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三国之诸天万界 第五十章:造反有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五十章:造反有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踏踏踏

    一阵阵整齐有力的脚步声,依次传来。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便可以发现数以百计的年轻小伙儿。

    在这些年轻人的前方,则是一杆象征着大明皇朝的日月同辉旗。不用说也知道,这肯定是那位海外天子的兵马了。

    毕竟,身在广州,长在广州的本地人,就没有不知道洪门的。几乎所有人,都是听说着彩旗飘飘,英雄尽招,海外天子,来复大明的口号长大的。

    只不过,以前的时候,大家只觉得这是一个口号而已。可是到了今天,到了现在,却没有人敢这么认为了。

    尤其是,这数百名棒小伙儿,排成队列,身着军装,动作一致时,所带来的震撼感。

    尤其是他们的衣服,还是一模一样的。抬手抬脚之时,数百人整齐划一,当真是具有很强烈的视觉冲击感。

    街道两旁,不知有多少好奇心旺盛的百姓,此时正透过门缝,悄悄地观察着这一幕呢。

    这些人中,有朝廷的探子,也有其他诸侯们的探子。但是,更多的,却是广州本地的乡亲父老们。

    “彩旗飘飘,英雄尽招。海外天子,来复大明。真是精锐啊,比起绿营兵来,不知要强了多少倍!真是精兵啊!”

    不管是广州本地的绿营,还是那些都标、抚标们,甚至就连那正红旗的马队,也比不上这些小伙子们。光是这精神状态,就不一样,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就是不知道,这位海外天子,到底有多少兵马?这一营兵虽然够精锐,但是数量还是太少了!这等精兵,如果有个三千人,差不多就可以自保。有个五千人,就肯定可以击败朝廷,占据广州。有个一万的话……”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自言自语道。

    有他这种个想法的,还有很多。比如广州本地的士绅、士绅、士绅。毕竟,士绅们,也是精通打不过就跪舔这一神技的。

    如果朱大天子肯定可以打败清军的话,那么他们也不介意,提前帮些忙。

    很快,一个营头,整整四百八十位棒小伙儿,就从众人的视线之中离去了。

    “这是,第二个营,嗯,看起来还是很精锐。这样的话,就有上千精兵了。有上千精兵在,至少不会输得太惨!”

    “咦,这第三个营,竟然依旧如此精锐!看来,这海外天子的传说,还真的可能成功呢。”

    “第四个营……”

    ……

    “第四十个营,呼,光是步兵,就有整整四十个营头。光是战兵,就有近两万人。而且,还都这么精锐,我大清,这是吃枣药丸啊!至少,广州城肯定是不保了。不行,我得赶紧和东家说一说才是。”

    紧接着,则是骑兵马队。这些战马,都是朱大天子,通过自己的济世洋行,从欧洲,从阿拉伯等地购买的良马。看起来比清军的蒙古马,高出至少一头。

    “嘶,这些马匹,好生高大啊,匹匹都是千里马,这明公哪里来的这么多千里马啊?”

    “就是可惜了,数量不怎么多,才两千骑兵,不过,暂时也够用了。”

    而后通过的,则是一门门黑黝黝的大炮。这些大炮,虽然看起来不怎么威武,可是在懂行的眼里,这才是真正的大杀器啊。

    看着此情此景,众人不得不承认,这海外天子,是真的成气候了。这大明朝,也是真的回来了。

    如此多的精兵在手,除非朝廷立即调动全天下的兵马进行围剿,否则,肯定是要任由朱济世做大的。

    “好大的胆子!这朱逆竟然敢直接占据九龙,进攻广州,他这是这是……”

    塔察而本来想说,他这是要造反啊。可是转念一想,人家本来就是在造反啊!这天下,本来就是他们老朱家的。现代子孙后代有本事了,自然是要抢回去的嘛。

    这是天经地义的,甚至没有人会觉得他不应该造反。作为朱明之后,有本事之后,造大清朝的反,人家只会说他造反有理。

    “出击,必须出击,一定要和朱逆好好地打一仗才是!”塔察而激动的道。

    闻言,赛尚阿不禁皱了皱眉。打仗,说的轻巧,可是打得过吗?一个白云山上面的七八千青壮,都打了这么长时间。

    可现在呢?对手是朱逆精心操练的精兵,肯定比白云山上面的叛匪战斗力要强啊。而且,数目还是两万多,反正赛尚阿觉得,如果要战,八成是赢不了的。

    “万一败了怎么办?”赛尚阿直接说道。现在已经不是掖着藏着的时候了,有话就必须直说。

    “即便败了,也比不战而逃要强。如果不战而逃,那朝廷还有什么威严?被一个反贼,给逼迫的数万大军,不敢与之一战?”塔察而激动的反驳道。

    而后,看了看赛尚阿,塔察而叹了口气道:“说实话,这一战我心里也没什么底,可是不战不行啊。这是朝廷和朱逆的第一次正面大战,即便败了,也不能直接逃啊。”

    闻言,赛尚阿也不再说话,这天下究竟是怎么啦?一下子就冒出来这么多的野心家。还个个精通方术(其实就是金手指,只不过,在他的眼中,是仙术或者方术),神奇无比。

    除了四大寇之外,已经直接举旗造反,占山为王的都要好几十个了,几乎每一个省都有。我大清,果真是多灾多难啊。

    不过,感慨了一下,赛尚阿就开始盘算,广州城究竟有多少兵马了。

    “整个广州,一共有八个镇标,每个镇标有大约四千人。去掉吃空饷的,三千之数,总是有的。这就是两万四千人,此外,白云山那里,还有两万绿营。”

    “再加上我的都标和叶名琛的抚标,再加上广州城之中的一万绿营,加起来就是六万两千人。如果再加上塔察而你的马队的话,那就是七万人了。”赛尚阿掰着手指计算道。

    “七万打三万,比二打一还要多。如果在赢不了的话,就只能弃城而走了。战场的话,一定更要在平原之上,现在看来,估计只有靠着八旗马队,才有一丝胜利的希望了。”塔察而眉头紧皱的道。

    说实话,即便是七万打三万,甚至朱大天子的兵马,还没有三万,不过是两万多而已,但是塔察而依旧觉得,心里没底。

    而后,想了想,塔察而接着道:“此战的关键,在于绿营。一定要让绿营卖命才是,只要绿营的人,敢于卖命,狠狠的消耗朱逆军队的精力之后,我在让马队冲一冲,才有获胜的可能。”

    “而让绿营卖命,靠的就是银子。只要有钱,绿营就会卖命。所以,现在的关键,就是银子!赛大人,现在广州城的藩库之中,还有多少钱?”

    “大概四百多万吧。”

    本来,不过是两百多万。可是自从朱大天子来到广州之后,这商贸也繁荣了不少,因此,银子也就多了起来。

    “不错,都拿出来吧,到时候一个绿营兵,战前发二十两银子。每一个把总,发五十两银子。每一个百总,发一百两银子。每一个千总,发五百两银子。而且,和他们说清楚,战后还会再发这么多。此外,战死抚恤的,也要多发十倍!”

    “另外,一个朱逆士兵的人头,发五十两银子。一个营长,发三千两银子。此外,组建敢死队,一个队员,战前奖励一百两银子。”

    “只要有银子,这些绿营,还是可堪一用的。不指望他们有三藩平定江南之时的战力,可是,至少也能达到数十年前,白莲乱匪时的实力。”塔察而自信的道。

    只有能有数十年前的战力,在配合上八旗马队,在在平原进行决战的话,就有获胜的可能。

    “嘶,旗主这可真是大手笔啊,可是广州城怎么办?”赛尚阿不解的道。

    闻言,塔察而微微一笑:“嘿嘿,我们要是败了,这广州城还能在朝廷手里?还不都是朱逆的,所以,四百万两银子,不要心疼,全部拿出来就是了。”

    “而且,这广州城的士绅,也要拿钱。谁不出钱,谁就是叛逆,直接抄了便是。到时候,至少也要拿出一千万两银子!”

    “哼!”

    “我看谁敢!我还没死呢,这就准备放弃广州了,也不知道这满城士绅得知此事之后,会怎么看待朝廷!”

    说完,又是一阵很剧烈的咳嗽声传来。顺着声音看去,说话的人,可不就是广州巡抚叶名琛嘛。

    此时的他,很明显仍旧处于重伤状态。可即便如此,没有他的配合,赛尚阿也不可能把藩库之中的银子,全部拿出来啊,更何况是后面的一千万两呢?

    “我的抚标不能出战,绿营也得留下一半才是,我是封疆。”叶名琛大声说道。

    所谓的封疆,就是指封疆大臣。封疆大臣,位高权重,和土皇帝差不多,但是责任也大。就比如广州城沦陷的话,叶名琛就不能逃走,只能殉葬。

    因此,这索要兵马的话,倒也说的理直气壮。

    “此时城内,本来就人心惶惶,你们在这么一搞,这广州城还要不要啦!”叶名琛激动的道。

    “给你留一些兵马也行,不过,需要五百万两银子。而且,最多把你的抚标留下,再给你两千绿营好了。”塔察而说道。

    “不行,太少了,至少也要两万绿营才是!”

    “混账,我自己决战都嫌少,怎么可能两万,最多三千!”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