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工来的速度远比想象的要快。

    就在毕夜惊走后两天的夜晚,何恒盘坐在院落之中,祝名榭在吃着晚饭之时,天空陡地变得压抑起来。

    何恒抬头凝视向远方,他可以感觉到一股浩大冰冷的气息正在接近着这里,对方同时也“看”见了他。

    何恒猛地站起身来,目光冷冽的凝视着院外,厉工也在凝视着他。

    虽然隔着一堵墙,但这却无法阻止他们二人的目光,道门天罡三十六变本就是指三十六种修行之中变化或者说诞生的种种能力。

    而“隔垣洞见”就是三十六变之一。

    对于何恒与厉工这等已经超凡脱俗的人物而言,空间物质已经无法阻碍他们的目光,他们的心灵与精神会告诉他们更清晰的图像。

    厉工虽如今已是七十余岁的年纪,但却丝毫不显老态,看起来还是一个青年。长发垂肩,面色紫红,皮肤滑如婴儿,双目威雷电闪,白衣如雪,身材瘦削,却骨格极大,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味道。

    何恒对他笑了笑。

    他也对何恒露出一丝笑容。

    二人的笑容是那样的诚恳,那样的发自内心。

    仿佛相见恨晚。

    厉工一掌轰开了大门,大步走了进来。

    祝名榭被吓了一大跳,急忙出来查看,然后被厉工充斥寒意的瞳孔注视了一下之后,在对方强大的精神力量下,怯然的躲回屋子里去了。

    厉工再次注视向何恒,开口道:“你就是张三丰?的确如夜惊所说,惊艳无双,小小年纪已是天人之姿,即使令东来当初也是远不如你。”

    何恒轻轻笑道:“多谢厉宗主夸奖。”

    厉工负手而立,忽道:“我当年惜败于令东来之手,隐退多年,终于紫血**大成,究破天人之际,明悟人世茫茫,唯有天道是真,此次出关寻觅令东来非是与他清算多年的恩怨,而是只求天道,希望踏出最后一步。”

    何恒点了点头:“厉宗主的意思贫道明白,你若真想一会令东来,可去十绝关一次,自然会得到你想要的。”

    “十绝关吗?我会前去那儿的。”厉工思索了一下,再看向何恒:“道友之姿惊艳无双,厉某今日有些手痒,不知可否赐教?”

    何恒凝视着他,眼里古波不兴道:“请!”

    天空陡地完全黑暗下来,日月无光,星辰黯淡。朵朵乌云笼罩穹天,有雷霆霹雳响彻,两位天人合一的存在对峙,悍然引动天象变化。

    厉工双手陡地发紫,妖艳的光芒在漆黑里分外夺目。

    何恒仿佛千年磐石一般屹立在院中,身体之上迸发出璀璨的金光,晶莹剔透。

    狂风呼啸间,厉工动了。

    妖异的双手舞动,自无数方位覆盖何恒浑身上下,何恒周身穴窍猛地射出一道道真气,贯彻向厉工双掌。

    厉工低喝一声,紫色光芒充斥浑身,一掌拍碎了诸多真气,直击何恒周身。

    铿!

    一声剧烈的声波响彻,厉工只觉双掌一震,仿佛打在金属之上,完全动摇不了何恒分毫。

    “这怎么可能?”厉工心头一惊,何恒双拳已然击来,仿佛永恒变化,无穷无尽,又仿佛是最为简单的一拳,汹涌打向厉工肩部。

    厉工急忙回手招架,仓促间与何恒拳掌碰撞,二人同时后退一步。

    何恒有些郁闷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这具身体的年纪终究还是太小,功力方面远远比不上厉工这等老魔头,否则何至于与他仓促的一掌拼个旗鼓相当。

    凝聚元神的天人级别强者可以借用天地之力,但肉身的功力太过弱小,引动的天地之力也是不足的,比不上厉工这一级别的人物。

    厉工显然也是发现了何恒的不足之处,接下来他就全方位的借助自身磅礴的功力引动天地之力加身,以绝对的力量碾压何恒。

    索性何恒金刚不坏大圆满,肉身勾连天地气机,再加上自身的功力,虽然在力量上无法超越厉工,但是也不至于输的太惨。

    天空低沉,拳风呼啸。二人一来一往之下,缠斗了几十个回合,气劲狂暴,种种招式尽出,真气纵横,凌厉狠辣,皆是奈何不了对方,架打的非常憋屈。

    一方面厉工无法破开何恒金刚不坏大圆满的可怕防御力,何恒也是难以伤害到厉工,二人有来有往之下,最后只能平手收局。

    “我本以为我紫血**大成,肉身进行了一番脱胎换骨之后,已然是人体的极致,今日一见张道友的肉身才知道天外有天。”厉工颇为感慨着。

    何恒看了看他,他可以告诉他,自己是年纪太小,功力积蓄不上去,才凭借着自身高深的境界,通过一番胡吃海喝,硬生生的把身体补到了巅峰,最后熔炼一炉,金刚不坏了。

    长白山的山参可是都空了,否则何恒也不可能在这个年纪臻至金刚不坏大圆满。

    也正是因为这是补上来的,根基有些虚浮,要不然何恒仅仅凭借肉身也绝对可以赢厉工这个初级的天人。

    “还是年纪太小了……”何恒幽幽一叹,真气不同于身体,虽然也可以通过种种奇珍异宝增加功力,但是那种真气实在太过空虚,不是自身千锤百炼铸就的功力,别说猛地厉工这等人物,就是对付毕夜惊之类都会被人家看出破绽,最多吓唬一下普通的江湖人士,可是对付那等货色,他还需要这些吗?

    所以他当初选择了以诸多异宝修炼肉窍,却没有想过以此增强功力。

    叹息一声,何恒问道:“不知厉兄要去何处?”

    厉工道:“距离十绝关开启还有两年不到的时间,我打算先在江湖上逛一逛,了结一下一些事情。”

    何恒忽道:“厉兄可知战神图录?”

    厉工陡地变色道:“古今四大奇书之首战神图录,厉某如何不知。只是你问它干什么么,四大奇书之中就是它最为神秘莫测了……”

    何恒笑道:“厉兄有所不知了,据我所知,战神图录就要出世了。”

    厉工问道:“在何处?”

    何恒道:“惊雁宫。此事在一些江湖顶尖高手那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厉兄闭关多年,故而才会没有听说过。”

    “那道友的意思是?”厉工看着何恒。

    后者陡然一笑:“厉兄有没有兴趣陪我去一次那神秘莫测的战神殿,目睹一下那本古今四大奇书之首?”

    厉工沉吟了片刻,然后点头道:“故所愿尔。”

    何恒道:“距离战神殿的开启还有接近一年左右,厉兄可愿与我潜修交流一番?”

    “天道难虽假他人而求,但你我相互交流促进也是善事。”厉工轻轻点了点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下堂王妃逆袭记  霸道帝少惹不得  魔尊的重生嫡妃  男神老公要抱抱  陆少的隐婚甜妻  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甜心V5:BOSS宠翻天  冷情帝少,轻轻亲  霸道权少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