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平见过何师兄,还请随我去见师尊吧!”这是一个憨态可掬的童子,做起事来却是严肃。

    何恒点了点头,随他飞向天任峰。

    路上,石平有些好奇道:“听说师兄乃是绝世奇才,所以才让从不收徒的师父动了心思,特别收你为徒。”

    “噢,师尊他老人家很少收徒吗?”何恒问道。

    石平点了点头道:“整个天任峰上除了师父以外就只有我一个人了,从来没有人陪我玩。”

    他的小脸上有些不开心,随即有兴致勃勃的与何恒说了好多话,想来是这些年憋坏了。

    何恒也是从他嘴里知道了许多关于孟无咎,关于太和洞天的事情。

    孟无咎是九宸长老之中排名第二的天任长老,但却又是九宸长老之中修为最高,战力最强的那个。

    他早在多年前就突破了法相境,将法相与道胎合一,成功凝聚黑杀道身,战力直追龟蛇两位大长老,若非由于本身资质不足,突破洞真境的希望微乎其微,他说不定可以坐上真武派下任掌教的位置。

    但可惜,他当初凝聚的只是小圆满道胎,能够走到今时今日已经是出类拔萃了,完完全全靠着自身的努力与意志,要想更进一步几乎可以说没有可能了。

    而他个人性格孤僻,即使九宸长老之中也只有最为和善的天蓬与他关系不错,其他人也根本与他说不上话。

    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收徒,石平也不过是他点化的一块顽石所化的童子。

    一般来说,法相境领悟虚实之道,已然可以做到替死物开启灵智了,孟无咎自然有这个能力,只不过这些被后天开启灵智的生灵在修行之上的天赋可谓几乎不存在,而且智慧也是低的吓人,只能有六七岁小孩的智慧,如眼前的石平。

    他其实已经有数百岁了,但心思依然如同一个孩童一样,修为也停留在道胎六重天的层次,这还是孟无咎给他灌顶所至,否则他根本不可能有修为的,大道之途早已对他断绝。

    为他默哀一下,何恒随着其飞到了一处有数万丈之高的山峰之上,这山顶居然是平的,仿佛被什么利器整齐的切开了山尖,化为了平地。

    在那山顶之上,一座漆黑的宫殿耸立着,在无尽云蒸霞蔚之中分外夺目。

    石平带着走入那宫殿,陡地听见一声咆哮。

    “啊!老子受不了了!”

    何恒面色一凛,看向石平道:“你不是说这里除了你和师尊之外再无别人吗?那怎么……”

    刚刚那道声音响彻明显不可能是孟无咎的。

    石平挠了挠脑袋道:“以前是没有其他人,但是前些日子天衡师叔带了一个可怕的怪物到了此处,让师父好好整治他。”

    “怪物?”何恒有些奇怪的,刚刚那明明是人的声音。

    石平却点头道:“那就是一头怪物,长得臃肿庞然,最喜欢诱骗小孩子了。”

    他的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何恒抓着他沿着那声音的方向而去,很快看到了石平所说的那头怪物。

    “嗯,的确是够庞然,当然这是对比石平娇小的身体,说起来这也还是正常人范围。”何恒看着那头人形生物道。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错愕道:“这本来就是个人啊,而且怎么这么熟悉,我似乎在哪见过……”

    就在何恒回忆的时候,那头倒在地上的“怪物”猛地回转身形,看向了何恒,吼道:“小子是你啊,当初师兄我就看好你,果不其然吧,才过了几年你就入了太和洞天了。”

    这道身影是那么的熟悉,这不就是在刚入真武派时见到的那位大欢师兄,刘大欢吗!

    何恒嘴角有些抽搐,刚刚由于实际过了几百年之久,他没能认得出来这位曾经给予他巨大印象的师兄,现在却是想起来了。

    问题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刘大欢一把扑向了何恒,中途却被一块石头绊倒,摔了个狗吃屎。

    “额!”何恒难以想象,这个刘大欢好歹也是一位道胎境十一重天的强者,怎么会被一块石头给绊倒……简直丢了全体道胎境的脸啊!

    刘大欢在地上挣扎着爬起,脸上却是红肿无比,分外狰狞,吓得石平躲到了何恒身后。

    何恒无奈的上前道:“不知刘师兄怎么会在这里?尊师不是天英长老吗?”

    刘大欢深深叹道:“还不是天衡那个老王八,嫉妒我这个真武第一美男子,所以特别把我扔在天任这个九宸长老之中最凶的这个身边,他这是谋杀啊!”

    说话时,刘大欢一把抓住了何恒的双手,似是在我自己所遭遇的不公平待遇哭泣着。何恒面色僵了僵,忍住一脚把他踢开的冲动。

    却不料刘大欢惊喜道:“师弟啊,你是这些年来唯一一个没有推开我的人,师兄好感动啊!你今后就跟着我混吧,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有我玉面小郎君出马,各门各派的所有仙子还不围上来,到时候师兄分你一半。”

    何恒额头上青筋陡然暴起,他有一种克制不住,一拳打死眼前这个不明生物的冲动。

    “呼我的心灵修为果然还是不到家啊!”何恒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的平淡的看着刘大欢一把道:“师兄,师弟我还要去见我师尊呢,能不能先放手啊。”

    “你师尊,哪位?”刘大欢问道,没有松手的迹象。

    何恒道:“孟无咎。”

    “啊,天任老鬼!”刘大欢陡然大叫一声,立刻松开了双手。

    何恒赶紧后退了一步,运转真气,在空气中凝聚了一个水团,把双手清洗了一下。

    刘大欢却惋惜的看着何恒:“师弟啊,你拜谁为师不好,为什么要拜天任那个疯子呢,可惜了,师兄祝你好运。”

    “这……”何恒把目光看向了石平,后者不高兴的对刘大欢吼道:“怪物,不许你诋毁我师父。”

    “我这么诋毁他了,他就是一个变态,一个与蛇为生的变态。”刘大欢叫道。

    石平肥嘟嘟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叫道:“收回你刚才的话,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你个小屁孩休想吓唬我!”刘大欢不屑道。

    石平看着他的目光一下子带有了杀气,然后他轻轻吹了一个口哨。

    刘大欢的面色刹那变了,只因,他的身旁出现了一个黑影,深邃的鳞片坚固非凡,冰冷的眸子让人窒息。

    这是一条有着二十多丈之长的黑色巨蛇,此刻正吐信子凝视着刘大欢。

    石平用手指指了指他,叫道:“小黑,咬死他!”

    “嘶”巨蛇轻轻吐了吐信子,黑影笼罩向刘大欢的身躯。

    “啊!小……不,祖爷爷,我错了,你饶过我吧,下次我一定给你带好

    吃的!”刘大欢在狂吼着,但却没有赢得石平的同情。

    接下来就是一副惨绝人寰的画面了。

    刘大欢几次被巨蛇吞入腹中,然后又被吐了出来,他臃肿的身体上布满了翠绿的粘液……

    何恒看了看石平,他却憨态一笑道:“何师兄,师父说过,恶人就需恶人磨,对付这种怪物,一定要够狠辣才行。”

    “说的好有道理。”何恒为还在蛇口挣扎的刘大欢默哀一下,随着石平走入内殿。

    此刻,孟无咎一身黑衣端坐在漆黑的大殿之中,几乎没有任何光亮。

    对于道胎境以上的强者而言,没有光亮自然是不要紧,在黑夜之中,他们也是可以清晰的看见东西的。

    只是孟无咎为什么要把这大殿搞成这样呢?

    何恒不知道他的心思。

    孟无咎似是早就知道了何恒的到来,点头示意石平下去。

    很快,大殿里就剩下了何恒与他二人了。

    他坐在一张同样漆黑的椅子上,冰冷的目光俯瞰着下方,而何恒则是气定神闲的立在大殿中央,抬头注视着他。

    二者竟都没有说话,大殿里死寂的可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爹地请你温柔点  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