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雨田之事暂且放下,当务之急还是对付梵门。”何恒摆了摆手道。

    王知远点头道:“此次梵门元气大伤,正是我等动手的好时机,万万不可让他们轻易喘过这口气来。”

    岐晖二人也是点头道:“现在我们这就带人去清理洛阳城附近的一切梵门寺院,尤其是静念禅院”

    “对,就是静念禅院,如果猜的没错,师妃暄还有其余三大秃驴,他们应该统统都在那里。”何恒眸中陡然闪过一丝精光,但随即遗憾的叹息一声:“我可以想到这点,恐怕他们自己也会明白,洛阳城里不安全,现在恐怕已经来不及抓住他们了,可惜可惜!”

    王知远宽慰道:“师弟无需这般,此次你重创梵门,这已经是我们数百年来道统之争的极大一次胜利。”

    “是啊,玄微道友天纵之才,小小年纪就有这般成就,将来必可带领我道门一举压过梵门,实现前所未有的一道独尊。”岐晖二人也是感慨。

    何恒摇头道:“几位道兄过誉了,这些全赖诸位鼎力相助,一切都是为了我道门千古之传承!”

    “此言大善。”

    ……

    道门诸位宗师以及杨广派来协助的大军横扫着洛阳城诸多寺院,逮捕着师妃暄等“逆党”,然而最终还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多少收获。

    只不过各大寺院都遭殃了,尤其是静念禅院,虽然他们早已人去楼空,但那么多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搬走的,其数百年积累的底蕴,一大半都被直接抄了,化为国库之中。

    灭梵之举继续展开,天下风起云涌。在杨广势力主要笼罩的中原与江南之地,几个月后就再不见一座寺庙,而诸多僧人要么被遣送还俗,要么就做了“德士”,洗去“蛮夷之气”。

    自然也有些硬骨头企图反抗,都都被杨广快速镇压了,梵门信众虽多,但真正愿意冒着对抗朝廷的罪名前去助他们的却没有几个。面对官府的力量,一般的百姓早早就明哲保身了,难道还指望这些小民有什么牺牲小我的精神吗?

    偶尔遇到几个死硬分子,就直接拆家灭族,杀鸡儆猴。

    不过,这种大好局面也只是在江南、中原一带,在其他地方,远离杨广势力笼罩之处,鸟这个命令的就没有几个了。

    所以也造成了大量僧众涌向关外之地或者南方海域的现象,杨广虽明令那些地方的官员禁止这些人进入,可无奈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杨广鞭长莫及,也难以奈何那些关陇贵族们的地域。

    不过这一事件也给以杨广为首的隋朝正统与关陇集团的明面斗争拉开了序幕。

    大业十一年秋,杨广赐死宇文述、宇文化及等父子四人,四大门阀之一的宇文阀烟消云散,这是杨广与关陇集团正式决裂的开端。

    其后,杨广以各种理由,接连处死上百位关陇官员及亲关陇官员,一时朝野震荡,谁都可以看出杨广的决心了。

    随后一年里,关陇几大家族为首,与杨广展开了一系列的明争暗斗,互有胜负,矛盾极速激烈。

    大业十二年冬,杨广召关陇贵族如今的领袖人物之一的李渊携带家属入朝觐见,李渊不从,杨广连派四道圣旨催促。

    却不料李渊怎么也不愿意,找各种理由推脱,杨广大怒,限令李渊一个月内必须前往洛阳认罪,否则以谋逆之罪论处。

    却不料,大业十三年开春之时,李渊悍然举旗谋反,以杨广昏庸为名,劝其退位,遥尊杨广次子杨暕为帝,带兵十万直击潼关。

    此次之后,杨广与关陇集团彻彻底底撕开了遮羞布,杨广令大将军来护儿为帅,统军三十万,前去平定李渊。

    同时,杨广下令查抄一切与李渊有过关系的官员,共计一千一百一十七人,这些官员绝大多数都是关陇集团之人,被杨广分批处死。

    来护儿大军与李渊在潼关那里展开对峙,交战数月,难分胜负。

    杨广不断地增派兵力,欲以一国之力碾压李渊,但却不料,因为李渊的带头作用,天下诸多“豪杰”也是开始揭竿而起,瓦岗寨、王世充、窦建德等等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隋末反王快速崛起,天下一时大乱,杨广不得不抽兵镇压诸多反王,无法全力镇压李渊,使得潼关的战场不断僵持着。

    当然,此刻的杨广也并非历史上的状态,他还坐拥中原与江南两处天下最为肥沃的土地,麾下大军百万,一己的实力就可比天下反王合在一起的力量。

    事实上,历史上的隋末之乱,其实还是这宇文化及弑君,杨广死后,才正式开始的,在那之前,杨广虽然岌岌可危,但依旧掌控着数十万禁军,若非宇文化及突然弑君,杨广绝对可以再撑好几年,毕竟隋朝的底子摆在那儿。

    而现在,杨广没有在高句丽那里耗费太多实力,又行灭梵之事,使得国库充盈,底层百姓的矛盾大为缓解,所以这次诸多起义的规模都比历史上不同程度的削弱了许多。毕竟,老百姓要是有饭吃,谁会冒死造反。

    不过此次隋末之乱虽然比不上历史上的规模,但论错综复杂,绝对不逊于原本的。

    梵门自梵清惠几人死后,师妃暄继任慈航静斋斋主之位,与四大圣僧之中剩下的三个将梵门的主体实力迁移出关外,在太原一带扎根,冲击了在当地的楼观道,为此,岐晖曾经数次找过何恒。

    李渊的谋反除了杨广的逼迫还有关陇集团的整体利益外,另外的很大原因就是梵门的推动了。

    而梵门在中原等地的大部分势力都被消灭,但底层根基却犹存,而且那些“德士”与还俗的僧人,谁知道有多少是在卧薪尝胆,韬光养晦?

    各地的不少起义军都是梵门在幕后做的推手。

    而魔门,石之轩这个精神病人,一人分演三个角色,不断在天下各地奔走,搅动风云,可谓忙的很。

    阴癸派祝玉妍更是投资诸多,林士弘、钱独观这些人哪个不是她的棋子。

    魔帅赵德言虽然远在突厥,但也不甘寂寞,巴陵帮的萧铣就是棋子。

    其他如刘武周、窦建德之辈,他们与突厥人之间也是关系匪浅。

    魔门其他人,如妖道辟尘、天君席应、安隆等人,他们也是心思各异,大明尊教更是在暗地搅风搅雨,各种牛鬼蛇神都在等场。

    还有岭南的宋缺,他当日被何恒重伤之后,不知是否是因为梵清惠的缘故,突然心智大变,也有蠢蠢欲动的迹象。

    再加上一个躲在暗地里,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想法的老怪物向雨田,这个天下混乱得简直可怕。

    只不过,就在这种时候,何恒却是在一心一意的闭关,丝毫没有理会外物的想法,静心参悟与宁道奇、宋缺二人一战之后的所得,研究《长生诀》与自师妃暄记忆里得到的《慈航剑典》,完全清心寡欲的样子。

    无论杨广与王知远他们怎么焦急的请他出关,何恒统统不理,一心一意求悟天道,破解六阳真解第八重以及自身凝聚道胎之法。

    就这样,时间到了大业十四年,这个原本历史上大隋灭亡,天下之争最为激烈的时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