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一脸的财迷样,王浩歌看向一边的徐洁问道,“她不是林氏集团的ceo吗?为什么还是一副缺钱的样子?”

    “谁告诉你老板必须要有钱,她手下养了这么多的员工,每个人都要发工资,那是多大的一开销你知不知道?所以说,老板才是这个世界最穷的生物!”当然,这一连串的歪理都是她从林浅昔那里听来的。

    如今照搬,看着对方被她唬得一愣一愣的,她终于明白林浅昔为什么这么喜欢瞎掰了。

    “现在,你要想的不是她有多缺钱,而是等会儿她会分你多少?”

    “嗯?还有钱分?”王浩歌惊讶道。

    “那当然,要不谁会帮她做白工?”徐洁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王浩歌扯了扯嘴角,你不愿意做白工,还真有人愿意做!不过,敢把角逐赛的赛场地拿来做生意,从古至今,她怕也是第一人了!但是,她为什么会抢到先机呢?

    单纯的只是别墅里有麻将,所以进来打麻将的吗?他可不信!只怕在进入这个场地的时候,她料到了这样的情况,因此才会大摇大摆的选择了别墅,目的是让这些对她有忌惮的人不敢轻易靠近。

    当黑夜来临的时候,这些受不了长时间精神紧绷的人,自然会来求助,她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悠闲的坐在沙发等着钱送门来。

    想到这儿,王浩歌不由得腾出一只手擦了擦汗,还好自己明智的选择了投降。

    见到他的模样,徐洁突然阴森森的开口道,“你知道她为什么会说三缺一,顺便邀请人进来吗?”

    王浩歌愣了愣,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呵呵,”徐洁咧了咧嘴,道,“如果跟进来的这个人较乖,也听话,她不会做什么。可如果这个人有其他心思的话,她可是打算杀鸡儆猴的哦!”

    阴测测的声音听得王浩歌心一惊,再一次的庆幸自己明智的选择。

    在两人交流的时候,外面的人已经进来得差不多了,林浅昔正抱着手机嘿嘿的笑着。

    “收了多少?”徐洁一边说着,一边要伸手去抢。

    “诶!”林浅昔手指一动,手机被她收了起来。她指着桌的百元钞票,道,“诺,拿去分了吧。”

    徐洁看了一眼桌的钱,怒道,“打发叫花子呢?”

    说着,她再一次的伸手去抢。

    “好!好!好!我给你们发红包还不成吗?红包!红包!”林浅昔躲着她的手,笑嘻嘻道。

    “这还差不多。”徐洁这才放过她,拿着桌的钞票开始数。

    和那两人对钱感兴趣不一样,王浩歌将视线放在了桌面的一处,那里堆着一大堆的木头牌子。

    “想看看,别一脸纠结的。”林浅昔拿起一块牌子,扔给他,道。

    王浩歌急忙接住,道,“我不是对这牌子感兴趣,而是想说,在赛开始之前,楚老大说过,这牌子只有三十个,里面有三个是真的,所以假的有二十七个,可这么大堆牌子怎么也不止三十个吧!”

    这还没算金怀致和胡彪他们手的牌子。

    “牌子多了?”徐洁也将注意力集了过来。

    三人的视线齐齐的望向楚倪浩,后者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这里是赛场地,还有赛的规则,至于赛场的布置,我不知道了。因为我也是参赛者,所以并没有参与到布置。”

    “啧,还真有楚叔叔的作风。”林浅昔耸了耸肩,道,“分钱分钱!管那个干嘛?一块破木牌子,难道票子还有用?”

    那不在乎的模样,若是让场外围观的人看见了,不知道要气得多少人吐血!

    三人快速的将钱分好后,林浅昔才磨磨蹭蹭的给他们一人发了一个红包。

    楚倪浩看着红包金额笑了笑,收好手机打算去关门。林浅昔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道,“别慌,正主还没来。”

    “正主?”楚倪浩疑惑的看着她。

    林浅昔侧过身,指了指王浩歌,道,“这小样的姘头还没来呢!”

    王浩歌嘴角微抽,什么叫姘头?他们两人之间清清白白的好么?

    楚倪浩却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将别墅的大门拉开,不仅如此,还将门口的灯打开了,似乎生怕人家找不到似的。

    林浅昔抽空看了眼自己的手机,发出去的三个红包果然有一个原封未动。她抬眼看着徐洁,后者在接触到她的目光后,不自然的撇过了头。

    这算是回答吗?

    林浅昔耸了耸肩,拉过一张椅子放在门口,开始守株待兔。

    她三个红包都是私发的,而每一个红包都附有一个问题。

    王浩歌的最简单:可以把你和林家的交易记录给我吗?对方打开了红包,所以回答是yes!

    其次是楚倪浩的:我是来退婚的,你知道吗?对方同样也打开了红包。

    然后是徐洁的:我要知道你背后的人是谁?而这个红包没被打开。

    不过,这也是她意料之的,从徐洁老实的跟她说她们已经不在一条线的时候,她知道,她们两人的间被建立起了一道长长的防线。

    渐渐的,月梢,几人悠闲的坐在客厅,看电视的看电视,玩手机的玩手机。林浅昔抱着一大袋薯片盯着面前的牌子发呆。而那些出钱进来的人,则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谁也不见。

    突然,一个浑身沾满了血的人影出现在灯光的边缘处。他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手里似乎还拖着什么?

    在距离别墅门口还有十米左右的距离时,人影忽然站住了脚步。

    “嘭!”一个重物飞掷而来,直接砸到了林浅昔的面前。

    看着那将她牌子打散的重物,林浅昔瞬间便黑了脸。沉声道,“王浩歌,你的姘头来了。”

    “都说他不是我姘头了!我只对软萌软萌的o感兴趣……”他的话还没说完,住了声。

    没错,金怀致是来了。只是他出场的方式却和众人想象的不太一样。他来的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具尸体,还是被人给扔进来的!

    肩膀和腹部的伤口早已经凝固,瞪大的双眼里写满了不可思议,似乎临到死,他都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杀他?

    王浩歌蹲下身,将他的双眼合拢,随即皱紧了眉头,凶狠的盯着门外的人。

    跟着过来的徐洁和楚倪浩见此情景,也是一脸的防备。

    “胡彪,你过分了。”林浅昔坐在椅子,眼神危险的看着外面的人。

    “胡彪?”听到这个名字,三人都有点惊讶,但想想也释然了,在他们这群最有期望成为三家的人,外面游晃的除了金怀致只剩下胡彪和云薇了。现在金怀致死了,而云薇又是女人,外面那粗壮的身材怎么都不可能是她,所以只剩下一个人选了。

    “哈哈,都说林家是用脑袋行事的家族,看你这反应,不错啊!”外面的人影大笑了几声,从灯光的边缘处走到了灯光下。明晃晃的光照在他的脸,果然是胡彪!

    只是此刻的他和白天时那憨厚的模样完全不一样,染血的衣服,浓重的腥味,嘴角挂着的大笑,眼里透着的阴狠,活脱脱的一财狼啊!

    “啧!说得像你有脑子似的!”林浅昔摇了摇头,道,“你为什么要杀金怀致?你俩的目的不应该是一样的吗?或者说,你不是应该躲在后面,看着我们缠斗,然后再来个渔翁得利吗?”

    “呵,看来我的小把戏都让你看透了!可是这么简单的计划,偏偏有这么一个不识好歹的家伙!明明你们林家害的他这么惨!让他活生生的变成了道的一个笑话,可他面对你这么个女人的时候,居然退缩了!真tmd没用,还要老子亲自动手!”胡彪舔着自己手30厘米长的砍刀,露出嗜血的笑意。

    退缩了?林浅昔眉头微挑,看向一旁的王浩歌后,了然于心。

    而王浩歌听到这番话后,原本皱着的眉头皱的更深了,捏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的确是他偷偷的给金怀致发了信息,告诉了他林浅昔的恐怖。虽然他觉得自己并不是个什么好人,和金怀致也没什么交情。但秉承着言而有信的做事风格,他在一阵犹豫之后,还是将林浅昔的实力做了大致的评估后,给对方发了过去,至于对方要怎么做选择,自然也是他的事了!

    可王浩歌怎么也没想到,再次见面时,会是这样的情形!

    “你要给你的姘头报仇吗?”林浅昔问道。

    “我再说一次,他不是我的姘头!”王浩歌瞪了她一眼,道,“不报。私底下火拼的时候,我一次都没打赢过他,若是真刀实弹的场,我怕是会交代在那里。”

    “哦?看来的确是个狠角色。”林浅昔捏了捏手腕,站起身。

    “小昔,还是我去吧!”楚倪浩抓住她,一脸担忧的道。

    林浅昔对着他眨了眨眼睛,道,“谁说我要单挑了?”

    楚倪浩刚准备放心下,却听她又道,“不过,这是之前的想法。现在,我觉得有必要给这鬼制度掀起一阵改革的风暴了!所以,你们乖乖的在这儿安全区里给我候着,老子要亮瞎那些躲在监控器后面的老古董的狗眼!”

    说着,她抽出腰间的刀,大步流星的走向了灯下的人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独家蜜婚:帝少宠妻太深度  霸道总裁,别来无恙!  史上最牛道长  上位  总裁的呆萌甜妻  我的BOSS是只鬼  闪婚总裁惹不起  闪婚总裁请自重  试婚总裁一宠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