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四十九章 邪帝之思维(为舵主残阳落川加)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四十九章 邪帝之思维(为舵主残阳落川加)

第四十九章 邪帝之思维(为舵主残阳落川加)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当何恒再回到他的老巢——杨广赐给他的那个道观的时候,王知远和另外几个道门高人已经在那里等候他了。

    何恒扫视了他们一下,发现几人的面色都有些焦急,语气平淡的问道:“师兄,看你们的样子,似乎出了什么事啊?”

    王知远叹道:“本来我们几个按照你的吩咐,前去与嘉祥等几个秃驴论道一番,一开始这事情也是顺利的,嘉祥、道信、智慧这三个秃驴的武功虽然不差,但也未必强过我们,但却没有想到,关键时刻,本来说好与我们协助的魔门高手,他们居然反目偷袭,我们损失好多弟子,无奈退走,不知也没有坏了师弟的大事?”

    何恒摇了摇头,安慰道:“师兄不必挂怀,师弟那里可是进展顺利,了空、帝心这两个秃驴,还有梵清惠、宁道奇,他们已经统统死在了我手上,只是可惜,宋缺被我重伤之后带着师妃暄跑了。”

    王知远等人被何恒这彪悍的战绩吓得目瞪口呆,一夜之间,道门最大的逆贼,中原第一高手的宁道奇、梵门之首的静念禅院与慈航静斋的两位首领,还有四大圣僧之一的帝心尊者居然被一人统统杀死,还顺便重伤了天刀宋缺,这他妈还是人吗?

    对于王知远他们惊骇的目光,何恒泰然受之,没有丝毫不适,淡淡道:“梵门此次元气大伤,恐怕就要狗急跳墙,有大动作了。”

    王知远的脸色凝重了三分,冲掉刚刚的喜悦,叹道:“虽然梵门这一次在高层上损失惨重,但在底层的根基犹存,杨广虽下令灭梵,有朝廷的配合,梵门的底层势力的确受到了极大的打压,但这无损其根基,数百年来,梵门扎根于天下,其之根本并非一朝一夕就可以动摇的。”

    一个中年道人也是一叹:“更为让人担忧的是,此次魔门居然倒向了梵门,此次出手对付我们,若是梵门、魔门的势力合在一起,这才是足以动摇天下的。”

    “岐道主你不要这么悲观,魔门虽然此次出手对付我们,但却未必代表他们与梵门会有什么合作,毕竟这两家可是有着数百年的恩怨,仇恨之大,远远在梵门与我道门的恩怨之上。”一个老道摇了摇,宽慰着那中年道人。

    此人姓姓张,乃是天师道当代道主,而那个岐姓道人就是楼观道的道主岐晖了。

    听着张道主之言,岐晖的面色有些缓解,但是还是充斥着一股愁意:“魔门能够助梵门一次,必然可以有第二次,乃至第三次,我们不可大意呀!”

    “这是自然。”王知远他们点头道。

    何恒望了望他们,忽道:“这次魔门突然转变态度,这其中恐怕有着蹊跷啊,未必是那么简单。”

    “噢,玄微道友有何高见?”岐晖问道。

    王知远他们也看向了何恒。

    何恒思忖道:“早先我们也与魔门合作过,那时我们的配合还是非常愉快的,可这一次他们取突兀反水,恐怕是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啊。”

    “重要的原因?”岐晖蹙眉道,“的确,应该是有一个原因,让魔门他们都不得不临时改变主意,对我们偷袭,否则要是他们早有准备,我们损失岂会只有这么一点?当然,也是之前魔门或许是本就要与我们合作,所以表现一切正常,我等才没有发现他们反水的迹象,导致被之偷袭得手。”

    与魔门合作,何恒等人自然是早有提防的,只是这次魔门是仓促之间决定偷袭道门的,即使他们自己一开始都不知道,道门几位宗师才没有发现,也正是因为魔门仓促的决定,所以他们偷袭的效果并不显著,只是解了梵门之围,却没有让道门有多少损失。

    “只不过,到底是什么原因,能够让乱成一团的魔门居然同时反水,做出一个决定?”岐晖疑惑着。

    要知道,魔门喜欢内斗的毛病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两派六道之间就整整分了三个阵营,一方以祝玉妍为首,乃是明面上的魔门老大,然后就是石之轩,他的武功乃是魔门第一,而魔帅赵德言隐在塞外之地,也是自成一派。

    其他如天君席应、妖道辟尘等也是各有异心,毕竟魔门本身就是一个松散的联盟罢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可以让这样一直内斗不断的人同时反水?

    何恒与王知远对视一眼,同时说出了一个名字:“向雨田!!”

    也只有这位活了两百多年的老怪物,邪中之帝,才可以让整个魔门都听命与他,因为他有这个实力,而魔门一向信奉弱肉强食的法则,讲究强者为尊。

    以向雨田的实力,即使以石之轩和祝玉妍的高傲,恐怕也是不得不低头。

    “你们是说邪帝向雨田?他难道还活着!”天师道主有些不可思议,他天师道自汉朝初代天师张道陵传立以来,历经数百年岁月,对于向雨田这个与当年天师孙恩同一时期的高手自然不会陌生。

    故而他们才感觉到了不可思议,距离天师孙恩那个时代,可是足足过去了两百年了,世间换了六七代人,向雨田怎么可能还活着?

    何恒凝重道:“向雨田当年得剑圣燕飞指点,早已洞彻仙门之谜,尽得破碎之道,远非凡俗之辈可比,活上两百载光阴也非不可思议。”

    王知远回忆道:“前段时间,老道就在扬州城那里感觉到了他的气息,恐怕此人沉寂数十载后又忍不住出来搅动风雨了。”

    “只是不知为什么他要与我等为难?”岐晖蹙眉道。

    王知远叹息道:“魔门之人本就个个性格古怪,不能以常理揣测,更何况向雨田这种魔中之魔……活了几百年他,心智与想法岂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的确,岁月最是无情与可怕,足以磨灭世间一切,包括最为无形的信念与思想。

    一个人如果活了几百上千年后,他的思想与性格根本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三观与大众估计不会有任何共同点了。

    这就仿佛风云里面的帝释天还有神,他们的心里扭曲地看似变态,然而这其实还算正常,最起码这两个还能正常思考,有着自己的目标,而不是疯了。

    在大天世界,可是不乏许多道胎境强者活了几百年后直接发疯的例子。

    毕竟大多数的道胎境都是凝聚的普通道胎,道途已断,修为难以寸进,长此以往下去,孕育出心魔,发疯等等都不算太过离奇。

    而在这等低级的世界,活了几百年,心里扭曲更是正常不过了,在大天世界,诸多道胎强者们都不算顶尖的存在,他们还有着诸多目标,以及很多实力不下于他们的同道作为道侣(道侣是指大道之上的伴侣,而不是夫妻)。

    而在这等世界,诸如向雨田他们这等人物,个个都可以算得上仙神一级,普通人与他们的差距太过巨大,生死尽在其掌控之下,龙不与蛇交,他们实在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的。

    而寻遍天地,他也难以找到可以与己身论道之辈,这样长久下去,谁都会感觉到天地的虚无、空洞、麻木,心里逐渐扭曲、变态,无法以常理揣测,何恒他自己也差不多有这种趋势,有种厌世之感,只不过他道心坚固,而且又在大天世界那等地方,有着无穷无尽的道路要走,所以面前还没有过于扭曲。

    在一般人看来,他们或许就是疯子、精神病了。然而,所谓的疯子、精神病,其实就是三观异与大众的人,所以才被世人排斥。

    这也是大天世界的强者一直强调道心修行的重要原因之一,你要是道心不够坚定,即使修为登峰造极,寿元无限,在漫漫岁月下,也被被光阴消磨的心灵,最后成为一头心理极端扭曲与变态的怪物。

    所谓纯阳之境,不朽的不仅仅是身躯、元神,更是心灵与信念,无数岁月如何冲刷,亦动摇不了他们最初的问道之心,无边的执着信念。

    作为一个心理上同样活了差不多两百年的怪物,何恒很是理解向雨田的思维,也大概可以猜出他的想法了。

    “天地为局,苍生为子,以天下和道统来与我论一论高下吗?向雨田,你果真是寂寞了……”何恒恍惚间,心神划破时空,看到一个浑身笼罩在漆黑之中的身影,看不出年龄,看不出样貌,但取可以感受到其身上那无法无天的气息。

    一种不融于尘世,独自与天地的苍茫与孤独。

    他猛地狰狞一笑,同样看向了何恒!

    天人相感,以心传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