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将妃在上爷在下 第四百八十二章:第冰河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四百八十二章:第冰河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骤雪初霁,万丈阳光穿破云层将整个洛城笼罩在一片金光之。

    然却驱散不了雪后空气彻骨的寒意。

    城主府门口,洛行拧着眉头来回走动着。

    直到见到容沉的身影,这才快步迎了去。

    “王,不好了。”洛行沉声道。

    “怎么了?”容沉微微皱眉道。

    “九王爷的人昨夜来过了,问下官拿了地狱之门的地图走了,下官怕节外生枝,描摹了一份给了他。”洛行惴惴不安道。

    容沉心下一愣,“容洵的人?他没来?”

    洛行摇了摇头,“下官记得来人是九王爷身边的心腹,叫作离渊。”

    离渊竟然没死?

    云离黑眸间闪过一丝冷意,可真是命大。

    容沉盯着洛行,洛行触及道容沉那冷煞的眸光,连忙垂首道:“下官知错,但下官绝对不曾告知离渊王在此。”

    容沉所担心的倒并非这个,只是若是容洵没来,即便找到了那个部落,又怎么能说服他们为他所用?

    还是离渊的到来只是为了探路?因着容洵与他一样,根本不知道这部落是不是真的存在。

    容洵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因此后者的可能性显然更大一些。

    既是如此,那便无需太过担心。

    容沉敛了敛心神,对着洛行,“无妨,咱们即刻启程。”

    洛行闻言连忙应声,“下官已经备好了马车和快马,还有一支精锐的府兵保护王。”

    “马车和快马留着,府兵算了,人多目标大。”容沉淡淡道。

    “这……”洛行有些迟疑。

    不过最终还是挥退了府兵,只留下一个贴身护卫。

    一行人便简装出发了。

    容沉与云离坐在马车之,又在城外与玄衣会合了。

    出了洛城一路往北半日光景,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转而为阴。

    寒风凛冽,过不多时,便又开始下起了雪。

    鹅毛般的大雪洋洋洒洒,将天地笼罩在一片雪白之。

    北方地广人稀,四周都是荒原丛林,看去十分萧索。

    越是往北处走,越是连个人影都没有。

    天渐渐暗了下来,风雪也越来越大。

    云离听着马车外呼啸的寒风,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天气这么恶劣,真能找到地狱之门吗?”她敛眉出声道。

    容沉伸手紧了紧云离的披风,沉声道:“本来没打算这么急着去找那支军队,可是容洵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也只能抓紧速度,倒是将你一起带了过来,折腾你了。”

    云离剐了容沉一眼,“这是什么话。”

    “我知道你想懿儿想的紧。”容沉揽过云离,柔声道。

    “想归想,你的事也很重要,我只是担心这天气,还有洛行那人,是不是靠得住。”云离略显担忧道。

    容沉明白云离的顾虑,一次不忠,便极有可能再次背叛。

    只是眼下只有带着洛行,才能找到地狱之门。

    即便有了地图,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之下,如若不熟悉,很有可能此迷失了方向。

    “王,咱们得停下了。”马车外传来洛行的声音。

    马车随之停了下来,帘子被掀开,风雪顿时闯入。

    洛行一身细碎的雪,连眉头都落了白白一层。

    “风雪太大,容易迷失方向,下官建议去前方的林子里休息休息,等风雪小一些再赶路。”洛行抹了把脸,沉声道。

    “好。”容沉简单应了一声。

    洛行闻言点了点头,转身翻身马。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洛行点一支火把,在前方带路。

    火光在暗夜下的暴雪之犹如星火,微弱的好似随时都会被覆灭。

    云离敛了敛披风,风从马车的四周缝隙里鱼贯而入,冷的她瑟瑟发抖。

    忽的只闻咔哒一声,马车骤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容沉朝外道。

    玄衣掀开帘子,眸间闪过一丝紧张之色,他沉肃道:“公子,夫人,先下马车,千万小心。”

    容沉俊眉微蹙,拉云离下了马车,才下马车,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四周光线昏暗,那边洛行听着动静也折返了回来。

    却忽的被玄衣喝止道:“洛城主先请留步。”

    洛行一怔,脚步却是顿住了。

    容沉眉头紧锁,视线落在马车的车轮之下。

    只见车轮之下是碎裂的冰块,一小半车轮已经没入了水下。

    “这底下是冰河……”云离拧眉道。

    “王,出什么事了?”风雪太大,洛行见他们站在不动,大声问道。

    咔咔。

    又是几道脆响,马车又往下陷了几分。

    这冰河显然冻的并不严实,无法承受马车的重量。

    如今只怕牵一发而动全身。

    他们此番倒真的是如履薄冰了。

    “马车不要了,风雪太大,这冰不厚,怕撑不住多久,阿离你先过去洛行那边。”容沉沉声道。

    云离点了点头,“好。”

    情况严峻,她万万不能给容沉带去后顾之忧。

    云离小心翼翼地迈步朝前走去,脚下也不时发出刺耳的咔咔声。

    每一步,都好像随时可能掉下冰河一般,让云离的神经绷紧了。

    火光越来越近,直到脚下不再是湿滑无依之感,她才彻底松了口气。

    “到底出什么事了?”洛行翻身下马,举着火把来到云离的对面,询问道。

    云离扫了洛行一眼,他一直在前面带路,难道没发现这底下是冰河?

    她心思翻涌,然此时却不是思索这个的时候。

    “马车陷入冰河了,王和玄护卫还未过来,有没有绳索?”云离凝眉道。

    “冰河?”洛行一惊,连忙往前走了几步,蹲下拨开积雪。

    果不其然,积雪之下是湿滑的冰,还能隐隐看到冰下流动的水。

    “有,让马带过去。”洛行知道云离的意思,直截了当道。

    “不行,马太重,我去。”云离否决道。

    说罢也不等洛行开口,接过洛行手的绳索兀自找了一颗树绑牢。

    “劳烦洛城主看着这绳索,若有什么异常,全靠洛城主了。”云离郑重道。

    洛行闻言重重一怔,“公子放心。”

    云离点了点头,拿着绳索重新朝着冰河走去。

    风雪将她的身影顷刻之间吞噬了去。

    脚下碎裂的声响不断冲击着云离的耳朵,让她一颗心再一次悬了起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