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看了看何恒数眼之后,转头望向火龙道人:“余十岁学剑,十五岁学易,叁十岁大成,进窥天人之道。天地宇宙间,遂再无一可与抗手之辈。直至十二载前于终南山中与道友一会,方知世间神龙常隐山川。今余自困十绝关九载,大彻大悟,顿悟最后一关,得以飘然而去,在此之前,还望与道友了结一番。”

    火龙道人叹了口气道:“你要飞升就就赶紧走,何必找老道麻烦呢?十二年前老道没有与你一战,今天更不想如此。”

    那人摇了摇头道:“十二载之前余与道兄未能一较高下,本已是令某生平一撼,今余即将踏破那最后一关,其后生死祸福难测,怎能带此遗憾而去?火龙道兄,请!”

    火龙道人愕然道:“令东来,我以前只知道你是我道门不世出的天才,今日方知原来你他妈也是这么无耻。”

    火龙道人此言一出,眼前此人身份自然明了,赫然就是隐为天下第一高手多年的道门宗匠,号称无上宗师的令东来。

    一位堪称黄系世界诸多破碎虚空人物之最的存在。

    何恒对此早有预料,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这位黄系世界唯一一个凭借个人智慧,以无上武道凝聚道胎,破空而去的超绝人物,才可以让火龙道人这个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严肃以对。

    否则即使是传鹰、浪翻云等人也不值得火龙道人动容,这些人虽然也是破碎的人物,但却远远不可比火龙道人这等历尽三百载,更有隐仙派数代高人传承于一身的存在。

    要知道,隐仙派历代传人可都是存世数百载的破碎级人物,集合他们一身传承于一身,火龙道人在道胎境之下的层次堪称极巅。

    也只有令东来这等千年一出的超群人物才可以让火龙道人动容了,死活不愿意与他一战。

    然而令东来却没有理会火龙道人态度的意思,他现在处于一个特殊的状态,只是自我压制着,否则早就离开此天地了。

    望着火龙道人,他悍然出手,白衣飘飘之下,一股狂风席卷,他的身影在空间里划动,一掌飘然落至火龙道人胸前。

    这一掌来的极为快速,仿佛疾风袭来,平平淡淡,却不可阻挡。

    而火龙道人这个直接目标才明白这看似简单的一掌之下的可怕,以易经八卦为本,八八六十四个方位完全笼罩,层层叠叠的气劲汇聚为简单的一掌,开山劈石,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何恒在下方看着这一掌,也在暗中估计着自己如果遇到这一掌该如何应对。无论是“观天之道”还是“太乙神门剑”,他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找出这一掌的破绽,最后他得出的最好办法就硬抗。

    既然躲不过,那就以绝对的力量破开这一掌。

    这是何恒的方法,而火龙道人的方法却是与何恒不一样。

    他手中拿出一根不知哪里捡来的枯树枝,迎风对着令东来,在千钧一发之际,陡地轻轻一点,赫然生出一种本不应该存在的奇妙变化,赫然落在令东来掌势那本不应该存在的破绽之上!

    蓬!

    一声巨响之下,两股气劲碰撞,令东来掌势一滞,火龙道人一个蹿身,猛然跳了出去。

    “跳出天地外,不在五行中!”火龙道人哈哈一笑,身影仿佛大雁般在空中飞窜,难觅踪迹,同时对着何恒得意道:“徒儿,刚刚老道那天遁剑法怎么样,他令东来自以为自己掌法已然与天地人混成一体,没有一丝一毫破绽,却不知大衍五十,天衍四九,天道之下自有遁去的一线生机,我这天遁剑法就是专门寻这天道之下遁去之一的。”

    “天遁剑法,原来如此?”何恒有些恍然大悟,然后叫道:“没想到师父你还对徒弟藏了一手。”

    “哈哈,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道理老道还是明白的,此剑法还是当年我在终南山修行之时,偶然得遇纯阳真人吕洞宾所传,乃是我压箱底的东西,怎能随便教给你小子?”火龙道人得意一笑,身影出现在令东来对面。

    令东来看了看他手里枯树枝道:“原是纯阳真人之剑,余刚刚一时不慎之下失手也是正常,还望道友继续赐教!”

    说着话,令东来身影一闪,虚空摇晃,仿佛化作雄鹰,自空中做爪抓来,凛然锋芒。

    “啊,还来!”火龙道人大吼着,运足真气在手里枯木枝之上,迎空就是一点,生出奇妙变化,荧光涌动间,做一道玄妙弧度,竟落于令东来手掌之间。

    令东来双掌气劲鼓荡,就要摧毁那枯木枝,却不料这枯木枝陡然一股翠意生成,竟发出几个嫩芽,然后几个嫩芽蓦然盛开几朵鲜花,芬芳中一股气劲迸发,让令东来双手猛地一松,眼里一股奇异光芒闪过,然后一道真气赫然自眸中露出,直中那几朵鲜花之上。

    蓬!

    真气碰撞间,鲜花凋逝,木枝承受不住迸发的劲气,赫然爆裂开来。

    火龙道人面色一变,一掌直接推出,浩瀚真气排山倒海的涌动,与令东来的真气轰然碰撞,虚空上狂暴声音炸裂响彻。

    二人同时退后三丈,相视一笑。

    火龙道人叹道:“好一个目击之术,以眼为剑!”

    令东来也是赞道:“道兄刚刚一手枯木逢春,鲜花怒放,竟已得三十六变境界之花开顷刻,令某所不如也!”

    二人同时一笑,竟有惺惺相惜之感。

    何恒下面看时也是为这两位绝代宗师赞叹,这二人均是臻至了道胎境之下的巅峰境界,即使他巅峰的状态也未必有把握胜过二人。

    这时,令东来没有与火龙道人再说什么,赫然又是九掌叠加拍向火龙道人周身,真气鼓荡下,虚空赫然出现破碎之迹象,与火龙道人刚刚一番激斗,他的境界已然有些压制不住,踏破最后一关就在此日了。

    面对令东来的全力出手,火龙道人的脸上也是肃穆无比,猛地间露出一方毅然:“既然令东来你要打,老道也只能放开这压制了两百年的境界与你论道一番了,可惜了,我本来还想游戏人间几百年的,今日却要与你一起离开这个花花世界了。”

    这般说着,他大吼一声,一切平时的猥琐疯癫之气荡然无存,只有一种绝代宗师的锋芒,浑然无垢!他以指做剑,剑气锋芒无匹,赫然刺向令东来的浑厚掌势,竟切开了虚空,露出一道裂缝。

    面对令东来这等高手,火龙道人也终究不得不全力应对,放开了他压制了两百年的境界,不过放开境界容易,再压回去就难了,更何况他这积累了两百年的,这一番之后也就是他破碎之时了。

    “小子看好了,老道用这天遁剑法与令东来论道,你可万万不要错过。”火龙道人大吼时,右手食指中指并拢,丈许的剑气以超乎想象的奇妙变化刺向令东来。

    后者面色古波不兴,双掌上浑厚的真气裹挟,疯狂劈出,可怕的掌力笼罩,轰开了一寸寸的虚空。

    何恒在下面注视着二人招式变化的种种玄机,也是大有所得,不过待火龙道人一路天遁剑法使完之后,他猛然大吼道:“师父你安心的去吧,你这剑法的精义,徒弟已经完全把握了。”

    何恒此言一出,把火龙道人气得够呛,身影踉跄一下,差点没自空中栽下来。

    “你这个没良心的,就知道过河拆桥!”

    令东来一拳打来,火龙道人不得不停下怒吼,集中精神,专心应对对方。

    轰!

    两股强横的力量赫然碰撞,天空有些低沉,一层层乌云覆盖笼罩,有雷霆霹雳之音,狂风呼啸,苍穹色变。

    以火龙道人、令东来所在之地为中心,虚空赫然有种炸裂之势。

    “再来!”既然索性已经放开了手,火龙道人可还想离开前最后痛快一下,几百年的压制境界,他可是太久没有活动筋骨了。在眼里战意弥漫下,他一拳打裂虚空,炽热真气森然笼罩令东来周身三丈空间。

    令东来目光一凛,一掌横空拍出,撕裂开寸寸虚空,真气连绵鼓荡,天地之力涌动,轰鸣开火龙道人气息笼罩。

    蓬!

    二人拳掌对碰下,可怕的力量碰撞,惊天动地的声音响彻,一种超乎人类想象的可怕场景出现在此处。

    虚空炸裂之中,有可怕的能量卷动而出,一层层潮汐席卷,恐怖的风暴裹挟下,森然无比。

    一道道惊天动地气浪翻滚中,火龙道人与令东来二人的身影仿佛风中之烛,随时可能熄灭,但又仿佛千年磐石,屹然不动!

    何恒无奈的退后了几百丈之远,他现在的功力还是太弱,纵然境界上不输于那二人分毫,但光凭这些却也难在这可怕的虚空动荡下生存,也只能远离这里了。

    火龙道人与令东来且战且走,身影逐渐进入虚空裂缝深处,里面一道巨大的门户蓦然出现,散发无尽光辉,永恒不朽,天地之根,玄之又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下堂王妃逆袭记  霸道帝少惹不得  魔尊的重生嫡妃  男神老公要抱抱  陆少的隐婚甜妻  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甜心V5:BOSS宠翻天  冷情帝少,轻轻亲  霸道权少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