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仙姑的突然举动把我和祖母吓了一跳,没等过去拦着,她已经磕破了额头,流得满脸都是血。

    我赶紧扑过去把她按住,可二仙姑还是哭嚎着扑腾身子,脑袋一个劲儿的乱晃乱摇,先是用血糊糊的额头撞地面,后来我把她翻过来躺着按在地上,她又开始用后脑继续去撞,就跟非把自己撞死不可似的。

    “快把她脑袋给垫上!”

    祖母喊了一声,顺手从炕上抄起个枕头就扔给了我,我赶紧垫在了二仙姑后脑勺下面,她这才不至于把自己撞死,可张牙舞爪地劲头儿却还是不减,简直就跟吃了疯狗肉似的,吓得祖母在旁边颤颤巍巍直念‘阿弥陀佛’,可是全无用处。

    我死死按住二仙姑不敢撒手,胳膊都让她挣扎时抓出了好几条血道子,后来二仙姑的怪异表现又持续了两分多钟,哭嚎声终于渐渐弱了下来,身子也开始发软,应该是挣扎累了,又过了没多久,她开始满头大汗的疯狂喘息,彻底不再挣扎,软哒哒的瘫在地上不再动弹,我这才放心松开了她。

    我抹了把汗,慌张地问:“二仙姑,你到底是咋了?你可把我们吓坏了。”

    可她还是瘫在地上喘,双眼发直,根本不理我,这时祖母从后面偷偷拽了我一下,战战兢兢说:“她刚才这个谁也拽不住的劲头儿,简直就跟当年你爷爷一模一样…;…;”

    祖母这话一说,我脑子里嗡地一下,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猛一下就想起了祖父当年疯了似的从炕上往下跳自己摔自己的事情来,虽然当时我还没有出生,可那件事我听说过不止一次,所以印象很深。

    一时之间,我和祖母都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想起刚才的情形来还在后怕,可这总不能是二仙姑故弄玄虚在吓唬我们吧,她连自己的头都已经撞破了。

    就在这时,奄奄一息的二仙姑终于开了口,使劲力气摆着手说:“那东西怨气太重,说死都得要了你孙儿的命,我道行浅帮不了你们,再搀和下去自己都得没命,你们还是回去吧…;…;”

    二仙姑说完扶着炕沿挣扎爬了起来,祖母赶紧上前扶着她小心翼翼坐回炕上,求救说:“二仙姑,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你帮帮我家孩子,你的大恩大德我们家一辈子都忘不了!”

    祖母边说边给我使眼色,让我赶紧跪下求求人家,刚刚那事也把我给吓住了,哪儿敢多想,赶忙噗通跪倒,拉着二仙姑的裤脚就开始求她救命,可二仙姑只是盘腿坐在炕沿上闭着眼一言不发,用枕巾按着还在流血的额头不说话,我和祖母求了一阵子,见二仙姑还是不表态,也就心灰意冷了。

    无奈下,祖母只能又掏出二十块钱来,塞进二仙姑说里时说:“大妹子,我也知道你有难处不能怪你,这钱你拿着买点药,不管怎么样今天都谢谢你了,我们老马家知你的情…;…;小六子,咱们走吧…;…;”

    祖母说完挽着我的手就往门口走,转身时眼睛里都转眼泪了,我的脚步也开始发沉,刚刚听了二仙姑那番话后,我人生中第一次了解到什么是绝望。

    可就在我们即将出门时,背后却忽然传来一声‘等等’,祖母赶紧扯住了我,转过头去时脸上又惊又喜,就见二仙姑已经睁开了眼,正紧皱着眉头盯着我和祖母,神情极为复杂。

    沉默片刻,二仙姑晃了下祖母塞在她手里的二十块钱,叹息着说:“老太太,我想明白了,做人做事都得有始有终,你的钱我收了,你的事我就得办,你孙子的事我管,就算一命顶一命,我也管到底…;…;”

    听到这话,祖母激动得喜极而泣,赶紧又按着我让我跪下给人家磕头,二仙姑摆了摆手又说:“可这件事确实不那么好办,刚刚我请家里老仙做个和事老,想化了这段冤孽,没想到对方这么凶,连我都要害,看来以我的道行,软的硬的都治不了他了…;…;”

    “他到底是哪路的仙家?”祖母问,“二仙姑,只要能救我孩子,倾家荡产我们都乐意!”

    “天机不可泄露,有些话我不能说,而且这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这样吧,我先给你一样东西。”

    二仙姑说完又下了地,打开柜橱开始翻,随后取出了个脏兮兮沾满灰尘的红布包袱来,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一盏玻璃罩油灯。

    她取出油灯先灌了些豆油,然后揪下一撮头发用火柴点着,又用头发点燃了灯芯,昏暗的灯光一亮起来,二仙姑说:“你们今晚提着这盏灯回家,记住,路上听到什么风吹草动都别回头看,就一直往家里走,到家后灯不能灭,摆在你孙子睡觉那屋正中间的地上,什么时候鸡叫了,什么时候再掐火…;…;”

    祖母听完连连点头,二仙姑又接着嘱咐道:“另外老太太你也别闲着,明天一早你去找村里屠户借把杀猪刀,中午十二点时阳气最重,让这孩子他爸在右手手腕上缠条红布,坐在孩子屋门口磨刀,必须得面朝外,磨一个钟,然后把刀用红布包好让孩子别后腰上,你再带他来找我…;…;”

    祖母又点了点头,让我也跟着一起记好,又问:“二仙姑,那然后呢?”

    “没然后了,下午你们来的时候估计见不着我,不过明天有个朋友会来拜访我,到时候你们把这盏灯给她看,她肯定会帮你们,那是个高人,你们这事我解决不了,但是她能…;…;”

    二仙姑没再多说,又嘱咐我们千万照她的话做之后,让我和祖母赶紧拎着灯回家,祖母我俩又千恩万谢之后才离开,出门时天已经黑透了。

    出了黄家沟子,是一条直通我们村的小土道,两边都是农田和野地,那年头没什么娱乐设施,晚上吃了饭也就没什么人出门了,因此一路上连个人影都扫不见,我心里跟紧绷着根弦似的,拎着灯跟祖母往前走,手都在打颤,可明明天气还不太凉,我却能清清楚楚感觉到一股子阴冷阴冷的风不断的往我后脊梁上灌,冲得我浑身发麻冷汗直流。

    而且,也不知道是幻听还是自己吓自己,一路上我总感觉背后有什么人跟着我们似的,恍恍惚惚的偶尔就听见有脚步声从后面传来,有时候快有时候慢,有时候轻有时候重,好几次我都差点忍不住回头看,多亏了祖母在旁边及时提醒我别回头。

    后来一直到进了我们村时,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可进村时却清清楚楚听到远处似乎有人在哭,是个男的,哭声很凄厉,而且绝不是从村里传出来的,仔细听,似乎是村外的东南方向,那个方向也是一片荒野,以及荒野里一块我们村的坟地。

    我忍不住问祖母说:“奶,坟地里好像有人哭。”

    祖母看都不看我一眼继续往前走,边走边没好气地说:“你别乱想,没人哭,赶紧回家。”

    我‘哦’了一声,说话时不经意扭头看了祖母一眼,瞬间心里咯噔一声,我看见她肩膀上趴着个小孩儿,紧紧搂着祖母的脖子,脸背对着我的方向,依偎在祖母的背上,但那应该是我神经过度紧张而产生的幻觉吧,因为眨眼的功夫那小孩儿就消失了,于是我也没当回事。

    我们回到家里时,家里人都赶紧迎了出来,两个姑姑也在,看样子也为我们担了大半天的心,中堂一桌子菜也早就凉了,进门后爸妈赶紧招呼我们先吃饭,吃饭时祖母把在二仙姑家遇到的事说了一遍,把其他人都吓坏了。

    可说话的功夫,就听见角落里突然传来孩子哭声,我们一看,竟是我二姑家的小孙子淘气,趁我们没注意偷偷玩二仙姑的那盏油灯,结果捻灭灯芯时烫到了手…;…;??

    您好,?mr_大脸[2652296],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信你的邪”,阅读最新最快章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进修班系统  无尽宇宙的征程  捡只英灵做妹妹  终极特战兵王  盛世唐魂  王者荣耀之最强英雄  修行在万界星空  修在旅途  星际养灵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