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十八章 火龙道人的老朋友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十八章 火龙道人的老朋友

第十八章 火龙道人的老朋友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嘿嘿,年轻人火气不要太大,否则伤身啦!”火龙道人的身影猛地出现在白刃天的身旁,拿起他那沾满油垢的手就往其脸上摸去。

    “可恶!原来是你这个臭道士,给我死来!”白刃天怒吼一声,运足气劲,一掌猛地向火龙道人劈来。

    然而他这全力的一掌却是拍到了空处,脸上被什么东西抹了一把,尽是异味。

    白刃天再看时,火龙道人还在他身前,笑眯眯的看着他,一只脏兮兮的手正捏着他的鼻子。

    “混账,给我死来!”白刃天狂吼一声,双掌做刃,真气连绵,在空中打出巨大风声,招式极其凌厉的向着火龙道人胸口劈去。

    轰!

    一声巨响,白刃天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皆是破裂,口中鲜血狂吐,一股滔天巨力直接把他拍到后面的墙上去了。

    火龙道人正在捂着脚,大叫连连,说脚痛。

    白刃天的胸口上清晰的有着一个脚印。

    他的几个同伴面色一变,急忙上前扶住他:“白兄你没事吧!”

    白刃天没有回答他们,大口喘着粗气,目光冷冽的看着火龙道人道:“臭道士,你的确有些门道,但你知道我师父是谁吗?他是东海派的邪王厉冲,你一定知道他的名号,现在跪下来求饶,我还可以留你一命,否则等我师父来了,让你碎尸万段。”

    何恒的身影陡地出现在火龙道人身旁,似是幸灾乐祸道:“师父,他威胁你哎!”

    火龙道人露出一丝害怕的表情:“邪王厉冲?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啊,不过应该是很厉害的人物,老道我好害怕,徒儿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何恒看了看白刃天,提议道:“不如直接干掉这小子,到时候毁尸灭迹,谁知道是咱们干的!”

    火龙道人点了点头道:“徒弟你说的不错,我刚刚打听过了,这小子乃是少林弃徒,后来才派那什么邪王厉什么为师的,据说还与元人有所勾结,实在是个地地道道的卖国贼,刚刚连一个弱女子都不放过,人品之低劣简直令人发指,今天被老道我遇上了,正好替天行道了,把他做了,尸体喂野狗。”

    火龙道人的混浊的眼睛里陡地冒出一道冰冷的杀机,恰好凝视着白刃天浑身,让后者浑身一颤。

    “你……你想干什么?我……我师父可是……”白刃天有些语无伦次了,在火龙道人这等天人级别的强者精神力量笼罩下,他的心志已经有些崩溃了。

    火龙道人看了看何恒,叫道:“接下来的画面可能有些暴力,小孩子千万不要看!”

    何恒面无表情的白了他一眼。

    然后,火龙道人的身影猛地出现在白刃天身前,后者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只感觉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叫你小子看不起我,当年皇帝老子都不敢这样!叫你与元人勾结,叫你欺负人家姑娘,叫你威胁老道,什么狗屁邪王,厉冲他是个什么东西,用这个外号,真是辱没了当初隋末邪王石之轩的名声!更为可恨的是,谁他妈让你撞我手里的,老道最近被徒弟打击的心里不痛快,正要找个人好好发泄一下,你他妈就出现了!”

    何恒小脸面无表情的凝视下,白刃天浑身被火龙道人一拳一脚的打得筋脉具断,四肢粉碎,丹田气海也被直接破掉了,完完全全的生活不能自理。

    火龙道人还不满足的在他脸上也是大了一拳。

    “啊!”惨绝人寰的叫声响彻这黑夜。

    白刃天惨叫之后,华丽的昏了过去。

    火龙道人一脚踢开他,对着一旁目瞪口呆的几个人吼道:“还不快滚,要老道请你们吃饭吗?”

    “是是是,我们这就滚。”那几个人看着白刃天的惨状,连忙点头,然后夺门就跑。

    “等等,把这滩烂泥也给我一并带走。”火龙道人指了指不省人事的白刃天,那几人连忙点了点头,上前抬起白刃天,飞奔的离开了这里。

    火龙道人见他们走后,才得意的看向何恒:“师父刚刚威风吧?有没有被为师的雄姿英发、天纵神武给惊到!”

    何恒抬头看来他一眼,淡淡道:“刚刚饭还没有吃好呢,我要再来一桌!”

    这般说着,何恒径直走出门去。

    火龙道人面色顿时垮了下来,然后反应过来,吼道:“臭小子,给师父留一点,我刚刚也没有吃饱。”

    ……

    第二天清晨,折腾了一晚的何恒师徒回到客栈,火龙道人嘴里嚷嚷道:“昨天晚上玩的真不尽兴,兴致都被那小子破坏掉了。害得我都没有让徒弟你成功破掉童子身,可惜可惜!”

    何恒看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滚开!”

    “哎呦,有你这样的徒弟吗?居然敢吼师父,信不信我把你逐出师门!”火龙道人作怒容道。

    “那正好,我一向以有你这个师父为耻。”何恒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

    看着何恒一副我不认识你的样子,火龙道人叹道:“我火龙道人英明一世,当初怎么会收了你这么一个徒弟?”

    “那就赶紧逐我出师门吧,我不介意的。”何恒不断提议道。

    “这……”火龙道人一时无语,再叹道:“你小子怎么这么不可爱,不懂得知恩图报。想想昨天晚上那个弹琴的姑娘,是多么温柔体贴,多么尊老爱幼,我救了她一次,她整整给我谈了一晚上琴……”

    说到这里,火龙道人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怀恋的滋味,何恒瞥了他一下,对着他大腿猛地一掐道:“该醒醒了,人家根本没鸟你的意思,你暗示了一晚上,她都没想过拜你为师,别自作多情了。”

    “哎呦喂!”火龙道人惨叫一声,捂着大腿道:“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不懂得尊重我这等德高望重的得道高人,你是这样,那个小姑娘也是这样,她要是肯求求我,老道我昨天晚上就勉为其难收她做个记名弟子了,传她一点功夫,好在这乱世安生!可她一开始表现的那么聪明,后来这么就一点都没有看出老道我的意思?”

    “那是因为人家根本不想习武,也对你这个脏兮兮的臭道士没兴趣。”何恒无情的揭露了真相。

    火龙道人无奈叹道:“看来我也只能继续教导你这个小鬼了。”

    何恒讥笑道:“你现在肚子里还有多少东西可以教我?”

    “这……”火龙道人一时语塞,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神情猛地严肃了下来,目光环顾四周。

    “怎么了?”何恒也收起一切遮掩的情绪,肃穆的望着火龙道人。

    火龙道人没有回答他的话,凝视了一下四面八方后道:“我的一个老朋友来找我了!没想到才十年时间,他就已经跨过了最后一步,我当初可是花了整整三十年才做到的!”

    何恒心里隐然有些猜测,却还是问道:“你的老朋友,是谁?”

    火龙道人摇头道:“不要多问,待会你就知道了。”

    这般说着,他带着何恒迅速走出临安城去,来到一次荒无人烟的野地里,对着天空猛地吼道:“你既然都来了,怎么还不现身?”

    火龙道人此话一出之后,空荡的虚空之上,一道白衣身影猛地出现,看不清样貌,只见一双深邃如星空的眸子,带着无尽的天地至理,他负手而立,平淡的注视着火龙道人,目光扫视了一下,在何恒身上停了下来,淡淡道:“此子不错。”

    火龙道人冷哼一声,身影也是跃向空中,喝道:“我的徒儿自然不错,我想这个世界上恐怕再没有比他更出色的人了!”

    那人点了点头道:“的确,我本以为厉灵之甥传鹰就是当世第一的天才,能继你我之后跨过那一关,可是你这徒儿却比他更有天资,将来甚至可以超越你我,成为我道门一位空前绝后的大宗师。”

    他深邃的目光下,似是把握到了些许未来的片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