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兄当日救命之恩,庞斑不敢忘。不过,庞斑这三十年来苦修道心种魔**,只为今朝与道兄再战一场,还望赐教!”

    庞斑的眼里邪魅之光涌动,环顾着何恒,陡然间战意攀升,浑厚如潮水,澎湃至极。

    何恒右手轻轻举起,五指白皙如玉,面色平淡如水,目光凝视着庞斑。

    猛然间,庞斑身影已经贴近何恒周身,被一股狂暴之力给挤压的难以寸进。他面色一变,双拳骤然挥舞而出,漆黑如墨的真气连绵涌起,夹杂着可怕的精神密力,拳影覆盖向何恒胸口之处。

    在这时,何恒的身影突然不见,一道阴阳真气交织的太极图案裹向庞斑,阴阳交汇处,刚好就是庞斑拳影所在。

    虚空荡起涟漪,庞斑身上无数个毛孔陡然张开,源源不断的汲取着天地宇宙的精华之力,注入自身仙胎魔种之上,化为最为可怕的波动。

    这是独属于道心种魔**的可怕力量,视天地万物皆为波动,汲取天地之波动,增强己身之波动。

    霍!

    狂风作响之上,庞斑一拳打出,刚好落在那副阴阳真气汇聚的太极图上,刹那间,那图案崩溃。

    可庞斑还来不及喜悦,只因那崩溃的真气居然依旧交织,穿插在他周身之上,绞杀着他的身躯,甚至直入他的神魂。

    “阴阳相生,是为太极。太极为一,一生万物!世间万物皆在永恒的变化之中,唯有这个一永恒不变,只因一就是变化本身。我之太极,非阴阳与生死,而是变化与不变。不变者,方可永恒!”

    何恒冷漠的语句落下时,那阴阳交织的真气裹挟着庞斑全身,仿佛凝固了空间般,庞斑再无力动弹。

    “太古恒一,混沌寂寥,岁月滔滔,无穷无尽,不变也!”

    何恒再一掌拍出,直击庞斑头顶,后者轰然倒飞出去,一道道阴阳交织的真气遁入他周身穴窍,绞杀着他的精气神。

    “阴阳相衍,道化无穷,此为变也!”

    “我之太极大道,你可明白了吗?”何恒深邃的眼凝视着庞斑,后者吃力的爬起,勉强压制住伤势。

    “好一个太极大道,庞斑此次输的心服口服!”庞斑看着何恒的目光,此刻变得极为恭敬与憧憬,忽然叹道:“我本以为,自身道心种魔大成,臻至天人极境,纵然不是道兄敌手,但也差之不多矣,却不想在道兄面前依旧还是微末之光,难以与皓月争辉!”

    何恒笑了笑:“庞兄缪赞了,你之武功横行天下,早已是登峰造极,不需妄自菲薄。”

    庞斑摇头道:“道兄之境界早已踏破天人之极限,达到一种鬼神莫测的领域,即使当年无上宗师令东来和传鹰都未必有此境界,庞斑心服口服。”

    说到这里,庞斑突然好奇道:“以道兄今时今日的成就,早已超越了当年的传鹰乃至无上宗师,为何还要依旧逗留在凡俗之中,不破碎而去?”

    何恒微微一笑:“贫道自有自己的原因,所以未曾离去。”

    庞斑道:“既然道兄不愿多说,庞斑不问就是。多谢道兄今日指教,庞斑受用无穷。”

    这般说时,他就要离去,何恒陡然道:“你是否准备与浪翻云决战,生死之间踏破最后一步?”

    庞斑看向何恒,点头道:“虽然道兄之修为远在浪翻云之上,但无奈我与你差距太大,难以与你生死交锋,踏破天人极限。而浪翻云不同,他的境界与我相差不大,生死一战下,极致升华,或许我与他都可跨出那一步。”

    他的语气充满了坚定与毅然。

    “我想告诉你,浪翻云的确适合你,我等着你们踏破天人极限之日!”何恒的语气依旧冷漠,却带着期待。

    ……

    何恒坐于一处普通茶馆之内,突然一个身背长剑、灰衣白眉的僧人走到他身前,当即就是一礼。

    “小僧少林不舍,见过张真人!”

    何恒看了看这个长相异常俊美的和尚,轻声问道:“你可是绝戒和尚的弟子?”

    不舍点了点头:“家师正是绝戒。”

    何恒目光扫了他一眼后,赞道:“不错,居然可以把少林心法和双修府的绝学融合为一,臻至前无古人的境界,天资的确不错。”

    不舍连忙摇头道:“真人你过誉了,在您这等武道大宗师面前,小僧这点成就又算得了什么。”

    何恒笑道:“梵门功法一向注重无念无欲,少林更是其中代表,而双修府却是刚好相反,讲究极尽男女之欢,你能把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功法融合在一起,的确不易。”

    不舍道:“这还要多谢当年真人弟子王道宗道长曾与小僧讲解过一番真人的太极之道,我才能够两极归一,臻至这般境界。”

    王道宗是何恒二十位弟子之一,也是武当二宗之一,与何恒另一位弟子李玄宗并称,一身武道修为乃是武当山上的顶尖水准,绝不下于所谓黑榜十大高手的层次。

    何恒瞥了一下不舍,又道:“你本是为了复仇才苦练两派功法,如此有为而作,本难以臻至先天无为的领域,但你却达到了世间无一物非佛,无一事非佛的高深禅境,方可把少林及双修府的功法都达到化境,进入当世第一流高手的境界,的确出色。”

    “更为让人刮目相看的是,你竟可看破情关,臻至一种先天无极的道境,实在难得,若非你心头依旧还有些许尘埃,放不下仇恨,恐怕便可直入练神返虚的妙境,不逊于虚若无、赤尊信几人,只是可惜啊!”

    何恒为他可惜的是,他的那个仇人却是他一生也难以击败的对手,这也注定了他很难斩破心中恨意,修行到达巅峰。

    不舍双手合十,轻诵佛号,面上露出痛苦之色,浑身陡地一颤道:“张真人不愧武道大宗师之名,竟一语道破小僧心事,实在佩服。”

    何恒问道:“你今日找贫道是有何事吗?”

    不舍收敛了面上的痛苦,郑重道:“小僧此次乃是来请真人出手的,魔师庞斑再出江湖,天下百姓恐又有大祸,所以还请真人为天下苍生,出手降伏那魔头!”

    何恒看了看他,然后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师父绝戒就是死在庞斑手里的吧?”

    不舍面色露出痛苦道:“三十年前家师遇见庞斑行恶,出手阻止于他,被其格杀当场,时至今日,小僧依旧历历在目,时刻不敢忘却。此次我们少林、双修府七大门派组成联盟,就是为了一举诛杀庞斑那恶魔,真人作为我白道武林的领袖,还请您亲自出手,万万不能让那魔头继续为祸人间。”

    不舍的话语充满了大义凛然与慈悲为怀,但何恒依旧平淡的喝着茶水,摇头道:“贫道一把年纪了,此次只想出来看看这山河大地,以后或许就没有机会了,实在不想参与武林争斗了,你还是请回吧!贫道且再劝你一句,爱与恨皆是蒙蔽人心之物,欲要臻至武道巅峰,需看破这二者才行。”

    “张真人,我欲诛杀庞斑绝非私仇!”不舍急道,“庞斑乃是天下最大的魔头,一日不除就会让天下多受一日苦难,还请真人为天下苍生,出手降伏此魔头。”

    何恒摇了摇头:“你走吧!”

    “张真人,你可是武林正道的大宗师,怎可如此放纵庞斑那厮猖獗,不怕寒了天下正道中人的心吗?”不舍再无之前的恭敬,右手指着何恒,大有恨其不争之感。

    何恒喝道:“你这是在指责贫道吗?”

    不舍也是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低头道:“小僧不敢,只是张真人之作为,实在令我不敢苟同,更让无数受庞斑毒害的百姓寒心,即使您之德高望重,恐也堵不住天下攸攸之口。”

    “既然不敢,那就给我滚回少林去吧,贫道纵横百年,还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至于天下攸攸之口,我倒要看看,谁敢说我不是!!”何恒面色陡然一冷,可怕的杀机笼罩在不舍身上。

    不舍倒也硬气,在何恒可怕的杀机之下,竟也没有半分变色,叹息一声后自行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何恒冷笑一声。

    这时,又是一道身影走了进来,看着何恒冷冽道:“张真人,你就不怕因此影响了自己武林第一人,绝代大宗师的名头吗?正道那些人的手段可从来都比黑道争斗要卑鄙的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