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晏家嫡女 293一 谢氏求助(一)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293一 谢氏求助(一)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晏云暖再三点头,长公主才放她离开。回到院子的晏云暖,还不容易走到屋里坐下,叶青在屋里守着秋绿。“秋绿,并不是我不想帮你们家夫人,只是我毕竟是一个外人,不方便插手你们府的事。再说,你也应该知晓你们家夫人的为人,她这恐怕是罪有应得吧!”

    把玩手中的丝帕轻描淡写的说道,秋绿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连忙爬到晏云暖面前:“九姑奶奶,奴婢知道夫人不应该推大姑奶奶。只是现在夫人连命都快没了,还请九姑奶奶看在姐妹一场的份,去救救她吧!奴婢求您了!”“秋绿,我知道你是个忠心耿耿的奴婢,只是这件事我真的无能为力,你还是回去陪在她身边。”

    晏云暖巴不得晏云兰早就此报应,怎么还会去帮她?凡事有因就有果,晏云兰不会无缘无故就有这样的下场,都是她平日说积累下的后果,怨不得别人。“还有,秋绿,别想着在明国公府闹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拉你去见官。”不要以为晏云暖做不出来,秋绿的小心思,她怎么会不知晓。

    叶青得到晏云暖的眼神示意,连忙拉着秋绿离开,让晏云暖好生歇息。户部侍郎和罗书童等人最终还是被问斩于菜市场,圣也只是问斩了部分重要的党羽,并没有牵连他们的族人。姚氏从秋绿口中得知典当银票所在的地方,得到了钱财,她自然要带着两个儿子离开京城,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至于晏云兰和秋绿,她当然也要带着走,尤其是晏云兰,她要好好的折磨,看她痛苦,这样姚氏才会痛快。户部侍郎对罗书童这个庶长子寄予厚望,连带着对他的姨娘也很宠爱。之前姚氏一直都忍气吞声,眼下终于解脱了。秋绿和晏云兰当然没有资格坐在马车,而是一路要靠双腿走路,晏云兰平日娇生惯养,自然受不了。

    秋绿把晏云暖的话告诉她,她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报复晏云暖和晏云春,总有一日要回到京城,让她们尝到不救她的后果。晚,晏云暖收到定北侯的来信,他马就要离开京城,晏云春母女就要拜托晏云暖多加照顾。等他到了边境安顿好了,就会派人来接她们母女过去。

    晏云春才刚生过孩子,身子很虚弱,不能长途奔波。还有孩子很小,不能经受半点儿寒凉。定北侯信并没说因为何事离开,但他走的如此匆忙,跟晏云暖连个招呼都不能打,想必有要紧的事。烧了定北侯的书信,晏云暖不想给人留下把柄。用晚膳后,晏云暖准备在屋里看会书,就早些歇息,明日想着出府去探望晏云春母女。

    这时叶青走进来,小声的说道:“二少夫人,大少夫人在外求见。”大少夫人,晏云暖皱着眉头,对这个谢氏多少有些了解。在未嫁入明国公府时,她就提前让叶青打听府的重要人物关系。其中谢氏让她倒是好奇,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见她的面,长公主对似乎不太喜欢。

    一来谢氏不是长公主嫡亲儿媳,不过就是一个庶长媳。二来,府之前莫林旺和莫林梓因为谢氏的事闹得不可开交,长公主对她便多了几分厌恶,因此让她在院子静养为名不得离开。她一直想会会谢氏,没想到她主动送门来。晏云暖不再迟疑的点点头:“嗯,你让她进来吧!”

    叶青有些犹豫的开口:“夫人,奴婢觉得你还是不要见她为好。”省的惹着长公主不高兴,她可是晏云暖的婆母。叶青对她的衷心,晏云暖很清楚,微微笑道:“没事,你让她进来,我倒想听听她来做甚。”既然晏云暖都这样说了,叶青也不好再坚持下去,转身出去请谢氏进屋。

    谢氏身穿紫色衣衫一头,乌黑的头发,髻簪着一支珠花的簪,面垂着流苏。耳旁两坠银蝴蝶,略施粉黛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撩人心怀,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

    嘴角微向弯,带着点儿哀愁的笑意,整个面庞细致清丽,穿着件白底绡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文静优雅,那么纯纯的、嫩嫩的,像一朵含苞的出水芙蓉,纤尘不染。真没想到谢氏还是个大美人,也难怪莫林梓都不跟她提起。等回来,定要好好的戏弄他一番。“见过大嫂。”

    晏云暖笑眯眯的给谢氏请安,谢氏自然也回礼。谢氏坐下后看了一眼叶青,晏云暖便递过去一个眼神,让她离开。等到叶青关门离开之后,谢氏突然起身扑通跪在晏云暖的脚下:“弟妹,我知道今日我来找你,有些突然,可是我实在没办法。只好来求你,弟妹,我求你救救雨荷,她才三岁,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我面前,弟妹。”

    顿时谢氏泪如雨下,一时之间晏云暖还没反应过来。谢氏见她不吱声,继续说道:“弟妹,我知道我有些唐突,可是府除了你,恐怕再也不会有人愿意帮我。弟妹,我知道你宅心仁厚,一定不会见死不救。我就只有雨荷这一个女儿,弟妹,求求你了。”

    这下晏云暖总算听清楚,谢氏来就是求她救她的女儿莫雨荷。“大嫂,你别跪着,有什么话,我们起来慢慢说。”晏云暖蹲下身子,准备扶着谢氏起身。奈何谢氏很执拗,“弟妹,你答应我好不好?救救雨荷,她也是你的侄女,弟妹。”谢氏既然不愿意起来,她勉强也没用。

    略微叹口气:“大嫂,你慢慢说,雨荷她怎么了?”晏云暖才刚说完,手臂就被谢氏用力的握住,惊喜道:“弟妹,你愿意救雨荷了,真是太好了。弟妹,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不会见死不救。”晏云暖实在心疼她,随手拿出衣袖中的手帕给她擦拭眼泪。

    再听着谢氏细细讲来,才知晓莫雨荷出了水痘,奶娘去找莫林旺,被他臭骂了一顿。谢氏被长公主下令在院子养病,不能出来。奶娘无奈之下,只能找到谢氏,让她想办法救救莫雨荷,要是再继续耽误下去,恐怕莫雨荷这条小命就没了。谢氏一个妇道人家,在府无权无势,能找谁?

    若是莫林梓还在京城中,她肯定二话不说去找他帮忙。可眼下他不在,那也只能硬着头皮来找晏云暖。但愿她能出手相助,救救莫雨荷。水痘不是一般的疾病,会传染人,晏云暖一时之间也只能敷衍她:“大嫂,你让我好好想想在答复你如何?”

    “弟妹,来不及了,没时间了。奶娘告诉我,傍晚相公就会派人把雨荷送出府外,到时候恐怕……”莫雨荷才是一个三岁的小姑娘,要是就这样被送出明国公府,在府都不受待见。到了外面,就跟别说,想来谢氏就是很清楚这一点,才会不顾长公主的命令出院子来找她。

    莫林旺对莫雨荷很是不喜欢,一来谢氏当初之所以答应嫁给他,那是阴差阳错,以为莫林梓提亲。二来他对谢氏并无情爱,对她所生的女儿就更没感情。三来莫雨荷出水痘,不能留在府,万一传染府其他的人,恐怕长公主也不会轻饶了他。与其坐等长公主发话,还不如他先下手为强。叶梅总觉得晏云春有些不对劲,目光经常停留在门口,别以为她不知晓。

    等到叶梅有所注意时,她就会低着头不吱声。奶娘抱着孩子走进来,放在她床边。晏云春的精神也比前几日好了许多,所以有精力陪着孩子玩了一会。很快奶娘就抱着孩子回去,叶梅也准备下去,让晏云春好生歇息。没走到门口就被晏云春喊住:“叶梅,你等等!”

    “大姑奶奶,不知道您还有何吩咐?”叶梅恭敬的回过头对着她作揖,晏云春讪讪的笑着:“没什么,没什么吩咐。就是这几日麻烦你了,你赶紧下去歇息吧!”还是没说出口,晏云春不由的懊恼,不就要问问为何定北侯没来。实在问不出口,她跟定北侯什么关系,哎呀,连忙摇摇头,不去想。

    还是趁早养好身子,把女儿接到身边来照顾。对于晏云暖,她很感激,能把叶梅留下照顾她,很不错。另外晏云暖毕竟已经是嫁出去的姑娘,不能时常回来探望她,也在情理之中。等到她身子好的差不多,她一定要登门去感谢晏云暖。另外在这段时间,她也想清楚跟定北侯到底要如此相处下去,不能再稀里糊涂。

    独孤婷接到嬷嬷递来的书信,脸色阴沉务必,嬷嬷低着头不敢吱声。这书信是外面的侍卫让她送进来,她并不知道信写了什么。“嬷嬷,去让侍卫进来说话。”许久后嬷嬷还以为独孤婷会一直一言不发时,总算得到了命令。“是,奴婢这就去。”

    嬷嬷略微松口气的回答,侍卫很快就进来。嬷嬷本想着留下听听,但被独孤婷打发出来。“好端端的人怎么能溜走了,本宫养你们作何用?”独孤婷恨不得能杀了这些侍卫,平日好生养着他们,到了关键时刻就会给她添乱。“娘娘息怒,娘娘息怒,都是奴才无能,让她给跑了。

    不过请娘娘放心,奴才已经派人寻找她,相信她跑不了多远。”侍卫自知有错,立刻跪在她面前。独孤婷还能说什么,“行了,起来吧!但愿你能说到做到,赶紧找到她,你要知道她对本宫的重要性。若是她没找到,你们就都提着人头来见本宫!”

    独孤婷板着脸厉声道,“奴才遵命,奴才遵命!”侍卫离开后,独孤婷在寝宫愁眉苦脸了许久,谁都不敢进去打扰她。谢氏好不容易离开后,晏云暖走到门口喊着叶青进来。出了水痘,这不是一般的疾病,会传染人。要是诊治不好的话,连小命都没了。叶青低着头听着晏云暖的话,不由的开口:“夫人,要不然奴婢去照顾大姑奶奶,让姐姐回来给大小姐诊治如何?”

    叶梅医术精湛,想来也许能医治好莫雨荷。况且晏云春生产好几日,只要叶青按照叶梅的吩咐留下照顾,应该不会有问题。只是这样一来,晏云暖身边缺少个细心照顾的丫鬟。“眼下也只能这样了,走,我们现在就出府。”看着样子,还能留下陪着晏云春一起用午膳。

    晏云春摇摇头:“小九,你还是让叶青留在你身边照顾你。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你让叶梅帮需要注意的事告诉嬷嬷就行。你身边也需要贴心伺候的人,听大姐的话。”轻拍晏云暖的手背,眼神中充满了柔情。最后叶梅姐妹都跟着晏云暖回去明国公府,叶梅在马车提起晏云春似乎在期待定北侯来探望。

    她要是不提起,晏云暖倒是忘记了,轻拍脑袋,瞧她这记性。定北侯给她写信,已经匆忙的离开京城。“车夫,我们回头。”晏云暖去而复返不由的让晏云春皱着眉头,“小九,怎么,出什么事了?”晏云暖转头看了叶梅姐妹俩吩咐:“你们去外面等着我。”

    “大姐,定北侯他……”晏云暖一边说,一边在观察她的表情,晏云春没想到晏云暖会提起定北侯,只是她怎么说了一半就不说,这不是要让她着急?随口下意识的问道:“小九,定北侯他怎么了?”堂堂的定北侯,武功高强,应该不会有事,一定是她多心,强压着心中的胡乱猜测认真的望着晏云暖。

    从她的眼神中足以见她对定北侯的情义,晏云暖这才轻轻的告诉晏云春,定北侯连夜赶回边境去了。“大姐,侯爷也是着急,没来得及见你最后一面,你就多体谅一些。侯爷不会对你们母女俩不管不顾,他已经托我好生照顾你。”晏云暖这话不由的让晏云春羞涩的低下头,“小九,你胡说什么呢!”

    “大姐,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很清楚。好了,时辰不早了,其他的话我也不便多说。只想提醒大姐,难得有情郎,大姐要好好把握,就算为了我的小外甥女,我走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