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郡,一处酒楼。不得不说,不管是什么时候,酒楼之中的消息,都比别的地方要快一些,要多一些。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好事儿?万一辛辛苦苦过江,结果不认账了怎么办?”一个大腹便便的商人,不屑的道。

    “嘿,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那可是吴国公,与国同休的顶级勋贵。即便是扬州刺史这样的大官遇到了,也得鞠躬行礼。这种大人物,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说谎呢?”旁边有人辩解道。

    闻言,商人顿了顿,而后眼珠子一转,就接着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可问题是吴国公他要这些信息干什么呢?完全可以自己调查啊。”

    “毕竟,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更何况,万一你过江了,结果突然发现,你的消息不值钱。或者,已经被别人提前上交了,怎么办?”

    “这个就要看运气了吧……”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徐盛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真是好吵啊。罢了,既然醒了,就赶紧去接下一个任务吧。

    而后,便从桌子上爬了起来。揉了揉困顿的双眼,直接从一旁的酒壶之中,到了一杯浊酒出来。

    紧接着,头一仰就直接咽了进去。入口之后,一股浑浊、辛辣的感觉,直接冲到了鼻子上,好不难受。

    “大哥,你还在为嫂子的病担心?”一个年轻小伙儿,直接带着一盘烧鸡,走了过来,关心的道。

    此人名叫陈武,和徐盛一样,都是穷人出身。都是靠着自己慢慢打拼,从佣兵联盟之中,慢慢混出来的。

    如今,论实力,也已经是先天高手了。尽管只是初期,可是,在没有背景,没有金钱,没有奇遇的情况下,此人的经历,已经堪称是典型的励志传奇了。

    闻言,徐盛神情黯淡的点了点头。本来还很着急的心情,一想到家里的妻子,就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是啊,你也知道,你嫂子的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完全治好,可是要一次性拿出十万两银子的。这些年来,即便我每日里拼命打拼,出入各种险地,可还是所得甚少,勉强够维持她的身体罢了。”徐盛有些难受的道。

    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不断地日渐消瘦的景象,作为一名男子汉,徐盛又怎能高兴地起来呢。

    可是尽管徐盛已经用尽全力,可是毕竟只是一个先天中期的游侠儿罢了。所修炼的用法,也只是佣兵联盟之中流传的大路货而已。拼尽全力,也不过如此了。

    “大哥,我倒是觉得,这是个机会。你又不是不知道,作为从中原迁徙到江东的,我们这些外地人,根本就不受重视。否则,以大哥你的实力,又怎会为了区区银钱而如此辛苦呢?像我们这样的,连卖身为护卫,都没人要!”陈武很是郁闷的道。

    闻言,徐盛也点了点头。江东之地,自古以来,就很是排外。尤其是像自己和陈武这种,从中原之地搬家搬到了江东的,更是如此。

    而后,便开始思考这件事儿。吴国公,拿出大笔金银,购买江东的一些消息。

    可是,这些公开的信息,吴国公真的会给钱吗?

    似乎是看出了徐盛的疑惑,而后陈武劝说道:“大哥,你现在即便累死累活,一年最多也就是万儿八千两银子。可是,一旦入了吴国公的眼,别说是一万两了,即便是十万两,也不在话下啊!”

    确实,这位吴国公出手,非常大方。每一位士爵,都给了一千两金子,一颗千年人参,外加一本质量上佳的功法秘籍。

    理论上来讲,只要吴国公愿意,十万两银子,那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想了想,徐盛便重重的点了点头,开口道:“好,既然要去贩卖消息,那我就准备一下,一个时辰后,我们便出发吧。如果出手大方的话,直接投靠了他也无妨。”

    ……

    很快,不过是一个时辰之后,用过传送阵,徐盛就和陈武一起,来到了庐江郡陆家祖宅。

    此时,刚来到附近,徐盛就感觉自己动不了啦。入目之处,竟然是一座银山。

    这座银山,乃是一锭锭银子累积而来。每一个银元宝,都是标准重量的十两。而后,无数的银子,堆在一起,就有了这座银山。

    银山的周围,则是五百名羽林卫。此时的他们,全部披上了铠甲,手里更是直接拔出了宝剑,对着周围的众人。

    听着周围那粗重的呼吸声,看着一个个恨不得冲上来抢劫的众人,即便是羽林卫见多识广,也不由得有些发愣。这位吴国公,还真是很能搞事儿啊!

    不过,此时作为吴国公的属下,只要没有造反,不管干啥,都必须听从命令。因此,尽管内心之中,有些不爽,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服从命令。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死死地盯着周围的吃瓜群众。

    “这,这可真是诚意十足啊!”看着这座巨大的银山,陈武激动的道。

    “是啊,这一回,你嫂子她有救了!”徐盛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而后贪婪的看着这座银山说道。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

    然后,在焦急的等待中,在排了长长的队伍之后,终于轮到了徐盛。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徐盛就来到了一间小屋子里面。

    屋子外面,还守护着两名羽林卫的高手。周围,更是有着军队,守护在一旁。而后,吱呀一声,推开了门,徐盛便走了进去。

    一眼望去,这是一位年轻人,真的很年轻。而且,脸色苍白无比,就好像得了什么大病似的。而后,回想起脑海中的那些资料,徐盛就想起了此人是谁。

    “哦,这位就是吴国从男爵,郭奉孝郭大人了吧,在下本来是琅琊人士,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就来到了江东。现在,居住在吴郡。”徐盛双手抱拳介绍道。

    闻言,郭嘉的眼神,一下子就发出了一道精光。而后,整个人瞬间就精神了起来。

    “抱歉,这只是我的一个分身,所以刚才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精力并不集中,徐兄,可否再说一遍。”郭嘉真诚的道。

    为了保密,所以所有前来登记的人,都是他亲自接见,亲自记载。所以,便使用分神之法,短暂的分出了几十个没有丝毫战斗力的分身出来。

    不过幸好,这些分身,也不需要有战斗力,只需要有智力就行了。不过,如今看来,几十个分身似乎不够用的样子,至少也要几百个才行!

    “很好,如果徐兄你愿意把你从小到大的的事情,全部讲出来的话,当然了,不愿意讲的,可以不说。这样,就可以换一千两银子。”郭嘉淡淡的道。

    而后,徐盛一下子就愣了,这些银子,怎么这般好赚?不过,从小到大,这得回忆多长时间啊。

    而后,看着徐盛有些呆愣的样子,郭嘉笑了笑,接着道:“而后,我会根据具体情况,询问你一些相关消息。嗯,每一个问题,都是十两银子。”

    “此外,如果你有什么秘密的话,也可以讲出来。包括一些比较离谱的事情,以及一些虚无缥缈的传说,都可以说出来。每一条,无论真假,至少十两银子。如果是真的,而且有效的话,至少也是一百两银子起步。”

    闻言,徐盛一下子就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而后问道:“每一个人,都是这个价吗?还有,万一时间太短,说不完怎么办?”

    “先天高手的价格,都是这样的。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就要降低十倍。如果是宗师高手的话,会增加十倍。至于时间,这里本来就是一处洞天之中,时间流速大概是十比一吧。”郭嘉笑着道。

    有一个财大气粗的主公,即便是做起事儿来,也是底气十足啊。整个江东才多少先天?拿到银子之后,即便没有因此而投靠吴国,也会对吴国产生好感吧?

    而且,郭嘉发现,所获得的消息越多,所发现的秘密,也就越多。这么多的先天高手的口供,稍一对比,就已经发现了,很多很多有趣的事儿。

    “额,我出生在琅琊……”

    很快,郭嘉就记录了所有的信息,而后就开始问问题了。

    “江东之地的银祀,你所了解的,有哪些呢?”

    “有钟山君,额,不过他已经被吴国公镇压了。有狐妖,据说是九尾狐,虽然没见过,可是这些传说,还是有的。还有许多巫女,她们大都很是漂亮,以祭祀为主,擅长各种舞蹈。还有……”

    “那么,势力方面呢?”

    “最大的是战神殿,其次是吴郡顾家、吴郡虞家、张家……”

    “谁最有钱呢?我指的是商人。”

    “……”

    “谁家的私兵最多呢?”

    “江东之地的最强者有哪些呢?”

    “张家和陆家的关系怎么样?”

    “张铭这个人,你认不认识,此人性格如何?”

    “此处,就是这座大山,有没有什么与之相关的传说,哪怕是在荒诞也没关系,你说出来就是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网游之菜鸟无双  网游之神王法则  控梦游戏  俺是一个贼  重生之踏破虚空  豪门缔造者  网游之强化大师  功夫猎人  玩命游戏之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