?是道士还是和尚?”

    “这个,谁知道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网游之菜鸟无双  网游之神王法则  控梦游戏  俺是一个贼  重生之踏破虚空  豪门缔造者  网游之强化大师  功夫猎人  玩命游戏之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