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缺的实力虽有些出乎意料,但也自是能给自己造成一点威胁而已,只有一点!

    何恒看着他,叹道:“你今天不应该来的。”

    宋缺冷冽地扫视了一下何恒,淡淡道:“我却不得不来。”

    何恒看向那梵清惠,然后道:“是因为她?”

    宋缺摇了摇头:“我是为了我自己!斩去因果,还得大自在,否则,世间又有谁可以指使我?”

    梵清惠的脸色有些难看,但马上又恢复了平静。

    “不错,舍刀之外,再无他物!这个境界的你,早已不是任何外物可以牵绊的了。”何恒点了点头:“只是,即使你的实力有些超乎预料,可我相信,石之轩还不至于拦不住你,虽然他的精神分裂还没有好。”

    宋缺笑了笑:“石之轩的确是个天才,他的不死印法融合补天阁与花间派的绝学,再以梵门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间的高深禅理为根本,乃是武功结合幻术的大成之作,只是他本身的心灵却出现了漏洞,不死印法与身法无法真正的相合,否则他必可一举超越三大宗师。不过就算如此,他配合本身的幻魔身法,与我做周旋还是不成问题,只是……”

    “只是他不想与你周旋!”何恒叹息了一声,魔门中人就是不可信,石之轩放了宋缺过来,祝玉妍也放了梵清惠过来。

    宋缺点头道:“的确如此,石之轩与祝玉妍似乎是故意放我们过来的。不过这也没有关系,宋某很高兴见到玄微道长。”

    说到这里,他似是跃跃欲试的扬起他手里那把名满天下的天刀,激动道:“在此之前,我本以为宁道奇就是集道门修行的真正大成者,散手八扑已得虚实变化之根本。但今日见到道友,才知他的成就根本不足为道,你已臻至阴阳相衍,万化于一,虚空自然的至境,宁道奇死在你手上一点都不冤枉。”

    何恒摇了摇头:“宁道奇他欲集梵道二家之根本,推进自身武道,却不知,梵是梵,道是道,二者虽有共同之处,却也有根本不同。梵门修的是智慧,所谓佛陀就是觉悟之意,而我道门修的是超脱,斩去因果,非想非非想,非无非非无,所谓大罗者,无限时空永恒大自在!”

    “两家在根本思想之上就是有着分歧,若是他只是借鉴功法还不算什么,但他欲以梵门之思想,推进道门之境界,这本来就是个笑话,再相似的两个人,如果被他们的记忆融合,那也是精神分裂,在武学功法上两家固然可以相通,但在根本的思想却是永远难以相融,所谓三教合一,也是在以一方思想作为根本的条件上,容纳其他才行,怎能是二者兼故,这就是取死之道也!”

    封神里面,三清这三个同一师父教导下的三位道门圣人,他们的思想都有着巨大的分歧,难以相融,更何况是梵门与道门这两家本就不同源的教派,宁道奇梵道兼修,他是以为自己可以超越三清道祖吗?

    每人之思想,每人之道都是独一无二的,借鉴可以,把两个人的道合在一起,不分主次,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宋缺无视了梵清惠难看的面色,点头道:“道兄所言恰巧与我和清惠之分歧颇为相似,她欲推进民族大融合,不分主次,而宋某却是站在汉人的立场上,欲以我汉人正统兼并他族,这就是我与之最大的分歧。”

    何恒道:“任何道理到了最后都是相同的,世间任何事物都可以和谐统一,唯一不可的就是人之思想,这也是人心中蕴藏着最可怕的力量的根本,肉身可以被斩灭,元神可以被驱散,但却无什么可以灭绝人心,灭绝自身的信念,道无涯,念无边!故而修行的最后,根本就是在道心之上,欲得真正的大超脱,肉身与灵魂或许束缚,因为他们也是源于天地,可以被剥夺,可你的心灵不会,它就是你!”

    “故而释迦牟尼说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这个我就是自我!”宋缺叹道,“要是真的可以臻至天尊佛陀的境界,或许一念之间就是万千大世界之生灭,亿亿万浮阎苍生尽是虚妄,尘世如同一场梦幻,他们则是做梦的人。在这梦里,他们只要想到就可以做到,甚至没有想到也可以做到任何,全知全能。但你我却仍是天地束缚下的一介凡人,终究打不破身躯的束缚,还需这具臭皮囊。”

    说到这里,宋缺的目光变得冰冷起来,郑重道:“不成真正超脱,纵然仙神也未必可以舍下身躯,所以,道友小心了,尔与宁道奇一样,肉身乃是成仙成佛之根本,宋某之天刀却可以斩灭你。”

    何恒一笑道:“那贫道倒要看看道友天刀之利了,可否破开贫道之躯。”

    话说到尽头,唯一一战!

    宋缺的手握住了身上的刀,天地猛地一阵死寂,朝阳的第一缕光辉照耀在他的面孔上,他已褪去一切情绪,由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进化为了神灵,人性已逝,神性划破时空而来!

    何恒呢?他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天地间陡地一片乌云翻滚,雷霆在轰鸣,苍穹为他而变色。他整个人化为了虚无,与那无尽的天地,浩瀚的宇宙完美融合,身体与自然完美交融,天地在乎手,宇宙在乎身。

    梵清惠带着师妃暄远离了这里,因为即使她这等绝顶的宗师级人物,此刻站在这里,也感觉到了一种窒息的压力。

    这里的两个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或许表面还是,但他们的本质却早已化为了更高级的生命了,无论是力量还是心灵。

    霍然间,天刀出鞘,伴随着一声轻吟的声音,方圆数里之内都感觉到了一抹寒意,一股斩破天地人的刀光,锋芒、锐利!

    何恒的拳出了,磅礴澎湃的拳劲如同汪洋大海一般,又似擎天之山岳,巍峨、浩大,高上如皇天,浑厚如大地。

    陡然下,刀光与拳影交织了。

    宋缺一刀横劈而出,天上雷霆震动,乌云遮住了九天!何恒一拳避开了刀锋,恰好轰在了刀身之上。

    天刀颤动,发出嘶鸣。

    宋缺眸色一变,精神完全锁定何恒,庞大的气势裹挟在刀锋之上,他身子瞬间以一种超乎物理常识的方式,一寸寸的拔高,凌立在空中,自高而下,一抹刀光劈向何恒。

    这一刀,简简单单!却是堂皇无比,乃是大道至简,无可躲避!

    空气里陡地卷起一道巨大的狂风,混乱的气机肆虐着。何恒猛地贴近了宋缺,一指点向他刀势变化下一点气机。

    太乙神门剑,破尽天下道缺之门。

    浩大锋芒的天刀猛地一滞,行云流水的变化出现了一丝不应该有的破绽。何恒身影穿梭而去,一拳直截了当地直击宋缺胸口之上。

    铿!

    天刀回流一挡,何恒的手掌与刀背猛地交织。何恒与宋缺的身子同时一变,拳势混合着刀意,卷起无尽气流。

    十丈之内,这片空间里的一切事物顷刻粉碎。石头化为齑粉,草木化为灰烬,大地裂开一道道口子。

    宋缺猛地一皱眉,天刀之上此刻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指印,刀锋处直接缺了一个口子。

    他的刀居然没有何恒的身体硬!

    何恒以国术之道淬练身体,打破虚空见神不坏,又以山海潜龙诀将己身与天地气机交融,身体的每一丝都是与自然交感,再配合几门大天世界的练体之法,在肉身之道上成就早已登峰造极,这具身体虽未真的做到金刚不坏的层次,但也只差一点火候了。

    宋缺天刀虽硬,但也未必比他的身体更坚固,何恒惧的只是他那斩破天地人的刀气,可以跨过时空,直接斩灭他的阴神阳神。

    宋缺立于虚空上的身子猛地跌落,借着这股跌落之势,天刀划破漫漫长空,没有带起一丝风声,不具备任何烟火气息地劈向何恒头上!

    他的精神与何恒在冥冥之中相互锁定着,气机混合,天地色变,虚空竟裂开了一丝。

    宋缺的精气神此刻融为一体,与天地人交感一体,仿佛煌煌之天道,那阳光是他的刀光,那狂风是他的刀风,那雷霆是他的刀势……所谓天刀者,天道也!

    面对这仿佛如天道一般的刀光,远方的梵清惠与师妃暄都是色变,她们实在无法想象,有什么东西可以抵住这一刀。

    这已经超越了凡俗的层次,由一种技艺上升到天道的高度,进入一种鬼神莫测的领域,超越了一般人的想象,天地万物尽是其刀,但又不仅仅是天地万物,即使强如梵清惠她这种高手,直面这一刀,也只能静静等待着天刀临身,生命燃烧到最璀璨的一刻,然后凋逝。

    可是,何恒不是普通人,他是何恒!

    猛然间,他抬起了头。

    目光冰冷幽深,看透了无尽时空,超脱了凡世,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领域。

    天空上,乌云疯狂翻滚,大风呼啸着,万物在颤抖,雷霆的轰鸣永恒不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