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恒身后出现的是一个和尚,一个大和尚!

    光溜溜的头,浓眉大眼,手持古铜色的禅杖,威势十足。

    此乃华严宗帝心尊者,大唐世界四大圣僧之首。

    他的身后,跟着的是一个何恒的熟人,静念禅院的了空秃驴。

    然后就是一个峨冠博带的道人,五柳长须,鹤发童颜,清淡自然的气机流露而出,与周围虚空自然融为一体。

    “宁道奇!!”何恒一见到此人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那道人点了点头:“宁某见过玄微道友。”

    “阿弥陀佛,宁道兄何必与这祸国殃民之辈客气,我等快快动手拿下这厮。”帝心尊者禅杖高举,就要动手,被了空拦住。

    何恒冷笑道:“你们四大贼秃,现在还敢光头出门,袈裟禅杖,这是不把皇上圣旨放在眼里,蓄意谋反啊,其心可诛!”

    “妖道休要胡说,你这乱我梵门之贼,焉知我佛如来亦有怒目金刚,待贫僧降伏于你。”帝心做狮子音吼道。

    “阿弥陀佛!若起精进心,是妄非精进。若能心不妄,精进无有涯。帝心大师,不可妄动嗔念。”了空双手合十,凝视向何恒:“新月有圆夜,人心无满时。须知苦海无涯,回头是岸。玄微真人你本是得道之人,还望早日醒悟,不要一错再错。”

    “哼!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何恒冷笑一声,厉喝道:“尔梵门大德高僧欲成佛,需割肉喂鹰,而却又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若,让贫道我灭尽天下梵门,再放下屠刀,看看你们佛祖要不要我!”

    “妖道,你休要胡说!”帝心尊者勃然大怒,举起禅杖就向何恒劈来,一甲子的精纯禅功涌动,仿佛山河倾斜,澎湃至极。

    待临近何恒之时,杖势再变,仿佛行云流水,挥洒自如。

    何恒轻笑一声,不置可否,天空陡然乌云一动,天人交感之时,他一拳突兀打出,仿佛山河涌动,日月轮转。

    大道无情,运转日月!

    铿!

    拳印与禅杖猛地交织,何恒的真气顺势透过禅杖注入帝心尊者体内,同时双手由拳化指,抓向他手中禅杖。

    帝心尊者只觉与何恒对碰一下后,禅杖整个颤动不已,一时有些脱手。这时,何恒那阴阳相衍的真气澎湃涌来,他连忙运功抵挡,又见何恒抓向他禅杖,顺势就直接劈出。

    何恒神情冷冽,真气汇聚于指尖,对着来势汹汹的禅杖猛地一按,顿时那比精铁还要硬上数分的禅杖之上,直接就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手印。

    帝心尊者面色一变,只觉一股无法匹敌的汹涌力量朝他推去,他连忙侧身欲卸掉此力,双脚却一滞。

    何恒抓住时机,天人交感,阴阳衍生,一股无形的巨力拍向帝心尊者胸口。

    “噗!”帝心尊者猛地突出一口鲜血,身体倒飞出去。

    “帝心大师!”宁道奇二人大叫一声,连忙扶起瘫倒在地的帝心尊者,他们实在没有想到,仅仅只是几息之间,大宗师之下少有的高手,梵门四大圣僧之首的帝心尊者就被何恒直接打倒。

    何恒冷笑一声,一把抓起师妃暄,淡淡道:“他还死不了,只需要一位梵门禅功不下于他的高手耗费功力,给他稳固住心脉,一个时辰之后就差不多没事了。”

    了空一把抓起帝心尊者的手,把脉之后点头道:“他说的没错,现在其他几位大师都没有到,也只有让贫僧出手救治帝心大师了,此僚还请宁道兄拦住,千万等到其他几位大师到来。”

    宁道奇点了点头。

    何恒却是冷笑道:“你们不要指望那几个贼秃来给你们帮忙了,他们已经被我师兄还有天师道、楼观道的道友拦住了,恐怕自顾不暇。至于梵清惠,她应该在和祝玉妍聊天。宋缺吗?此人早已舍刀之外,再无他物,这一次肯出来,不过是念着与梵清惠的旧情,了结一番因果而已,肯定不会真的拼命,那石之轩就足够拦住他。”

    了空的面色猛地沉了下来,怪不得他们等了这么久,其他人都没有到来,直到他们发现妖道要对师妃暄做什么,这才忍不住出来了。

    宁道奇却是叹息一声:“那就让老道来与玄微道友论一次道吧,这一次本就是我要请玄微道友论道的。”

    何恒冷冷看着宁道奇:“就凭你这个道门败类,恐怕不行啊!”

    “玄微道友似乎对老道很是不友善啊!”宁道奇叹息道,“其实老道只不过是想与你论一论己道罢了。”

    “哼,我道叛徒,也配言道!”何恒厉声喝道,周身一股汹涌的气势就裹挟向宁道奇。

    宁道奇脸色“刷”的一变,袖口猛然一挥,天地轰然色变,涌动起一股无形之气,与何恒针锋相对。

    “道友何必如此激进,无论梵门还是道门,尽是导人向善,求索天道,别无多少差别。道友一口一个蛮夷,行灭梵之举,才是起了妄念。”宁道奇叹息着,劝道:“道友若是肯回头是岸,现在为时不晚,只有你肯放下师仙子,再与老道走一趟就可。”

    宁道奇的声音带着悲天悯人,仿佛一个慈祥的长辈在循循善诱。

    不过,何恒是吃他这一套的人吗?

    “宁道奇,尔本是道门宗师,但却背师灭祖,与梵门贼秃勾结,今天贫道便替汝师清理门户。”何恒冷哼一声,一把把手里的师妃暄置入十余丈之外,身影急如闪电,蓦然一掌拍向宁道奇。

    月如霜,这院落里刹那弥漫起肃杀之气。

    “唉,天意如此!”宁道奇叹息一声,双手猛地一举,化作鸟啄,迎空而飞,扑向何恒。

    何恒一拳打出,日月星辰运转,山海五岳翻滚,地裂天崩一般,气势恢宏。在贴近宁道奇之时,他之拳势就再汹涌三分,排山倒海的笼罩宁道奇浑身。

    宁道奇轻声吟道:“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物或行或随,或呴或吹,或强或嬴,或载或隳。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

    他的身影飘逸无比,袖袍变得膨胀,一股股气劲汹涌而出,似有似无,虚实变化间,一掌扑向何恒双拳。

    何恒与他拳掌交加,只觉自己千钧之重的拳势,被其一股极其柔和的气劲弹起,真气涌动间,打入一处空旷之地,难建功效。

    此乃以柔克刚,虚实结合之招。

    宁道奇道:“老道的散手八扑其精要在乎一个虚字,虚能生气,故此虚无穷,清净致虚,则此虚为实,虚实之间,态虽百殊,无非自然之道,玄之又玄,无大无小!”

    “后天地而生,而知天地之始;先天地而亡,而知天地之终。故有生者必有死,有始者必有终。死者生之效,生者死之验,此自然之道也。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道有体有用,体者元气之不动,用者元气运于天地间。”何恒蓦然叹道,“宁道奇你的确已得致虚守静之旨,臻至浑然忘我的境界,可是可惜这只是境界,你之道心却被一群尼姑束缚住了,这也注定你终生只能止步于此。”

    宁道奇摇了摇头:“我从不喜老子的认真,只好庄周的恢奇,更爱他入世而出世,顺应自然之道。否则今夜就不用在这里了。生死寿夭、成败得失、是非毁誉皆是空,超脱一切欲好,视天地万物与己为一体,不知有我或非我,至至人无我之境界,逍遥自在,可胜仙神。”

    何恒冷笑道:“庄周逍遥之道的确为世人所爱,但于我而言,却更爱老子之无为,无为者,无所不为也!世人皆难看破虚妄天地,以一句梦或非梦欺瞒自己,不敢求见真实,但求一生之逍遥,于我看来却是愚昧。”

    宁道奇叹道:“道友太过执着了,尘世漫漫,谁可真正看破虚妄与真实,你岂知自己所求之真实,到头不是一场虚妄?天地茫茫,大道无涯,不如忘我以求真我。”

    “朝闻道,夕可死!天地茫茫,宇宙无限,尽是虚妄,打破虚空,才知自我,即使这天地是假,我却是真。”何恒直视着宁道奇,再道:“我若证得无上大罗,无限时空永恒大自在,所思所念尽是真实,只因我是真!”

    “仙神之说本就虚无缥缈,道友执念太深矣,失去一颗清淡平静之心了。”宁道奇仰天道,“夫知有大小,见有浅深,物论之所由以不齐也。小知间间,日以心鬭,主司是非,意见起而道益亏矣。不知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果且有彼是乎哉?果且无彼是乎哉?”

    “道可道,非恒道也!天地久而万物易,世事皆变,唯变化本身不变,我之道恒在,即变化也,心非恒,亦为恒也!”何恒猛地一喝,杀机裹挟向宁道奇,真气运于五指,一把抓向其:“道不同,不相为谋!宁道奇,还不受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爹地请你温柔点  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