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这个时候刚刚入城,他牵着马,和手下一众谋士一起步行进了东城门。整座城池除了北门,已经完全被曹军控制了,该抢的也已经抢完了,街头一片混乱。

    曹操兴致却很高,终于将邺城拿下了啊。自己半生戎马,总算染指河北了。统一河北,邺城是一块踏板,有了邺城,就有了河北,有了河北,就有了天下。

    那时候北方人口稠密,无论是城池还是资源都是北方居多,相比于北方,扬州和荆州那些,都还算是蛮荒之地。吴城以南,还有少数民族山越人横行,而荆州长沙以南,更是要到宋朝中叶才真正发展起来。此时的河北就是王霸之地。

    曹操感慨道:“昔日董卓入京,本初兄和我各自还乡,誓要兴兵匡扶社稷。当时他问我,将来准备怎么做。我说,重用人才,牧守一方。他便笑我志向太小……”

    左右文士连忙阿谀奉承起来:“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曹操笑道:“你们是不了解本初那个人的,他四世三公,早年却被自己兄弟袁术压了一头,拼了命出头对付阉党,不过是为了夺回家主的位置。这些世家高门,里面就是一个小朝廷,乱得很。本初一开始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后来身为司徒的袁逢注意到他,这才慢慢显山露水。唉,恐怕这条路也不是他选的。”

    他心中也是万分感慨,自己这条路难道就是自己选的么?当年自己跟着袁绍一起进大将军何进的幕僚,杀大宦官蹇硕,为党锢的士人出头,也不过是自己父亲曹嵩的安排。当时曹嵩自己是阉党,让自己儿子投身士人一方,是为了将鸡蛋放在两个篮子里而已。没想到,时移世易,曹操和袁绍这两人,居然成了争天下的诸侯。

    没想到啊没想到,本初,你当年最多也不过是想当个三公,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吧?

    “袁绍的家眷在哪里?”

    “已派人保护在袁府中。”

    “好,我们去见见刘夫人。”

    他们转了一个弯,便朝着袁府而去。

    突然前方传来了喧闹声,只见一队人马朝着曹操这一行冲撞而来。这队人马身穿曹兵军服,有一个背上还背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人。

    左右曹军卫兵齐齐向前一步,挡住了那些人的去路。

    谁知道对方一声吼,居然拔剑相向,这性质可就变了。不仅是曹操,连一众谋士也纷纷色变。

    “保护主公——”

    众士兵往曹操方向一站,缩小了保护圈,也将道路让了出来。

    “不想死的让边上——”

    曹操一听,心中来气,喝道:“虎卫何在?许褚何在?”

    “主公,俺在这里——”

    只见一个腰圆膀粗的家伙正在袁熙等人身后吃灰,听到曹操的喊话,不由回了一句,但已经是气喘吁吁了。他身体庞大,本就不擅长追赶。

    “爹,救我——”那被背在背上的披头散发的人突然虚弱地发出一声。

    曹操心中一凛,朝着那群人望去,只见曹丕抬起头来,空洞的眼神朝着自己这边望了一眼。

    袁熙这时候正和曹操擦面而过,也不自禁转过头来,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错开。

    “追!”曹操反应奇快,猛喝一声。

    但手下的人就有些木楞了,还是站在他身旁保护。

    远远传来袁熙的声音:“别追,曹操你儿子在我手里,追就捏死他。”

    正准备追的士兵连忙停下来,看看曹操,曹操道:“追。”

    一群人马上连同堪堪赶到的许褚,朝着袁熙等人追去。

    曹操在后面直跺脚:“你们不会先去骑马再追?”

    袁熙等人一会儿便出了东门,一路上的曹军士兵看得目瞪口呆,然后被后面的许褚发动起来,一起去追赶。一追赶,顿时引发了一场混乱。一时间,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跑,也不知道要追谁,反正许褚将军说了,快追,那就跟着一起跑吧。

    于是轰轰烈烈一场赛跑在邺城东门外展开,灰尘满天飞。

    袁熙的腿都快断了,他实在跑不动了,要不是有人在后面追,他肯定跑不动了。而赵云虽然负着一个人,但却步履轻快。这方面,赵云真的是有天赋的。

    赵云道:“二公子,我们的人还在远处……”

    袁熙道:“你……”本来想说“你怎么还能说话”,但嘴巴一张,一口气顿时泄了,脚下速度也慢了下来。

    他一慢,后面的追兵就上来了。

    赵云等人连忙围在他身边,追兵立刻将他们围了个圈。许褚还在后面追赶,一时没有跑上来。

    赵云立刻提声道:“快让开,否则杀了这小子。”他朝曹丕指指,示意要捏死他。

    追兵立刻不敢动手了,但也不敢让开,生怕自己担责。

    袁熙望了望后面的追兵,密密麻麻一大堆人。这样搞下去,自己这些人肯定要失陷在此了。

    旁边突然响起一声吼,追兵和追兵之间突然乱杀乱砍起来,后方顿时显得混乱起来。而膀大腰圆的许褚则离事发地点还有一段距离,生生被隔绝了开来。

    袁熙抓住机会,道:“走,杀出重围。”

    他才不管敌人内部发生了什么争斗,这个空隙正是对方援兵上不来的时候,不抓住,自己也算是失陷在这里了。

    他们一动,围住他们的曹军士兵顿时也动了起来。

    赵云将曹丕一扔,扔到了另外一个伙伴的肩膀上,然后自己杀了上去。曹丕遭此周折,已经口吐白沫,不成人形,口中兀自道:“爹,还是别救我了……”

    赵云一个热血小青年,体力就是好,拿起刚刚抢来的钢刀,左劈右砍,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袁熙连忙率人跟在后面,一边杀,一边逃。

    突然眼前一片豁然开朗,居然让他们杀出了重围。赵云满身浴血,却没有受一丁点伤,受伤的都是他左右负责掩护的伙计,但受的伤都不重。至于曹丕,已经陷入了昏迷。

    赵云杀出重围,回头看了一眼,突然道:“二公子,是他们?”

    “你认识?”

    袁熙说着,也回过头看了一眼,只见他们身后排起了一堵人墙,替他们挡住了曹军追兵。打头的竟然是麴义的昔日部下老陈皮。

    老陈皮指挥着众人且战且退,随后朝着袁熙大声道:“二公子,你们快逃,这里我挡着!”

    袁熙道:“怎么在这里?”

    老陈皮道:“原本在守城,降了。没事的,你们先走。”

    “一起走啊?”

    “你先走。我们断后!”

    老陈皮冲着他挥挥手,一副憨厚的笑容。随后转头冲着部下道:“老伙计们,杀啊——”

    曹兵还在从城门中蜂拥而出,城外的军队也被惊动了,耳旁已经传来了马匹的隆隆声。这个样子,没人断后他们是逃脱不了了,但要是放任老陈皮在这里,他们断然是活不成了。

    想起自己和老陈皮虽然一起上过战场杀过敌,但交情很浅。麴义让自己照顾他们,自己反倒是靠他们照顾了。

    该死,他们原本已经投降了啊。投降了的兵,还出来捣什么乱?回头就能和家人团聚了啊。

    袁熙抹了抹眼睛,大吼一声:“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  凤隐于林  护灵人之医道无边  抗战之虎胆龙威  宠妃当道:皇上,该吃药了!  妖孽仙医  亿万老公,送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