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流岚凝视着一地的玄门弟子,面有些肃穆,一双玉手轻轻抬起,引得天地元气倒灌而入,数十丈的空间里精气直人她手掌之中。

    “太素玄光,还元如一!”

    一股浩瀚的气势在她淡青衣裙裹挟下的娇躯中迸发而出,让何恒猛地感受到无穷压力,不禁后退数步。

    万流岚的双掌之上直接爆发出一抹璀璨的光芒,耀眼无比,却又很是柔和,给人一种自然清淡,生机勃勃的感觉。

    她玉指轻轻一点,那璀璨的光华就纷纷落入地上上百个玄门弟子身上。

    嗡——

    空间荡起一丝涟漪,一阵狂风裹挟,那些个玄门弟子都仿佛站立而起,晶莹的光芒落入他们身上,他们的伤口在刹那间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这就是道胎境的神通吗?活死人,肉白骨!”何恒有些震惊着。

    万流岚的面却逐渐凝重了下来,绝美的脸蛋上也出现了些苍白,忽对何恒道:“何师弟,那神师与神女都是法相境之上的强者,他们的化身虽然力量微弱,但根本还是法相境之上的力量,非我之力可以撼动。接下来我动用我还元道《性命洞源经》来驱除他们体内的力量,不可被打扰,你一定要注意。”

    何恒连忙点头道:“师姐放心,师弟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来此打扰你的。”

    万流岚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神情肃穆的看向前方,十指相扣间,结出一道玄妙的指印。

    蓬!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彻虚空,万流岚头顶之上一道华光涌动,仿佛湮流一般,其中盘坐着一个十四岁的少女虚影,代表着她的修为,道胎境十四重天。

    在这元神虚影出现之时,璀璨的流光环绕其身,氤氲九彩,玄之又玄。

    万流岚的身影变得模糊与朦胧,更添一分绝与诱惑,天空一阵轰鸣,一道巨大的光柱赫然出现,笼罩着诸多玄门弟子。

    何恒神情凝重的注视着她的施展,一直沉默不语。

    大概过了二十息左右,璀璨的光华陡地消失,万流岚面苍白无比,瘫倒在地上。

    何恒赶忙上前扶起她,询问道:“万师姐,你没事?”

    万流岚轻轻摇了摇头道:“没事,我只是有些脱力罢了。先前我也与几个力量比较强大的神师、神女化身一战过,消耗有点大。刚刚又强行施展了《性命洞源经》,所以才会这样,不过你不要担心,我马上就会恢复的。”

    何恒叹道:“万师姐你何必这样拼命,以你的神通完全可以直接把我们都带走,然后待恢复完成了再治疗啊!”

    万流岚螓首轻摇,柔声道:“他们的伤势都很重,我怕他们有些人坚持不到那个时候,我还元道历代以医道为本,生命为重,决不能见死不救。再说,我真的没事的。”

    何恒看了看身上的上百个三派弟子,他们的伤口此刻都已经痊愈,气也好了许多,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醒了。

    不过有些弟子是当时就被神师自爆下直接而死,也有在何恒离去的时间里伤重而亡,总共是十四个,何恒叹息一声,把他们的尸体单独移出,叫来附近县镇的官府之人,让他们弄了些个棺材,安置好之后,再让他们把那些昏迷的人都抬走到县衙之中。

    万流岚看着他的所作所为,尤其是凝视了那十四个死去的弟子一眼,不忍的惆怅道:“生命真是脆弱,他们本是大好年华,有着无数美丽的风景未曾经历,现在却这样凋逝了,实在可惜。”

    如果是别人说这话,何恒一定会认为她做作了,但是此话在万流岚口子说来,却是让何恒感觉到了一抹圣洁的光辉,让他这种状态内心有点黑暗的家伙产生了自渐形秽的感觉。

    “果然,我的人格还是太低劣了,不对,我从来就没有过人格这东西。”何恒摇了摇头,在万流岚这种充满了善与美的人面前,他这种人也只能感慨了。

    万流岚的恢复的确很快,何恒等了一会儿她的面就重新变得潮红起来,身上的光辉也不再黯淡,臻至一种浑圆无垢的状态。

    “想不到此次居然因祸得福,《真体圆成》更进了一步,即将步入大成的状态。”万流岚略带喜悦的对何恒道。

    “师姐果然天纵之才,在这个年纪,这个修为真体圆成大成,恐怕你是还元道上万年来的第一人了。”何恒心里一惊,连忙恭贺道。

    万流岚被何恒直接的吹捧弄得有些羞涩,轻轻摇了摇头道:“何师弟你过奖了。”

    何恒连叹道:“师姐你才是谦虚了。”

    还元道的“真体圆成”是不输真武派“玄天金阙**”的道体修炼之法,在玄门之中仅次于上三教中某一教的“与天同寿庄严体”,分小成、大成、圆满、终极四个境界,即使是还元道现任道主也不过是圆满极巅的境界,无法堪至终极,而万流岚居然在此时就要大成了。

    何恒还想说什么时,万流岚的面突然一变,何恒恰好看到,连忙问道:“万师姐你这是怎么了?”

    万流岚看了看何恒道:“刚刚我受到师门的传音,我玄门对那邪神的最后围剿已经彻底开始了。”

    “这是要发生真人级别的大战了?”何恒面一惊,从万流岚那里他也知道了,此次幕后之人的实力绝非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即使在洞真境中也是强者。

    万流岚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一次我玄门六派十二道出动了十余位洞真境的掌教真人,只为剿灭这一邪神。”

    “这不应该呀!只为一个神道余孽,我玄门还不至于出动如此之多的强者?”何恒有些震惊。

    要知道,玄门大派的掌教,即使在真人之中也是佼佼者,每一个更是都有各自门派的纯阳仙器在身,即使是纯阳真仙当面,也可稍微抵抗一二,如果只是对付一个洞真境巅峰的邪神,应该不需要这种阵容的。

    万流岚摇头道:“此次的邪神绝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他的背后好像是与一个我玄门追查了十万载之久的组织有关,这一次诸派掌教齐出,就是要顺藤摸瓜,一举摧毁这个组织,不光是十几位真人掌教,这一次通天剑宗的那位天下第一人还有太乙道、紫极道的两位,这三个纯阳榜上有名之人都有可能会出手,甚至我玄门最为虚无缥缈的上三教都可能要被惊动。”

    “背后的组织?”何恒猛地一惊,他的脑海之中此刻轰然出现了一道声音。

    “受我因果,你终有一天会遇到他,然后颠覆他,我在地狱等着他!”

    这是天髓的声音,他极其恶毒的声音喊到一个名字:“帝一!!”

    “可恶,我就知道没有免费的午餐,他当初把传承给我果然是有阴谋的!”何恒的面有些阴沉,天髓果然阴魂不散,早就挖好了坑给他,能够让玄门如此重视的势力,用屁股想也知道他的可怕,甚至有着不止一位的纯阳真仙,让他这种身板怎么搞?

    “何师弟,你怎么了?”看着何恒的面有些不对,万流岚关切的问道。

    何恒刹那反应过来,露出一方笑容道:“万师姐我没事,只是对那个组织比较震惊罢了,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可怕的势力值得我玄门这样重视。”

    万流岚柔声道:“何师弟你不用担心,我玄门才是大天世界正统,万万年来无人可撼。那个组织虽然强大,但十万年来也不过只能做一些偷鸡摸狗之事,躲着暗处,不敢与我玄门争锋,苟延残喘。”

    何恒轻轻点了点头,嘴里喃喃道:“九野!”

    ……

    与此同时,在此次瘟疫爆发之地的中心,一个巨大的神庙之中,无数百姓对着中央之中对着一尊与那“炎天之主”有着巨大相似的雕像不断膜拜着。

    化作神师、神女的柳士獐、星日马肃穆站在大殿之上,体外无穷璀璨法理光辉涌动。

    随着源源不断的百姓祭拜,上方那尊神像上的光辉越发璀璨与玄妙,神圣而庄严。

    突然,这神庙上方涌动起无穷惊雷,一大片汪洋雷海笼罩,遮天蔽日的乌云覆盖着,仿佛一片世界正在压迫而至。

    “什么人,竟敢在此装神弄鬼!”柳士獐仰天一吼,可怕的气势直冲云霄。

    “我看装神弄鬼的你们这些邪魔外道,老夫今日要灭了你们!”

    一股无形的浩瀚威压自天空上压下,俨然如一个天地之重,庞然伟力笼罩而下,柳士獐、星日马面大变,果断同时出手,演化无尽法理交织的海洋,冲上九霄之外。

    “噗!”下一刻,他们被那股可怕的力量直接拍飞出去,猛地吐出几口鲜血。

    “哈哈哈给,你们中看不中用啊!”一道伟岸身影在天空中慢慢走下,银白的长袍裹挟身躯,一双星眸冷看天地,身上涌动着无穷无尽的玄妙光辉,仿佛一片天地的浩瀚。

    他以冰冷的目光看了看下方,有数百上千万百姓被这可怕场景给吓得四处逃窜,他微微叹息一声,右手轻轻挥出,一道银光闪过,那上千万的百姓被瞬间转移到几十万里之外。

    这时,柳士獐、星日马二人也挣扎站起,看向这道银白的身影,大喝道:“你是玄门哪派掌教?”

    那道银白的身影冷冽看了看二人,默然道:“本座寰宇道,阳长生!”

    “原来是寰宇道当代掌教当面,失敬失敬!”柳士獐二人对视一眼,均没有丝毫敬意可言。

    阳长生不屑的扫视了他们一眼,喝道:“你们两个太弱了,还是让你们那位主子出来!”

    柳士獐二人冷哼一声,叫道:“要见我们天主,先赢了我们再说!”

    “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人自不量力呢?”寰宇道主阳长生轻轻一叹,猛地伸出手掌,对着身前轻轻一捏。

    “噗!”柳士獐二人顿时感觉到无尽的虚空都在对他们压迫过来,挤压的他们透不过气。

    “寰宇道的太虚大手印吗,果然厉害。”柳士獐二人只觉得自己那道胎与法相合一形成的法体道身此刻居然有一种破裂的驱散,二人连忙对视一眼,“嗯!”

    轰!

    他们挣扎着同时掐动一记法诀,身上洪流一般的力量涌动,与天地法理勾连,无穷可怕力量笼罩,化作一缕流光注入他们身后巨大的神像之中。

    顿时那高达四十九丈的巨大发出剧烈的轰鸣声,颤抖不息,有地裂山崩的异象,璀璨的光辉迸发而出,直冲九霄。

    阳长生“咦”了一下,轻喝道:“你们以为这吸纳了一点香火之力的神像就可对抗本座吗,真是不知所谓。”

    “能不能行,试一试就知道了。”柳士獐二人陡然大吼一声,身影融入那神像之中,璀璨的光华仿佛星河一般耀眼,猛地迸发无穷,笼罩向阳长生。

    “吼!”

    一声野兽般的低吼缭绕,有惊天动地之势,方圆数万里清晰可见,汪洋大海般的神光轰然而起,冲向前方。

    阳长生冷喝道:“这点本事也想对抗本座,可笑!太虚寰宇,镇压!”

    他的身上赫然出现一层层的空间,无穷无尽,每一个都是浩瀚无边,如同一方天地,极致的法理玄妙在其中交织,迸发出毁灭的力量。

    这一层层的空间出现时就轰然笼罩向冲天而起的巨大神像,欲把之永镇于此。

    “吼!”神像化作狰狞的巨影,无尽神光璀璨射出,无穷无尽,赫然冲向阳长生,无尽的符文化作利箭,破开层层虚空,穿透而出。

    狰狞的神灵虚影一拳轰然打出,破灭了一片片虚空,庞然如一方世界一样的伟力,碾压着逼近阳长生。

    “大胆邪神,休要放肆!”阳长生厉喝一声,无穷无尽的空间在他手上被极致挤压为一点,极致的扭曲与浓缩,蕴藏着惊天动地的伟力,他狠狠的砸向那神像头部。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大地都在轰鸣,那神像半边的身子都被炸裂掉了,一层层虚空穿透过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下堂王妃逆袭记  霸道帝少惹不得  魔尊的重生嫡妃  男神老公要抱抱  陆少的隐婚甜妻  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甜心V5:BOSS宠翻天  冷情帝少,轻轻亲  霸道权少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