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二十七章 八思巴,太和山
    猛然间,何恒与厉工、传鹰二人出了战神殿的范围,顺着一条地下河流,见到了一缕阳光。

    何恒自战神殿中得“都天神煞宝经”之后,不断观想十二魔神之影,参悟天地本源的大道,进入与道冥一的玄妙境界,后才被厉工二人唤醒,走出这战神殿。

    凝视着那一缕阳光,三人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触,比之战神殿那不似凡间的景象,外面这天地实在微末的不足道。

    传鹰看了看手里的岳册,与何恒二人抱拳道:“张兄、厉兄,我要于七月十五之时把此物带给龙尊义龙大帅,今日就此告别了。”

    何恒与厉工点了点头,皆没有挽留。

    传鹰转身顺着一条溪水而去,何恒却是知道,他此去马上就会遇到八思巴的弟子白莲钰,然后发生关系,有了后来鹰缘。

    不过这是传鹰他的事情,与自己无关。

    待传鹰走后,厉工也是道:“此次吾于战神殿里所得颇多,已然触及天道之门,现在就去十绝关外等候令东来,看看能否跨出最后一步。”

    何恒点了点头,目送他离去,他知道,厉工此次之后也会如同令东来一般自困于十绝关之中,与己斗,不知可否跨出最后一步,那恐怕需要十三年后才好验证了。

    待他们尽数走后,何恒幽幽一叹,目光有些深邃,然后也转身向着某个方向而去。

    天空幽蓝,温和的阳光照耀大地,何恒心神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空明状态,他在山路之上慢慢的行走着。

    蓦然间,他的前方出现了一道身影。

    一个身材修长的喇嘛,面容极其俊美,裹着一身大红的袈裟,双手合十,面色肃然,负手立于山路之上,深邃目光的凝视着何恒,仿佛已是等候已久。

    “八思巴。”何恒只看了他一眼,就吐出一个名字。

    蒙古国师,活佛八思巴。

    虽然以前没有真正的与他见过,但何恒在惊雁宫之下曾与之以精神力量碰撞过一次,对于他的气息是再熟悉不过了。

    他也点了点头:“正是。”

    何恒道:“你是来捉拿我的?”

    八思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在此之前,小僧的的确确就是准备抹杀道友你的,但现在我已经改变了主意。”

    何恒问道:“为什么,难道是你没有把握?”

    八思巴道:“道友的确是天下少有的绝顶人物,小僧也确实没有把握拿下道友,但这却不是小僧放弃这一想法的根本原因。”

    何恒看了他一下,问道:“那是为什么?”他的这句话虽然是在问,但语气却没有丝毫疑惑在其中,仿佛早已知道了答案。

    八思巴陡然一笑道:“道友既已知晓答案,何必再求问小僧?”

    何恒也笑了,笑容仿佛天上的阳光一样璀璨,如清风一般拂过人的心头,仿佛严冰在融化。

    两人四目相对时,天空都在轰鸣着,阳光变得炽热起来。

    恍惚间,何恒与八思巴同时进入一片虚幻而又真实的天地里,悠悠轮回开始转动。

    何恒变成一个女子,而八思巴成为了一个俊美的青年,他们相遇相爱,洞房花烛之夜,何恒给了他一杯毒酒。

    画面再转,何恒变成了一只小幼犬,被一个妇人收养,照顾照顾长大,然后小犬一口咬碎了妇人的咽喉。

    ……

    他是当朝大将军,手握重兵,忠君爱国,一次大胜归来,皇帝赐死了他……

    他是一个得道高僧,因她破戒而出,却在那一夜一刀刺进她的胸膛,再入空门……

    一次次的轮回,或男或女,或老或幼,或人或物……何恒与八思巴的生命总是交织在一起,八思巴试图以大爱度化何恒,何恒却每一世都亲手结果了他。

    直到那第一万世,何恒一剑刺死了自己的母亲之后,这无尽的轮回终于结束。

    八思巴化作一尊巨大庄严的佛陀金身,目带慈悲与惋惜、悲痛的注视着何恒。

    而何恒,他化作一尊巨大的魔头虚影,狰狞着狂吼,撕咬向佛陀。

    “阿弥陀佛!”佛陀的虚影陡然绽放大光明、大无量之光,那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可怕掌印压下。

    魔头巨吼,身影虚幻的飘散,被佛光破灭一次又一次,却始终存在,难以被磨灭。

    “你还不明白吗?佛本是魔,魔本是佛,只要众生在,佛不朽,魔亦不朽,你消灭我的想法从来都是错误的!”

    魔头大笑间,魔气化为了佛光,狰狞的面容变成了慈眉善目的面孔,而那佛陀却化作一尊魔头,新生的佛陀慈悲一诵,一个巨大的卍字印赫然压下,魔头被打得消失,虚幻的天地彻底消失。

    再一次回到真实的世界,何恒依旧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八思巴,面容上不见任何变化。

    “阿弥陀佛!”八思巴忽的双手合十,眼角竟落下一行眼泪,疾苦的面色却又充斥着一抹笑容,目光凝视了一下何恒,肃然道:“多谢道友助我成道。”

    说话之时,八思巴竟对何恒躬身一拜,何恒坦然受之。

    然后,八思巴再没有说任何话,只是淡淡地望了望天空,面上放出神光,宝相庄严,转身离去道:“今夜小僧就回转藏区,于布达拉宫潜修,日后若有成,全赖今日之因,张道友珍重。”

    何恒轻轻点了点头,神情平淡无比,仿佛心神已经飘散到了一片无尽的时空之中,不属于这个世界。

    世间的一切种种,早已不放在他心头。

    甚至于自身的成败得失,生死荣辱,此刻也似乎不再重要。

    佛说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王重阳言超欲界,超色界,超无色界;庄子之心斋、坐忘,或许都是指的他现在的心境。

    何恒的人法境界早已步入一种无法想象的领域,高兴、悲伤、贪婪、执着、愤怒……这些情绪他统统可以拥有,但那也不过假象,事实上,他早已可以勘破这些情感了。

    无情的最高成就不是冷看天地,心无他物,而是可为物喜,可以己悲,却能掌控。

    有与无本在一念之间,心灵乃是一切的源头,心之念,道之涯!

    与何恒而言,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他慢慢行走在路上,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没有想过要去哪里。

    只是沿着脚下的道路,一直在行走着,直到他想停为止。

    一直过了整整三个月,何恒来到了一片云水密布的山脉之中,这座山脉灵气逼人,郁郁葱葱下,十分温暖潮湿。

    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山里出现了迷雾,有点点霞光闪耀。

    何恒抬头看时,只见一座巍峨巨山耸立,成龟蛇之势,玄之又玄。仿佛多变,又似不变,永恒无尽。

    蓦然间,他的心头涌动起一股明悟,身上两股对立而统一的力量刹那溢出,形成一副太极图案。

    “道者,天地人物之通理,即太极也。”

    此刻天地万物在何恒眼里陡然变得无比的和谐统一起来,圆融而混成,为自然无穷。

    何恒慢慢走上前面龟蛇盘踞之山,听附近之人得知,此山名为“太和”,最高峰为“紫霄”。

    “太和山?一切尽有定数啊!”何恒忽然一叹,走上太和山紫霄峰,盘坐于山顶一块岩石之上。

    风在呼啸,雨在滴落,天地万物无时无刻不在变化,但这种变化本身却是永恒不变的。

    何恒坐于那岩石之上,深刻与天地万物融合,超越了物我两忘,臻至忘我两在的境界。

    天空大风呼啸,却动摇不了他的身心。

    细雨轻轻滴落,却近不了他周身三尺。

    不是什么真气护体,而是那雨仿佛本来就不应该进入他的周身,那已然是独属于何恒的天地了。

    天法境界,以我心代天心,周身所在,尽是道场,尽是己身领域,尽是己身天地。

    这也是洞真境勾结洞天福地的雏形。

    天空雨停了,阳光出来了,然后又退去了,进入了黑夜。

    夜又很快天明,曙光照耀在大地,何恒睁开了双眼。

    他的眼深邃无比,一副阴阳交织的图案在其中涌动。

    何恒轻轻起身,立于峰顶,神情肃穆,永恒不变,充斥着庄严。光芒涌动下,他轻声诵道:“无极太虚气中理,太极太虚理中气。乘气动静生阴阳,阴阳之分为天地。未有宇宙气生形,已有宇宙形寓气。从形究气曰阴阳,即气观理曰太极。”

    “太极为一,乃分阴阳,阴阳衍生,可得万物。世间万物,因气而生,因气而成,气者炁也!太极一炁,万物滋生!”

    何恒身影猛地变得无尽的高远,无穷的浩瀚,如同一片无尽的星空,无穷无尽,浩瀚无垠。

    他缓慢走下这岩石,来到山下,身上一道阴阳交织的太极图案充斥下,仿佛已然不属人间,羽化而飘然。

    这时,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正在朝着山上爬去,恰好看见了他,顿时热泪盈眶的跪下:“仙人,请收小子为徒。”

    何恒深邃的眼看向了他,眸子仿佛一片浩瀚的宇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下堂王妃逆袭记  霸道帝少惹不得  魔尊的重生嫡妃  男神老公要抱抱  陆少的隐婚甜妻  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甜心V5:BOSS宠翻天  冷情帝少,轻轻亲  霸道权少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