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绾

    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石龙的眉头,下意识的就皱了起来。连绾绾都亲自来了,这是来者不善啊。

    此女乃是阴葵派如今的圣女,论实力,据说已经达到了天魔大、法第十七层。在年青一代之中,除了慈航静斋的师妃暄之外,可谓是无人能敌。

    即便在老一代的高手之中,也已经能派的上号了。至少,李密、窦建德、李渊、萧铣等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在联想到城外萧铣的魔门背景,在联想到最近一段时日以来,整个扬州城的情况,石龙下意识的就叹了口气。

    时局艰难啊!也不知道,几位公子,此时到了哪里,为何还不出现。

    很快,扔掉了这些杂念的石龙,就来到了前厅,见到了这位整个江湖年青一代,都为之疯癫的阴葵派圣女绾绾。

    和那些年轻人不一样,石龙注重的不是外表,对于容貌也没有多少关注,可是尽管如此,在见到绾绾之后,也感觉眼前一亮。

    此时的绾绾,正坐在椅子上,自己和自己玩儿下围棋呢。左手执黑,右手执白。

    “这就是绾侄女了吧?年纪轻轻,就已经有如此修为,果然名不虚传啊。和你一比,只感觉老夫这大半辈子,都活在狗身上了。”石龙苦笑道。

    实在是有些打击人,绾绾今年才多大?十六岁?十八岁?反正肯定不会超过二十岁!这么小的年纪,就已经成就宗师高手。

    再看看自己呢?三十余岁,摸爬滚打之下,才奋斗到了先天巅峰之境。而后,苦苦研究长生诀十余年,却毫无寸进。幸亏遇到了几位公子之后,才得以突破。

    只能说,比较之下,实在是太伤自尊了。同时,也让石龙对于魔门的底蕴,有了新的认识。

    “呵呵,石叔叔说笑了,叔叔才是真正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谁也没想到,竟然将小小的石龙道观,在几年之内,发展到了这般地步。”绾绾好奇的道。

    说话之时,一双眼睛,不断的观察着石龙的一举一动。似乎想要把他看透一般。

    几年之前,石龙不过是一个很是一般的,先天巅峰的散人罢了。可是,到了现在,整个天下间,又有谁敢小看他呢?

    无论是组建朴实农民为军队,还是收拢各地的矿工,都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当然了,对于石龙的巨大变化,大家的心中,都有一个默默的猜测。那就是,在数年之前,石龙获得了天外来客的帮助。

    因此,对于石龙的底牌,大家都尽可能的往高了估算。再加上,这几年以来,石龙的实力,也一直在突飞猛进。

    因此,尽管垂涎扬州这块肥肉的人有很多,可还是一拖再拖,直到今天,阴葵派才下定决心,正式动手。

    “不如我们来下盘围棋吧,叔叔你是执黑,还是执白?”绾绾忽然说道。

    闻言,看了看桌子上的棋盘,石龙就发现,黑子和白字,大致是旗鼓相当的样子。因此,也就点了点头。

    “我就执黑吧。”说着,就坐了下来。只不过,刚一坐下,就感到了一股无形无质的真气,随之而来。

    这股真气的量并不大,可是质却极高。而目标,就是棋盘上的白子了。如果,自己不经意间落子的话,棋子肯定会被真气,转移到别的地方的。

    “哈哈,小道儿,这一子,我就落在这里了。”说着,右手大袖一挥,整个人的气势,就发生了大变。

    一股锋锐到了极点的气势,随之而出。石龙整个人,就像是一个霸道的拳头一般,砸砸砸!

    一拳又一拳,不断地拷问着绾绾的心灵。在这种心灵交锋的情况下,绾绾的小动作,自然也就没有了意义。

    为了和石龙对抗,自然要集中每一分精神。这时候,在耍小手段,只会分散自己的精力,毫无作用。

    “如今天下大势,已经很明朗了。诸侯之争,也已经进入了中期了。那些小诸侯们,或者,刚刚起兵的,也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绾绾缓缓的道。说着,啪嗒一声,一枚黑子,就落了下去。

    “是啊,如今的局面,已经大致明了了。整个天下,也只剩下几个大势力了。除了这几个大势力之外,剩下的都已经出局了!”石龙说道。说着,也落了一子。

    “从南向北的话,首先,便是有着拥有十万大军,坐镇岭南的宋阀。”绾绾说道,而后,便再次落了一个黑子。

    “接着,是巴陵帮出身,拥兵二十万,而且背后有着圣门,也就是绾侄女你们支持的萧铣。”

    啪嗒

    “嘻嘻,接下来,不就是联络了许多中小门派,以朴实农民为根基,拥兵十万的石龙道观,也就是叔叔你的势力喽?”

    啪嗒

    “哎,侄女谬赞了。叔叔我不过是一个守家的人罢了,天下再怎么变化,都和我没多少关系。再接着,就到了南北交界的地方。那里,是江淮杜伏威和李子通的地盘。”

    啪嗒

    “过了杜伏威的地盘,就是北方了。也就是说,只要萧铣成功地吞并叔叔,在联合宋阀。那么,整个长江以南,就算是彻底的一统了。”

    “只要叔叔愿意支持,这可是汉人的盛世啊!而且,我圣门,虽然名声上不怎么好听,可是却也是纯正的汉人出身。不像是佛门,名为佛门,实为胡教是也!”

    啪嗒

    闻言,石龙也开始思考了。

    此时的北方,简直是乱的不像样。有着关中李阀、魏公李密、洛阳王世充、河北窦建德,此外还有西秦霸王薛举等一系列诸侯。

    最重要的是,这些家伙,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这种情况下,尽管南方不如北方发达。南方的人口,也比不上北方。可是,一旦南方提前统一,以南统北,也不是不可能!

    相反,在此时的背景下,还真的很有可能。否则,这一段时间以来,石龙也不会如此头疼了。

    因此,此时石龙的选择,就不仅仅是他自己关心了。就连北方的诸侯们,也很是关心。

    “这样吧,如果绾侄女能够说服宋阀,让天刀出山的话,那么,我投靠萧铣,也就水到渠成了。否则,即便是我,也说服不了那么多帮派的人啊。”石龙摇头笑着道。

    啪嗒!

    “哦,叔叔不妨先听听给我圣门的条件。只要叔叔愿意,价格可以随便开。如果是武功的话,在我圣门的帮助下,一个大宗师还是可以的。如果是仕途的话,一个世袭罔替的国公爵位,还是有的。”绾绾笑着道。

    啪嗒!

    大宗师?连这种条件都敢许诺出来,只能说明,此时的阴葵派,从那些天外来客的身上,获得了不小的好处啊!

    而且,这也说明,此时的阴葵派的耐心,已经快要到极限了。说不定,再不同意的话,就要动手了。

    想了想,石龙说道:“绾侄女啊,你也知道,如今的情况,很是特殊。虽然我内心之中,是倾向于你们魔门的,对于投降之类的,也是无所谓的。可是,北方的那群诸侯们,都不愿意我投降啊。”

    “慈航静斋的当代行走师妃暄,此时更是直接多次找我。此外,还有佛门的四大圣僧,静念禅院的了空大师,外加天下三大宗师之一的宁真人。这么多的高手,此时已经全部来到了扬州城。”

    “这么多的高手,我一个都打不过啊。万一我要是降了,说不定就被那群和尚们,给度化了。只要绾侄女你能够解决佛门的问题,那么我这边自然也就没问题了。”石龙诚意满满的道。

    说话之时,语气更是抑扬顿挫,充满了各种不甘的感情。似乎,说的都和真的一样。

    啪嗒!

    闻言,绾绾直接摇了摇头。要是能解决佛门,还来找你干什么?直接碾压就是了!

    而后,淡淡的道:“哎,这么说,叔叔是不愿意加入我圣门喽?”

    说话之时,神色还很是哀伤。而后,不等石龙说话,便接着道:“既然如此,那侄女我,也只好先离去了。对了,三日之内,叔叔如果有什么想法的话,还可以再来找侄女!”

    说完,便再次落了一子。而后,轻轻一拍桌子,整个人便飞了起来,眨眼之间,就不见了踪影。

    绾绾刚离去不过三个呼吸,而后石龙便大吼一声。一股惊人的威势,随之而出。无形的劲风,更是直接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与此同时,棋盘之上的棋子,也全部化为了灰烬。看了看棋盘,石龙不由得感慨道:“好强,我在心里面,已经尽量高估她了。可事实却是,我还是低估了她。”

    “无论是心灵境界,还是真气熟练程度,都丝毫不亚于我。唯一的优势,估计也就是这一身战斗经验,以及还算雄厚的真气了。”看着棋盘之上,已经化为灰烬的棋子,石龙淡淡的道。

    与此同时,刚刚离开的绾绾,身后也出现了一个身影。此人看上去,颜值很不错。

    是一个中年男子,还留了胡子。一举一动之间,也流露出一股沧桑感。可是刚一开口,就暴露了此人的本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网游之菜鸟无双  网游之神王法则  控梦游戏  俺是一个贼  重生之踏破虚空  豪门缔造者  网游之强化大师  功夫猎人  玩命游戏之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