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五章 森罗狱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五章 森罗狱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黑杀咒?”何恒有些疑惑。^^%^''

    孟无咎突的站起,以冰冷的目光看着何恒:“这是一套有着无限威力,遇强则强的可怕神通。”

    “遇强则强?”何恒有些不相信。

    孟无咎淡淡道:“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它不能攻击,不能防御,不能探查,但是……”

    孟无咎的语气带着冰冷道:“它可以作用于任何神通之上,使得那种神通成倍放大!”

    “成倍放大,可以放大多少倍?”何恒震惊道。

    孟无咎有些叹然:“我不知道。这一神通仿佛是没有极限的,最起码,我自得其,直到今日,上千年时光下,不断修炼下,它的威力始终都在攀升,现在我已经可以通过此把我的神通威力放大三十倍倍,但这却绝对不是它的极限。”

    何恒颇为震惊,他也是知道一些特殊的神通可以加持在其他神通之上,放大其威力,但这一般也就两三倍而已,像孟无咎所说的“黑杀咒”这般放大几十倍都远远未至极限的神通,简直闻所未闻。

    在初步的震惊之后,何恒问道:“如此逆天的神通,师尊为何还要拿出来,不怕别人觊觎吗?”

    一般来说,要是有这等逆天神通在手,是绝对不可能随便说出的,何恒不觉得他和孟无咎的关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对方会把这种逆天神通随便教给他。

    孟无咎冷笑一声:“你因为这神通可以把招式的威力放大十余上百倍是很逆天的吗?其实它看起来强大,但也只是在洞真境之下有些特效而已,要是到了洞真境以上,这一神通根本就是鸡肋了。”

    何恒不解道:“为什么?”

    孟无咎道:“你虽天赋极佳,但终究修为不够,没有接触到我这个层次。罢了,我就告诉你吧!能够把招式神通的威力放大几十几百倍看起来逆天,但那也是在洞真境之下而已。所谓洞真境,在乎那一个真字,洞真境强者的高下强弱从来都只在于对天地真实是感悟上,而不是神通的威力。”

    “简而言之,在洞真境以下比拼的是功力、境界还有各种神通术法,但在洞真境以上,看的从来都是所谓的道行,境界差一线,就是天地之隔,一个洞真境巅峰的强者即使把自身的力量放大千百倍,也不可能是一位纯阳真仙的一招之敌,因为他们看似差距只有一点,但本质却不一样了,这不是被实力放大多少倍就可以弥补的。”

    “这就好比一块豆腐,它在菜刀之下会被轻而易举的切开,而十块豆腐也是一样,二者本身的材质已经不同。”

    说到最后,孟无咎看向何恒,冰冷道:“所以,你不要把这神通看的多么逆天,它其实只能算洞真境下的顶尖神通,放在洞真境以上就是一文不值了。”

    何恒点了点头,他有些明白了洞真境以上的比拼方式了,到了那个层次,真气的浑厚与招式的奇妙都不再重要,他们之间看的都是境界上的高下。

    这就仿佛鸡蛋与石头一样,再多的鸡蛋也砸不破石头,只因他们的硬度不一样。

    黑杀咒固然看起来有些逆天,把神通的威力放大数十倍,但这在境界比你高超的人眼里,也是华而不实罢了。

    不过,何恒抬起了头,郑重的看着孟无咎:“师父你刚才那么说,难道,你已经达到了……”

    孟无咎摇了摇头:“我只是略有些感悟而已,往那个境界迈了小半步,却无力迈下下面的半步了。龟蛇两位大长老应该也是与我同一种情况,只不过他们对世界真实的感悟应该比我高了不少,在境界上碾压我,所以即使我以黑杀咒放大了三十倍的神通威力,也是赢不了他们任何一个,这就是道行差一线,就是大到没边啊!”

    孟无咎感叹之余,话锋一转:“虽然黑杀咒对我这个境界的帮助不大了,但在道胎、法相二境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你要好好修炼它。”

    何恒点了点头,随后孟无咎传给了他一段晦涩的口诀,讲解道:“黑者,深邃玄妙也!杀者,毁灭破坏也!咒者,信念的一种具象化。所以要想练成黑杀咒,你就必须对自身玄妙的心灵念力有所感悟,一切力量都是守恒的,黑杀咒可以把神通的威力放大,但多出来的那些力量也绝不是无缘无故出现的,它来自于你的心灵。”

    “生灵的心灵是世间最大的宝藏,天地宇宙的力量都是有穷尽的,但是心灵却是无穷无尽的,只要你心灵可以容纳多么大的天地,就可以发挥多么强的力量。”

    孟无咎的声音带着蛊惑道:“修成黑杀咒的根本就是……你要信!信你的招式,你的神通的威力真的放大了,这是前提,然后再慢慢诱导出心灵的无上力量,加持在自身神通之上。”

    “信?”何恒念叨着这个字眼,有些明悟。

    黑杀咒的力量来源就是他自己内心深处,以强大念力引动,非信念坚定者难以大成。

    “我的念是什么?”

    “是长生还是永恒,是受万人敬仰还是权倾天下,亦或者主宰一切命运?”

    “不,这些都不是我的追求。”

    “我求的是无限可能的大道。”

    “是那浩瀚无穷,永远不知极限的前路。以有穷之身,求无尽大道!”

    何恒叩问己心,恍惚间,仿佛置身与一片混沌的时空,无穷无尽,无边无际。

    一道璀璨的灵光在那里飞起,划破混沌,开辟大千。

    信念如光,普照诸天!

    何恒的体表陡然涌动起一抹剧烈的信念之光,他蓦然张开双眼,两仪分光剑御使而出,一记大洞伏魔剑之“风起云涌”直斩而出,威力竟是原来的三倍之强。

    何恒那一剑斩出时,站在上方的孟无咎眼里陡地闪过一丝精光,他目光所及下,那剑气顿时泯灭。

    孟无咎看了看何恒,叹道:“你果然天资过人啊,我仅仅只是讲了一遍要义你就初步练成了黑杀咒,而且一下子就达到了三倍的境界。想当初,我可是花了两年时间的,你却两个时辰都没有。”

    孟无咎的语气有些幽怨,他怎么就没有这种天赋呢……人比人,气死人!

    何恒只能笑了笑,他几百年的积累岂是说笑的,孟无咎把他看成只有二十岁,自然要感叹,但实际上何恒历尽四五世的轮回,数百年光阴积累,再加上如今大天世界绝巅的资质,凝聚道胎后,一朝爆发之下,自然是惊世骇俗的。

    毕竟,几百年的时间,一头猪活下来也是成精了,更何况何恒。

    孟无咎有点心里不平衡之后,继续操练何恒,让他好好练习黑杀咒。

    然后何恒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势如破竹的达到了九倍的境界,然后止步于此。

    孟无咎告诉他,九倍到十倍是一个大坎,要跨越非常难,需要足够的岁月水磨,让他先放一放。

    然后他带何恒去了一个地方。

    “这是?”何恒看着眼前漆黑阴森的空间,奇怪的看向孟无咎。

    后者淡然道:“此次叫做森罗狱,也是我当初奇遇所得,本来是覆盖在一件魂宝之上,后来我就把之融合入这一山脉之中了。”

    魂宝是法器之上的一个宝物级别,对应着法相境,象征着宝物有了自己的魂,或者说是法宝自身是禁制法则具象化,产生了类似法相之物。

    所谓的法相境,其实就是指把虚无缥缈的法理具象化成实质的事物的境界。

    这在道门三十六变之中称之为……法天象地!

    象者,相也!

    何恒好奇道:“这个森罗狱有什么用处吗?”

    孟无咎道:“这是一处可以淬练人的地方,你现在已经到了天法十玄门第一玄门的巅峰成就,今天带你来此,就是为了让你早日达到第二玄门广狭自在无碍门的境界,要知道,韩初霁可是早就达到了第三玄门,一多相容不同门的境界了,现在在九霄秘境之中也不知是否有所突破。”

    何恒问道:“这地方可以助我领悟第二玄门?”

    孟无咎点头道:“这是自然,进去吧!”说话时,何恒被其一把推入那漆黑的空间里。

    然后,孟无咎他直接封闭那空间,转身离去。

    何恒屹立在那漆黑的天地里,只感觉分外死寂。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是无限的漆黑与虚无。

    本来以他道胎境的修为,足以在任何黑夜里视物,但在这里却看不到任何东西。

    死寂的空间自然也不会有声音了,而且因为是一片虚无,自然也不会有事物存在。

    他的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等五感统统化为摆设。

    渐渐地,他感觉自身已经化为了虚无。

    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在他心头滋生,会不会,这本来就是一个陷阱,孟无咎已经因为什么原因放弃他了?

    何恒让自己镇定下来。

    不知过去了多久,何恒依旧停留在这死寂的空间里,他的修为没有一丝一毫进步,时间仿佛停滞在了他进来的那一刻。

    “等等,诸天宝鉴呢?”何恒洞察自身真灵,猛地发现了什么。

    那本与他融为一体的诸天宝鉴居然不在他的真灵之中了,这是绝不可能的。

    他与诸天宝鉴早已相互融合,难分彼此,没有人可以在不杀死他的情况下剥夺它。

    那这么说,要么他已经死了,要么这就是假象。

    一个人为制造的幻想,对方自然不知道诸天宝鉴的存在,所以漏了一样。

    何恒有些明白了,他想起了孟无咎说过的一句话,世界本来就是在虚幻与真实之中的,你若信这天地是虚假,它就是虚假,你若认为这天地真实,它就是真实。

    “原来如此,信则有,不信则无吗?”何恒冷笑一声,漆黑的天地开始破碎,化为了无尽的璀璨。

    然后,那无尽的光芒化为无数道剑气,穿过他的胸膛。

    噗!

    一道道剑光涌动,何恒身躯支离破碎,但他依旧在冷笑。

    “不过是虚假的东西而已,给我散!”

    他信念裹挟之下,那些剑气骤然消失。

    随后又有无数蚁虫出现,撕咬他的身心,他的身体瞬间千疮百孔,但何恒依旧面不改色,念力所过之下,尽数化为虚无。

    就这样,何恒仿佛来到了所谓的修罗地狱之中,在无数的地狱里总过一次次。

    面不改色的走过了一座座刀山,也曾去油锅里滚过许多次,被刀锯鞭抽,万剑穿心,被生吞活剥过,被碾碎绞杀过。

    这些都不曾让他色变,不过过了多少岁月,他在这漫无目的的漆黑之中感悟越发深厚,智慧的光芒被开发到极致,蓦然间,他在心底破碎了一扇门户,堪入天法第二玄门。

    广狭自在无碍门。

    诸天万法,皆有其特点,所谓广狭自在无碍门,即是万法共存,自在无碍。

    领悟到这一点,何恒轻笑下,那无尽地狱开始变得矛盾起来,然后轰然瓦解。

    他回到了现实。

    何恒发现自己正盘坐在一个昏暗的空间里,他的身前,孟无咎正冷冷看着他,露出赞赏之色道:“能够在一年时间里就走出我的森罗狱,你的心性、资质果然不凡,我本来以为你要三年以上的。”

    “你是说,我已经在里面呆了一年之久?”何恒高兴的却是这个。

    孟无咎点了点头。

    何恒检查了一下自身,发现自己的确又长了一岁,而且他的修为也已经到了道胎十重天了。

    他在初入道胎境之时就是九重天巅峰,后来几个月早已巩固好修为,这一年光阴下,他虽没有主动修炼,但这恰合道门先天无为的理念,却是让修为自主运转,然后水到渠成的完成了突破。

    孟无咎看了他一眼,语气还是那么冰冷道:“你既然这么早醒了,那我们可以提前一下了。”

    “提前什么?”何恒疑惑道。

    “提前去九霄秘境。”

    何恒面色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

    那里此刻云集了九州诸多天骄人物,而且有着无限机遇,他也是该去那里彰显自己的锋芒了。

    不过在此之前,他要先给自己升个级。

    诸天宝鉴在翻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