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二十章 令东来的嘱托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二十章 令东来的嘱托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虚空上裂缝漆黑,可怕的天地伟力交织,巨大的门户若隐若现,散发玄妙光华,令东来与火龙道人身影交织着进入其中。

    “小徒弟,如你所愿,老道我得道升天去了,今后你就自己照顾自己吧,反正以你的精明,这世上也绝不可能有人把你怎样!还有,我在上面等着你!”

    这是何恒听到的火龙道人最后一句话,然后伴随着一声仙音响彻,火龙道人的身影消失在虚空裂缝深处的众妙之门里,再不见踪迹。

    “额!”何恒愕然苦笑一下,眼里却是一种深邃,貌似刚刚火龙道人进入的那方仙气缭绕的空间与石之轩当初的不太一样啊!

    “倒像是当初白玉禅元神通过的那片天地,这其中有着什么联系与不同?”何恒思忖间,破裂的虚空已然重组,令东来的身影却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怎么没一起走?”何恒疑惑道。

    令东来负手而立,凝视着何恒:“你师父的功力比我深厚许多,所以刚刚是他先通过那仙门的,余却修为弱了一点,还可以压制一下。”

    “那你找我有事?”何恒问道,他不觉得令东来花力气强行停留片刻,就是为了说句废话。

    令东来点头道:“余当初曾经给小侄祝名榭留下一封信,把余闭关之所告与他,让其四年之后再去开启十绝关,也好告诉他余最终的去处。”

    “所以呢?”何恒再问道。

    令东来道:“然余却是有所预感,那信恐怕会给其带来一番杀身之祸,故而想请小友到时救他一救。”

    “这么厉害……”何恒有些惊奇的看着令东来,看过破碎原著的他自然知道,祝名榭就是因此被人干掉的,没想到令东来居然可以预见的出。

    不过,他为什么要帮忙?

    咱们很熟吗?

    何恒抬头看着令东来道:“我不过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孩子,令前辈你指望我去救你侄子,这……”

    “不,你可以的!”令东来深深的看了看何恒一眼。

    何恒一时无语,然后直接问道:“有好处吗?”

    令东来似是没有想到何恒会这么直接、这么不要脸,一时怔了一下,然后拿出了一个小册子递给何恒:“这是余一生修行的一下经验与心得,应该对小友还有点作用。”

    何恒拿过那小册子,看了一下,然后点头道:“令前辈你放心,你侄子的安全包在我身上了。”

    令东来错愕一笑,然后叮嘱道:“别人都不足挂齿,只是唯有阴癸派当代掌门血手厉工需要特别注意,此人当年败于余手,隐退多年,苦修紫血**,据说近日已然功成,境界也已堪至天人之境,虽应该已经不会再为恶了,但其一定会想与余再见一番,极有可能会对我侄出手,小友需注意他。”

    “放心啦,有我出马,给他血手黑手都是那样了,我保证你侄子不会因为这事死的,当然他要是因为其他事出事了,你也千万不要怪我。”何恒并不介意厉工,此人虽然武功也是巅峰,但早已熄灭了争斗的心思,一心只求天道,只需要把十绝关告诉他就可以了,然后那家伙不会出来了。

    看到了何恒的保证,令东来点了点头道:“小友乃是天纵之姿,为我道千古气运最后璀璨所在,还望好自为之,令某去也!”

    何恒抬头之时,令东来也是消失在虚空里。

    “貌似的的确确不是长生界啊,那会是什么地方呢?”何恒有些好奇。

    想了想,他看着这空无一人的荒郊野外叹息一声,然后独自上路了。

    ……

    虽然答应令东来要救他侄子一命,可是何恒并不着急赶场子,根据他的计算,现在距离祝名榭的死时应该还差一两年,他觉得有必要等自己长大些再去。

    这般想着,他随便找了个荒郊野外的山洞,然后苦心研读令东来的心得还有火龙道人那不知是否真的传自吕洞宾的天遁剑法。

    就这样,整整过去了三个多月。

    何恒在山野之中饥吃野果,渴饮泉水,闲时杀几头豺狼虎豹打打牙祭,日子倒是不错。

    远离人世间,他隐隐有种返璞归真,洗去诸多锋芒,种种铅华,回归元始的感觉。

    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一入江湖身不由己。

    这天他练功之时,陡地眉头一皱,凝视向远方,叹道:“为什么总有人喜欢不知好歹,自不量力的找我麻烦?”

    远方之地一个黑衣人带头,身后几十个凶神恶煞的壮汉跟随,带着刀剑,蜂拥向他这里。

    然后,一声声惨叫响彻在原野。

    “混账,这是哪个混蛋在这里放的捕兽夹子?我的脚啊!”“该死,哪里来的大坑,谁他妈挖的,老子要他脑袋!”……

    一声声是惨叫下,那个黑衣人带来的几十号小弟一下子少了一半。

    何恒不会告诉他们,那些陷阱是他用来捕猎虎豹的,谁让他们自己踩上去了。

    然后只听带头的那个黑衣人一声大吼,那些中了陷阱的人都不敢再多废话了,其他一半没有中陷阱的人,连忙前去解救他们。

    “哼,你们这群废物,真是丢尽了我们东海派的脸,待我收拾好那个小子,给刃天报了仇之后,回去再好好教训你们!”显然,还没有找到这次目标,自己的诸多弟子就被一些陷阱困住了,让这个黑衣人很是不爽,在大发雷霆着。

    何恒在那里听的分明,也是知道这伙人的来路了。上一次火龙道人在飘香楼把那个白刃天打成废人,这一次他师父自然亲自出马,找到他这里来了。

    “邪王厉冲?我感觉石之轩在上面估计要坐不住了,这货色……”何恒看了看那个大发雷霆的黑衣人,一时无语。

    “就让我替你结果了他吧!”

    这般说着,何恒的身影蓦然一动,仿佛鬼魅一般穿过层层密林,赫然来到厉冲身前。然后,五指做爪,真气迸发于指尖之上,猛然对着厉冲胸口抓去!

    “什么人?”厉冲好歹也是纵横江湖几十载的黑道高手,一身功力堪称绝顶,否则也不会有邪王之称呼。

    何恒此刻的功力还是太浅,即使精神境界超群,在出手之际也是有了一丝气机泄露,被对方捕捉到了,赫然一掌拍了下来。

    仿佛早有预料,何恒面不改色,五指合拢,一拳骤然轰出,穿过厉冲的掌劲,以玄妙不可道的变化正中厉冲小腹之上。

    磅礴的真气层层叠叠,何恒一拳之下,厉冲惨叫一声,只感觉腹中内脏破碎,经脉寸断,一股可怕的真气肆虐着他的全身。

    惨叫中,他没有收回掌势,反而更加猛烈的拍向何恒,黑道出生的他,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深知此刻只有杀死对方才可赢得一线生机。

    然而,他的掌势落空了。

    何恒仿佛一个泥鳅一般,圆滑无比,在一拳打中厉冲腹部之时,身影已然侧开,刹那涌至其身后,奋然一跃,一拳直击厉冲后脑。

    “啊!”厉冲惨叫一声,身子踉跄着倒飞出去,七窍之中尽是流血。倒在地上抽搐着望着何恒,一时已经没了气息。

    后脑乃是人体脆弱部位之一,何恒现在的功力虽不算登峰造极,但一拳之下也是数千斤力道,厉冲又不是专修身体的外家高手,一拳之下自然要倒。

    这一切不过电光火石之间,何恒完成了对厉冲的绝杀,虽然这其中有着偷袭的因素,但能够两招撂倒厉冲这位黑道顶尖的高手,也足以证明,何恒即使现在只有八岁,也足以踏入天下绝顶高手的行列了。比之凌渡虚、直力行、横刀头陀等绝顶宗匠也差之不多矣。

    这时,厉冲的诸多弟子才发现自己的师父已经嗝屁了,骇然的上前扶起他。

    “师父,师父!”一声声痛哭响彻,有人反应过来,提刀指向何恒:“就是那个小鬼害死的师父,杀了他,给师父报仇!”

    “杀!这个小鬼一定是通过暗算,否则不可能害死师父的,我们一定要杀了他,给师父报仇雪恨。”东海派几十号弟子怒目圆睁的看向何恒,拿出刀剑就劈来。

    “为什么你们就不知道珍惜生命呢?”何恒幽幽一叹,身影鬼魅般涌向那几十个东海派弟子。

    一道道鲜血迸发的声音响彻,何恒面无表情的涌过密林,身影交织间,如神如魔。

    一个个身影倒在血泊之中,何恒矮小的身躯却没有沾一滴鲜血。

    他凝视着那最后一个活着的东海派弟子,眼里尽是寒意。

    “不,不要…不要过来!”那弟子吓得浑身颤抖,一个个师兄弟在他身边倒下,早已让他崩溃,看着何恒矮小的身体,他分外惊恐,那是一头恶魔,恶魔!!

    何恒没有在意他的恐惧,身影猛地来到他的身前,一掌轻轻落下,他永远的倒下了。

    “好脆弱的生命啊,只有在最后的刹那才能绽放短促的璀璨……”何恒看向了远方的天空,思绪陡然悠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