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火龙道人用了什么方法,随便拾缀了两个看门的护卫之后,他带着何恒大摇大摆的走进飘香楼。

    一路上每个人看他们的目光都是怪异无比的,实在是他们两个打扮的太过标新立异。

    一般来说,来这飘香楼的不是有钱的公子哥,要么就是一些江湖人士。

    从未有过出家之人来此风尘之地,而火龙道人和何恒不仅仅是出家人,而且还是一老一少,尤其是火龙道人衣服上那股可能几十上百年没有洗过的味道,简直太过惊悚。

    不过何恒与火龙道人都不是在意别人看法的人,即使被一干人指指点点的,二人依旧惬意的找了张桌子坐下,火龙道人大吼一声,让人上酒菜。

    然后他笑眯眯的看向何恒:“徒儿啊,要不要师父给你叫个姑娘破了童男之身?”

    “貌似师父你也还是童男吧,还是让您先来吧!”何恒冷语回了回去,让火龙道人不禁老脸一红。

    他急忙指着桌上的饭菜道:“小孩子家家说什么话,吃菜吃菜!”

    “呵!”何恒对他笑了笑,大口的吃着桌上的饭菜。

    虽然以他这具身体现在的功力,几天不吃饭也不碍事,但无奈他现在年纪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自然要多吃一点。

    于是乎,出现了一个吓人的场景,一个**岁的小孩子一个人吃了半桌子菜,那狼吞虎咽,那风卷残云,简直让附近的人目瞪口呆。

    “他的肚子是怎么装的下那么多东西的?”有人骇然道。

    火龙道人见此却是大急,连忙叫道:“臭小子,给师父留一点!”

    何恒不屑叫道:“手快有,手慢无!”

    二人疯狂吃喝间,几道身影径直在他们旁边走过,其中一人看着火龙道人邋遢的样子,皱眉道:“哪来的叫花子,居然在这里大吃大喝?”

    他旁边一人看了看火龙道人,面上也是露出一丝不喜,但却没有发作,对那人道:“白兄你不要和这种人计较了,实在有**份,咱们还是上去吧,难得高姑娘愿意为我们奏琴,还是不要让她久等了。”

    那个白姓之人点了点头,没有在看何恒二人一眼,随着其他几人上了二楼。

    待几人走后,何恒轻轻抬头望向火龙道人,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道:“师父,刚刚那个小子对你似乎很不屑啊!”

    火龙道人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道:“那又怎样,这种货色你师父我不知道见过多少,才懒得和他们计较。”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火龙道人面色露出一种“世人皆醉,唯我独醒”的悲伤之感,然后忽道:“徒儿,他们刚刚说的那个高姑娘似乎是这里的一个名妓,据说还是卖艺不卖身那种,弹得一手好琴,咱们也去见一见?”

    “你觉得他们会放我们两个上去吗?”何恒指了指守在楼道口的两个大汉道。

    火龙道人哈哈一笑:“徒弟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装了,以你我的境界难道还做不到‘正立无影’,那两个只是稍微练就一点武功的看守怎么可能发现咱们?”

    何恒白了他一眼,身影顿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不过他现在才八岁的年纪,个子太小,倒也没有人注意到。火龙道人就比较尴尬了,只好找了个茅房,然后身影消失。

    ……

    二楼之上,一处包厢之里。

    刚刚那几个人正坐于其中,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高典静她什么意思,到现在还不出来,给她几分薄面,她就真当自己是圣女了?不过一个婊~子而已,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那白姓青年猛地一喝,吓得所有人一跳。

    一个妇人连忙走了入来道:“官爷还望你多包涵,高姑娘今日身子不适,不能前来奏琴。”

    白刃天冷冷看了她一样,一掌劈在桌上,硬把那坚硬的酸枝所做的桌子切下一角,霍然站起身来,众人一齐色变,见那角断处,平滑整洁,皆暗忖此人果有惊人绝技。

    白刃天盯紧那几乎吓得晕去的妇人道:“如果在一柱香之内,不见高典静,我就拆了你的飘香楼。”

    此人出生名门,师父更是震慑一方的绝顶高手,乃是江湖上近来的新星之一,其他等人见他动了真怒,都不敢上前劝阻。

    何恒与火龙道人在一个角落看的分明,不禁咂嘴道:“这个家伙本事没有多少,脾气还挺大。”

    火龙道人嘲讽道:“真正有本事的哪个不是修养极高,脾气大的人从来都是没有多少本事的。”

    在他二人眼里,这个号称武林新星的白刃天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

    按照火龙道人的说法,当初大宋官家找他去讲道,他都没有鸟他一次,然后那皇帝还特意派人送了他万两黄金。

    他二人谈笑间,蓦然一个身形优美的绝色丽人,手抱古琴,盈盈走人房中,也不望厅房内众人,便把古琴放在厅中已布置好的琴台上,席地坐下,这才抬起头,众人眼前一亮,只见清丽脱俗的脸上,带著无限的哀怨。

    高典静眼光扫射了四周一下,才转到白刃天身上道:“白爷平日见你儒雅温文,善体人意,原来却是这样火爆的脾气,我等弱女子养命之所,竟也难以保存。”

    她声线极美,语气中暗含深意,软硬兼施,就是白刃天再狂傲,此刻也哑口无言。

    火龙道人在上面看了看高典静数眼,然后道:“此女倒是不错,有着一股灵气,出淤泥而不染,而且在这种地方长大,心智也是成熟,不错不错。”

    何恒也是点了点头,这些年他通过火龙道人给他讲的一些江湖上的消息,早已知道这方世界就是“破碎虚空”,而眼前这个高典静就是传鹰日后的红颜知己之一。

    不过也仅此而已,以何恒今时今日的修为和境界,即使是传鹰也不足以让他高看多少,这方世界除了眼前这个看似疯癫的火龙道人,还有就是那位堪称黄系世界破碎级别第一人的无上宗师令东来值得他认真对待了。

    “不过既然到了这个世界,那战神图录也就绝跑不了了,我有种预感,战神殿就是我的一个重要机缘。”何恒心里思忖时,只见场中高典静盈盈一笑,已然坐于白刃天几人对面,玉指抚琴间,一股仿佛天籁的旋律响彻在这屋中。

    琴音仿佛空谷幽兰,清新淡雅,沁人心脾,一声声波动下,仿佛与人心灵跳动的频率共振,忍不住进入一种忘我的状态,遗忘尘世一切烦扰,洗涤心灵。

    火龙道人也是难得赞许道:“此女的琴技已然超越了技艺,步入了以声乐入道的境界,实在难得。可惜,她没有练武,否则至少也是一代宗师的成就。”

    “既然师父这么喜欢她,不如就收为弟子吧,恰好给我添个师妹。”何恒眯眼道。

    “什么师妹,她年纪明明比你大!”火龙道人摇头道:“我隐仙派功法对资质的要求太大,她虽不错,但比起徒弟你却是差了天地一般的距离,更何况我已经有了你这个徒弟,已然不需要其他了。”

    何恒噢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这时,高典静一曲奏罢,白刃天几人都是依依不舍的在那空灵琴声中清醒出来。

    高典静看了他们一眼,委委笑道:“几位爷,一曲已罢,典静身体不适,就先告辞了。”

    她说完话后,起身收琴就欲走人,白刃天的身影却是出现在她身前,笑道:“高小姐你不要急着走啊,如此良辰美景,不如你我共饮一杯吧。”

    这般说着,他拿起一个酒杯,就递往高典静那里,却不料后者平淡的看着他,半点都没有接下的意思。

    “高小姐这是不愿意给面子喽?”白刃天冷淡一笑,隐然有一股杀气涌出。

    高典静无奈一叹,眸眼盯着白刃天道:“典静身体不适,不宜饮酒,白爷你何必与我一个弱女子为难?”

    白刃天轻轻一笑:“白某自然也不愿为难高小姐,只是实在难遏心中的仰慕之情,欲与高小姐把酒言欢,还请见谅。”

    这般说着,白刃天把手中酒杯放到高典静面前,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一股寒意涌动着。

    其他人都不敢说任何话,高典静的眼中眼里弥漫起一点哀意,惹人怜惜却动摇不了白刃天。

    就在她准备屈服之际,一道气劲陡然凌空而来,恰好打中白刃天手腕之上,他吃痛一叫,手里酒杯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白刃天大吼一声,环顾四周道:“何人偷袭?鬼鬼祟祟的,给我出来!”

    其余几人也是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搜寻着,高典静也是面色一惊,然后慢慢的退出这房门。

    蓬!

    又是一道剧烈的气劲涌动,恰好落至白刃天胸口之上,让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面色分外狰狞。

    “可恶,是哪个藏头露尾的鼠辈,给白某出来!”白刃天大喝着,身上涌起狂暴的气劲,拍向四面八方,却没有打中一人,倒是把他几个同伴吓得不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爹地请你温柔点  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