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送别了何敏黔之后,何恒的面色变得冷冽下来,今天得知的事情太多太多了,让他有点头疼。

    “不过无论真武高层这两派如何争斗,暂时来说,我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毕竟我可是有望纯阳的弟子,想必即使两派之人丧心病狂,真武派真正的老大,掌教真人灵常臻他也不会真的干看着。”

    何恒不觉得自身有多少危险,毕竟他的潜力摆在那里,两派再怎么有矛盾都是内部争斗,不可能正面厮杀起来,更不可能对他这个优秀弟子怎样,否则必然会被真武真正的持掌者镇压的。

    一个门派可以有内部争斗,但必须是良性的,不能过于损害自身的利益,何恒不相信真武掌教灵常臻会不明白,即使他有私心,真武派可绝不会只有表面上的这些底蕴的,自然会有人制衡他。

    那两位大长老也绝不会是不知轻重的人,每一个上位者心里都有一个度,有着一个底线不会逾越。

    “所以我现在要求的就是如何在这个争斗之中谋求利益,为将来铺路。”何恒这般想着,拿出了孟无咎给他的那几个玉简。

    “一元经”“混洞吐息法”“大洞伏魔剑”“灵飞六甲”!

    这是这几套功法神通的名字。

    混洞吐息法是一套吐纳天地元气的功法,到了道胎境以上,一般的天地元气已经难以满足所需,除非在一些修行宝地,否则只能通过各种吐纳的法门提纯真气。

    基本上各大门派都有属于自己的吐纳功法,这是每一个门派的最根基功法之一,极为重要。

    要是一个门派的吐纳功法不行,那么无论他们弟子的天资如何优秀,都必须花费巨大精力来提纯真气,这样就会慢慢的被同辈之人甩开。

    而且真气不够精纯,在同一个境界的争锋之中也是异常吃亏的。

    真武派的混洞吐息法便是当世最为顶尖的几中吐纳之术。

    练至登峰造极的境界,可以做到化周身所在为无尽空洞,吞吐无量虚空,如同地球世界的奇异星辰……黑洞。

    而大洞伏魔剑则是真武派一大杀伐神通,有撕裂虚空,荡尽万魔之力。

    灵飞六甲则是一门遁术,在玄门之中与、、、并列五大飞行之法。

    这些都是真武派一等一的神通秘诀,孟无咎居然一次性传授了下来,何恒却不意外。

    而且这些比之那最后一套功法——一元经,都不算什么了。

    此经乃是一篇直指纯阳的无上法诀,放眼整个大天世界也都是最为顶尖的,孟无咎身后之人居然一次性拿了出来,也真是舍得。

    何恒轻轻把神念进入那玉简之中,顿时一股磅礴的不朽气质涌入他的心头,然后就是一大堆记忆灌顶而来。

    “盖闻天地之数,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为一元。将一元分为十二会,乃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之十二支也。每会该一万八百岁。且就一日而论:子时得阳气,而丑则鸡鸣;寅不通光,而卯则日出;辰时食后,而巳则挨排;日午天中,而未则西蹉;申时晡而日落酉,戌黄昏而人定亥。譬于大数,若到戌会之终,则天地昏缯而万物否矣。

    再去五千四百岁,交亥会之初,则当黑暗,而两间人物俱无矣,故曰混沌。又五千四百岁,亥会将终,贞下起元,近子之会,而复逐渐开明。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

    到此天始有根。

    再五千四百岁,正当子会,轻清上腾,有日有月有星有辰。日月星辰,谓之四象。故曰天开于子。又经五千四百岁,子会将终,近丑之会,而逐渐坚实。曰:“大哉乾元!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至此,地始凝结。

    再五千四百岁,正当丑会,重浊下凝,有水有火有山有石有土。水火山石土,谓之五形。故曰地辟于丑。又经五千四百岁,丑会终而寅会之初,发生万物。历曰:“天气下降,地气上升;天地交合,群物皆生。”至此,天清地爽,阴阳交合。

    再五千四百岁,正当寅会,生人生兽生禽,正谓天地人,三才定位。故曰人生于寅……”

    “当阳升时,自无入有,而化生万物;在阴升时,则自有返无,万物返还无极,如此循环不已。

    四相:天地循环分四古:太古、上古、中古、下古。

    亥、子、丑三会为太古,是天地之。

    寅、卯、辰三会为上古,是天地之。

    巳、午、未三会为中古,是天地之。

    申、酉、戌三会为下古,是天地之。

    自太极生阴阳两仪,天地为两仪之大者……”

    “呜呼,吾创一元两仪三才四象之境界,开元会之道,终穷尽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一生止步于两仪之道,难得一元之境,超脱后天束缚,万象更新之领域。望后世之人可超越吾之道,破先天之极,证神魔之境,吾无憾尔!”

    何恒有一种被挤爆的感觉,实在是太多晦涩的消息在一瞬之间冲击他的元神,让他有一种吃撑的感觉。

    良久之后,何恒看了看自己手里已经破裂开来的玉简,发出一声苦笑。

    他大概明白了这一元经了。

    此乃真武第五十五代掌教元会真君的传承,他乃是真武历代唯一一个可比开辟祖师天佑真君的人物,自然达到了天法十玄门之上的穷天道境界。

    他的道就是元会之道。

    一元经分一元、两仪、三才、四象四大境界,他亦只是止步于两仪之境,难以臻至最后的一元层次。

    而在一元两仪之下的三才之道又是分天始、地始、人始三重境界。

    四象则是分“合、关、化、分”四重境界。

    以他目前的层次,只是略微领悟了一下“分”这一境界的皮毛而已。

    但即使如此,也是惊世骇俗了。

    因为象者相也!

    这四重境界本身便是对应法相境的层次,而且还需是天资最为高绝的法相强者才有可能领悟一二,何恒居然可以以道胎境之身领悟一丝皮毛,足以表表明他天资之高了。

    今时今日,已经是先天道体的他,足以称得上是大天世界最后顶尖的天才了。

    “不过,纵然领悟了一点精义,也是难以真正的进入啊,要想真正达到四象境领域还是千难万难啊!”

    何恒明白,即使以他现在的天资,要想以道胎之身修这一元经也是几乎不可能,除非他有……大机缘!

    脑海里诸天宝鉴陡然一颤。

    何恒心头一动,随着他修为的越发提升,他与诸天宝鉴的联系早已今非昔比,二者已然达到一种浑然一体的感觉。

    刚刚他心念动时,诸天宝鉴也随之颤动,这让他有一种预感,或许他下一次进入的世界就是他练成四象境的机缘所在。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伴随着他修为的提高,诸天宝鉴每一次进入的世界也越发强大,故而它积累所需的时间也会越久。

    不过何恒相信,伴随着他修为的进一步提高,他终有一日能够自主为诸天宝鉴提高力量,甚至可以通过其自主选择想起的世界。

    到时候他就可以真正的自由翱翔诸天万界。

    摒弃了心头杂念,何恒沉浸入忘我的道境,埋头苦修几大神功秘诀。

    三个月后,天任峰上。

    孟无咎满意的看着何恒,赞道:“不错,你居然可以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了大洞伏魔剑、混洞吐息法、灵飞六甲的入门,天资之高,果然比韩初霁强横了数倍。”

    何恒摇头道:“可惜我怎么也没有把一元经入门。”

    孟无咎摇头道:“一元经的最低要求就是法相境,你现在修为不到家,自然不可能修成,我本来就没有指望,只是让你先熟悉一下而已。”

    何恒默然点头,然后问道:“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孟无咎看了看何恒,突然问道:“你可知我出手低微,资质也不是特别高,为什么能够成为九宸长老最强的?”

    何恒想了想道:“应该是师父你毅力过人,通过努力所至。”

    孟无咎苦笑一声:“毅力、勤奋?你只说对了一半啊!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乏努力的人,但真正能够有所成就的却没有几个,为师真正有今天成就的原因是……奇遇!”

    何恒愕然,孟无咎可以成为九宸长老之中实力最强的居然是因为有奇遇。不过转头一想也是合乎情理。

    在大天世界这个天赋比努力更重要的世界,没有一点机遇,资质凡凡的人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崛起,就比如曾经的他自己。

    孟无咎看了看何恒,冷冽道:“我调查过你的过去,发现你在十六岁之前表现的普普通通,直到这四年才突然突飞猛进,你应该也是有着自己的机遇,不过这不要紧,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秘密,只要不危害到门派,我们都不会追究。”

    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诸天宝鉴的底细……

    何恒暗自有一点庆幸,这几年他进步的实在太快,果然被人发现了马脚。幸亏他现在的资质经过几次提升,已然是先天道体了。

    而先天道体有个特性,要一定的条件才会彰显锋芒,开启力量。所以估计孟无咎等人都是以为他是在四年之前有过什么奇遇,开启了自身属于先天道体的资质,才渐渐的一飞冲天。

    孟无咎不知何恒心里的想法,继续道:“今日我就教你一式我当初奇遇得来的神通,这也是我在九宸长老之中实力第一的根本原因。它叫……黑杀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