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我的人而来?石青璇的脸上顿时闪现出几分不妙。

    她连忙站起,警惕的看着何恒,虽然她知道这样做是没有什么用的,但还是忍不住对何恒报以提防,这是女性天生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

    何恒看着她的反应,哈哈笑道:“青璇你不要紧张,贫道乃是出家之人,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石青璇还是有点警惕,她可是知道自己的魅力的,而且这个时代的道士都是不戒婚配的。

    何恒轻轻一笑,面色化为了冰冷,凝视着她道:“贫道与其是为了青璇你来,倒不如说是因为你父亲……”

    “他……”石青璇蓦然想起了什么,面色有的惊恐。

    何恒陡然一叹,然后厉声道:“石之轩本是天纵之才,无论心智、武功、智慧、手段皆是当世无二,本来必可一统魔门,乃至匡伏天下,只可惜……他遇到了碧秀心。”

    “与之一战,他看似胜了,实际却是输了,赢了她的人,输了自己的心。”何恒负手惋叹道:“无情总被多情伤……石之轩他也应该发现了这一点,所以他内心挣扎着,最后成了现在的样子,一半是邪王,一半是圣僧慈父,侯希白与杨虚彦就是他人格的两种体现,终于……他还是害死了碧秀心,可这并没有让他心灵圆满……”

    “只因……还有你!”何恒冷冷望向石青璇:“碧秀心虽死,但神似她的你还在这个世上,石之轩他终究还是无法释怀,心里越发挣扎,心灵的破绽反而大,所以……”

    “所以你今天来,就是要替他除去我这个他心中最大破绽的?”石青璇绝美的面容上涌起一丝决然与凄凉,明亮的眸中泛起一丝雾气,直视着何恒,“以真人你的武功,青璇万万不是对手,你动手吧!”

    何恒眼里古波不兴的凝视着石青璇,淡淡道:“石之轩的破绽自然是要他自己来解决,借贫道之手又有何用?石兄,你说是吧……”

    何恒猛地把目光看向谷外,石青璇也是转身望去,只见一个面容带有忧郁之态的中年男子在密林之中沿着溪水而来,有着些许花白的头发难掩他的风采,深邃的眼睛望向石青璇,面色带有些慈祥、怜意,但又似是空洞,眸中深处乃是无穷的冰冷。

    看到来人,安隆陡地大叫一声,被那人瞪了一眼,再不敢说话。

    此人正是石之轩,何恒看到他的第一眼时就知道了他的变化,武功不光臻至了大宗师境界,阳神大成,更是隐隐有着阴阳合一,勘破天人的迹象。

    他精气神完美与自身身法乃至一举一动融合在了一起,这乃是步入大三合,天地人合一的征兆。

    “果然,向雨田拿邪帝舍利就是为了成就石之轩啊!这次可不是原著里被双龙消耗了大半的那种,凭借着完整的舍利,石之轩恐怕真的已经打破心灵的破绽,重新恢复到最初的状态,那个谈笑杀人的邪王。”何恒蓦然一叹,眼里流露出一分期待,这个世界上值得他期待的人已经不多了,石之轩算是一个了。

    这般想着,何恒对石之轩笑道:“石兄,好久不见啊!今日看石兄神采更甚往昔,贫道当真欣慰。”

    “这还赖玄微道兄之功,若非道兄给予的压力,石某也未必可以这么快下了决定,走出一场噩梦,得见本我,一窥天人极境。”石之轩蓦然一叹,望向石青璇,吟道:“三十年来寻刀剑,几回落叶又抽枝?今朝斩去心头尘,才知原来我是我!青璇,许久不见了啊……”

    石青璇眸中带着复杂,没有回答石之轩。

    何恒拍了拍手,赞道:“石兄一朝醒悟,回首往事三十载的风采的确惊艳,贫道与向雨田都不寂寞了。”

    石之轩摇了摇头:“只有到了这个境界,我才明白自己与道兄与邪帝的差距,终究还是差了一层天地,乃是鸿沟一般。好幸,石某也终已一窥此境,只差斩去最后一丝尘埃,便可得无垢道学,究破天人之极限。”

    这般说着,石之轩看向了石青璇,眸色平淡,充斥着肃杀。

    何恒微微一笑道:“石兄可是要斩破那最后一丝牵挂,证得忘情忘我的太上道心?”

    石之轩没有说话,看着他的女儿。

    石青璇眼角溢出一点晶莹的泪花,染花了白皙的面颊,咬牙望向石之轩:“你要杀我就来吧!反正你当初就是这么害死娘的,再多加一个我也没有关系,反正你心底不会有半点愧疚的!”

    石之轩默然注视着石青璇的脸庞,轻轻抬手擦干了眼角的泪珠,柔声道:“真的很像你娘啊,她当初败于我手之时也是这样倔强的求死的……”

    看了看石之轩,石青璇一把甩开了他的手,带着恨意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得到我的原谅吗?”

    安隆见此,厉喝一声:“小丫头片子你说什么呢,敢对石大哥如此无礼,大哥你不要犹豫了,小弟愿意代劳,马上结果了她!”

    石之轩猛地转过身来,眸中带着寒光,凝望了安隆一眼,不带任何情绪道:“你滚回地上去,我要做什么还不需要你来插嘴。”

    安隆怏怏地躺回原地,不断惨叫着。在刚才那一眼下,他看到了一个比他曾经的“石大哥”还要恐怖的存在,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何恒见此疑惑道:“不知石兄是作何打算,难道还斩不了这段情?那贫道就有的失望了……”

    石之轩猛地转身道:“石某要臻至无情无垢的道心还不需要杀女这种事,所谓忘情,从来都不是靠外因,只靠自己。只要石某是真的忘却了,何须再杀了她?”

    “石兄此言高论,精辟!”何恒点头道,只要心中无情,外界之人本就影响不了自我,“只是,石兄你真的可以做到吗?”

    石之轩闻言大笑一声:“这有何难?”

    就在这一瞬间,石之轩整个人的气质完完全全变了,冷酷、柔情、邪魅、慈祥、扭曲、森然等等气质一刹那融合为一,化成一个对立矛盾而又和谐统一,风度翩翩而又谈笑杀人的邪魔之王。

    宇宙虚空一阵轰鸣,天空风云有感,有雷霆霹雳。石之轩整个人一刹那与天地万物合为一体,气息飘散虚无,无尘无质,冥合万物。

    “原来如此,阴阳合一,元神自成,天地的终极奥秘?”石之轩感慨道,语气充满了虔诚,这是对无限天地、浩瀚天道的向往与礼赞。

    何恒笑道:“恭贺石兄得见本来真我,一窥天人之密,元神凝聚,破碎在望。”

    石之轩摇了摇头,叹道:“道兄在这条路上早已比石某走的太长太远,何必祝贺我?”

    何恒看了看有些惶恐的石青璇道:“不知石兄准备处置她?”

    石之轩看了看她,淡淡道:“与浩瀚无垠之天道相比,世间王朝兴灭,道统争锋,乃至可笑的人伦亲情皆是虚妄,太过空荡渺小,她已不是石某的破绽了,亦不需要杀她,让她走吧!”

    “大哥,这……”安隆想要说什么,被石之轩一掌拍了回去。

    石青璇眸中充斥着复杂的情绪,凝视了石之轩片刻,终究化为一声悠长的叹息。此时石之轩对她的态度比杀了她更要让她难受,要是石之轩真的杀了她,那还代表着她在石之轩眼里有着重要的地位,重要到要杀了她。

    而现在,石之轩却是已经不在意她了,与对待一个路人都没有两样,或者说……无视了她。

    她的恨,在他的眼中或许以后都是不值一提,一切爱与恨都是自作多情罢了。

    略带自嘲的叹息一声,石青璇有些惆怅般的走了,不知为何,她心里的爱与恨也已经荡然无存。

    何恒与石之轩在相互凝视着,看到了对方眼里那浩瀚的天地,无尽的虚空。

    石之轩首先道:“踏破天人之际,才知世事唯虚,破开这虚无才可见真实,石某也终究明白了道兄与向雨田的境界了。破碎虚空,破碎虚空!破碎的不仅仅是天地的虚空,也是自己的心里的虚与空,破开这永恒虚妄的世界,寻找到足以让我等心里满足,填补虚与空的天地。”

    何恒点头道:“石兄此言真正道破了破碎之真谛,世人皆以为破碎虚空只是离开这凡世,去往仙家福地,却不知破碎之根本还是求得心灵之大解脱,破开心中的虚与空,以无限真实、无穷奥秘之饱满填补己心的虚空,这才是真正的破碎虚空,而非简单的飞升上界。”

    简单而言,破碎虚空也就如同内外众妙之门一样,分成外虚空之飞升天外,内虚空之己心真实不虚,这才是真真切切的破碎之道,否则直接叫做白日飞升就行了。

    石之轩突然道:“道兄可知石某已经杀死了祝玉妍?她不自量力,以为区区玉石俱焚就可与石某同归于尽,却不知石某之境界早已不是她可企及的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  重生之女神的逆袭  读书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