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成和赵海两个人潜入肯尼迪的vip病房,给肯尼迪语重心长地说完一番话后,两个人就离开了,赵海回了指挥部和赵虎他们待在一起,江成也是前往在指挥部附近的医院,去看那天晚上争斗中昏迷过去的爱丽丝。

    诸葛流云在将爱丽丝送到这间医院的时候给爱丽丝用了个假名,所以如果哈里斯夫人和肯尼迪没有稍加注意,龙兴会没有第二个奸细,那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找到爱丽丝的所在。江成现在已经换上了家常便服,不然自己一身紧身战斗服还带着鸭舌帽,走进医院里不被人怀疑都怪。

    走到医院前台,江成微笑着问护士小姐:“请问一下,名叫丽莎的病人在几号病房?”

    丽莎就是诸葛流云给爱丽丝换的假名。大约三四十岁的护士小姐抬头一看,眼前居然是一个亚洲的美男,虽然穿着衣服,但是以她阅人无数的毒辣眼神,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江成身上那孔武有力的身材,实在是太棒了!

    护士小姐用两只胖手捂着自己满是雀斑的脸蛋,有些羞涩地晃了晃身子,那身上两三圈的肥肉都跟着晃动起来,就跟果冻一样。江成脸上的笑容一下就僵住了。

    “我查到了,她在604病房。帅哥,那是你的马子吗?”

    护士小姐有些不悦地问道,江成有些不好意思地伸出一只手指摸摸自己的鼻梁,点了点头说:“嗯,差不多,应该算是未婚妻吧。”

    “我看她那么脆弱,一点都经不起帅哥你的摧残的,你看我怎么样?我可是丰满依人哦,要不要我给你我的联系方式啊帅哥?”

    “额,不了不了。”

    “你别不好意思嘛帅哥,哎,帅哥,帅哥……”

    江成一头黑线,赶紧转身向电梯处走去,连头都不敢回。堂堂龙兴会的龙头老大居然被一间医院的中年护士给言语调戏到逃跑,这要是传出去他江成的面子往哪儿搁啊……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句话果真不是假的,不仅在华夏适用,全世界的女人估计也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

    站在电梯里升到六楼,江成找到了604病房。在走道上正站着两个男人很自然地走来走去。

    一个男人正在打着打火机给另一个人嘴巴上叼着的香烟点火,虽然有说有笑的,但江成可以注意到他们两个人的眼神正在敏锐地扫视着任何一个经过的人。只有龙兴会的精锐成员,才能做到这个地步。

    江成微微一笑,走了过去。

    两个龙兴会的精锐看到了江成,一脸的兴奋:“老大,你来啦?”

    江成拍拍他们的胸脯说道:“辛苦了,兄弟们。”

    “不辛苦不辛苦。”

    “对啊,能被诸葛选中给老大帮忙,我们哥两个高兴还来不及呢。”

    “好样的,这才是我龙兴会的兄弟。接下来就交给我吧,你们去休息。”

    “好,老大小心。”

    “嗯。”江成目送着他们两个一边往电梯走去还一边给自己挥手告别,随后他轻轻地扭开了604病房的门把手,没有发出一点声息地走了进去,再把门带上,从里面反锁上了。

    病房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不时有医疗仪器发出的“滴滴”的声音,江成深吸了一口气,拉开了一张病床旁边的帘子。

    在帘子的后面,病床上正躺着一个异国的美人,身上盖着一张白色的被子,两只手放在外面。江成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在病床边,端详着还没有睡醒过来的爱丽丝。

    不同于江成亚洲人的黑色头发,爱丽丝那一头淡色的长长卷发就披散在枕头上,有一些遮着爱丽丝光洁的额头;熟睡之中,爱丽丝的一对眉毛皱结着,似乎是梦中有什么事情让她十分没有安全感。

    纤长而轻翘的睫毛颤动不停,薄薄的鼻翼随着呼吸不停地轻微鼓动,嘴唇抿在一起像一条红线;爱丽丝的脸色就跟她放在被子外面的两只手一样没有一点血色,白透得连青色的静脉都可以看见。

    上帝在创造这么一个容貌精致完美的少女时,为什么就忽略了一起送给她坚强的生命力呢?还是说,上帝也不忍心这样一个绝美的女孩子留在污浊的人间,留在自己的身边,所以才要把她收回去,把这么精致的作品就给自己观赏?

    想到了爱丽丝的身体,她生命能继续下去的为数不多的日子,又想到那几率少之又少的基因改造药剂,江成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也许是江成的叹息声,把爱丽丝从睡梦中拉了回来,只见病床上的爱丽丝“唔”了一声,慢慢地睁开眼醒了过来。她伸出一只手来用手背轻轻揉搓了一下自己惺忪的睡眼,然后看到江成就坐在自己身边,不由得咧嘴开心地笑了。

    笑颜如花……江成只觉得那个笑容把自己心底的柔软处触击了一下。

    “真好,一醒来就能看见你坐在我的身旁。”

    爱丽丝有些虚弱地用两只手撑着床让自己的上半身靠在枕头上,江成有些心疼地从椅子上起来,托着爱丽丝的腰部让她不用自己出力。

    “想坐起来跟我说就好了,你身体还虚弱着,不要随便浪费力气,对你的身体不好。”江成有些不悦地告诉爱丽丝。似乎是看出了江成对自己的在乎,爱丽丝很开心,所以点了头说:

    “好,你说的我都听。”

    江成安安静静地替爱丽丝将被子盖到她的腰部,把病床的床头调高一下,又将爱丽丝身后的枕头挪动了几下,确保爱丽丝坐得舒服了,江成这才坐回了椅子上。

    “布兰妮姐姐怎么样了?”

    爱丽丝关心地问,她当时昏迷了过去,只知道是江成曾经一个兄弟来劫持自己,最后却好像是抓走了布兰妮。江成朝爱丽丝放心地笑了笑,回答道:“不用担心,我已经把布兰妮救回来了。”

    “那这样就太好了。”

    爱丽丝放心了,如果是因为自己反而让布兰妮受到伤害,那她一定会很内疚的。

    “一切有我。”

    江成伸出一只手来,拍了拍爱丽丝放在被子上方的手背,动作十分轻柔,“你呢,只需要安安静静地躺着休养,等我找到最可靠的办法,把你的病治好,到时候,你就可以快快乐乐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说到自己身上的病情,爱丽丝有些沉默下来。

    “江成,你不需要为我的病太过费心的,这段时间就让我们好好度过不就好了吗?”

    “怎么可以?”

    江成直接打断她,爱丽丝现在这种心态可不能有,一个人永远要对自己的生命心存信仰,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享受生命带来的更多乐趣,直面死亡,不是她现在一个青春少女应该有的想法。

    “爱丽丝,你才十六岁,你以后的生命还很长久,这个世界有很多精彩的地方等着你去看,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相信我,但是,在此之前,你也绝对不能轻易放弃自己,知道吗?”

    看到江成对她这么担心,爱丽丝掩嘴“咯咯”轻笑了几声,然后朝江成点着头说:“我不会轻易就放弃的,但你也要答应我,如果我的病好了,你会带我回你的国家,陪我去看很多很多的风景,跟我讲你的故事。”

    “好,我答应你。”

    爱丽丝向江成伸出了手,翘着纤长的尾指,江成有些无奈地笑了笑,也同样伸出手去,用自己的尾指勾住了爱丽丝的尾指,算是跟爱丽丝拉钩约定好了。

    “太好了,我从以前就一直很向往去华夏,看看姐姐跟我说的长城,紫禁城还有兵马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爱丽丝很向往很期待地将两只手搭在胸前,笑着跟江成说道。江成顿时哭笑不得。兵马坑?那是什么景点?

    “爱丽丝,那个叫秦始皇兵马俑,虽然是在坑里面,但是不是兵马坑。”

    江成语重心长地跟她解释着。

    “兵马俑在坑里面,那叫兵马坑也没错吧?”

    “额……你还是换另外一个问题吧,这个我也回答不来。”

    “那你为什么不肯跟我在一起?你连碰我的身子都不敢。”

    爱丽丝有些哀怨不甘心地看着江成,明明婚约是父亲遗嘱说好的,江成既然答应和自己完婚,为什么又不肯与自己圆房呢?

    “那是因为……额?”

    江成没想到爱丽丝会突然从秦始皇兵马坑……不对,秦始皇兵马俑的问题上突然转到自己为什么不肯跟她圆房的问题上,一下子脑筋差点没转过来,等他反应过来,已经看见爱丽丝那张绝美而又哀怨的脸正凑在自己面前,鼻尖对着鼻尖,那双异色的眼瞳一直盯着江成。

    江成咽了咽口水:“我们还是继续来谈谈刚刚兵马俑的问题吧?”

    “唔……”

    爱丽丝有些挫败地躺回到床头,嘴里嘟囔了一句:“小气男人。”

    “哪里小气了啊?”江成又好气又好笑。爱丽丝还年轻,也难怪还有这样的小孩子脾气,对于自己为什么一直迟迟不肯碰到爱丽丝,也许是因为她身上的病情还没有治好,也许是因为自己不忍心祸害她一个年华正好时光的女孩吧,江成自己也不知道答案,他现在脑子里要想的事情本来就很多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