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向雨田交流了一番,何恒与之十分融洽的谈天说地,丝毫看不出二人是要做生死之斗,反而像是一对老朋友一般。

    事实上,何恒与向雨田之间本就没有任何仇恨,他们的交战,原因只不过是:

    他是何恒,而他是向雨田!

    就是这么简单。

    这世间之事,又有几件是他们二人在乎的?

    何恒收回神念之后,看了一下地上的寇徐二人,没有做什么,径直走出这座小楼,望了望在外的鲁妙子,轻轻一笑,朝着飞马牧场的内堡而去。

    他正要走出此地,陡然发现,此地居然有一些外来人马,打的旗号赫然就是李唐和瓦岗寨。

    何恒猛地想起原著里这时候是李渊之女李秀宁与柴绍来此的,而且引来所谓的四大寇。

    “本来是不屑于对付你这种小角色的,但既然都让我遇到了,那就怪不得我了,毕竟,明年二月二我就要与向雨田决战了,在此之前还是助杨广把这个天下最大的反贼清理了吧,我与他也再无因果瓜葛了。”

    何恒这样一想,径直走入内堡大厅之内,沿路数百个侍卫、仆人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武道修到何恒这一地步,已经可以称得上陆地仙神了,身融天地,正立无影,除非他自己想让人看见,否则谁又能发现他?

    一路走过,何恒很快来至大厅之中,此刻这里举行着宴会,一个衣着淡雅大方的女子坐于最上方,十分干练地与下面众人畅饮。

    坐在下方左侧的是飞马牧场的一干执事,而右侧带头的也是一女子,同样长的也是雍容华贵,秀丽绝美。

    “这就是双龙的美人儿场主商秀珣以及寇仲的初恋"qing ren"李秀宁了吗?”何恒径直走入大厅之前,她们的交谈还在继续,何恒细听了一会儿,确认无误之后,就直接走到李秀宁身前,双目看向她的眼睛。

    何恒深邃的眸中猛地爆发处一缕玄妙波动,这是刚刚在向雨田魔种身上学到的一点技巧,他的神念直接进入李秀宁脑海之中。

    李秀宁虽然武功也还不错,但又不是双龙那样开挂的,怎么可能抵挡何恒的神念,当即就被何恒入侵成功,在她脑海里值入一道命令之后,何恒满意一笑,再看了看这四周,没有再做任何,直接向外而去。

    从头至尾,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到来与所作所为,包括李秀宁本人,她只是感觉自己失神了片刻,然后继续与商秀珣交谈,殊不知自己的体内已被人做了手脚,将会毁了她之一切。

    这就是元神大圆满,临近道胎境的强者之威能,何恒今时今日之实力,要是让他与几十万大军正面对决,估计也只能杀个精疲力尽,最后真气耗光,万箭齐发之下成为筛子。

    毕竟他不是永动机,即使无时无刻不在汲取天地之力补充自身,但也有一个限度,当消耗的速度大大超越恢复的速度,他也只能耗成油尽灯枯了。

    当然,除非何恒脑子有病,才会正面与几十万大军作战,否则以他的实力,这个世界谁能留住他?

    何恒、向雨田这个级数强者的真正恐怖还是他们在精神力量上,种种操控人心,以及他们自身机动性,根本没有人可以发现他们。

    以这种实力,足以凭借一己之力摧毁一个国家,毕竟国家军队再强,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围着皇帝和诸多大臣。

    而对于何恒他们来说,刺杀这些人,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

    大业十四年秋,李唐六公主李秀宁突然谋逆,在议事之时悍然刺杀唐王李渊,功成之后,大呼其兄李世民之名,然后被当场格杀。

    本来以李渊的武功是不可能被人轻易刺杀的,但一来李秀宁是她女儿,他根本没有多少防备,以有心算无心下,一时措手不及。二来,何恒在给李秀宁做手脚时,直接在她体内留下了一道真气,在其动手之时,悍然加持在她身上。

    李秀宁本身的武功就不差,在何恒的暗中加持之下,一下子就臻至一个极高的境界,而李渊虽然功力也不弱,但无奈这些年奢靡之子,早已掏空了他,在他心爱的女儿突然投降下,自然是一瞬间就被重创,然后再被一刀解决。

    李渊死后,李唐整个分成两派,一派是李世民为首,他有整个梵门和部分关陇贵族的支持,这些年势力之大已经占据了李唐半壁江山,李渊在世之时都有些奈何不了他,更何况现在。

    只不过李渊长子李建成也非易与之辈,一方面乃是李渊亲封的世子,有着大义之名,得到诸多李阀原有之人的支持,其身后更有魔门的身影。

    一时间,因为李渊之死,李唐群龙无首,李建成、李世民兄弟为了夺权,在各方势力的推动下,相互争斗不息。

    而另一方面,杨广在集中精力平定了几个势力较少的反王之后,就趁着李唐内乱,悍然御驾亲征,兵锋直指太原。

    这些事情却是与何恒无关,离开了飞马牧场之后,他就在那周围徘徊了一下,找到了他的下一个目标。

    臭名昭著的四大寇。

    寸草不生向霸天,鸡犬不留房见鼎,焦土千里遇毛燥,鬼哭神号曹应龙。

    这四个民间神憎鬼厌的家伙,其实乃是石之轩在暗中操控的人,何恒这一次找他们就是要与石之轩联系一下。

    找到四大寇对于何恒来说并不难。

    此刻他们四个正在聚集一起,准备攻打飞马牧场,被几千马贼们簇拥着,热火朝天般商议着什么。

    何恒立于一处小山头上,目光冷冽地注视着下方,身影猛地一跃,已经出现在诸多马贼身前。

    这一次何恒没有隐藏身影,诸多马贼一下子就看见了他,在一开始的一惊之后,向霸天顿时开口大骂道:“小子你哪儿的,敢阻你爷爷我的路?”

    毛燥也是吼道:“小子胆儿呔肥,给爷爷死来!”

    一帮马贼们应和着,喧嚣无比。

    何恒无视了他们,看向四大寇之首,一直老神自在的曹应龙:“石之轩最近还好吗?麻烦替本人问候一下他!”

    曹应龙面色陡地一变,他与石之轩的关系根本没有第三个人知道,眼前此人究竟如何得知?看他的样子也绝非与石之轩有什么关系,那也就是说,他与石之轩的关系暴露了?

    仅仅在一瞬间,曹应龙就想了很多很多,然后当即下令道:“来人,杀了这小子!”

    其他三大寇见此连忙招呼着手下蜂拥而上,凶神恶煞的扑了上来。

    房见鼎首先策马而来,接着马的冲击力,一刀来势汹汹地劈向何恒额头,眼看就要落下。

    何恒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为什么这世上总有些人喜欢自不量力呢?”

    铿!

    房见鼎一刀恰好劈在何恒额头之上,迸发出璀璨火光,然后一声清脆的响声轰鸣。

    本来一刀劈中何恒,房见鼎还是洋洋得意的,在劈下之后,感觉到前面实实在在的阻碍,他更是兴奋。但是过了片刻,他就感觉不对了。

    “怎么没有鲜血溢出的声音,反而是金属断裂?”房见鼎疑惑间,猛地一看,一下子呆住了。

    何恒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额头上一点白印都没有,而房见鼎手中把柄百炼精钢所铸的宝刀,居然一下子碎成了一块块,洒落在地。

    房见鼎愣愣地看着手里的刀柄,一时说不出话来。

    何恒冰冷的面孔凝视着他,问道:“还有刀吗?继续呀!”

    房见鼎骇然大叫一声,策马就向后而去。

    何恒冷哼着,左手轻轻一张,房见鼎就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连人带马直接被何恒隔着几丈远拉了回去。

    “啊!”房见鼎惨叫一声,整个人在一股巨大的气劲挤压之下,顷刻化为血雾,而他座下的马儿却是半点事情都没有。

    其余三大寇和一干马贼见此,面色骇然,都猛地往后退了几步。

    何恒看向了曹应龙,淡淡道:“我刚刚说的话你记清楚了没有?”

    曹应龙咽了咽唾沫,连忙道:“这位道长…不,仙长您请放心,我一定如实把您的意思转告给邪王他老人家。”

    何恒点了点头:“告诉石之轩,贫道会在他女儿那里等着他的。”

    “是是是!小的一定会如实转告……”曹应龙可是深知何恒刚刚表现的那一手的厉害之处,常年浪迹黑道的他,见风使舵的本身不要太厉害,此刻不敢怠慢,连连点头哈腰。

    何恒深深看了看他一眼,然后猛地双手一张,向霸天与毛燥二人尖叫着被其一把隔空拽入空中,然后两声爆炸之音,他们直接化为了血雾。

    “要是有一点问题,他们就是你的榜样。”何恒的声音冰冷如极地之水,笼罩在曹应龙心头,曹应龙吓得连忙再三保证,绝对会按照他的吩咐,一字不漏的给石之轩传信。

    何恒满意的点了点头,身影消失在这里。

    曹应龙劫后余生的抹了抹汗,招呼着手下给尸骨无存的三大寇建个衣冠冢,然后面带忧色地去找石之轩了,其实他是十分不想见到石之轩这个恶魔的,只是今天他遇上了一个比石之轩更可怕的。

    何恒以狠辣手段解决了臭名昭著的四大寇之三之后,毫不在意的奔向蜀中,他要见一见石之轩的那个女儿,大唐最出名的奇女子石青璇,这也是石之轩他最大的心魔,坑了半生。

    他要看一看这一世有着向雨田调教的石之轩,能不能真正走出心魔,然后……弑女成道,堪入最圆满的境界,直入天人之境。

    对此,何恒很是期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爹地请你温柔点  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