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静庵!”何恒把目光看向那女子,然后在那女童身上顿了顿。

    这位白衣女子赫然就是慈航静斋的现任斋主,言静庵。

    她优雅的上前笑道:“多年未见,张真人风采依旧,静庵欣喜倍至。”

    何恒看了看她,没有说什么,虽然他在大唐世界里行灭梵之举,但在这个世界,他也只想安安心心的修道,不想与慈航静斋等梵门之人多做牵扯。

    言静庵叹息道:“张真人你为何总是不愿与我多说话?”

    何恒看了看她,突然道:“你大限将至了,不出五六年就是你寿终之日!”

    言静庵的面色忽一变,苦涩道:“真人果然慧眼如炬,我修撒手法,本就是损耗寿元之术,难以活过四十。”

    何恒没有再过问什么,直接道:“你今日来此做什么?”

    言静斋道:“我没有事就不能来拜访真人你了吗?”

    何恒看着她身旁的那个女童道:“这是你徒弟?”

    言静庵点了点头,一只手牵着那女孩粉嫩的小手,带至何恒身前,摸了摸她的头道:“梦瑶,快见过张真人!”

    这个长着一双明亮的眸子,脸上还未脱去稚气,却带着坚毅事情的女孩来到何恒身前,拜到:“秦梦瑶见过张真人!”

    何恒点了点头,对言静庵道:“根骨的确不错,钟灵毓秀,天资之高,远在你之上,将来未必不能超越你慈航静斋历代祖师,踏破死关,上窥天人。”

    言静庵慈爱的摸着秦梦瑶的头道:“梦瑶的确是我静斋数百年来最优秀的弟子,小小年纪已经达到了和我一样的心有灵犀的境界,相必用不了几年就可臻至剑心通明了,如此天资,必可打破我静斋与藏区数百年的恩怨,再行世间。”

    何恒道:“所以呢?”

    言静庵忽对何恒一拜,恳求道:“梦瑶天资纵横,已然超越了我静斋历代祖师,静庵才疏学浅,实在难以教导她,开发她所有潜力,当今天下,也唯有张真人你这等千年一出的武道大宗师才有能力教导她,所以静斋在此恳请真人放下门户之见,收下瑶儿。”

    何恒摇了摇头:“静庵你是知道的,我们武当山不收女弟子!”

    言静庵再次道:“我不是希望真人收她为徒,只是希望真人可以代为教导梦瑶几年,敝斋感激不尽。”

    何恒望了望她,忽然道:“听说你把你的大弟子勒冰云送给了庞斑,助他道心种魔大成,而现在你又把另一名弟子送到贫道这里来……静庵啊静庵,你究竟是什么心思?”

    言静庵陡然浑身一震,连忙道:“静庵把冰云送给庞斑是为了完成与他的约定,也是为了感化他。至于梦瑶,我绝没有其他心思,只是希望有真人这等大宗师教导她成才。”

    “真的吗?”何恒的目光深邃无比,仿佛可以洞穿世间一切,包括最为可怕的人心。

    言静庵明亮的眸子凝视着何恒的目光,轻轻点头。

    何恒忽一笑,爱抚的抱起秦梦瑶,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道:“她这几年就住在这紫霄宫吧,贫道会亲自教导她的。”

    “多谢真人了!”言静庵谢道,有些不舍的看着秦梦瑶,对她道:“瑶儿,你以后一定要听张真人的话,把他当做师父,明白吗?”

    “梦瑶一定谨遵师父的话,在武当山潜修,早日有所成就。”秦梦瑶乖巧的点了点头,不舍的抱住了言静庵。

    二人温馨之时,何恒冰冷的声音响彻:“言静庵,我希望你记住,不论你想什么,但不仅仅是我这里,还有庞斑那儿,你都不会成功的。慈航静斋号称以修天道为根本,但又哪里知道何为天道。你寿元无多,好自为之吧。”

    言静斋抱着秦梦瑶,眼角竟突然溢出一丝泪花,心中喃喃道:“为什么,你会这么看我?难道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样的女子吗……庞斑、浪翻云、朱元璋,他们都是天下最突出的人物,可却没有一个能够与你比肩,可是,为什么?”

    她心里的痛苦或许不会有人明白,何恒冰冷的看了看她,言静庵她忽道:“刚刚我在山下看见厉若海了,他是来挑战你的?”

    何恒点了点头:“不错,他的确是来找我论道的。”

    言静庵看着地上炸裂成七七四十九条的丈二红枪,颇为震惊道:“真人的境界果然已至鬼神莫测的领域,厉若海燎原枪法一出,即使庞斑也难以毫发无损的接下,而真人居然可以轻松的把之丈二红枪化为四十九道,手段之高,已然是超脱凡人之境界了。”

    何恒道:“厉若海的武功本是不凡,但却差了一丝心境,未曾上窥天人,自然难做贫道敌手。”

    言静庵沉默,她之所求也为天道,但世事无常,她难以超脱俗网,上窥天人,陷于尘世。

    何恒望了望她:“你若无事的话,还是早些下山吧,珍惜最后的时光。”

    言静庵心里叹息一声,对何恒笑道:“那就麻烦真人多多照顾梦瑶了,静庵先行下山了。”

    你又怎知,我多么希望这最后的光阴,乃是你陪我渡过的……

    言静斋再看了看一旁的秦梦瑶,上前抱着她道:“师父走了,你在武当山一定要好好听从张真人教导,知道吗?”

    秦梦瑶轻轻的点了点头:“嗯,瑶儿一定会好好练功,不让师父你失望。”

    言静庵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露出一丝微笑,看着那毫无挽留她意思的何恒,深深叹息一声。

    瑶儿,希望你可以代替师父,替我陪伴他一段岁月。

    言静庵轻轻走下武当山,何恒看着她的背影,冷漠一笑,吐出一句话。

    “无聊的想法,无聊的感情!”

    秦梦瑶看着言静庵的背影,依依不舍之后,来到何恒身侧,问道:“张真人,师父走了,我们要做什么?”

    何恒望了望她,淡淡道:“跟我来,我先给你安排一个住的地方,明天起,我正式教导你修道。”

    秦梦瑶乖巧的点了点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