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如水,让洞庭湖的水面波光粼粼,发射出诸多柔和光芒,何恒置身在这无穷柔和光芒笼罩之下,身影却无限的漆黑与深邃。

    他冰冷的眸光笼罩下,看清了浪翻云的样子。

    浪翻云的身形分外雄伟,面貌粗犷豪雄,脸目丑陋,一对黄睛似醒还醉,头发和指掌都比一般人来得纤细,手比普通人长了最少二至四寸,却是天生适合用剑的。

    在何恒打量浪翻云之时,浪翻云看了看何恒,直接问道:“不知尊驾是哪位高人,深夜来此引出浪某又为何事?”

    浪翻云他的声音洪亮而浑厚,却带着三分凝重。他握剑的右手此刻更是紧紧的抓住了剑柄,手心竟流出了冷汗。

    这是他剑道大成,进窥天人以来前所未有的情况。

    只因眼前之人给他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何恒虽没有显露半点威压,仿佛一个普通人,但在浪翻云眼里,却是前所未有的可怕。

    他灵觉笼罩下,眼前之人整个人仿佛都独立在天地之外,自成一片寰宇。

    这是一个他所无法想象的境界,甚至若非他本身就是师法自然,又是在洞庭湖之上,对这里的点点滴滴都有着无与伦比的感悟,否则他根本看不出来对方的可怕。

    与这个人相比,庞斑简直弱爆了。

    似是看出了浪翻云的紧张,何恒嘴角露出一分笑意,笑容仿佛春风和煦,轻轻拂过浪翻云心头,让他紧张凝重的心情刹那泯灭。

    但这却更增添了浪翻云对何恒忌惮,居然可以轻易的动摇他内心的情绪,这等武功境界,简直不是凡人可以想象。

    这究竟是何人?浪翻云不停的思索着。

    这时,何恒淡淡道:“贫道张三丰,今夜特来见识一下天下第一剑客。”

    “原来是武当张真人当面,浪某失敬了。”浪翻云心头恍然大悟,的确,也只有武当山这位空前绝后的武道大宗师才可能凌驾于魔师庞斑之上,给予他这等超脱凡世的可怕压力。

    不过,他来找自己真的只是为了见识一下他吗?浪翻云思忖间,略带谦虚道:“张真人当面,浪某可不敢说什么剑法了,在您面前,世间一切练武之人都不过宵小罢了。”

    何恒笑了笑,走到浪翻云身前道:“你不必谦虚,细数天下剑客,你的的确确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这一点毋庸置疑。”

    顿了顿,何恒又道:“原先听说浪小友师法自然,于洞庭湖之中顿悟天人剑道,今日一见果真如此。你的精气神都已融入你的剑之中,而你的剑则是融入这洞庭湖里,连绵不绝,已达剑法大成之境,足以与庞斑争锋了。”

    “在真人您面前,恐怕我与庞斑的成就都只是不值一提吧!”浪翻云苦笑道,随后摆了摆手,问道:“听说真人早已见过庞斑,不知真人觉得我与他谁上谁下。”

    何恒笑了笑,转头道:“浪翻云何时也这么争强好胜起来,要与庞斑比一下?”

    浪翻云失笑道:“我不过是与他大战在即,想听听真人您的意见而已。”

    何恒看了看他,淡淡道:“你与庞斑走的是两种道路,还真是不好比较的,不过你与他的一战却则是双赢的,八月十五之夜将是你们什么最为璀璨的时候,仿佛一坛酝酿几十载的佳酿开启的时候,味道最为纯正,飘香四溢,沁人心肺。”

    浪翻云抬头望了望天空,苦笑道:“我这个酒徒就借真人吉言了。”

    ……

    何恒并没有选择与浪翻云一战,因为到了他的地步,现在的浪翻云已然不可能是他敌手了,所谓的覆雨剑法在他看见浪翻云的第一眼,他就明白了大概。

    那的的确确是一种师法自然,把个人情感极致浓缩进去的绝世剑法,但也仅此而已。

    这一剑法走的道路终究与何恒的不同,而且也不过是天人合一的层次罢了,以何恒今时今日的眼光,不到跳出天地的道胎境层次,是绝对不可能入他眼的。浪翻云或许有潜力更进一步,但那也是未来了。

    看着浪翻云的船驶向远方,何恒立于洞庭湖一个小岛之上,冷冽的遥望着远方。

    八月十五夜终于要到了。

    何恒的目光跨越了时空,“看”见了那里。

    浪翻云与庞斑立于拦江岛头,在无数目光注视下,二人相似一笑。

    过了片刻,庞斑辛苦地收止了笑声,摇头叹道:“庞某人急不及待了。”

    浪翻云的覆雨剑抛了上半天,心灵晋入止水不波的道境里。

    同一时间,庞斑的面容变得无比地冷酷,由跪姿改作立势,再缓缓升起,完全违返了自然的常规。

    在两人相距的方圆十丈处,干干爽爽的,没有一滴雨水的遗痕。

    覆雨剑化作一团反映着天上电光的银白芒点,流星追月般画过虚空,循一道包涵了天地至理的弧线,往庞斑投去。

    庞斑以他那违返了常理的身子,跃起崖缘,拳头猛击而出,轰在由银点组成闪烁不休的光球上。

    光球爆炸开来,变成潮水厅卷般的剑雨,一浪接一浪往庞斑冲击狂涌。

    庞斑一声长啸,冲天斜飞仰后,来到了崖外的虚空处,一个翻腾,双足离下方险漩恶礁,足有百丈的距离,就算他有金刚不坏之体,亦要跌得粉身碎骨。

    剑雨敛去,现出浪翻云渊亭岳峙的雄伟虎躯,忽如飞鹰急掠,疾扑崖外,覆雨剑再现出漫天萤火般跃闪的芒点,望庞斑攻去,全不理会置身处是可令人断魂饮恨的可怕高空。

    两人虎跃龙游,乍合倏分,拳剑在空中刹那间交换了百多击,却没有人下堕了半分。

    无论覆雨剑如何变化,庞斑的拳头总能轰击在剑尖上;同样的无论拳头怎样急缓难分,覆雨剑亦可及时阻截。

    天地的精华,源源不绝地透过庞斑由魔种转化过来的道体,循环不休地在拳剑交击中在两人经脉间运转着,达到了绝对的平衡,把他们固定在虚空处。

    只要其中一人失手,挡不住对方的拳或剑,被击中者,当然立时全身破碎而亡,胜利者亦要堕下崖去,惨死在礁滩处。

    两人愈打愈慢,似是时间忽然懒惰倦勤了起来。

    天空则轰鸣之声不绝,电打雷击,明灭不休,威势骇人至极。

    到慢得无可再慢时,两人同时倾尽全力,施出浑身解数,攻出最后的一拳一剑。

    覆雨剑先斜射开去,才有了回来,横斩广斑的右腰。

    庞斑的拳头由怀内破空冲出,直取浪翻云的咽喉。

    刹那间,他们都明白到,若依这形势发展下去,只有同归于尽的结局。

    两人眼光交触,同时会心而笑。

    心神融合无间,比任何知己更要投机相得。

    “锵!”

    覆雨剑回到鞘内。

    庞斑拳化为掌,与浪翻云缓缓伸来的手紧握在一起。

    手心相触时,他们同时感到了何恒与鹰缘的存在。

    何恒也感觉到了他们,直到这一刻,浪翻云二人才真正明白了何恒强大。

    感觉到他整个精神、智能、经验,不受时空阻隔,无穷漆黑下,何恒的精神意志仿佛一团巨火一样,炽热而明亮。

    幽幽叹息一声,千百道电光激打而下,刺在两人紧握着代表勘破了生死的一对手掌处。

    爆起了远近可见,震破了虚空,强烈至使人睁不开眼来的庞大电光火团。

    当大片**雷电移聚至拦江岛上空,使满月无踪,天地失色时,东方天际却因乌云的移驾露出了明月高悬、金光灿烂的夜空湖水,月光还不住往拦江岛这方向扩展过来。

    庞斑脸容一片宁洽,魔幻般的眼神凝定在娇柔得令人生怜,持伞盈立在另一小舟上的靳冰云处。

    两艇的距离不住缩短。

    靳冰云衣袂迎风飘扬,似欲乘风而去,静候着庞斑逐渐接近的小舟。

    小艇缓缓靠近,到艇沿相接,成双成对时,这威震天下六十年的魔师,谦虚诚挚地在靳冰云旁单膝跪下,仰起头来,无限情深地看着伞子下靳冰云那平静清美的绝世姿容。

    两人目光纠缠久久,脸上同时泛起动人心魄的笑意。

    在众人屏息静气的全神贯注中,庞斑探手怀内,取出他在过去一年内形影不离的那对绣了双蝶纹的布鞋。

    靳冰云柔顺地提起右足,秀眸射出海样柔情,深注进庞斑奇异的眼神里。

    庞斑嘴角逸出一丝纯真有若孩童的笑意,一手温柔仔细地轻轻握着她纤白晶莹的赤足,先俯头吻了一下,才小心翼翼为她穿上鞋子。

    风雨虽是那么不肯妥协,湖水仍是波荡不平,可是两弃轻舟,总是平稳安逸,一点不受恶劣的环境所影响。

    所有眼光全集中到两人身上,没有人发出任何声音,只有急浪打上船身和风雨的呼啸声。

    为靳冰云撑艇的问天尼目泛奇光,凝注在庞斑脸上。

    庞斑似是完全不知有外人在场,心神放在这为他受尽折磨的美女身上,再吻了她另一只足后,又体贴温柔地替她穿上了馀下的蝶纹布鞋。

    这对男女目光再触,同时有感于中,交换了一个动人无比的笑容。

    直至此刻,两人仍没有说过一句话。

    此时无声胜有声。

    靳冰云穿妥了布鞋的秀足踏回艇上时,她缓缓把玉手递向庞斑,按在他宽肩上。

    庞斑长身而起,探手袖内,再抽出来时,手上已多了一封信。

    两艇骤然分开。

    庞斑的小艇理应往方夜羽等待他凯旋归来的巨舟驶去,可是他取的方向,却是没有任何舟艇,只有茫茫风雨的无际湖面处。

    一团电芒在庞斑立身处爆射开来。

    天地刹白一片。

    众人猝不及防下,都受不了刺眼的强光,一时睁目如盲。

    强光倏敛,可是暴烈的残,仍使人什么都看不清楚。

    眼前景象逐渐清晰。

    在众人心颤神荡,目瞪眼呆中,庞斑消失得无影无踪,空馀一艘孤舟在湖水上飘浮着。

    蓦地眼前再亮,乌云的边沿横移到中天处,现出阴晴之间的交界线。

    月色照下。

    这边的天地充盈着金黄的色光。

    庞斑已消失不见了。

    只有何恒可以清晰的看见,在那电光闪动的那一刻,庞斑的身影穿过一层虚空裂缝,进入一扇巨门之中。

    月色笼罩,浪翻云立于一处山峰之巅,猛地抬头直视天空,神情柔和,目光却跨越无尽时空,与何恒对视了一眼。

    他轻轻一笑,身影蓦然消失。

    何恒皱了皱眉,很是不解。

    “为什么在差不多同一时刻破碎虚空,浪翻云与庞斑去的却是两个世界?”

    这或许牵扯到了诸天万界的深层次奥秘,何恒暂时无法理解。

    不过何恒相信,他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大笑声中,何恒的身影远去。

    岁月匆匆后,又是一百年光阴。

    何恒立于武当山之巅,身影寸寸拔高,走过了云霄,他的面前是一片虚无,然后虚无又轰然破裂开来,漆黑中出现了一扇巨大的门户。

    他轻轻的走进了那扇门户,再没有出现。

    二百多年间,他浪迹这片天地,足迹遍及每一寸角落,留下了无尽传说。

    由他一手创立武当派在此世千古不朽。

    明英宗赐号“通微显化真人”;明宪宗特封号为“韬光尚志真仙”;明世宗赠封他为“清虚元妙真君”。

    他是世人眼里的陆地仙神,他是江湖人心里绝代大宗师。

    他是张三丰。

    但这不过也何恒生命的一个片段而已。

    他的未来,无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下堂王妃逆袭记  霸道帝少惹不得  魔尊的重生嫡妃  男神老公要抱抱  陆少的隐婚甜妻  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甜心V5:BOSS宠翻天  冷情帝少,轻轻亲  霸道权少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