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十六章 青楼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十六章 青楼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以我之精,合天地万物之精,譬如万水可合为一水。以我之神,合天地万物之神,譬如万火可合为一火。以我之魄,譬如金之为物,可合异金而镕之为一金。以我之魂,合天地万物之魂,合天地万物之魄譬如木之为物,可接异木而生之为一木。则天地万物,皆吾精吾神吾魄吾魂。何者死?何者生?此为‘合大造化于一身’之法,皆是炼神还虚、练虚合道之妙要。其下手在于澄心遣欲从而守一进而虚无。虚极静笃,泯思虑情识知意而一归于虚无之境界。徒儿你可明白?”

    火龙道人盘坐于一处山峰之顶,目光看向眼前已经八岁的何恒。

    何恒虽然还是幼童模样,但此刻脸上却充满了严肃,回答道:“修一己真阳之炁,以接天地真阳之炁;盗天地虚无之机,以补我神炁之真机。教人无所有,无所为,无所执,虚之极而无之极,从而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内不见我,外不见人,一无所见,则我通天地,天地通我,我与天地,似契似离,同于大通,‘浑人我,同天地’。师父我说的可对?”

    火龙道人沉默了好半会,最后面色僵硬的叹息道:“不错不错,你说的太对了,太对了!老道我几百年才成就的境界,你居然几年就领悟了,我那几百年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说到最后,火龙道人有种在这山峰上跳下去的冲动。

    天知道他这几年是什么心情,天天被自己徒儿打击的不要不要的。

    时至今日,他自问除了一身几百年积累下来的功力以外,其他方面已经没有一点可以胜过他了。

    “天才的世界果然不是我这种普通人可以理解的啊!”火龙道人此刻终于有种岁月沧桑,他已经老了的感觉,跟不上时代了。

    他几百年的积累,居……居然被一个小孩子在几年里掏光了。

    “师父你怎么了?”何恒看着火龙道人一阵青一阵紫的面色,似是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火龙道人摇了摇头,然后道:“徒儿啊,你回去收拾一下,师父决定明天带你出去游历一番。”

    他才不会承认,其实是他已经没有东西好教了,才准备带何恒出去,否则重复以前已经教过的东西,他的面子往那里搁?

    第二天一早,何恒就告别了这一世的父母,与火龙道人一同外出游历。

    “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师父教你的东西虽然都是至理名言,蕴含天地根本,但也需要你多多观察自然,感受这天地的一草一木,领会其中真谛,才可臻至武道化境,登峰造极。”火龙道人指着一片荒郊野外,抚须笑道。

    何恒“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某处湖面发呆了一会儿,立刻堪入“忘我”的境界,修为再次提升了许多。

    再然后,他对火龙道人露出白皙如玉的牙齿嘻笑道:“师父你说的好对,我看了一下这湖水就有着无穷无尽的感悟,功力一下子就进步了好多。”

    “这……”火龙道人有种想哭的冲动,他不过随便说说而已,怎么,怎么……

    何恒是不会告诉他,其实他有着几世的积累,论境界绝不属于火龙道人他本人,其教的那些东西自然学的快,功力也远超乎火龙道人的想象,刚刚只不过是展露了一些,然后把火龙道人惊住了。

    火龙道人发愣间,何恒好奇的问道:“师父,咱们这一次到底要去那里啊!”

    火龙道人陡然回过神来,面色有些忧郁道:“大宋三百气数已尽,灭亡只在这一两年了,这一次我带你去看一看那临安城吧,这可能是你我生平最后一次看这大宋京城了,以后就是元人的地盘了。唉!”

    火龙道人的心情有些压抑,他本就是宋初之人,在华山遇陈希夷,得入隐仙派,修道三百载,可以说是大宋兴衰的从头至尾的见证者,对于这个国家有着深厚的感情,只是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就此破灭。

    “命数,定数啊!”火龙道人幽幽一叹,如果他愿意舍弃三百年修行之果,自然可以替大宋再延百年基业,只是这又有什么用?大宋的根子早就烂了。

    一帮昏君奸臣成天奢靡,不知内忧外患,不思祖宗国耻,不思夺回故地,只把杭州作汴州。这样的王朝,本就该灭了,只是苦了百姓而已。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何恒与火龙道人一路北上,由福建沿海至后来的浙江杭州,如今的临安城,总共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宋末元初之年,天下战乱动荡,百姓流离失所,到处都是饥荒与流民,各种所谓“义军”揭竿而起,但本质却只是一伙强盗,战火纷飞间,苦的从来只有普通的老百姓。

    何恒与火龙道人都不是多愁善感之人,虽然对于这些种种情况看在眼里,却也没有想过去做些什么。

    道门之修行,终究在于己身的超脱,对于外事外物或许会有些许所谓的“情感”,但也仅此而已。

    临安作为大宋的都城,也是此刻这个世界最为繁荣昌盛的城市,宋朝本就是华夏历史上经济最为鼎盛的时候。

    来到这里,你绝对想象不到外面世界的战火纷飞,繁华与奢靡早已腐朽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乃至整个国家。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京城之地如此昌盛,谁又可以想象外面百姓疾苦呢?”火龙道人幽幽一叹,带着何恒进入城中。

    在宋朝,道人的地位乃是非常高的,何恒二个道人一路之下自然是畅行无阻,来到了城内。

    何恒看了看人来人往的街道,问道:“师父,咱们现在该去哪里?”

    火龙道人想了想道:“原本这临安城里还有我几个老朋友,只是现在大宋亡国气象已成,打到这临安城也不过一两年左右的事情了,他们几个老油条早就各奔东西了,我倒也没有落脚的之处,看来也只好找家客栈了。”

    “噢,那然后我们该做什么?”何恒又问道。

    火龙道人神秘一笑:“既然来了这京城,自然要好好玩一玩,今晚我带你出去见一见世面!”

    “切,什么世面我没有见过,师父你别忽悠我,你知道的我也都知道。”何恒不屑道。

    这句话恰好踩在火龙道人痛脚,被徒弟几年间掏空了自己几百年的所学,乃是他认为的一生最大的耻辱。

    “哼,这个世面绝对是你从未见过的,小屁孩!”火龙道人把脸一摆,拽着何恒就走向一个客栈。

    何恒好奇道:“究竟是什么地方啊?”

    火龙道人贼笑的吐出两个字:“青楼!”

    “啊!”

    ……

    夜里的临安城依旧是灯红酒绿,各种灯光照的大街仿佛白昼,不愧为这个时间世界上最为繁华之地。

    何恒被火龙道人强行带到一处街道上,他们的前面就是杭州最为出名的青楼飘香楼。

    “师父,你不是说我道门最忌女色,你怎么今天要带我来这种污垢之地?”何恒不解道。

    火龙道人郑重其事道:“女色当然不能碰,否则决定必有大祸的,师父就是为了锻炼你对此的抵抗力,所以今天才带你来此,你可明白为师的一片苦心?”

    “真的吗?”何恒很是怀疑火龙道人的节操。

    火龙道人瞪了他一眼:“为师说的话,难道还有假?”

    这般说着,他一把拽着何恒就往飘香楼里走去。

    然后,他们被两个人护卫拦住了。

    “对不起,这里是不允许出家人进的。”有个护卫看着火龙道人脏兮兮的道袍道。

    火龙道人眼睛一瞪,大吼道:“凭什么不让贫道进,你们这是歧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