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恒看着眼前跪倒在地的少年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要拜我为师?”

    那少年看了看何恒周身阴阳交织的玄妙异象,连忙跪拜道:“小子卢秋云,乃是光化人士,心慕仙道,昨日发现山上忽有异象,特来上山寻仙,不想遇到了仙长,还请仙长收我为徒,小子愿终生侍奉左右。.”

    “卢秋云,命数还是定数?”何恒低头望向那少年,点了点头:“你与贫道确有师徒之缘,先与贫道做个记名弟子,日后待贫道开宗立派再正式收录。”

    卢秋云连忙起身谢道:“多谢师父。”

    何恒轻轻点了点头:“既入我门,贫道给你起个道号吧,就叫‘守中’如何?”

    卢秋云问道:“不知师父深意?”

    何恒抬头望向远方,语气平淡道:“《中庸》有言‘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我辈修道之人当时刻清醒无欲,不偏不倚恒守中和,故名‘守中’。”

    卢秋云连忙谢道:“多谢师父赐名,徒儿定不复师父厚望,恪守己心,不忘‘守中’。”

    何恒微微点了点头,看向前方道:“随我下山吧,为师要在这太和山上开宗立派,还要准备一番。”

    卢秋云问道:“不知师尊要开何门派?”

    何恒看了看背后的太和山道:“此山乃龟蛇盘踞之相,正合北方真武大帝之相,为师与真武二字也确有缘法,如要开宗立派,传下千古之大道,也唯真武之名可当,就叫做‘武当’吧!”

    “武当?”卢秋云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点头说好。^^^百度&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何恒没有在乎他的想法,径直下山而去,卢秋云在后面紧紧跟着。

    ……

    要开宗立派自然需要大量的钱,否则连个大殿都盖不起,何恒自然是钱的。不过于何恒而言,这根本不是事,现在是宋末,宋朝三百年尽是信奉道门,到处都是不乏信道的人家,以何恒的本事自然很快折服了一批信众,有他们出钱,盖几间大殿自然不是问题,反正所谓的“武当派”现在也就他和卢秋云两个人。

    在初步盖成武当的基本殿宇之后,何恒与卢秋云就一直住于其中,安心打坐练气,鲜少有下山的时候。

    但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于普通人眼里,此刻的何恒就是妥妥的陆地神仙,所以在初期的一番打响名气之后,很快有着越来越多慕名而来的信众和求道之人。

    武当派的殿宇越盖多,越来越恢宏,门下的弟子也是逐渐多了。

    何恒又慢慢收了三个弟子,周真得、刘古泉、杨善澄,他们与卢秋云和称太和四仙,被何恒传以太极经,武功也算有成,当然这个初成是在何恒眼里,在普通江湖人眼里,他们每一个都是了不得的高手。

    这般如此下去,十年悄然过去,这十年里发生了诸多大事,先是八思巴在回转藏区的一年之后,于密室之中安详坐化,一指做莲花触地,疑似涅槃而去,元神破碎。

    八思巴是梵门之人,讲究肉身只是臭皮囊,所以梵门之人突破道胎境从来都是舍弃凡胎,元神结舍利子。^^%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当然,慈航静斋有些不同,地尼本身就是半路出家的,之前她是道门之人,慈航剑典其实更偏于道门。

    再然后就是传鹰与蒙赤行长街一战,后于万军之中杀死思汉飞,骑白马踏虚空而去。

    厉工去了十绝关,自封于那里,以另外一种方式与令东来决斗,到底结果如何,还需四年之后才知道。

    这期间宋朝彻彻底底的灭亡了,崖山一战,陆秀夫抱幼帝投海而亡,标志着蒙古彻彻底底的一统天下,民间依旧有小股抗元的力量存在,以因为或许因为何恒带来的蝴蝶效应而未死成的龙尊义为首,扮演着如同天地会的角色,不断的反击元朝。

    不过,还是效果颇浅。

    元朝大势已成,此刻处于一种空前强盛的情况,版图遍及欧亚大陆,铁骑所过之处无物可挡,超越了历朝历代的任何时候,当真是如日中天!

    强如全真掌教丘处机这样的高人都要臣服在忽必烈之下,只求道统无忧,更何况其他人。

    此刻蒙古气运攀升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即使何恒也要避一避锋芒,除非他要放弃这个身体。

    他在大唐之时可以刺杀突厥大汗,乃是因为当时有着中原正统的帝王在背后支持,因果自有杨广顶着,他才可以无视对方那并非真龙的气数。

    而如今的蒙古入主中原,气数早已化作九天之龙,而且凭借着强大的版图,更是一头前所未有的苍龙,气数之庞然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而此刻宋朝已经灭了,没有了正统王朝的名义,如果何恒他真的要出手杀了忽必烈,那因果就会直接落在他头上,这等庞然的王朝气数,足以让他此身身死道消。

    何恒还没有那种舍己为人的高尚品格。

    所以他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温水煮青蛙,本来以大元浩瀚的气数,存活个几百年是完全可以的,但何恒却在暗地里破坏着他之龙脉,不断削弱着蒙古根基,慢慢下去,元朝这等前所未有的大王朝也只能百年而亡。

    “或许历史上也同样有人这么做了!朱元璋,朱源张,诛元张!或许这就是定数……”

    何恒的目光越发深邃,这些年他潜修天道,对天心、人心早有超乎想象的领悟,彻彻底底跨入了天法领域。

    现如今,他周身之处即是道场,三丈之内,如同玄幻小说里的领域一样,尽是由他主宰,即使是真正的道胎境,五重天之下,只要敢于近入他三丈之内,他也有信心上演一场“以凡弑仙”的壮举。

    不过这并未让他彻底满足,以他现在的状态自然可以凝聚完美道胎,只是初入道胎境的极限却是九重天,然而不是每一个完美道胎都是九重天,比如说现在九州天骄榜上前三的那几个,就都是完美道胎,但是当初也都是八重天,所以他们的完美道胎也被认为不“完美”。

    大天世界数万年来真正的完美道胎,一入就是九重天的只有一个燕独步,上演了八百年证道纯阳的传奇,如今不足四千岁就已然是纯阳榜第二,被誉为最有可能超越君如是的人。

    当然,君如是也是个怪人,早期天资不显,越到后面,他修行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燕独步可不可以超越他,现在众说纷纭。

    但这不是何恒应该关心的,他现在想的是尽可能在道胎境之下做到巅峰,纯阳是他的目标,但却不是他野心的终点。

    “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极于九!九乃是数之极致,代表着无限可能,所以一朝踏破九重天,才是代表着无限的潜能,甚至有可能……超越纯阳!”

    何恒的目光深邃下,遥望天空。

    他开创武当,传下道统,就是要接着诸多传人的智慧完善他的修行,在如今道胎境之下进无可进的情况下再前进一丝半点。

    为此,他愿意在这个世界停留上几百年,不做到完美绝不罢休。

    他论天资自然是比不上燕独步那等即使大天世界也是数万年一出的绝世人物,但他不相信自己与之的差距真的不可弥补。即使是水磨,他不信自己几百年的积累会比不上他当初二十年的成就。

    “这世间从来没有什么不公平,所有人都有证道永恒,超脱而去的资格,看的从来都是他自己的努力,我相信我是比任何人都努力都坚定的,如果这样我还败了,那就怨不得什么了。”

    “不过,呆上百年?这是否也是天意,定数?”

    就在何恒静思之时,卢秋云的身影猛地跑上了这处山头。

    “师父,龙尊义龙大帅亲自上山来访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