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二章 奇怪的任务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二章 奇怪的任务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眨眼间,大天世界又是一年过去,又是到了春天。

    何恒这具身体已经十九岁了,武道元神境界大成,道胎雏形。当然,在外人看来却是阳神境界,这就赖诸天宝鉴之功了。

    昨夜下了一场小雨,仙室山上有些潮湿,一些新开的花瓣却是被吹打在地,一大早就有许多外门弟子起来打扫了。

    何恒结束了他的闭关,出门前往了仙室山后侧的藏经阁那里。

    一路上也遇到不少师兄弟,何恒这些日子进步快速,得到不少长老的嘉许,自然身份也就水涨船高了,再加上还是比较会做人,与这些真武弟子关系还是不错的,一一跟他们打过招呼,何恒到了藏经阁。

    作为在外山门的藏经阁,里面的功法自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都是一些基础类的武学和一些真武弟子的心得笔记,放在这里供人学习。

    何恒轻车熟路的与看守的一个道胎境师兄打了招呼,然后来到藏经阁三楼,开始翻阅起来。

    这里放的都是真武派历代弟子在道胎境之前留下的笔记,有着他们关于地法、天法境界的探索,对于道胎境的体悟,恰好是何恒现在所需的。

    与他现在的境界而言,那些不到道胎境的基础功法对他却是用处不多,各种武学也是用处不大。

    修行的最根本还是境界,武力、神通只是护道之用,而不是根本。

    何恒现在要做的就是荟萃诸多前辈师兄的心得,走出他那至关重要的一步。

    只不过,这却并非易事。

    翻看了半个时辰之后,何恒突然发现了一本年代较久,纸面都已经发黄的笔记。

    要知道这里的笔记用的纸可都是真武派特有的灵皂纸,一般保存个一千年都不会有任何变化,而这笔记居然发黄成这个样子,至少也是两三千前的了,这让何恒有了点兴趣。

    随意翻了几页,何恒发现此书乃是真武派六千多年之前的一位弟子所书,而此人主修的就是那门“太乙神门剑”。

    一万五千年前,真武派太乙神门剑流传出去,被苏氏祖先得到,流传了几十代,直到一万三千多年之前,苏氏出了一位绝世天才苏毓秀,天生道体,以此剑法一路高歌,直入纯阳境,成为当时大天世界散修第一人,天下第一剑。

    他证道之后,生平事迹被人发掘,关于这“太乙神门剑”的事情也是被挖出,六千年前恰好就是真武派研究此剑最为深入的时候。

    这一点伴随着数千年的投入无果,以及苏毓秀在三千年前被君如是斩于剑下之后才告一段落。

    在此人的笔记里,详细记载了许多他对太乙神门剑的探索,其中有一句引起了何恒的重视。

    “万物有所生,而独知守其根;百事有所出,而独知守其门……”何恒望着这一句,良久不语,陷入沉思之中,口里喃喃道:“生…出…根…门!诞生,出现,根源,门户?”

    就在何恒遐思之时,他的身后陡然有一人走来,看见何恒,喜道:“何师兄,你果然在这里!你知不知道,我找你好久了,从南山头找到北山头,再从前山找到这后山……”

    那是一个身着绿衣的女子,身材玲珑,面容精制,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轻轻扎在脑后,眼睛明亮透彻,整个人端庄秀丽,就是嘴巴一直不停,破坏了那种美感。

    何恒被自书中惊扰而出,皱眉的看着她道:“林芹,你找我有什么事?”

    “难道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吗?人家这么天生丽质的美少女,走到那里不都被一大群臭男人围着,肯亲自来找你已经是给你大面子了,你不要得寸进尺……”林芹双手插在腰间,撅着嘴气愤不已,“你不要跟我哥哥一样,他就成天不说话,所以才到现在都没有给我找个嫂子出来……”

    “停停停!”何恒打断了她的话语,认识林芹已经有一段时日了,他清楚的知道,要是不打断她,她甚至可以说上几个时辰,何恒绝没有兴趣与一个小女孩纠缠。

    “有事说事,没事你还是去找那些愿意与你玩的师兄弟吧,放过我……”

    “哼!”林芹撇了撇嘴,不高兴道:“何恒你怎么这样,无趣!”

    “那你赶紧走!”何恒赶紧送客道,眼睛再一次看向了他尚未看完的笔记。

    “喂,我这次找你是真的有事!”林芹急忙上前抓住何恒的手臂道,“你还不知道吧?师门最近有个任务,专门给我们道胎境之下的弟子完成。”

    “那又怎样,这不是很常见吗?”何恒皱眉道。

    林芹略带兴奋的笑道:“你不知道,这个任务和那些在山上的打杂、养灵草之类的闲杂任务不同,它是下山完成的!这样我们就可以趁机下山去逛逛了,来这个地方已经两年了,我早就想出去看看了!”

    何恒奇异道:“等等,宗门以前不是说道胎境之前以修行为重,都不可以接下山的任务吗?”

    林芹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次是为什么,但的的确确就是内门弟子皆可接下,只不过要至少五个人一组,其中有一个必须是阳神境界以上,所以我才来找你的。”

    “你不是有好多人追求,为什么不找他们,反而要来找我?”何恒淡淡道,眼里却是闪过一丝精光。

    林芹叹了口气:“那些家伙都是些废物,个个都没有阳神境修为,而且他们每个虽然都对我示好的样子,但内地里都存了龌龊心思,以为我不知道?哼,要是和他们一起出去,我才不放心。”

    “那你就放心我?”何恒有些诧异,他看起来难道是什么良善之辈!

    林芹一把抓住他的手,白了白眼道:“你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但却比那帮家伙可靠多了,最起码心思比较纯,不会想什么龌龊之事。赶紧给我走吧,跟着本姑娘,保管你在山下吃香的喝辣的!”

    “对不起,何某已经辟谷。”何恒轻轻摇了摇头,被林芹拉着出了藏经阁,这才想起了什么,急忙道:“你还没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任务呢?”

    “放心啦,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什么难度的,否则宗门也不会让我们做的,毕竟我们可是门派的花朵,真武的未来。”林芹不置可否着,摸了摸下巴道:“据我所知,乃是我灵州与定州交界之处,最近发生了一场大瘟疫,据说连波及数百万里之地,几十亿人被殃及,所以宗门让我们去救人,顺便协助调查瘟疫原因。”

    “瘟疫?这事情不应该是大夏朝廷来管的,怎么轮得到咱们宗门?”何恒有些不解,像瘟疫这种普通百姓的灾害,一向是九州名义上的统治者大夏王朝的事情,怎么看都不关他们的事情。

    林芹撇嘴道:“这我也不知道,貌似是大夏朝廷出了什么事,态度极其暧昧,就是对此事听之任之,所以那些百姓才求到我我们玄门各大派头上,不光我们,其他一些玄门同道也都会派遣弟子前去的,估计就是真传弟子人数不够,再加上瘟疫本身不是什么妖魔作祟的大事,所以宗门才准备锻炼一下我们的吧!”

    这九州之地虽名义上归属大夏王朝,但实际玄门各大派才是真正的主人,被万民供养,持掌着大半的气运。因此,玄门诸派相对应的也要对九州百姓负责,否则气运就会不稳。

    所以在大夏朝廷不管的情况下,玄门各派站出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大夏朝廷态度暧昧?瘟疫……这事情怎么听起来有内幕啊……”何恒皱着眉头,说实话,他是一点都不想掺和此事,只是无奈下山的机会难得,他也不得不选择出去迎难而上了。

    “希望不要真的有事啊!”何恒有点忧心忡忡的,跟着林芹去接下了任务,被通知是明天一早出发。

    “时间这么着急,看来瘟疫的情况已经很严重了,这还是不对劲啊!”何恒蹙眉的望着林芹。

    “有什么不对劲,救人如救火啊,宗门着急也是理所当然的!”林芹疑惑道。

    何恒摇了摇头:“一般这种凡人的瘟疫是不可能传播的这么快、这么急的,而且既然宗门已经发现了此事,按道理直接派遣一位道胎境巅峰或者法相境的强者前去,以治疗属性的真气大范围笼罩,什么瘟疫治不好?怎么会这么极其的派我们这些弟子去?”

    林芹听了何恒的话也是点了点头,咬了咬嘴唇道:“你说的的确有道理,但或许是其他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吧,宗门不会害我们的,你不要杞人忧天。”

    “但愿如此吧!”何恒的瞳孔有些深邃,在这次的事情里,他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味。

    “好了,早点回去准备一下吧,明天就要出发了!”林芹对何恒摆了摆手,身影消失在山路里。

    看着这有点大大咧咧的小姑娘离去的身影,何恒发出一声悠久沧桑的叹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