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我看你骨骼惊奇,仪表堂堂,必然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可愿与贫道做个徒弟?”

    何恒无语的看着眼前这个邋遢道人把他当小孩子哄,撇了撇嘴,才四岁的他小脸圆嘟嘟的,分外可爱。

    然后,那个无良道人就把他的罪恶之手放入了他的脸蛋之上。

    即使以何恒的心境,对眼前这个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的猥琐老道也是无语。

    “哈哈哈哈,小孩子不错,不愧是我火龙道人的徒弟。”那道人哈哈一笑,一把抱起何恒,放入他那脏兮兮的怀中。

    “这衣服多少年没有洗了?”闻着一股恶臭味,何恒有一种作呕的冲动。

    他不明白,眼前这个已然达至元神大成,道胎雏形,随时随地都可以突破道胎境,破空而去的道人,以他的功力本应该是一尘不染的,怎么就喜欢故意把自己搞得脏兮兮的,还不自觉的把别人抱入怀里,去你他妈的!

    何恒感觉自己这具被他自娘胎里就苦心调养,保留的先天之体,此刻就要被这道人污染了。

    那道人却完全没有理会有理会他感受的意思,两只沾满尘土的恶魔之手在他身上捏了又捏。

    虽然知道他在检查自己的根骨、资质,但何恒还是有种和他干一架的冲动,虽然他此刻肯定打不过他。

    在多番的捏试之后,那自称火龙的道人大笑了三声道:“好好好,我隐仙派后继有人了。”

    这般说着,火龙道人直接带着何恒去见了他这一世的父母。

    宋朝崇道,道人在此时的地位颇高,而且火龙道人虽然卖相不咋样,但一身本身却是实实在在的,几下子就折服了何恒这一世的父母,让他们同意其收何恒为徒。

    “嗯,此子叫做张子冲?这个名字不好,与我道门精义不和,且让贫道再给他起个名字吧!”火龙道人亲抚长须道。

    何恒这一世的父母点头道:“还请道长赐名。”

    火龙道人想了想,忽道:“就叫做三丰吧!道号,玄玄子!”

    “张三丰?”何恒父母对视一眼,一齐点头道:“多谢道长。”

    “二位不必多礼。”火龙道人看了看这村庄道:“贫道这两年会住在这附近,亲自教导三丰的,你们不必担心,等他年纪大一点我再带他出去游历。”

    “那就多谢道长了。”

    ……

    何恒多了一个师父,他心里算不上反感,以他现在的心境,虽不喜欢火龙道人这邋里邋遢的样子,但也绝不讨厌。

    而且此人的确是个有真本事的人物,一身修为甚至比之当初的向雨田还要强上三分,境界上更是臻至了一种“浑人我,同天地”的至境。

    根据他的言语和一些信息,何恒发现,此人已经活了数百年之久,比向雨田还要老而不死。

    “不过,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居然就是道门最后一位大宗师张三丰!”

    道门自汉代初成,至唐宋之时步入极巅,在明末和清朝之后衰竭,元末明初就它最后的璀璨时刻。

    而张三丰就是这一时间出现的道门大宗师级别人物,道门气运最后的璀璨凝聚,论名气与成就,他还在还在陶弘景、陈希夷、王重阳、张紫阳、白玉禅等人之上。

    这一世,他就是居然这位空前绝后的绝代大宗师。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在何恒的脑袋上响彻,火龙道人笑眯眯的给了他一个爆栗,笑道:“徒弟你在想什么呢?”

    何恒摸了摸脑袋,平静道:“想你什么时候羽化登仙。”

    火龙道人顿时大怒,又是一个爆栗,何恒头上出现了两个对称的大包。

    “你欺负小孩子,不羞愧吗!”

    “你是我徒弟,自然是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不要拿那些酸儒的仁义道德来和我挤兑我,贫道不吃那一套,当年朱熹那家伙都说不过我,你就更不行了。”火龙道人笑眯眯的再次给了何恒一下。

    “记住,我们隐仙派最大宗旨就是随心所欲,想打谁就打谁!”火龙道人郑重其事道。

    “这是哪位祖师爷说的?”

    火龙道人郑重道:“自然是你师父我!”

    然后他看着一脸无语的何恒道:“现在,我来给你讲一讲我隐仙派的历史和优良传统。”

    何恒看向了难得严肃的火龙道人。

    “说起我隐仙派的历史,还得从我道门老祖太上老子说起,当初他西出函谷关,化胡为佛,传下道德五千言,令得之的尹喜开宗立派,这就是我隐仙派的由来了。”火龙道人带着一丝傲然道:“世人有言,道门全真最大,文始最高,这文始就是指的我们隐仙派。”

    何恒点了点头,对此说法他也是知道的,道门古往今来规模最大的就是全真道,而道法成就最高的则是文始派,不过之前他却没有想到所谓隐仙派其实是道门中最为神秘莫测的文始派。

    火龙道人继续道:“我隐仙派历代一脉单传,而且非有缘之人不传,非天纵奇才不传,非看的顺眼的人不传,所以从一代的尹喜到时至今日也不过传了五代,我是第四代,你就是第五代了。”

    “自春秋战国到现在可是有着一两千年了,怎么可能只有五代传人?”

    “那当然是因为我派历代祖师都是得道高人,个个活了几百上千年,然后在即将飞升之时再收徒传下道统的。”

    “噢,这么说师父你的的确确就要羽化飞升了。”

    “去你的,混小子你天天就知道咒我死,老道要清理门户!”火龙道人再次伸手打向何恒,然而他这一次却失手了。

    何恒虽然现在武功一点没有,但境界与眼力都摆在那儿,火龙道人用的又是打小孩子的实力,轻易间就被他躲了过去。

    “哎呦,看不出来,的确有两下子,不愧我徒弟,咱们再来!”火龙道人眼里,有些惊异,这一次他认真对待,何恒自然不幸被他抓住。

    “浑小子,落到我手里了吧,看我不好好拾缀你。”火龙道人哈哈大笑着。

    何恒的眼里闪过一缕精光。

    这个火龙道人的确怪的很,似疯似癫的,看来又是一个活了几百年三观不正的老家伙。不过此人对他却是没有什么恶意,所作所为也不过是为了满足一点恶趣味。

    一番折腾之后,火龙道人继续道:“现在我教你我隐仙派至高神功‘文始真经’。”

    何恒仔细聆听着,对于这个号称道门古往今来成就最高的文始派的典籍他也是很好奇的。

    火龙道人严肃道:“世间武功练气为上,我道门更是以‘炁’作为根本,练气之道为我道根基。然世人练气皆是以点会面,先打开一个个穴道,此为点;然后贯通经脉,成线;最后再会体内无穷经脉成面。但我派修行却是不同,乃是直接由面开始,以精神照看浑身,初步可达神不外驰,身心恍惚之功,所谓‘神不外驰气自定’,进而可达到以神御气的练神返虚境界。”

    何恒听后点了点头,他有点明白为什么隐仙派传人如此之少了,他们这个修行功法对天资的要求太高了,凡人都是炼精化气再炼气化神,然后再练神返虚、练虚合道,他这个却是直接跳过前面两个阶段,直接以阴神阳神练气,最后再合道自然,难度能不大吗。

    火龙道人也是知道自家功法的难度,补充道:“我派功法以资质悟性为重,这点我相信徒儿你是不会缺少的,但是也不要心急,按照我教你的口诀慢慢练习就是,欲速则不达,师父我当初也是花费了两年多才入门的。”

    就在火龙道人说话时,何恒悄然入定,按照他所说的法诀以精神“观照”全身,以面会点,刹那间天地灵气倒灌,仿佛潮汐一般,一缕先天真气在他四肢百骸里生成,点点曦光渗透而出,照得火龙道人眼睛一酸。

    “这……这就练成了?”火龙道人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当初可是花了两年才成功的,眼前这个,有……有一个时辰吗?

    何恒张开双眼,一缕精光浮现,憨态可掬的看向火龙道人:“师父,也没你说的那么难啊?”

    火龙道人感觉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就要喷出,然后突然猛地吼道:“给我出去,我要静一静!!”

    此刻的他,只感觉自己几百年都白活了,古波不兴的心境更是涌起了一种对人生的质疑。

    “妖孽啊!妖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