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漆黑,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悬在空中,星光有些黯淡,但也算璀璨,或者说平淡

    何恒遣散观中诸多道人,坐于一处院落之上,摆放着桌子,燃着沁人心肺的香,让人不禁平静了心情。

    他的对面是异常平静的师妃暄,此女自被他擒下之后就表现得异常平淡,不温不火,丝毫没有任何她这个年纪女子被恶人囚禁的慌乱,安安静静的配合着他。

    月色朦胧笼罩。

    何恒拿起桌上一杯清茶,细细抿了一小口,抬头望向天空的明月,叹道:今夜的月亮很圆啊,正是杀人的好时候。

    师妃暄蹙眉道:如此圆月之下,真人为何会想杀人这种世间最为罪孽的事情呢

    何恒轻声一笑,看向师妃暄:你可知傅采林

    奕剑大师妃暄自然知道,只可惜高句丽被灭,他已然死在真人的手上了。师妃暄叹道。

    何恒道:他曾经说过这是一个充斥着疯子和无知的世界,没有足够的力量,你将被剥夺享受生命神迹的权利。国与国间如是,人与人间如是。这句话我特别认同,所谓的生命在浩瀚无穷的天地面前何等渺小,你所谓的罪孽,不过是人类自己所说的。人杀人是罪孽,那谁没有踩死过几只蚂蚁,蚂蚁也是生灵的一种,踩死它们,怎么没说是罪孽

    何恒蓦然站起:所谓的法律道德,不过是一群弱者为了束缚住强者的心灵,用来保证自身的手段老子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一语道破天机,在浩瀚无垠的宇宙面前,一切道德法律都不比一张纸厚多少,唯有强者才有生存的能力。所谓罪孽,只是束缚弱者心灵的。这也是我最为佩服那位孔圣人的地方,他以礼法道德编织了一张巨网,笼罩了所有人的心灵,成功的给予了无数弱者生存的余地,这的确伟大,丹对妃暄你这种求天道之人却是最大的仇人

    何恒的脸颊贴近了师妃暄,她可以清晰的看见他的每一个毛孔,只不过那双可怕的眸子却是让师妃暄心底猛地一抖。

    冰冷无情混沌虚无

    即使自己落在何恒手上,生命被其掌控,师妃暄都没有有过任何畏惧,可是在这一刻,直面着何恒的眼睛,她感觉到了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这双眼里不存在任何人类应该有的伦理道德,亦无丝毫情感牵绊,有的只是洞彻一切后超然与冷漠。

    你们慈航静斋不是说一心追求天道吗我就让你看看,何为天道何恒冰冷的声音响彻,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涌向师妃暄的眉心。

    这是祖窍所在,阴神所在。

    即使祝玉妍这等高手都无法阻拦何恒的精神力量,更何况这个才十几岁的师妃暄,她虽是慈航静斋有史以来最为出色的人物,但现在的她又如何可以与何恒比拟

    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师妃暄的心神一下子就被拉入了一片浩荡的虚空。

    一幕幕可怕至极的画面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污秽冰冷毁灭死亡黑暗茫然麻木恐惧无数的情绪在她的心底交织,最后化为空荡的虚无。

    天地的本质就是,这世间无善亦无恶,只有本质的冰冷,弱肉强食,生存或者死亡。欲求天道,就要把一切后天的,被人赋予的可笑情感善恶道德抛弃,悟得本初纯粹,才可与道合真。

    何恒冰冷的声音不断响彻在师妃暄的心得,让她癫狂。

    原本一个完美的仙子,此刻却仿佛坠入地狱,恐惧迟疑恐惧麻木暮气等等涌现在她完美的面容上。

    她整个人的魂都没了。

    天知道她刚刚在那幻境之中经历了多少,又过了多久一年,十年,百年,千年,万年

    人生本是迷茫无知,生来就是虚无,纵然百千万世,难逃心网一缚。悟得元始,照彻本心,前方才是天道

    师妃暄再抬头时,眼里已然冰冷,充斥着复杂,直视着何恒,仿佛整个人都变了。

    由高高在上的仙子,化作了地狱里的恶魔。

    何恒顿时感觉,他可能把她玩坏了。

    这个感觉,怎么和石之轩一个德性又是一位精神分裂的患者吗

    何恒无语时,师妃暄变回正常,惊恐地看着他,一双秀目在颤抖。

    然后又变得冰冷,杀机笼罩何恒周身,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趋势。

    再然后,又回到那个端庄秀丽的样子。

    这是川剧的变脸吗何恒看着这不断变着面色的师妃暄,很是好奇,她被自己玩到崩坏成什么程度了。

    果然,第一次用这种手段,还是发生了一点意外,需要改进一下呀,下次应该可以更好。何恒这样想着,丝毫没有在意师妃暄的感受,抬头看向天上那轮明月,猛地想起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宁道奇他们怎么还没来都怪他们久久不来,我才闲的无聊的,所以说你可千万不要怪我,都是他们的错。

    何恒如是地对着恐惧状态的师妃暄说着。

    无耻之尤。下一刻,师妃暄变成冰冷状态,对着何恒就是一吼。

    何恒毫不尴尬道:话说宁道奇他们到现在都没来,不会是不打算管你了吧

    哼,她们应该是想让我对你以身饲魔。黑化状态的师妃暄,丝毫没有给她师父好脸色,直接揭开了她们可耻的面纱。

    嗯,很有可能。何恒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道:可惜,我对你没有兴趣。

    妖道,你想干什么我是不会屈服的,你个魔头再次变了一种状态的师妃暄挣扎而起。

    肃静,贫道对你没兴趣。何恒一把把师妃暄按了下去,然后摸了摸自己额头道:不行啊,这人格变化太快了,节奏不对,看来得和她治疗一下,再送回给慈航静斋,祸害她们去。

    这般说着,何恒就要再做些什么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喝声响彻在这院落里:呔,妖道,放开师仙子

    应该再加上一句,让老衲来何恒转身望向那个秃驴道,你们终于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