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归县是太阿城附近的一个较大的县,原本有人口六十万,现在尚存二十二万多,感染瘟疫者二十万,算是一个重灾区。

    何恒五人随着一个阴神境的太阿城统领来到此处,被暮归县令带人迎接,然后看到具体情况,顿时有着被惊呆的感觉。

    满地的各种牲畜死尸,每一根草、每一株树都是枯萎凋谢的,死气沉沉。空气里充斥着一股腐朽、死寂的气息,让人作呕。

    “呕——”何恒沉默间,林芹、罗婉仪这两个女子已经承受不住,干呕了起来。

    何恒与林观、贺半开对视一眼,都看到了眼里的凝重。

    那位随同而来的太阿城阴神修者无奈叹道:“这还不算什么,要不是七天之前已经有过玄门的道胎境强者来此清理过,恐怕才算得上修罗地狱呢!当时几十万具腐朽的尸体堆积在一切,腐化的熏臭可恶连绵几十里,让人不忍直视啊!”

    “可不是嘛!这瘟疫实在太可怕了,即使是元神境界的高人要是不慎也会沾染上,虽然不至于致命,但也需废尽功力,花费数日才可逼除疫气。”这位是暮归县的县令,一个有着山羊胡的老者,上前叹息道:“要是一般的瘟疫,只有玄门的高人出手,基本上一场灵雨洗涤,就是彻底清除,但这一次这个却是只能遏制,然后不出数日就会复发,反反复复的,波及范围又这么大,根本逃不出,实在是无可奈何呀……”

    他的语气充满了忧愁与无奈,身体颤抖着,有些摇摇欲坠,看着自己治下的几十万百姓死去,自己却无能为力,这位已经一百余岁的阳神境县令有些支撑不住了。

    一方面是他年纪大了,修士在道胎境之前,本身的寿命最多也就两百岁,而那是指元神大成,道胎雏形者。而他这种阳神境最多也就一百五十岁的寿元,此人,本身距离寿尽就已经不远了,这一个月来更是日日夜夜操劳,此刻有些支撑不住了。

    林芹有些不忍的扶着眼前这位十分憔悴的暮归县令,安慰道:“老人家你不要太忧愁,相信我们宗门,很快就会派出更多的强者,到时候神通一出,什么瘟疫都得干干净净了。”

    “唉,希望如此吧!”那老者叹息一声,望向何恒几人道:“小老儿乃是贫苦出生,资质低下,幸得上一任城主大人看中,到了八十岁才突破阳神境,然后终生止步于此,如今痴长一百二十六岁,近日又被疫气入体过一次,大限已然不远。但小老儿我死不要紧,这暮归县几十万百姓却是需要人来管啊!还望几位一定要救下他们呀!”

    这般说着,他直接对何恒几人跪下,林观连忙上前搀扶起他:“老人家不要这样,我们既然受师门之命来此,自然会对这些百姓尽心尽力,尽可能的救治他们,这点您就放心吧!”

    “那就好,那就好!”那个山羊胡子的暮归县令抓紧了林观的手,叹道:“老夫申梦生,来此地做官三十余载,与这一草一木都是亲切,实在割舍不下啊!望几位上仙尽力救下这几十万百姓,多谢了!”

    灵州之地基本上都是几个玄门大派辖下的地区,故而此地百姓皆为下,而玄门之人为上,再加上玄门弟子都是修仙道,故而有“上仙”之称。

    林观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这老头有点要咽气的样子,连忙自怀里拿出一颗丹药,给他吞服之后,申老头才缓过一口气来。

    何恒与林观对视一眼,尽皆有些苦笑,然后何恒严肃的对其余四人道:“现在废话少说,救人要紧。”

    林观四人都点了点头,即使林芹这个一向话多的小姑娘现在都是一句话没有讲。

    何恒看向申梦生道:“申县令,我想让你现在就去带着那两万多没有感染瘟疫的百姓,把那些刚刚得瘟疫的与之前得瘟疫的,病情严重与轻微者都各自隔离开来。”

    “嗯,这等事情小老儿明白。”申梦生点了点头,然后就火速带人去办了。

    何恒继续道:“林观,带着你妹妹,赶紧把我们来时宁师兄给的三千枚解疫丹还有五千张涤垢符拿出,都先派发给那些情况最为严重的百姓。”

    “是!”林观二人看了看自己手中巨大的包裹,连忙随着一个官员而去。

    何恒再次看向贺半开二人,对罗婉仪道:“罗师姐你画符的速度是除我之外最快的,现在各地都是吃紧,我们得到的支援不可能太多了,还需自给自足,麻烦师姐马上去划涤尘符。”

    “是!”罗婉仪点了点头,立马寻了一处静室而去。

    何恒由于是五人中修为最高的,而且看起来也比较沉稳,现在已然是五人的头头了,他的分配倒是无人异议。

    待其他三人都是走后,何恒看向贺半开道:“贺师兄你就随我去搭建灵源柱吧!”

    贺半开点了点头,二人很快就来到县衙之外一次靠水的地方,拿出一件件东西,开始搭建起来。

    所谓的灵源柱,其实是一种可以批量生产的法器。这种法器本身没有多少威力,无法用于对敌,但其在医疗方面却是威能颇大。

    说说灵源柱,但实际上它不是个柱子。而是上下两个镜子,中间留有一个可以站人的地方。

    那两个镜子一阴一阳,一旦同时以真气发动,上下两个镜子同时发出奇异光芒,然后就会相互产生一种奇异的反应,对于祛除疫气、治疗伤口等等都是有着极大的益处。

    人只要站在它们共同组成的光柱之中,就会被其中的阵势吸引天地灵气洗涤身躯,暂时祛除着体内的疫气。

    此物由于杀伤力不存在,又是批量生产的,不算是什么珍贵的法器。真武派给每一组出来赈灾的弟子都派发了一个,只不过何恒等人受限于实力,即使运用此法器也最多祛除一个人体内一部分的疫气,大概可以延缓他们一两天的病情。

    这一两天,有可能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何恒与贺半开花费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才搭架会这个由诸多部件构成的劣质法器,然后开始了他们的行动。

    林芹与林观兄妹在给一万个病情最为严重的百姓派发好丹药与符水之后,来到县衙之时,就只见县衙门口排起了长龙,一个个奄奄一息的百姓在等待进入灵源柱之中祛除疫气。

    由于灵源柱需要正统的玄门功法所生真气催动,所以何恒与贺半开轮流着进行催动。

    虽然灵源柱本身是依靠阵势聚拢天地灵气的,所谓真气不过是个引子。但一天下来几万次输入真气,何恒这个扮猪吃虎的元神大成修为者还好,贺半开这个货真价实的阴神境就真的吃不消了,看见林观兄妹的到来,连忙叫他们过来换班。

    “喂,你怎么这么没用,才半天就不行了,看看何恒,他就一直没事。”林芹看着贺半开他一副劳累过度的样子,十分鄙视。

    贺半开有些尴尬的嘀咕道:“他是阳神境界,我是阴神境界,本来就不是一个等级嘛。”

    林芹小脸一歪道:“你说什么?没用就承认嘛,何须这样遮遮掩掩,我跟你说……”

    “芹儿你够了。”林观看着林芹的喋喋不休,连忙打断了她的话语。他虽然不爱说话,但其实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此刻有些歉意的看着贺半开道:“贺兄你辛苦了,让我来吧。你千万不要和我妹妹计较,她就是一说话就停不下来。”

    贺半开豪爽的摆了摆手道:“林师弟言重了,林芹师妹与我也是老相识了,我怎么不知道她的性格,不会记在心里的,多谢你替我倒班了,我去休息一下,晚上再来接替你。”

    “贺兄好走啊!”林观略带歉意的送贺半开离开,眼睛又瞪了瞪有些委屈的林芹,让后者嘴巴一撅,转头望向别处。

    在这尴尬之时,何恒看了看他们兄妹一眼,插嘴道:“你们两个不要在那里呆在了,赶紧过来帮忙,我也要休息休息了!”

    林观“噢”了一声,连忙上前接过何恒的班,给其后源源不断的百姓们催发着灵源柱。

    何恒再望了望还在委屈中的林芹,叫道:“不要愣着了,这里有我们就够了,你去和罗师姐准备符水吧!”

    林芹原本有点不满,但看了看那无数排队的百姓,面颊流露出些不忍,然后点了点头。

    带她走后,何恒来到林观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道:“林兄你也不容易啊!”

    林观的面色一僵,然后道:“其实小芹她除了性格直了点,喜欢说话了点,其他也没有多少毛病的。”

    这两个已经是最大的毛病了。

    何恒没有说什么,看着那源源不断涌来的得了瘟疫的百姓,突然问道:“不知林兄你对这次的情况如何看?”

    林观皱了皱眉头,然后道:“何师弟何出此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  重生之女神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