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马平原,一层层地界皆被元军团团包围,以中央惊雁宫为首,蒙古三大高手之一的思汉飞于此亲自统帅。

    惊雁宫占地极广,殿阁亭台,气象肃森,依山势而建,背靠千里岗主峰惊雁峰,亦呈行宫得名之来由。

    惊雁峰高插入云,秀出群山之上,使惊雁宫雄视整个留马平原,留马驿在左上方的七里远处。全宫除主殿偏殿以一种近乎大理石的质料所建外,其他都是木构建筑。主殿雁翔殿坐落全宫核心,左右是两个偏殿,各有一条约二十丈长的廊道相连,如两边飞出雁翼;两个副殿,以左雁翼殿和右雁翼殿为名。宫前护沟深广,引进千里岗的溪流,成为天然的屏障。

    往惊雁宫除了由千里岗攀山而下外,唯一的途径是一条直通正门的大石桥,宽敞至可容四马并驰,鬼斧神功,气势磅礴,使人生起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感觉。

    时值末辰,太阳稍离中天而较偏西,惊雁宫在阳光照射下,巍然耸立。宫外的草原,疏落有致地布满了蒙古军营,间中传来马嘶和号角的长号,数万蒙古精锐,驻扎於此。

    通往惊雁宫的大小道路,全被蒙古军队封锁,飞鸟难渡,行宫名副其实地与外界断绝了关系。

    可是这却是对于一般人而言,对于何恒与厉工这等绝世高手,区区一些兵马与地势早已阻碍不了他们了。

    “惊雁宫乃是大宋皇室所建,其根本还是因为掩藏在其下的战神殿。”何恒指了指前方的惊雁宫道。

    厉工点了点头:“战神殿自成一界,三十年开启一次,现在距离这一次开启还有三个时辰,我们可以先等一会儿。”

    何恒道:“此刻凌渡虚他们几个应该已经聚集起来了,他们进入战神殿是想图谋岳册,以期对抗元人,却不知大宋之根基早已腐朽,蒙古大势已成,天地无可与之争锋,岂是一本岳册可救的。”

    厉工点头道:“天意如刀,定数、命数,非凡力可逆也。今蒙古鲸吞寰宇,开前所未有之大帝国,天地宇宙无可与之争锋者,大宋赢弱百年,仿佛一头病猫,怎会匹敌那草原的苍狼?”

    当年何恒可救下大隋,不过是因为大隋根基由存,而如今的大宋岂可比曾经的大隋?宋朝这些昏庸君臣又可比杨广?

    摇了摇头,何恒道:“他们一番折腾,恐怕又是无用功,自身也要折损在这里。”

    厉工冷漠道:“你我不过只求一窥战神图录,觅天道之密,他们的生死与你我何干。人世茫茫,不过虚妄一场。”

    何恒轻轻一笑道:“据说这次蒙古三大高手来了八师巴和思汉飞,不知厉兄可知此二人?”

    厉工道:“思汉飞此人不足为虑,他的武功虽也是天下绝顶,但比之你我上窥天人的境界却是仿佛天堑,也就凌虚渡、碧空晴他们那个层次,倒是八师巴,此人的确厉害非常,绝不下于蒙赤行,尤其是此人精修精神之法,防不胜防。”

    何恒点头道:“变天击地**之名我也是早有耳闻。”

    他们说话时,陡然发现惊雁宫那里一片骚动。

    厉工望了望道:“看来凌虚渡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我们也要速速行动了。”

    何恒点了点头,二人迅速穿过蒙古大军层层叠叠的圈子,不断接近着惊雁宫那里。

    他们到来之时,思汉飞等人已与一干中原武林人士正在激烈厮杀着,“气王”凌虚渡,“矛宗”直力行、梵门第一人的横刀头陀还有韩公度、田过客、碧空晴等中原武道宗师,此刻与诸多蒙古高手激烈厮杀着。

    但是何恒的目光却放在一个三十出头、身材修长的青年之上。

    他在此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上通天道的玄妙气质,如果料的没错,他应该就是传鹰了。

    何恒目光触及之下,那青年也猛地回头看向了何恒。

    二人目光对视之下,冥冥之中竟在未知的空间里精神碰撞着。

    何恒确定了他的身份,此人就是后来那位骑白马踏虚空的传鹰。

    蓦然间,传鹰收回了精神之力,提刀杀向更深处。

    何恒拍了拍厉工,示意他跟着传鹰的步伐,有这位天命主角带路,他们绝不愁找不到战神殿的入口。

    果然,二人在惊雁宫里随传鹰行走了片刻,之间前方一片喧闹嘈杂之音,传鹰的身影已不知所踪。

    他们在前方看见了一个巨大密道,门户即将关闭,二人连忙上前跳了进去。

    ……

    漆黑的空间,伸手不见五指。

    何恒二人的身体在不断的下滑跌落着,已有十余丈之远了,不过二人尽是绝世高手,自有卸力之法,在慢慢的跌落之后,他们落至一张巨网之上。

    厉工点燃一根蜡烛,光芒照耀着四方,何恒也看清了他们所处的地方。

    这是一个大得吓人的巨大空间,他们站在一张银色巨网之上,距离地面至少有三十五丈以上,也就是三十五层楼那么高。

    而这张巨网距离这空间的地面也有六七丈之高,也就是说,这空间仅仅只是高度就要一百多米以上。

    纵观四周的环境,他们正处在一个底部呈方形庞大无比的大殿内。一边的墙上有一个巨大的圆形,上面雕刻了很多图案和花纹,因现时他们站在殿心,离任何一边墙最少有二十丈远的距离,所以并不能看清楚是甚么内容。另外三边墙,每一边墙平均地分布了三道门,每一道门都是深深沉沉的,叫人看了头痛,生出了歧路亡羊的感觉。

    殿中心的网,四只网角每一只都给一条同一质料的长缆,斜斜四十五度角向上伸展连系至大殿的四个角落,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何恒二人自巨网跳下地面,并没有急于察看那九道门户,反而先去观看那没有门户却刻了一个巨大圆形的墙。

    在火光照耀下,那圆形的直径最少有五丈,正正在墙的中间,他们细看之下,竟乃是一幅星图。

    图下一道人影正在聚精会神的观看着图案。

    那人是传鹰。

    他本来是当世少有的绝顶高手,何恒二人的到来是不应该瞒过他的,但此刻他的心神却完完全全沉浸在那幅星图之中,以至于根本没有发觉二人的气息。

    对此,何恒二人表示理解,因为他们也沉浸在了那副浩大的星图之中。

    何恒几人武功上达天人之际的绝代宗师,每一个都是亿万人中数一数二之辈,皆是全才。

    事实上,武功到了他们的境界,自然是需要博古通今,天文、地理、数算等等无一不精。

    但即使以他们的博学,此刻也不得不为这副星图震惊。

    圆形星图里星罗棋布,满是星点,其中有十数粒比例特大,可以认出七粒是日月五星,其他的几粒,厉工他们简直闻所未闻,何恒却是知道乃是太阳系的其他几大行星。

    这些较大的星,都列有粗细不同的线条,显示它们在天空的运行轨迹,形成一个又一个交叠的圆,煞是好看。星图上除了世人熟悉的三垣二十八宿外,还有无数其他的星宿,很多都不见于此世典籍记载中。

    星图圆形的边上,刻有不同的度数和怪异的名称,何恒可以清晰的在上面找到后世天外上的八十八个星座,但这却不是这副星图的全部。

    何恒真正的细细数来,那其中居然是以三百六十五个古老星辰为中心,组成一个浩大和谐的运行之图。

    他的浑身猛地一颤,这一个个星辰不就如同于人体一个个大穴吗?那运转的轨迹不就是经脉,喷射的光与热不就是真气?

    它们组成的浩大宇宙,不就是一个人的身躯。

    他以自身气机与地球的大地相合就是金刚不坏大圆满,可要是他可以做到以自身气机合尽这茫茫宇宙的浩瀚星辰,那又是何等伟大浩瀚的境界?

    何恒不知道,他的这种想法在大天世界之中早有强者做到过,周身穴窍合无量星辰,气机变化间,太虚宇宙与之同体、同量,这就是纯阳境界第一层太虚同量的雏形。

    玄门称之为天罡三十六变之“移星换斗”。

    这里星斗指的不是天空上的星辰,而是自身的天地。

    要做到这个境界,至少也是洞真境的领域。

    过了许久,蜡烛燃尽,几人才在漆黑的空间里惊醒。

    传鹰这时才发现了何恒二人的到来,默然道:“刚刚匆匆一瞥,不曾想二位也进来了。”

    厉工惊异道:“先前在外面,你居然可以发现我们?”

    传鹰点了点头:“在下传鹰,不知二位是何人?”

    何恒打个稽首道:“贫道张三丰,道号玄玄子,见过传兄。”

    厉工扫视了传鹰浑身上下后道:“你不错,以前真没有发现天下还有你这么一号人,我厉名工。”

    传鹰面色变了变,凝视着厉工道:“阴癸派当代掌门,血手厉工?”

    厉工冷冷道:“正是本宗。”

    传鹰看了他数眼,再凝视了一下何恒,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三人一同向前进发着。

    而在上方,此刻思汉飞坐于惊雁宫之中,他的一旁屹立着一个身穿红色袈裟的喇嘛,身材比思汉飞还要略高,面色白伫透红,看之如三十许人,面貌俊伟,有一种近乎魔怪的男性魅力,双目开阖间精光若现若隐,直望进人的心伫去,其天庭广阔,站在那伫自有一种出尘脱俗的味道。

    自周围人的恭敬可知,此人身份之高还在思汉飞之上。

    突然有一人上前禀报道:“惊雁宫内的九大秘道均已关闭,那三个进去的人属下至今未曾发现他们的踪迹。”

    一旁有人惊道:“地下的秘道突然消失?”

    思汉飞道:“这惊雁宫处处透出神秘,九条秘道突然消失,我是毫不惊奇的。”说完转头望向那静立一旁的喇嘛,肃然道:“国师,请你指点。”

    原来此喇嘛竟是威震当世的蒙古国师八师巴。

    八师巴道:“我未进入这惊雁宫之前,曾经以密藏无上心法,默察此宫的气运,感到有一股非常巨大超乎人力的自然力量,与这惊雁宫的一草一木混成一体,非人力可以破坏,所以这开凿地底之法,既浪费人力,又必徒劳无功,可以取消。”

    这八师巴的声音柔和,非常动听。

    一人忽道:“国师深谙天人之道,话中自有至理,况且据说这秘道三十年才开启一次,那进入秘道之人,无疑自杀,所以比对来说,我方虽然痛失博尔忽大帅、牙木温副统领和千余近卫,若是汉人武林从此一厥不振,他们的牺牲仍然有价值。”

    这次汉人尽起武林中最精英的分子,假如不能得到岳册,任务当然是失败了,是故其余皆点头称是。

    思汉飞见八师巴沉吟不语,奇道:“国师必是另有高见,恳请赐告。”

    八师巴道:“我曾推算那三名汉人进入秘道时之天象,以惊雁宫之地平线为经,以当时周天三百六十度的黄道为纬,木星刚临中天,火星距木星一百二十度,由东方升起,土星于西方落下,距木星亦是一百二十度,三颗行星的角度相加,刚成三百六十度,如果将这三颗星以一条线在天空连起,恰是一个等边大三角,这是极端吉兆,据我推算,他们进入秘道必有奇遇。”

    众人有些愕然。

    思汉飞深知八师巴精通以天道推算人道之术,语出必中,连忙道:“既然如此,不如我尽起精锐,誓杀此三人,以免岳册落入敌手。”

    八师巴道:“岳册毫不足惧,宋室气数已尽,岂是区区兵刃利器巧艺可以挽回。反而此三人确是非凡,先能越过层层大军进入秘道,武功境界恐都非凡,如被他们取得神秘莫测的战神图录,异日必成心腹大患。”

    说到这儿,八师巴环顾众人,目射奇光道:“我将召来座下四大弟子,汉飞你布下笼罩此地方圆三百里的侦察网,运用所有力量,若有发现,当即以最快方法告诉我,我将亲率座下弟子,追杀他们。”

    思汉飞谢道:“得国师亲自出手,此三人出困之日,便是他授首之时。”

    八思巴沉默不语,深邃的目光凝视向天外。

    此刻,以他为中心,天地宇宙之中蓦然涌起一道可怕的精神力量,直接渗透入地下。

    正在漆黑的空间里摸索的何恒三人同时一动,凝视向上方,厉工轻喝一声,身上涌起一股浓烈杀机,冰冷的寒气逼退了八思巴的精神力量。

    在上方,八思巴的眸中迸发出一股可怕的精光。

    阅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