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何恒带着收拾好的一个包裹,来到仙室山脚下的一处广场之上,过了片刻,林芹与她哥哥林观还有另外一男一女结伴而来,与何恒汇合。

    “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何恒,梁洲人士,你们应该知道的。”林芹指着何恒看向那一男一女。

    何恒也是轻轻点了点头,露出一丝笑容道:“在下何恒,见过二位师兄师姐。”这两人都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很明显是比何恒早进门的。

    “何师弟多礼了,我们二人不敢当啊!”还是那女子先开的口:“我姓罗,贱名婉仪,入派已有五载。这位是贺半开,与我同时入派的,师弟你可是让我们两个有些汗颜,才二十岁不到就是阳神大成了,而我们两个二十三四的人还是停留于阴神境上,实在惭愧。”

    “师姐过誉了。”何恒谦虚一笑,与罗婉仪、贺半开二人交流了数句。

    这时,前方又是涌来大批的人,一个个也是带着包袱,与何恒他们差不多的样子。

    “他们这是也参加这个任务?”何恒问道。

    林芹点了点头:“由于这次瘟疫覆盖的地方太过辽阔,故而宗门派遣了诸多组弟子,每一组负责一个地方,我们要负责的就是灵州北部的太阿城那里。具体的情况还要等到了太阿城,跟那里的师兄们了解。”

    林观看着诸多人群:“既然如此,那我们赶紧走吧。”

    “嗯。”何恒点了点头。

    他们由于来的比较早,传送阵很快轮到他们了,一阵空间变化之后,他们就已经到了太阿城。

    在他们出了传送阵之后,当即就有一个身着真武派服饰的男子上前迎来,拿出一个表明身份的玉符道:“诸位师弟,你们总算到了,我在这里可是等了好久了!”

    林观上前问候道:“师弟林观,不知师兄如何称呼?”

    那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男子看了看何恒几人,然后道:“我姓孙,名古,你们叫我孙师兄就行。现在这太阿城附近都是宁计宁师兄负责,他是凝聚元神,即将步入道胎境的修为,被宗门派遣至此总管大小事宜的,刚刚他让我来这里接你们。”

    灵州地处大夏腹地,与那远在边境,与蛮荒接壤的梁洲不同,这里的强者数量明显不多。当初双江城的城主王盘龙可是道胎境巅峰的修为的,杀名赫赫,而这太阿城的城主也不过就是元神境界,与之不可同日而语,这就是两地的差距了。

    实在是梁洲之地地处大夏与蛮荒接壤之处,时常有魔门或者妖族出入,大夏在那里投入的力量远非是灵州可比。

    这也是宁计可以以元神境界就来主持一城事宜的原因,实在是这里根本没有多少强者,不需要道胎境镇压场面。

    不过从真武连元神境界的弟子都派出来主持一方事宜,可见此次瘟疫波及范围之大了,事态之急了。

    林芹上前给孙古介绍了一下几人的身份后,孙古有些急切道:“几位师弟莫要耽搁了,宁师兄还在等着我们。”

    何恒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们就先随孙师兄走吧。”

    林观几人点了点头,孙古带着他们绕过了几条巷子,大概穿行了几里之地,很快就到了城主府,宁计现在就这里。

    何恒与林观四人的面色都有些凝重,一路而来,他们也有点意识到此次瘟疫的严重性了。

    刚刚他们不过走过几条街道,就看见一个个屋子里尽是死尸,哀嚎与哭泣之声响彻各地,一种阴冷、腐朽的气血充斥在空中,让人胆颤心惊。

    一路上孙古也是不断的提醒他们千万小心,要以真气护住周身,否则可能会被充斥在空气之中的疫气入体。

    “总算到了。”孙古看着前面的高大的府邸,松了一口气,然后解释道:“这一次的瘟疫非同一般,除非是道胎境的超凡之身,否则即使我们的功力,在稍有不慎之下可能也会被疫气入侵,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而这城主府外被我真武派还有还元道的道胎境师兄布下过阵法,疫气难入,只有进入这里才算安全。”

    何恒吃惊问道:“这次的瘟疫真的这么可怕?要知道武道三彭境之后,就是无垢之体,百病不侵,这疫气居然可以影响到我们?”

    孙古摇了摇头道:“本来以我们功力,再加上门派的驱邪辟尘的道袍,一般的疫气是不可能对我等有什么影响的,但是这一次却是有着大大的不同,此瘟疫实在太过强大,出现不足一月,就已经波及近千万里之地,还在不断的扩张之中,实在太过可怕,即使是还元道的法相境长老亲自出手,都无法化解此瘟疫,只能遏制住它的趋势。”

    “什么?还元道的法相境长老曾经亲自出手过,也不能解决此瘟疫?”何恒蓦的一惊,要知道还元道乃是玄门一十二道之中药理方面最为登峰造极的门派,法相境更是有着化实为虚,化虚为实,触及天地根本道则的可怕神通,这等强者出手都解决不了问题,那事情就大发了。

    孙古叹息道:“要是只是一个两个或者几十几百人得此瘟疫,法相强者自然可以轻松解决。随便来一场灵雨,就可化解几百几千里之地的瘟疫。可是这一次的范围实在太大,波及人数也是太多,更可怕的是,这一瘟疫的是不知来源的,即使治好了,如果不是身出隔离阵法之中,马上就会再次感染。即使诸位道胎境师兄施展呼风唤雨之术,进行改天换地,把许多地方的一土一水尽数纯净,但也无法根除疫气。”

    “那宗门派我们前来又是干什么?以我们的能力也是做不了什么啊!”何恒疑惑道。

    孙古在手上拿出一张符纸道:“此乃苍天道的涤垢符,可以暂时压制住百姓体内的疫气,让他们等到还元道的强者们研制出可解此瘟疫的方法,而此符不是什么重要的符纂,阴神境以上尽数可画,这就是我们来此的意义,一天竭尽全力画符,大概可以让几百几千个百姓多撑数日。”

    罗婉仪拿着那符纸,蹙眉道:“这一个太阿城附近最起码也是数百万百姓,就凭我们几个,再加上其他一些师兄,一天也最多救下数万人,其他人该怎么办?”

    孙古叹息一声道:“那就看他们的造化了,我派还有还元、苍天等几个门派的道胎境强者都在四处奔波着,始终呼风唤雨之法,以灵水驱散疫气,虽然不能根本解决瘟疫,但每一次施展之后,都至少可以保一地数日安康,那些无缘得到符纸的百姓,只能等这个了。只是这方圆几百万里之道,我几大宗门虽派出了上千位道胎境师兄,但要轮到这里,也是要好多天的。”

    “那怎么办?”林芹不忍道,此刻她也收起了她玩闹的想法,为这些百姓悲恸。

    孙古叹息一声:“人力终有穷尽,即使法相强者都解决不了这个瘟疫,我们也只能尽尽人事,且看天命了!希望还元道的前辈早已破解开此疫气……”

    何恒等人陷入了沉默,如此巨大的瘟疫,除非玄门诸大派的掌教真人亲自出手,否则谁可以短时间破开?

    只是洞真境的强者放眼整个大天世界又有多少,岂会轻易出手。这等瘟疫虽然看似造成伤害巨大,但在那等人物眼里恐怕却是不值一提,从现在也只有几位法相强者出面就可看出,此事还不曾真正进入玄门诸派高层之眼。否则洞真境一出,施展斡旋造化,逆转生死的大神通,什么事情解决不了。

    林芹咬牙叹息一声,问道:“那大夏朝廷那什么态度,灵州之地虽然在中底臣的强者方面远远不如梁洲等地,但是九州各大州的州牧可都是洞真境修为,持掌一方九州鼎,威能在洞真境亦是绝巅,只要他们肯出手,这事情不是手到擒来?要知道,这些可都是大夏的子民……”

    孙古苦笑一声:“大夏朝廷也不知为何,在此事的态度始终都是不理不问,反正就是回答知道了,但是什么动作都没有,具体什么情况,你们还是问宁师兄吧!”

    何恒几人点了点头,随孙古进入城主府,这也是此刻太阿城附近所有玄门各派弟子集中之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爹地请你温柔点  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