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是没有了,那你去死吧!”何恒有些失望地望向梵清惠,眼里尽是杀机。

    感受到何恒那仿佛实质的杀机,梵清惠晶莹眸中涌起一丝决然,眼里一下子被猩红的光芒充斥,身体仿佛在爆裂着。

    “破精自绝**!”

    梵清惠奋然扑向何恒,身上血气燃烧,就有爆裂开来。何恒面色一惊,猛地出现在她的身前,浑身气血翻滚,一个个筋脉显露在皮肤上,滔天的拳势笼罩梵清惠,明劲、暗劲瞬间叠加几十重,笼罩了梵清惠。

    蓬!

    在几个刹那之间,何恒连出百余拳,全部轰然落在梵清惠头顶及周身之上,浩大的拳意恐怖无比,仿佛山岳汪洋,日月星辰,有万均之重,毫无留手的落在梵清惠身上。

    “破精自绝**”施展之后,用不了多久就会浑身爆炸而亡,可此刻的梵清惠却连爆炸的机会的都没有,直接被何恒百余拳浩大的力量打成肉泥。

    这个肉泥可不是说说,何恒今时今日的力量,一拳之下至少也有上万斤的力道,而且集中在一双拳头之上,压强之大根本难以想象。

    梵清惠武功虽然不错,但也还是血肉之躯,在此刻没有真气护体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抵挡何恒这恐怖的拳劲,从头至尾都被他拳势笼罩,化为一滩肉泥。

    模糊的血肉,即使是让宋缺他们来认,恐怕也看不出她的身份了。

    任你生前如何艳冠天下,死后依旧还是黄土一堆,天地之无情,莫过于此。

    何恒连肯定没有看脚下的模糊的血肉一眼,径直在地上捡起那方和氏璧。

    大唐世界的和氏璧据说乃是来自仙界的奇石雕琢而成,具有奇异的能量,越是高手越会被影响。而以何恒“观天之道”来看,这实际上是其可以散发出一种波动,可以影响精神力量,而大唐世界的高手每一个的真气都是千锤百炼的,精气神合一,它影响精神力量就会作用着真气,甚至会动摇阴神阳神。

    何恒拿着着和氏璧,没有想着管宋缺二人,不断研究着,然后……十分都没有发现。

    “话说,为什么寇仲他们两个只各自修成一副长生诀就可以吸收和氏璧的异能,我七副都练成了,这东西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何恒很是郁闷,他也尝试以真气接触和氏璧,然而根本没什么用,它不鸟他。

    何恒摇了摇头:“果然,主角待遇不是我辈可比,我最近气运的确有些衰退了。”

    看着手里无从下手的和氏璧,何恒无奈下,陡然冒起一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如果我把这和氏璧吞尽肚子,不知道会不会有用呢?”何恒思忖了一下,顿时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可能性。

    原因嘛?直觉!他作为一位这个世界的顶尖武者的直觉,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出错的。

    “可是面对和氏璧,还算一般情况吗?”何恒有些犹豫,不过随即就举起了和氏璧,寻找着合适下嘴的角度。

    “反正即使没用,再吐出来就可以了,以我对身体的控制,这点事情不要太简单。”

    这般说着,何恒对和氏璧那个镶了金的一角猛地咬去。

    然后“咔嚓”一声,和氏璧这件千古君王都千辛万苦好好保存的异宝,直接被何恒咬下了四分之一,然后在嘴里细细咀嚼着。

    “有点清凉的感觉,口感可以的。”何恒简单评价着,和氏璧虽是一件异宝,但其本身的材质却并不坚固,否则当初也不会被人摔碎一角了。

    何恒的牙口可是非常好的,即使是陨铁那种材质也挡不住他一口牙齿,何况区区和氏璧。

    没几下,和氏璧就被他整个咀嚼成粉末,吞入腹中。

    “貌似没什么反应啊!”何恒感觉一切依旧。

    待再过了几十息,何恒陡地发现,他的腹中出现了一股热流,然后又出现了一股寒流,两股极端对立的力量在他体内交织着,阴阳相交,生生不息。

    这种力量异常精纯,几乎堪比何恒当初见到的,白玉禅破碎虚空,那具仙门出现时涌动的力量,天地最本质的源力量。

    “怪不得和氏璧异能可以给人洗经伐髓,提高资质呢,原本它本身就具备着天地的本源力量,虽然不多,但却精纯。”何恒明悟道,调动精气神,全力炼化着那两股力量。

    何恒体内,那一热一冷两股力量在不断的游窜着,游过他的四肢百骸,周身数百个穴窍,奇经八脉,十二正经,一十二重楼,最后在运行了整整一个大周天之后,在何恒头顶百会穴相遇。

    这两股极端对立的力量一经碰撞,就立刻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反应,仿佛天地开辟,地水火风衍生,无穷无尽的力量涌动。

    何恒只觉浑身一暖,仿佛沐浴在一处柔软之地,周身四亿八千万个毛孔都在舒张着,贪婪的吞噬着天地间的元气。

    那两个力量碰撞之处,快速化为了一个阴阳鱼,不断转动,一道灵光自何恒头顶飞出,朦朦胧胧。

    何恒只觉大脑一清,一道屏障被直接打破,个人与天地再无阻碍。

    他体内的阴神迅速出窍,而在无尽虚空之中,他的阳神也是受到了召唤,回归他体******外合一,阴阳交泰,天地大同!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

    这一刻,世界在何恒的眼里、心里,再也不再与原来一般。

    阴神与阳神交融,返回一种元始、混沌的状态,是为元神!

    而阴神乃是己身灵识之寄托,阳神则是合于天地虚空,与万物同在。

    阴神阳神的交融,不仅仅是代表着元神的诞生,更代表着何恒的灵识彻底与这虚空,与这天地融为一体,处于一种永恒的天人合一,万物同在的状态。

    精神力量此刻化为神识,以天地为己眼,洞察天地人,观看日月星。

    这是一种外人难以想象的状态,仿佛胎儿在母体之内,通过脐带与母亲两位一体,关系无间。

    通过母体,胎儿可以不断汲取能量,让自己成长,直到饱和的时候,就是出生之际。

    而道胎境,就是剪下那脐带,离开母体,化为独立的个体,迎接浩瀚无尽的天地。

    道胎境之下,任何人都要困于母体之中,难得自由,而且不能算人,不受“法律”保护。而道胎境就是真正的独立个体,有了人权,不再受母体的约束,有了人权。

    这就是道胎境作为武道最重要一关的与其下的天地之差。

    而凝聚了元神的境界,就是已经长熟了之后,随时可以出生的胎儿,他们与道胎境的差距就是剪下脐带,离开母亲肚子的那一至关重要的事情。

    跳出天地,方见真实。修道之路大自在,超脱了浩瀚宇宙,才可看到更广阔的寰宇。

    元神与道胎境之间差的就是你是否有剪下脐带,离开母体的庇护,独立面对浩瀚天地的勇气。

    未知的,永远是最可怕的。

    而且,胎儿在出生之时也是最为容易夭折的时候,有着生与死的恐怖,不是每一个元神境界都有这种勇气,破开这一关。比如说,翻云覆雨里的那个传鹰之子鹰缘,他就是在跨出这一步时,生生退了回来,因为他没有那个勇气。

    破开了这虚妄的世间,我们可以见到的真实是什么呢?

    天堂,地狱,漆黑,光明,冰冷,死寂,空洞,虚无,无限,永恒……

    谁也不知道,唯有走出这一步的人知道。

    就仿佛活人永远不知道死后是什么样子,其实要知道这个答案很简单,死一下就明白了,可那么多哲学大家,谁又有这个勇气?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要到那里去?

    这三个哲学最终极的难题,要弄清楚它们,或许本可以很简单,只看你有没有那份勇气?

    蓦然间,何恒再次张开了眼,望向那轮刚刚升起的朝阳,眸中无限的空无、淡漠。

    阴神阳神交融,己身与天地合一,他的心灵瞬间拔高了无数,站在了“天”的角度看向世间,何等虚无?

    所谓尘世纠葛,所谓爱恨情仇,所谓家国大义,所谓苍生生死……这一切的一切与浩瀚无穷的宇宙相比,根本不足为道。

    在他现在的目光看来,这世间是那样的空洞,那样的虚妄,那样的麻木、空虚,好想打破这一切,求得那真实。

    何恒知道,那一份勇气他从来都拥有。

    朝闻道,夕可死!

    即使只是看一眼那无限的真实,也比永生在在虚妄、麻木的尘世要美好的多。

    无限**交织的天地,让人五蕴皆迷,红尘颠倒,万种浮沉,谁又可明那至高、至上的超脱,永恒的真实,无限的寰宇?

    不过,却还不是时候。

    何恒压抑住自己欲立即斩灭这虚妄,求见真实的念头。

    他的积累还是不足,纵然数世为人,上百年的修行,可这些还足以让他铸下最完美的根基,求得那最完美的道胎,问鼎那至高的道境。

    所以,还须再等待。

    他也从来不缺乏耐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